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迹绿涛之一:老鼎探幽

(2006-05-03 17:39:27)
分类: 踏青归来(远足近游)

老鼎探幽马迹绿涛之一:老鼎探幽

 

肇庆地不富庶却得天独厚,北回归线穿过处,形成一硕大的绿宝石,鼎湖山。老鼎则是绿宝石中的祖母绿。老鼎平时少有人迹,不是因为它的山高,而是因为它的附生物的珍贵。那里有上千上万植物的混杂而共生,挥霍着层层叠叠的浓绿与浅绿。

浓绿与浅绿中的生存法则是彻底的物种竞争,适者生存。在这里所谓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君子慎行”统统无用。郁闭,乔木、灌木、蕨类直至最底层的苔藓,浓密,浓密与不息的竞争如同繁荣的华尔街。林下全屏蔽,偶尔才得一丝光的筛影投在路边的灌木丛上。无数的植物在惨烈的绞杀中争取往上长,拼命与阳光攀近。随处可见竞争中的失败者横亘在路中央,不知何时轰然倒地的合抱粗的大树,或是让寄生者或是生机勃发的后来者封锁了阳光与雨露,于是怀着曾经的英雄梦想,告别了这个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的无声绞杀的林立地,最终化为供给后来者营养的腐殖质。

最狂野不羁的是委蜿数百里的藤蔓,它们是全然没有规则与极度的放肆。除了碗口般粗分不清树也蔓也的白藤,还有不知名的无数灰的黑的藤类植物横行霸道,结党蛇行。或是凌空而悬,或是附木而生,以惟独它们所具备的优美的罗旋姿态,与所附着植物贴个结结实实,在锲而不舍的攀登中,实现了它们的野心,终于在大树尖上张开一顶王者的桂冠。那桂冠上除了及着了阳光的几片绿叶外,还点缀着奇形怪状的花与果。

生机盎然的林下是悄悄而行的山雉们。拖着白色的尾,如凤凰般漂亮。可是只能在邮票中一睹其芳容,路闻其声咯咯,却不见其影。树上伏着的一条灰黄的小蜥蜴,正沿着表面全是苔藓的树干徐徐而上,偶见林外来客,便虎视镜头,样子生猛有趣。

浓厚郁闭的林木蓄积涵养了大量的水,林深处分布着着无数的涧与清潭。一泓泓的潭,秋水般波光闪闪,潭上是悬空而跌落的飞瀑,似一幕巨大的水晶挂帘,激起清凉的水珠如同碎玉。马迹绿涛之一:老鼎探幽

掬一捧清泉,洗涤我世俗的尘,喝一口涧水澜泽我干渴的喉。凉,心的清凉。想起不久我在网上作的打油,拉来做结尾:

你是浓绿,是浅绿的交错;

是松林,是次生林的涛声叠韵;
是蕨类的胞子在五月的阳光下迸散,

是远古的莎椤下垂的凤尾的依徊;
是清亮的溪水倒映着山捻花的粉色,以及桃金娘醉酒似的笑。

我的清凉。我的天堂。

马迹绿涛之一:老鼎探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