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山行(知了)

(2006-05-31 21:23:05)
分类: 踏青归来(远足近游)

黄山行(知了)

 

黄山行(知了)

     一、黄山老街古风悠
     2004年春节后,参团黄山游,天天上网看天气预报。黄山温度随着出行日子的相近而回暖,从零下四度转到零上四度。还有雪下。多带点衣服。队友们担心一到黄山机场便大跌眼镜!黄山机场热腾腾气温达12度!艳阳高照,树静无风。
    宿黄山市区花溪酒店。看了黄山旧街。黄昏时分,旧街夕阳下,老字号的三角店旗招摇,很有古式坊间风情,或是一幅清明上河图的局部。肇庆端州所产端砚名扬四海,徽墨与歙砚也很出名。店中大多摆卖文房徽墨与歙,林林总总,满溢书香。然依我看来歙不如端砚,不是工艺不如,而是质不如。艺是皮,质是内在的品位。端砚温润而不燥,是真正的书家之宝。此点自有行家评点,无用多言。至于徽墨,当是天下第一吧?只是不敢附风雅也来几块,本来就少铺张笔墨,况且水平自知。此外,墨与砚不同,不能作摆设,风雅不来,还是做人态度老实点为好。倒是有一食物状如徽墨,令我好奇。购来一包,取到一块,外表以宣纸裹着一方块,撕开包纸,内是散状粉糕类,一团倒入口中,却觉甜得要命。从街口到街尾,百米余,悠悠的就晃完了。
   二、莲花顶上闻天鸡
   清晨便往黄山出发。据行者们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当我双腿踏上黄山最高峰 1860米的莲花峰时,才觉此话不假。
    上山第一站是著名的黄山迎客松。距迎客松百米处便是黄山第三峰天都峰,天都峰险峻,前几年出过山火,还据说年年有人在那魂归天都,如今封了。迎客松高13米,胸径07米,800年树龄。在老松前徘徊,老松老矣!黑色的树皮鳞状密实浑然如铁,右面伸张的巨枝下支撑着钢架。有人说真松早年已夭,此松为假代。我不信。以我眼光,老松虽不繁盛,却是枝桠铮铮,短针翠荟,历尽千古风霜,仍是一派生机。举相机,对着天都峰背景来了几张。有迎客就有送客,附近就是送客松。送客松虬盘多姿。坐在它的边上石坡,舒展惬意得很。

(据说如今此送客松已夭折)

黄山行(知了)
   

    从黄山松下来,进军黄山第一峰莲花峰。导游问及谁上莲花峰?应者寥落。近40人的团队只有78勇士报名上莲花峰。说来好笑,当我气喘如牛,到达莲花峰顶时,周围只有一班靓女,男性只有导游与一年轻男同事。相形之下我真成了老当益壮啦!莲花峰秃而少树,浩荡的是石林峭峰。
    “不到光明顶,不见黄山景”。在光明顶下来,喘着粗气达第二峰1840米的光明顶。光明顶群峰巍峨,谷中白雪皓皓,景色宏伟壮观。上有建有一电视发射台。夕阳热剌剌的,光明顶下来,脸如柿,有点发疼。
    夜宿山上北海宾馆。北海宾馆前积雪成堆,一周前曾下大雪,至今未能消融。南粤人见到雪就惊喜,如北人见到南国水果荔枝般欢喜。每到峡谷或是背阴山,一堆堆的雪或一洼洼的冰,游人不禁惊呼趋前拍照。其实黄山有雪未化但不让人觉冷,因为晴有日照,山上无大风,人在运动中,着衣不多也不碍事。次日凌晨五点半起来,上始信峰观日出。早上风大,耳畔尽是哗哗的松涛呼啸,此时才觉冷。这日出太让人期待,它在云层中千呼万唤才守望中的欢呼中羞答露面。只是由于镜头没法拉近,这个初日拍摄得不甚了了。

黄山行(知了)

 

    三、西递管窥千古史
    黄山开放后名声盖过了其母徽州。古徽州、徽商、乃至徽女人成了一个特殊符号,牵惹着多少人的心?
   离黄山40多公里的西递村,地属黟县。自掏100元大洋购票进村。村口便见高耸的剌史牌楼。坊主胡文光先生。据说这个“荆藩首相”是自卖广告,其实是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四品官。进村全是马头墙式,显赫的旧日官员砌的接官厅,在西递当年可是个人物的全是胡姓的。让人感叹的是此地的官很崇尚文化,清收藏家胡积堂的履福堂对联:“;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道出了堂主的为人处世哲学,也映象了西递人徽人的恬淡,进一步为官,退一步修书。难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笃敬堂另一副楹联则陈述了多样化的选择:“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黄山行(知了)

 

   值得一表的是另一园林式美伦美奂的西园。西园主为胡文照,青石板,漏窗、拱门。新世纪的阳光打在胡宅门上挂着的几只火腿上,很有意思。在西递你踩上一块青石板就如同惊醒了了那个远去的徽州的旧梦,无论是大得吓人的胡宗祠堂,以及胡宗祠中几米大的“忠、孝”大字,铭记节烈妇英名的血腥牌坊,封建主义的对妇女的惨毒。不作商人妇,更不能做徽商妇!那家家出售的木格花窗、真假难分的字画,腊梅树下打麻雀的遗老遗少,包裹着我的是浓郁的“旧社会”霉味,这厚重的史实,真是让人透不过气来。
      四、踏雪寻梅潜口宅
     从西递村的“旧社会”出来,到潜口民宅让人很是眼前一亮。让人喜悦的不光是潜口民宅,而是民宅山后开满了梅花。一树树的白梅,红梅、腊梅,凌寒而开,一树灿烂。在这里我见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梅花,这里的梅花是纯粹的观赏梅,是一种文化的梅花,而不是南粤花后结果的农业意义上的千家万户种果上山那种青梅。青梅果主要加工成凉果增值。南粤的果梅本身就没这边梅花的浓郁芳香,开式也单薄点。这安徽的梅花,特别是腊梅与白梅,繁花树下香气氲氤,引来蜂蝶齐聚。只可惜天气转阴,还有细雨,光线不足,拍摄的相片效果不佳。

   后语:安徽四日,行色急促。觅得黄山的一鳞半爪,打道回府。想来此行唯有登高爬山让人快意,力争上游,体能还可。队友数人不适,而我无恙。正宗徽菜吃不到,安排的紫菜清汤也喝三大碗,黑乎乎的熏笋干煮肉,手指大小的白菜,佐饭二碗,滴溜下肚,哈哈,尚能饭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