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戎
陈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5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2014-12-17 14:57:37)
标签:

文化

旅游

分类: 揽胜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大理么?

指尖与键盘触碰,面前的屏幕上很快出现了这样一行字。

而此刻,我的心里是忐忑的。我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很严谨的提问。歌声与大理,并非是唯一的配搭。同样可以提问:你能想象没有歌声的蒙古草原,或者没有歌声的侗族村寨?又或者其他的地方。说起大理,风花雪月,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并没有提到歌声,但不知为什么,只要提起大理,在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样一句。从两年前第一次到大理的时候就是这样。今年第二次走大理,云龙、洱源、弥渡,诺邓古村、凤羽古镇、金梭岛、喜洲镇……移步换景,风土人情,但回到北方的寒冷天气中,回望美丽的山川风物,依旧是这一行文字,在我的心里盘旋不去。

或许是因为那个讹传的故事?

那是两年前,去往巍山的路上。

车窗外是扯开的夜幕,车内是已经在路上奔波一天,疲惫尽显的同伴。随车的导游是一位爽快的妹子,显然是为了活跃气氛,说给大家唱歌。唱之前,她说,关于这个歌有一个很美丽的传说。“说说,说说。”同伴中有人接了话茬。于是,导游妹子讲了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一位英俊的马锅头,在赶马的路途上邂逅了一位美丽的姑娘。二人一见钟情,订下终身。之后,马锅头再次赶马上路,姑娘则静待情人归来。谁料,就在路途中,马帮被山匪劫掠,为救众人,马锅头挺身充当人质,终因赎金未付而遭杀身之祸。姑娘苦苦等来的是情人的噩耗,痛至心碎的她终身不嫁,每每走上山巅,遥望情人远去的方向,深情歌唱。

导游妹子说,姑娘唱的歌就是你们都听过的《小河淌水》。那歌里,姑娘一遍一遍地呼唤,哥呀,哥呀,哥呀,你可听见阿妹在叫阿哥。

导游妹子还说,就是因为那歌的曲调和歌词满含深情,所以大家都喜欢,大家都唱。

其实,这样的故事并不算新鲜独特,但或许是一首熟悉的歌被赋予了一个虽不新鲜但却依旧情义深厚而令听者不免被打动的故事,这个传说就被深深地印刻在记忆中。

今年第二次到大理,带着满怀的感动,到了《小河淌水》的故乡,却发现,那个随着歌声刻印在记忆中的故事,不过是一个附会。

还来不及失望,便已经置身在《小河淌水》绵绵不绝的旋律中。在这个叫弥渡的地方,随处可以听到《小河淌水》,下榻宾馆里的背景音乐、花灯广场的歌舞,密祉镇上更是有个专设的小河淌水景区。当然要了,因为《小河淌水》的记录、整理者尹宜公便是在弥渡县密祉镇的人。

在密祉镇那个老院子里,那个傍晚,听了一遍又一遍的《小河淌水》的歌声。

秋天高原的阳光还明晃晃地斜照着,同伴们围坐在院子的三面,几位当地的朋友在院子里依次地走,为远方的来客献歌,而每次停下都会被要求,“唱《小河淌水》吧。”听得不烦么?真的不会。为什么,不知道,说不清。屋子里刚刚还在刺绣的八十岁的老婆婆,此刻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计,依在门边,静静地听着。在她的一生中,听过多少次这歌声了?没问,我想不会少。

最后,还算得上年轻的县长接过旁边人递来的树叶,放在口边,开始吹起了《小河淌水》。第一片没成功,再来,一个下午似乎都没有离开耳畔的旋律终于以一种不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在轻轻哼唱着合着歌词,心里涌动着的是丝毫不曾消减的感动。

以后读带回来的资料,看到尹宜公先生的回忆,他写到:“1947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听见合唱团的华明邦同志用‘啊’音在反复地唱一个曲调,那旋律很像家乡深深打动过我的山歌,我想到了家乡美丽的月夜、深山、森林、清风和蜿蜒流淌的小河。那山歌的优美旋律,使我感到一种深沉的激情,是恋人一往情深的思念,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理想与现实的矛盾、痛苦和呼喊,这种激情冲击着我,我决心把它整理出来。”“开始我把记忆中最打动我的旋律整理出来,就是《小河淌水》开头的两句……”

是啊,这歌被附会了怎样的故事与传说并不重要,它动人的魅力在于“深沉的激情”、“一往情深的思念”、“是理想与现实的矛盾、痛苦和呼喊”。谁的心里没有这样的沉淀,有了,被打动就不奇怪了。而附会,不也正说明了一种认同和寄托?

其实,在大理,又何止一首《小河淌水》。

两年前,巍山古城墙上那个空旷的房间里,那位彝族歌手几乎震破麦克的嗓音,那位女歌手歌唱时,因用力脖子上鼓起的筋脉;今年,在云龙,两位年近花甲的白族歌手深情的歌唱,还有,那次在洱源,一位县里的干部,起身不假思索的演唱……一次次地让我领略着这片土地与歌声的紧密联系。正如一位专家写过的:“民间音乐是民风,是民魂,是民族文化的精髓,那些历经时间的流逝而积淀、留存下来的旋律,是每一个民族情感的最完美、最深刻的表达。”

惟愿这歌声与这片土地在未来长久的岁月中,依旧紧密相连。而对于我来说,大理和歌声是不可分割的,我的大理记忆,歌声不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杨姑娘的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杨姑娘的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