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奇博客空荡的原野
李奇博客空荡的原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89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诗 <夜宴> <假如明天来临> <明月>

(2007-07-04 18:46:05)
分类: 诗歌
长诗 <夜宴> <假如明天来临> <明月>
 
      空荡的原野
 
 

                  夜宴


1
梦见歌舞的人一定哭泣过
迷信的人就在身边,他偏执的比拟
把我们布置在歌声金黄的夕照宫殿
奇特,鲜艳的服装纷列杂陈
四处怔着异己的形象,失去命名,缺乏性格,不能追问
王朝衰落是因为一个寓言
经不起回忆,又它的早年在铜镜里出现
一场晚宴就能令人加剧忧伤
期待拟笑的戏剧正要上演
屋顶飞过童声山雀,眼前是惊讶事件。孤僻皇帝
担心这一切要与他无关
身后走过是悲剧演员,却象黑夜一现
憨声耳后都有一个仇敌傲慢寡言。钟瑟滥响
穿透瞳瞳帘障装嵌夜色金属风味
恹恹舞蹈把温情面纱
掷在现实一面。任何人决不知道
戏剧如何脱离真相,要因为催促急切上演
历史开场她就饥饿绵绵
衣袂飘飘你摸到飞去的脚
这只象肥胖的大雁,尴尬得让瘦将军嘻笑
夸张的吵嚷融融于外,象釜鼎煮熟了烟云
谁在说话就带着厌倦的传统
象一条蝎子隔空刺物,看满座衣冠
他空虚的形态最为悠远,又俨然不在
一个共同幻觉,风吹长衣象一个大鸟挂在屋檐
不能飞去,贪看眼前嗅到了糜汤
嗜食过剩的真相。情欲追逐的
一场真正游戏,热切灵魂溺爱她冷淡的形体
历史如是,侍者绰手不语
帽子象黑鸟,喉咙是呀咿。长史匆忙送来一副奏牒
说道新稻已熟,翩翩菊花正在开遍
恰是歌声唱断,恍惚歌女独在高处袅袅
谁的金簪落地,画纸就悉簌作响
别是秋风太早,别是伤心者骑马袭来
我们焦虑又善忘,就在那里,四外是虚无的海洋
 
2
如若不然,我便在雕琢美玉
那耳后消极的背诵正渐渐热忱
兰麝暗香来自月光上界
世上都是陌生人。远处有耳语城,不周山
群星苒苒象一场孟夏的大雪在反复转述中已然可辨
海棠红艳采自饥饿人心
更早的死者象葵花高悬
曾经一次最寂寞,漫长的谈论
都没有注意长颈人走过空荡的殿堂
我们谦恭地书写,脱离一个早期印象时代
鸟声象稀疏的气泡,淡淡逸上天空
直到夜娥飞过好象朵朵梦奁
究竟美酒让人羞涩,偏执的脸上露出破绽
公子颓唐象落翅白鹤,象个尖刻的凤凰误食了白盐
美人聊赖她为何吹起长笛
长笛的眼睛又象圆环,象涉禽受惊注意着夜晚
我们曾经发展庸俗的书籍巩固了江山
杜撰兰花闰月,延续造作,懒惰的相爱
恰当时候听见春叫,清谈,还原论
附着更多奢侈元素,连同这样的
叙述就让人着迷。若有空虚可逃去。以后朝代
匠心将至于繁琐,我们在一种无聊的崇敬中夜夜还魂
平庸而舒展。每有感性的误会比喻就显得艰涩
两耳翘起尖锐锥角。有时阵风留形于水面
而谄媚余下的笑声就是退让,驱逐,兑现
假设了迷信,或者就是期待,灵魂折磨她的面具
荒野牧歌听来是一只皮鞭
侍者持灯,把我们影子射上墙壁
长袖挥扬做善恶之辩。据说一种风格
可能从体制中演绎,一直在发端
每一有理的会意,让灵魂消化这些无用和厌倦
堆砌了大理石,青铜,翡翠和烟雨
性格是重要符号,风流有间接印痕
嗔视的眼睛远离现状,带来嫉妒和悲观。不如你等
与我同诉多情谎言,赐他温柔宝剑
死去的大夫身披长衣
在独自的院落里狂欢,分享历史的时限
回首时候正是月光激照大地
重门递开,夜空朗朗显示一种赝蓝
妖冶的面具都脱胎换骨
我手中变出花枝落入流泉
权力是一种无能的统治
历史不过是明知的过耳风言
歌人又不再安静,烦恼不过万千
我们引颈瞻望,左手捉住右手,讷讷谦恭,憨态遥远,随波逐流

------------------------------------------------------------------------

 

