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奇博客空荡的原野
李奇博客空荡的原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89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诗 <前世丽江> <马兰开花二十一> <关于蝴蝶的会话>

(2007-07-04 18:34:45)
分类: 诗歌

长诗 <前世丽江> <马兰开花二十一> <关于蝴蝶的会话>

 

                     空荡的原野

 

 

        前世丽江
  
  1

  月亮冰凉在湖水里浸着
  听说今夜摩梭人都失去了家?
  
  我们都有忧愁啊
  湖水里的鱼都有尾巴
  
  春天了,我的影在森林里游荡
  月亮很大,那一夜山茶花是怎样谢的
  阿美,你是哪族人呢?

  2

  红山涯上开放红杜鹃
  四月的天穹下,朵朵尘世之花
  
  月光把明镜照映清香四野
  照见疲倦的人走过异乡
  从繁花开过的怒江河谷
  去到了转世的村庄
  
  栌沽湖水汐潮渺渺
  充盈了水罐,又流转无常
  那一夜杜鹃鸟飞去落花山谷
  这孤独的鸟儿又要唱情歌啊姑娘

  3

  山南的笛声金黄
  宿寐的东方有机杼响
  披星戴月的人扮起红妆
  
  久远的许多事,极端的一柱香
  多少菲红的心事要转世为花
  冉冉曦华映红梁栋
  又折过厅堂,流照梳妆的伊人
  把梦中的细节,在认真模仿
  
  好象从容的业课
  谁为她们摄下仿佛的心像?
  好象她们还生活在世界从前
  从前是不是天堂?

  4

  抬头望见雪山,心中空空荡荡
  一缕游香飘移过去
  这些轻薄的微粒
  让坚强的心有些慌乱
  让平静的日子添些感伤
  
  舍过的金钱,舍不尽的情意忘记了
  香烟敬献在龛前,我不该惊慌
  追逐过欢喜的刹那
  还在迟疑这些情节的真假
  寂寞幽香游出她香袋
  西方的喇嘛,快把魂灵寄在躯壳上
  
  晚阳如金,洒向古城大研
  春光郁郁游人熙往
  生不为何来,爱徒有伤悲
  阿美,我像一场梦
  你也是偶然经过我的身旁?

  5

 
  消瘦的十指,来敲打银碗
  苦恼的躯壳,快些醒来
  五月里茶花艳丽衬托高处白雪
  不能衬托落了下来
  
  念诵一段经书,又一路上摇头
  就这样错过一场轻佻的爱情吧
  在不再怀念的黄金时代
  恨是孤独人,把希望伺些艳丽宠偶
  
  多自由。多忧愁
  另有一生他正做一个优雅的乞丐
  独自走过春华美景
  阿美,我贪恋尘世,又一无所有

  6

  夙想的情歌,敬献给雪山
  悠悠清风吹拂我袖怀
  躯壳就要随那音乐飘舞起来
  
  美丽的衣裳啊飘舞起来
  篝火盛旺,沉默人的心上摇起青烟
  想起了从前的从前
  爱情把我们化做具具焦碳
  
  什么是舞蹈?
  牵住你的手感觉心还那么远
  情歌已经热切,丝弦声声转变
  欢祝谁的喜日,我的心像秋天的明镜
  映照另一个欢喜的梦幻
  
  可是碎了吧
  从今后,带上躯壳去流浪
  听世上情歌九千九百
  走过三万里烟尘
  三万里烟尘上浮绘着一个神奇的世界

  7

  世界之上映照着白雪
  衍放一千朵孤单的雪莲
  强盛的季风从南方海洋
  带来丰沛雨雪,降落在四处荒冷的高原
  
  因传言的兰花离开忘忆的幽谷
  因世上就要遗失一个传言的传言
  而设下广大、无名地方,仅为存留
  她们从未言说的绝密心念
  
  向晚的阵风悠扬,吹动了经幡
  玉龙雪山涌起五彩云霞,远方有僧的低语
  我不能走遍大地
  执拗的魂灵不像那天鹅飘渺的宿眠

  8

  秋的早晨,栌沽湖水深澈透明
  能听见天鹅浅浅的哭声
  又像你的召唤
  阿美,我不能去又不能来
  
  我们是怎样染上了稀薄、忧伤的睡眠
  看得见鱼群散落的语呓
  笛声朦朦缭绕草海
  汛风吹远了你的绫丝飘带
  
  木笛孤吹,白雪飘飞
  在逃走啊沿着笛声的循环
  因为我们都丢失了五彩珠串
  化骨的柔情也要从此忘怀?

