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戎
陈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5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姑娘的死

(2009-12-11 17:54:12)
标签:

痛心

省思

杂谈

分类: 世说
9日,网上各大论坛热传几近相同的帖子,上海海事大学海商法女研究生杨元元在宿舍卫生间自杀身亡,矛头指向海事大学校方。

  9日晚11点30分左右,上海海事大学宣传部在官方网站连夜挂出相关情况说明,披露了事发当日的情况。

  上海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胡守钧称,死者已逝,为表尊重,大家不应再评论死者,也希望生者尤其是出身贫寒的人坚强生活,自强不息。

  从9日开始,各大论坛像泉涌一般,流传一则几乎相同的帖子,帖子以“上海海事大学”“女研究生”“自杀”等为关键词,很快引起网民的注意和议论,一时间成为网上最热门的帖子。

  发帖人称:“11月26日早上,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2009级研究生杨元元在宿舍卫生间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水龙头上,半蹲着以一种极为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

  以杨元元口气向学校递交的一份申请来看,杨元元是湖北宜昌人,6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当时弟弟尚不满四岁。多年来,母亲一人含辛茹苦将姐弟俩拉扯成人。1998年,杨元元以优异成绩考取武汉大学经济学系,两年后其弟也考取了武汉大学环境科学专业。

  在弟弟考上大学后不久,母亲所在的工厂面临搬迁,必须自己出钱在新厂所在地购买房屋。但当时杨元元学费尚未凑够,弟弟也是贷款读书,家里无力购房。失去了住所,母亲只得到武汉大学与杨元元住在一起。武大经管院领导体谅其家庭特殊情况,予以照顾,并让她缓缴学费。在随后的日子里,杨元元通过勤工俭学完成了学业,其弟弟也被保送进入北京大学读博。

  杨母被禁止住宿舍

  大学毕业后,杨元元在武汉找了几份工作,虽然不是很稳定,但也慢慢还清了债务,并有了一点积蓄,这时,她萌生了继续读书的念头,并考上了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海商法公费研究生。

  此时,杨元元的母亲也年近花甲,需要照顾,她再次带着母亲踏上求学之路。海事大学临港校区地处偏僻,租房不易,杨元元也无多余的钱款可供租房,她再次萌生让母亲借宿学校多余宿舍床位的想法。她多次向学校申请,说明情况,请求学校能让母亲暂住,但始终未果。

  在2个多月的时间里,杨元元与母亲共同挤在宿舍的小床上。但学校最终没有为其母亲安排住宿,要求她在校外租房,并“禁止其母亲再进宿舍楼”。“找房没有着落,杨元元5天5夜没有合眼,精神彻底崩溃,于是发生了11月26日早上的惨剧。 ”发帖人说。

  事发当天母亲发现女儿

  据发帖人称,11月26日早上,杨元元母亲觉得心神不宁,担心女儿会出事,于是早上7点30分左右到达其宿舍楼下,央求宿管人员上楼查看,但被宿管人员拒绝。

  其母担心女儿,遂到女儿常去的地方寻找,遍寻不获,又于8点40分左右电话联系杨元元的同学,请求对方帮忙去宿舍查看情况。随后,杨母接到一个同学电话,对方只说了一句“阿姨你快来”就挂断。杨母赶紧再赶到宿舍,在另一名宿管人员的带领下上楼查看。

  开门后,杨母通过卫生间门的栅格看到杨元元的腿,此时是9点左右,杨元元尚有心跳,大家赶紧拨打120,但最终回天乏术。

  家属提出35万赔偿金

  自从11月26日事发后,杨元元的弟弟表妹等6名亲属从外地赶到上海。截至目前,学校已将杨元元的母亲、舅舅安置在学校招待所,处理善后事宜。校方表示,上述亲属的食宿目前由学校方面负责。

  校方称,目前,杨元元的家属已向校方提出35万元的死亡赔偿金。校方说,这笔赔偿金中,除5万元用来处理后事外,其他作为给杨母购置住房所用。杨元元家属表示,他们不会把元元的死全部归咎于校方,但校方也有责任。他们认为,杨元元自杀首先是自己想不开,但学校宿管人员对杨元元及其母亲的恶劣态度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家属希望,学校处理相关责任人,给杨元元组织一个遗体告别会,并让相关责任人给家属道歉。据了解,尽管事情已过多日,杨元元的尸体目前仍在殡仪馆内。

  上海海事大学网上发布情况说明

  杨元元同学,女,2002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商学院,2009年9月考取我校国际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今年9月12日入学报到后,杨元元母亲一直与其住同一寝室。学校管理人员发现后,劝说其母不要留宿学生宿舍,11月24日,杨母在学校外自租住房。