             假如明天来临
    
    
    少年远游艳装绣上日冕
    时光之锥斜扎在大地一端
    太阳明亮  照照心里仇恨的影子
    一曲悲歌放走轻辕
    
    而大器未成  她仇恨生花
    花开路上一场奇特的磨难
    虫蛇吐射幻毒 遍地葵花多么颓败
    生者得到浅薄的爱情  清白的
    肉体还要背负一生琐碎的谣言  歌声何来
    
    化装的群众经过大地正午
    没有沧桑情歌 不是所谓的白日梦
    都要赶星期一的大车去乌有的大城
    穿过了中央大道离开杂乱的葡萄园
    
    那时我远征归来大雁飞过云上
    人们建立新的节日纪念早逝的理想
    蓝色少女走上无名山峰  阵阵强光照射深奥荒原
    悲伤雕像独自离开城邦  慢慢走向大海
    
    没有了苦难的英雄
    不见他们健美的影子在天幕里竞技
    痛苦快乐的阵雨  黑鹰与天鹅相搏  湮灭
    地平线上  古典乐团演奏严肃乐曲
    他们确已经死去
    
    烈日下人在  暂时停下繁琐的劳役
    让疲乏的身体进入梦幻——广大的
    失义的土地  陌生的人们举止乖张  形容聊赖
    正直的酋长已经衰老  变得狭隘
    在他姿势的左面  右面的左面
    阳光打动  清风吹动一张同你一样热诚的脸
    
    错误的现实在继续
    古老的花园雕饰繁复  葵花整齐
        自私的人假装快乐  无知者貌似沉默
        怯懦者正企图离开  多么无辜的演员
        一起背诵常识多么安全  主要人物起身
    发言  一张因为善良和夸张而变形的脸
    怜悯着其他木偶  只有他多么危险  我们担心
    
    他又要被自己的激情感动
    就像感叹他的夫人凋落朱颜
    他重复一个固执的口号多么慷慨
    第一次是掩饰  第二次已经在掩盖  第三次是欺骗
    错误的现实在持续  人人一本手册读诉梦语
    当然要夹杂一些适度的讽谕
    
    已经厌倦  空虚的人就扬手起舞
    好像模仿悠扬云上那只大雁
    又好像喂养他一个不明的梦幻  另一个
    悲剧的雏形  正被一个集体特意地猜想和渲染
    因怨恨的心上徒生反义  强烈要求
        否定  篡写若干叙梦的指令
        让我们学着大雁鸣叫  一身异己的习性
    
    于是有人宣告这是更彻底的无梦
    称之为贫困时代
    多么恰当的顺序安排  是的那样一种不存在  偏执的
    叙事的语气  四处皆然  但叙事者早已不在辉煌的大厅
    深奥的天空只有强风吹动夏日云层
    贫困年代  多少男女以谣言为生  杜撰他的悲剧
    在命运的名目下  在什么现实中
    成熟  严谨  正派  悲剧里一个凡庸
    
    今天是哪一个昨天
    我们可是从前黄金阳光里落拓  游荡的木偶?
    热情的躯壳忽然陌生  不能相爱
    幻听的歌  牵他悲凉的手
    一句话所言极其美妙
    蹉跎灵魂得以度过轻浮的一生
    苦难的青春书中藏匕  少女歌声日夜刺进他的头骨
    也曾是夏日高悬  窥见正午高大的廊柱间虚无晃现
    悲剧从未诞生  撰述语言是人间的大事  幽禁的鲜艳
  
    乖僻的病毒  引诱他的意识开花开花  
    越偏执的象征  加剧她们越妖冶的色彩
    暴露少女的知识  喧哗  茂盛  性感
    她们假扮葵花在灼热的高音里旋转
    催生一场七月的热烈雨水
    浇向八月昏眩的麦田
    十月悲壮的玉米地  十二月的冷酷仙境
    
    等到新的四月仇恨泯灭爱情重生
    冷酷的的艺人浪得虚名
    寂寞的地下孤魂开花  死去一个异端
    地上的空壳摆下酒宴
    
    官吏商贾  各色木偶
    假扮的诗人  平庸的群众  同贺他荣升
    他既说出了理想:为懦弱生者去建立理想的暴政
    气氛已经融和  情绪正当热烈  即使一个意外的孩子打碎了碗
    这时少女唱歌  她是悲伤的蓝
    
    不是  不在绝唱中磨灭吧  高烧的提琴
    盛开软弱  涣散的花瓣
    我们所谓她  她们所谓远  不过那么远
    滋生心间的野花  鼓励他们沿途追溯优雅与谣言
    昨日他们还有贫贱的爱情
    今天革命还是那场浮华爱情里许多枯燥的内容
    最美她们流亡路
    
    忘记了  遗忘又不是一次伟大的迷途?
        此刻借午日光辉  有人在她的往昔放慢阅读
        就是你现在这样的阅读  严肃而又错误
    杂乱背景中  焦虑的妇女  孤僻的儿童  一路奔跑的青年干部
    都抬起额头
    