  9

  霞光里诵经
  说的可是转瞬的桑田?
  传说从前的喇嘛
  都去了远方收割云彩
  
  秋雾如纱涌上潮湿谷地
  雁阵渡过夕阳山山退去了浓艳
  我用马车送回青草,衰弱的青草
  疯狂的青草,翠绿伤感喂我的羊
  白生生的羊,盈盈起舞
  她们失落了心再不会呼喊
  
  远山上打鼓,秋叶队队迁徙旋转的云路
  留下来,换一身繁复奇异的装扮
  我和醉酒的山人跳过笨拙的锅庄,之后的静默
  ……也许回忆……都在等待
  等待神秘的八月的钟鼓
  催促一山的谷物要在月光下成熟
  寒雾低吹笼盖了山坪草甸
  康巴牧人家的炉火红了

  10

  一意的想念,心就来到了天堂的郊外
  忽然见到许多荒凉野花
  雾水轻薄蒙上眼前
  
  远山落水,照映身中一股凉泉
  恍惚听见山花初谢的声响
  年年落在你虚筑的空瓴之外
  
  夜旷月明时,只有远方的天鹅在恋爱
  听说那些灵兽一心从自荒古
  陪伴我们的影子活到现在
  
  天鹅的羽毛在风中盛开……
  天边的湖水寒凉
  深深湖水映衬荒凉天宇
  泊着我们去往来世的舟辑
  
  月白夜怏,点点星光如腺
  该把寂静之音遗落了八荒
  青白、空旷的梦界天鹅飘去
  你不如归来

  11

  优雅的民族,从记忆的云巅迁徙而来
  美好的传说
  穿越了传说的从前
  他们肯把未定的今生
  留在青山居落,栌沽水畔
  
  牧童的笛声金黄
  感觉的东方环佩琳琅
  茶花纷红又结满了青枝
  白天她们象神的灯盏
  夜晚也没有熄灭
  
  一天一年,优雅的旅人迷路了
  把心印忘留在幻影深潭
  还要有人从远路赶来
  扬起了优美的尘埃
  
  敬献鲜花、松枝和青柏
  作为对格姆女神的朝拜
  美丽的格姆女神是不是和她的姐妹
  踏着轻飘的燕子行走在白云那边?

  12

  大研城,是不是从你的真境
  在生出百千气象,可为人们蹈循
  那一路不同的真相
  是不是你许诺贫穷的心
  才可滋养一样真的爱情,才让人们学会
  相互噬去心上的忧伤
  
  贫寒的艺人
  又是不是你刻意的雕琢
  就可镀满一身金黄的容光
  日月河上的七颗星
  又如何指引了那个早晨工匠的怅惘
  
  为平凡、辛劳而居留的纳西人呐
  也要埋藏了黄金去流浪
  岁岁春光化碎玉龙山上的雪
  淙淙雪水泛起波浪
  经过大研转过石鼓就一直流去了海洋

  13

  黄鸟和翠鸟,从林间呼起鸣声
  说我转世的童身生于春风
  圆满的佛 祝福和微笑一一舍过
  让谁的思念入主了我的心,大研那座城
  
  聊以慰我落漠的今生
  雪山上的神仙,觉火中的修罗
  袅袅清风林中的这一思者
  和他们在永恒中依然牵挂的红尘眷属,一切显现
  和已然藏隐的一切真色
  是我刻摹、爱恋的大地在者
  
  不灭的杰作
  留用世人惊叹
  万物的缺陷具体而深远
  绵绵细雨降落大地
  人们把多情的种子
  向深褐的土壤,不断地沉落
  风吹过神龛
  
  如果我们留意
  那些拘束的神祗
  就要成为大地上的人物
  阿美,你也把忧愁赶过春风
  
  
------------------------------------------------------

   马兰开花二十一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马兰开花儿了,春天就要过去。
  盒子里的盒子,教给你迷语。
  虫子老了,爬向春天的傍晚。
  打一个磕睡我们在哪里?
  
