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城市上空的金银花(老画眉)

(2006-05-01 17:46:45)
分类: 怀旧飞絮(旧事心绪)

城市上空的金银花

城市上空的金银花(老画眉) 

    坑人医生,天价药费,让医生蒙羞。这个曾让人感动的群体,记得小时候看的小说《浮沉》,一个支边护士的故事,

自小就感觉到白衣职业的人崇高。

   

    2003年非典时的春末,不能下乡,不能出差。天天读报,看疫情。那时,面对不断扩大的疫情,电视上钟南山忧郁直言:那只是遏制,不是控制。一个个护士倒在岗位上,一个个医生倒在岗位上。那种悲壮直让我现在还心悸,明白了什么叫济世。那时我们的医护人员就是城市怒放的金银花。

 

家中第一次购买了口罩和消毒用的漂白粉,还有中草药板蓝根、麦冬、金银花。口罩曾是小学戴过,那时经常要预防流脑。殊想,我几十岁时,却要在家中准备这种战备物资。

 

周末时我带上数码机,想到农村拍摄芡田,却让村民档住了我这个进村的“鬼子”。村口和村尾都有人把守,还张贴有安民告示。偷着潜伏进村,拍摄了这张现在看来非常有意义的相片。

 

城市上空的金银花(老画眉)

 

村中青瓜棚下,鸭子浮绿水,悠闲得很。除了严防死守不准外人进村,其实村民照样耕作劳动,与平时无异。

 

城市上空的金银花(老画眉)

 

与农村的外严内松境况相比,城市的气氛就大不一样。我每天要用漂白粉擦地,抹门窗,宁可行路也不坐公交车。老爸那时却得了胆炎住院,不得不坐车回家照顾他,每天赶末班车回家,坐早班车回来,老父说我不怕死,在这个时期坐车回家。想到一线对着满是非典痰喘的医护人员,每每上呼吸机时,病人剌激性反射喷了他们一面的唾沫与带菌的痰,我爸说我时,我就无言。

 

现在面对社会的一些指责,医护人员心境如何呢?有印尼民歌,歌词是这样的:“莎里楠蒂亲爱的姑娘,你为什么两眼泪汪汪?亲爱的爸爸亲爱的妈妈,是风沙吹进了我的眼睛。”就送给你们,不知我这首歌能得到你们喜欢不?

 

(返回首页播放器列表内有这支歌,点击可欣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