    大地上戏剧开场  抛弃了什么迷咒
    谁如果恐惧就急切抓住世俗
    一串宕鼓  把那些傀儡赶进漆黑的帷幔
    你指着虚空你听见歌声  我拿着葵花怀着愤怒
    他为何吹一只铁号给回声之歌听
    奥秘仍不可深知  我们的理由再与原因不同  蓝色的
    少女唱到:葵花怎么开花  怎么妖艳  怎么颓败  我们松开的手掌   
    不觉地大痛
    
    秋风正悄悄掠过剧场
    遥远山岳片刻失去象征
    阳光依旧盛大  偏红  落在日晷上
    别在山梁上行走  不要吹铁号
    也许一个他人正在我们空旷的意识中苏醒
    起身催促  一身青衣象幽蓝的夏日之梦?
    
    葵花的假象转动盛开  被销声的土地
    生长那些华丽  孤僻的头颅  四方非非的现象
    禁闭的建筑  孤立的门庭  它义的石柱
    投下越加复杂的阴影
    有人在门楣上写下:明天来临
    可是今天他没有爱情  没有执着的苦难
    没有找到所谓失落的书

------------------------------------------------------------------------

 

            明月


    明月是我玉佩  白鹤化做纸扇  浑身的悲痛打一把铁剑
    此去前生寻找传说的欢乐  月华如雪  一路野花在清风里嬗开

    一段高歌一座愁城  一卷华梦一幕烟
    从琴鹤焚飞的朝歌、阿房  向螳螂荷锄的颐和、圆明
    遥看魂仙游历天宫花墅  当时明月  白云飞迴
    谁写下无字相思然后骑鹤高飞不可追闻
    留下繁华梦幻喂养这一副烦恼的骨肉
    和一个仇恨的心和她的欢乐  一个歌唱一个沉默
    但那山前的叹息  觉灭的哀愁  不舍失落的月色故国逃亡者说

    清白的梅花翩翩的碧梧黄花入药不堪味苦
    青青原上春风正吹扬  一树桃花飘落烟垄
    溯水寻访我心悦的佳人  她抱着月亮倚着虚空  高楼玉柱放射烛红
    黑屏风上映一座雪山  画一只白鹤谪去凡尘  千里雪原孤红一点
    都是她细长眄去的眼睛  喜我心上一丝慌乱
    别顾望那一脉岁月的水流
    在一声惊叹之前  我要和一只燕子在尘土上起舞

 

    再一次细致地品尝白雪和月光
    和她为贫寒的生活劳倦
    也许去前朝做一个勤勉的臣工
    启新承旧  在大河里洗净瘦弱的足踵 

 

    那在春风吹起的地方有我一具悲伤石像
    有她种下一根怀恨的勺药我梦寐中想

一花微笑  一身逍遥  什么人的心思如瀑流
夜色浓于东周 扑通一颗头颅
氓在思想  和更多象形的影子在思想中先验的行动
多梦的国家琴筝相争  漆黑的大鸟在重力的铁棍上行走
浓烟升起大泽  琴筝泱泱十面埋伏
夜怆然  伐斧者乌有  扭碎的原型死而不僵
琴师爆裂  抱一块明月爬上城楼
有人独自走向旷野  手拿烛火  这象征着梦

落花仿是非花  笛声仿是游移的面影
团眼。凤目。长腰的女囚孤独起舞
美。太美  我欲与她同醉  直到巫山升起殷殷的大水
淹过这烦恼的梦身  开花  嬗变  到因爱生恨
到所有西山的玉石雕刻成美人

她的痣必是黑色  媚笑引来轻浮的鏖鼓  矛戈飞舞
夜色崔巍锁一座愁城  我指挥笛声灿烂地牺牲
明月为何分外皎洁  笛声高亢爆起阵阵流星  强敌涌近  箭穿过心

那时举国开遍喜悦的花穗  盛传我死去的谣言
月下独自走去一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化一卷浮云睡去再踏不遍青山
只愿那叮嘡的琴鼓  再纯粹一些

沸扬远大的钟声  带上多少美丽的谣言和背叛
打马渡过愤怒的河流  去落叶飘飘的国土建立一处桃源部落
从此捕风捉月  竹篮打水  刻舟求剑
事事一时传为笑谈  雨打风吹去一个漂浮的游壳
想他挥弃的诗书好不绚烂  只怕我们晦养的珍珠
粉碎在自己意志的近前  闻说遥远遥远的他方有一座孤独园