  11月26日7:30左右,杨母进宿舍楼未找到女儿,然后离开。8:30左右,杨母来到学校3号门请保安打电话给杨元元的同学徐同学,让她到宿管处借钥匙开门看看杨元元是否在房间。8:40左右,徐同学借到钥匙打开寝室门,未发现杨元元同学,但寝室内的盥洗室门紧闭,感觉情况异样,即退出房间告诉陈同学,陈同学到楼下告知宿舍巡视员,该巡视员即上楼进房查看,发现盥洗室门被反锁,马上联系维修工,同时通知宿管员打电话报告学校保卫处。维修工到后撬开门锁,发现杨元元同学自缢在盥洗室内。保卫处老师与在旁的同学对杨元元同学采取人工呼吸等抢救措施。在场的老师立刻拨打120、110及校医院等相关部门电话。校医院医生接报后赶到现场,开展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等抢救措施。120接报后赶到现场抢救,并将杨元元同学送往南汇区中心医院。医院抢救未果,宣布死亡。据新闻晚报

   

    上面的文字来自新浪,之所以把它们完整地收录在自己的博客中,是为了保留一个关于这个事件的全面的记录,以避免自己转述的偏讹。

    不可否认,看完这样的消息,心里首先涌出的是一阵愤懑。我真的无法理解,一个女学生和母亲同住在宿舍里到底有什么大的不妥。管理者自可以以条例自辩,但当条例面对着杨家母女俩艰窘的生存状况的时候,难道就真的不能网开一面?

    我不是当事人,也不是亲历者,我无法说清其中的条条缕缕、枝枝蔓蔓,我也不想居高临下地对谁加以指责,但我真的不理解,我想不通,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们中间的那么许多人越来越冷漠,越来越无视他人的痛苦。所谓的条例不过是一种冷漠的借口,这样的借口洗脱了事件中人的责任,让他们有了置身事外的最佳借口。“一切都不是我的责任,我不过是一个执行者。”这也许是很多当事人心中的潜台词。没有错,这样的说法从字面上看可以说一点错也没有,但我不知道这样想着的人,面对一个年轻生命的消逝会做何感想;我更不知道,这样想着的人,是如何理解自己作为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工具所蕴含的真正意义。我知道,人是有血肉的,有感情的,而工具不是。

    很显然,杨家母女就算是挤住在一张床上,也不会对其他的人造成太多的麻烦,可为什么就是不可以呢?

    这使我想起几个月前北京电视台“真情耀中华”栏目中的一期节目。一个贵州的贫困学生,父亲早逝,姐姐出嫁,哥哥离家出走并带走了家里所有的钱财,在一连串的打击面前,母亲疯了。这个瘦弱的男孩子从不到十岁起就一边读书一边种田,一边照顾神智不清且时时发病的母亲。一直到上初中,上高中,到去外地上大学,他始终把母亲带在身边照顾。不过,他比较幸运,在他上大学的地方,他得到了当地一位好心人的帮助,借了他们母子一间简陋的房子,使他们不至于流落四方。而后,他得到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帮助。比起死去的杨姑娘,他真是幸运得多了。

    可见,像这个贵州孩子和杨姑娘一样的状况,在目前并不只是个案。其实,这样的问题,真的很难解决吗?真的什么事情一定要多到形成了一种“现象”了才能获得解决的办法吗?我不敢妄下论断,但我想应该是不至于的。其实,更多的时候,只需要一点点理解和宽容,一点善意和温情,不必太多,一点点就足够了。但可惜的是,就这一点点都没有的现状,让一个年轻的生命选择了毅然而去。

    我不指责杨姑娘的轻生,我知道她是心力交瘁了,否则她不会如此决绝。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呢?不是绝望至极,她会选择如此的路吗?

    从她的经历中应该可以看出来,她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她可以带着母亲艰难地求学而且成绩如此出色,她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还清债务,并再次踏上求学的路,是多么难得啊!但她终于太累了,她不是无力于自己的努力,而是面对冷漠的世事,终于绝望了。她走得那么痛,那么苦,那么无助;面对这样的离去,谁能无动于衷?!

    社会病了,我们自己也可能病着,但愿一个年轻生命的远去,能让我们看清社会的病,看清我们自己的病,这样她的选择也就不会被辜负了。

    杨姑娘的死是抗争吗?我不知道。我愿意把她的选择看作是一次唤醒,对社会,对置身繁华喧嚣中的我们;但我还是不得不痛惜,这样的唤醒实在是代价太昂贵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