凡此一个平庸的时代  它用繁多和妖艳装饰虚愁
明月又来披照这一疲倦的艳骨
穷经白首那些腐儒  他们用礼教鞭挞生者
不是大殿上的阴影你不是阴影下的谋臣  因为江山多娇它都易朽
何年花开怀下明月  心生一个异端
四方歌声兴起  图穷匕现  吵嚷的
长长的舌头  扬理性的长鞭  驱一蓬血  生而何欢
尝这样美味  阵阵腥膻引来了贪餮  与我饮尽一杯酒  奏乐——

深深想念你的情意  繁花虚构也是不是一场冷宴
蝴蝶引我  去见你菊花的主人  见他的形神日夜向屋顶飞奔
椒兰萱草迷植步道  曲路开合星辰飞转
四方设置煌煌松把  睡梦的水罐  为遗忘敞开的大门
清光来照  能看到远处的大海和墓园
我们在焦虑中开始晚宴  长歌畅饮
一杯是海水  一杯是梦幻  还扬走袖子去问好云朵和明月
现在我们可以谈论一个逝去的理想
关于悲剧的知识和纯粹的条件
和多少它们在地下重复  衰亡的内容  烛火明灭
我们身披黑铁怀念一个黄金时代  唇齿清白就滴下
艳丽的流涎  口吐颗颗坚固的语言  和语言坚固的梦幻
笛声尤象瘦鸟  哀愁它穿过呜呼的心腹  我们颓唐的目光跃上云端
把无法搁置的死亡  只是这样寄托着

就等到月色洋洋  天街的露水纷飞  大海中离子泛滥
十二个白衣少女  时而跷立山颠是谁的烟霞情侣  天风浩浩吹起她们翩翩的行列
多少往事都成忘忆  多少烟尘却已飞尽
谁有宝鉴风流  藏下玄鱼流水  菊花和宝刀
谁有笛声温柔细长  抽打顽石心肝  黄云野兽
明月皎洁为何她们流浪在荒寒的土地
为何她们看护着羊群  羊群为何无情无义

跨越高涨的云水  她们回忆一幕纯洁的悲剧
笛声高扬  月光烂烂象一场风中降临的神秘白雪
对坐的是前世的鬼魄  轻歌纷绕惶惶的女妖
锦书未至把长笛吹断  临一纸汉字它们潦潦飞远
硕大的花朵绣上丝绸  苦难的大地在忏悔中繁荣
泥土化成海水  凛冽的还是薄情的竹箫
多少美人多少英雄  纵入顽石  飞上天空

谁来听见一声长笛远飞  象流星滑过天空的现象  消止在别处自由的大疆
留下澄清江河  苍凉山岳  闻者落落立于大野
翩翩神采象月光下风华孤立的白杨
谁要起身追去  唯她们空飘的衣袍  素洁  唯美  形而上
莫非心从荒古  曾经一次阡陌井边风中的流亡
驱赶不尽一些古老的情绪
莫非千古的从前有一封信  我沿明月的韶华递送到现在
快马扬鞭 飞逃的夜鸟似颗颗飞砾  八千里华光灿烂
照我一路修筑的庙宇  庙里的虚无和僧侣
江山多娇多少美丽妖魔  自私而又欢乐
远载着古人的优雅与希望  颓废和爱忱  多少年春风浩荡把故国思念成尘灰

黄鹤象昔人飞去  市坊间传播乌有与子虚的耳语
他们传下旧愁新爱  青瓷杯盘  木钟与秋风
留下我们一些唯心的人  各自热爱天上月亮
梦想耗尽了海水  他们始终局限在什么当中
疲倦的双脚还游梦在何方  忽然当心跳苏醒在饿者的花园而鸟群燃烧在黎明的荆棘丛莽

谁看见月亮的驾车人
大路上一个时代的乞丐  左肋有伤
据说他只有一个幽灵  一枚银币  和一句无法修复的旧时谎言
那谎言无关风月无关梦人之何在
据说他要去传播一样颓废的爱情  说他要带上一颗搏动的心
和死去的飞行员去轰炸大海

大海并不存在  而月色是抽象的  来照晒他们迷信的化身
漂浮在白昼裸露的礁石城市  和生活戏剧急切的情节之间
之前是革命者死去  之后是菊花的独白
深远景象里看不清的神祗和旧人  遍地英雄流去的夕烟
穷人的女儿走上舞台  红又红啊她挥舞红飘带
好像举头挥霍着青春  迁徙的菊花开到她俗艳的脚边
乘风的人与望月的人  神色眷顾  骨肉相连又锦书相隔
从星鸟鸣唱的青天碧落  从一个贫困的东方帮国  锦书或也只有月色
和那可能的形意是先验的  在失去它所指  它一封信的诸形态
而明月将在梦中照亮一些另外的生活  一些蓝衫的平民消极、寡欲而歌声清白
这样一群人物对着明月浩叹  抛弃俗世的烦愁
用颓废的方式去思想  流亡和背叛
那时他们和愚人  和我们在大渊的岸上谈论着龙啊  四海已无闲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