  日子是伤感的,有点像穷人的心。
  捏个泥人儿像谁家的亲戚?
  蹲在石头上,讲个故事给他听,
  听了故事他还是不言语。
  
  灰尘在跳舞啊,空虚的人在扫地。
  村庄里的老牛怀念着过去。
  (干一点活他就耍脾气)
  一个疯子在自言自语。
  
  一个孩子追赶一个玩具。
  
  绳子像条蛇呀,埽帚像狐狸。
  满山的石头都是比喻。
  (一块像农夫在锄大地,
  还有一块是个地主要复辟。)
  
  盒子就要打开了,
  秘密还叫不叫秘密?
  
  寓言的石头和工具
  在对应的年代找到秩序。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一把剪子一张纸,
  一个奶奶一铺炕,
  一群小人儿啊,从她手上欢喜着逃亡。
  我快抓呀来不及想,
  成群的纸人逃过了西窗。
  
  夕阳温暖啊,赧红了这些纸人,
  遍地奔跑他们散失在地平线上。
  
  什么歌声在唱起啊?
  漫天的辅光一浪一浪,
  返照着忧伤的大地谁的故乡。
  
  夕阳落山了像个鸡蛋黄。
  
  放下了剪子奶奶看着我,
  看着看着……就象不认识一样。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
  
  老槐树,开白花,
  虫子爬过来我心里慌。
  
  姐呀,虫子咬我。
  我满身都是疼啊。
  那些最疼的手指
  都哭着跑去了来世。
  来世啊来世,那里还有什么事?
  
  燕子在飞呀槐花儿在开,
  姐呀为什么你说春天最荒凉?
  河水那么凉啊妖精那么香,
  早殇的少年学着燕子在飞翔。
  
  更多的燕子围绕着房屋,
  我们还不能哭。
  燕子抓着我吱吱的叫,
  她们像是笑呀笑,
  风也扯着门轴呕呕的叫。
  
  山上的妖呀魔呀,
  牛鬼还有蛇呀,
  满山的野菜绿油油呀。
  燕子姐姐你恨谁呀?
  
  谁偷了你的新衣裳?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
  
  梨树开花儿那么白,
  一个木偶藏起来。
  
  喊一声啊梨花寂寞地开,
  再喊一声心聊赖。
  
  这是一个游戏不要让人找到你,
  谁喊你你也别答应!
  
  喊声在走远啊听见的人像丢了魂儿。
  我们都是木偶人?
  
  清风吹来梨花在落,
  梨花落下就怔住了一个人。
  
  清风在吹过呀,是一个什么人?
  转过头来他望着替身。
  
  “我从哪里来呀我怎么来?”
  “快转过头呀慌慌地来,
  一直来到他面前。”
  
  梨花还在落喊声已经那么远,
  不过是风啊勿宁是个梦?
  
  我捉住了你呀你就不许动!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六五六,六五七,六八六九七十一。
  
  无聊的晌午没有风,
  窗外飞来了一只磕睡虫。
  
  阳光强烈地照啊眼皮睁不开,
  困了就睡吧为什么要忍耐?
  ……
  
  院子空虚紧闭着门,
  屋里的愚人呀,听见石头敲门。
  ……
  
  地上石马在走呀天上木鸟在飞,
  走进门槛了一个陌生人。
  
  恍惚在说话一切是那么真,
  可是他不在堂屋也不在柜橱。
  ……
  
  寂静的大路上马车在跑,
  马车里坐着我呀,是我还是一个陌生人?
  
  漫漫长路啊,一路的人丁兴旺一路的恩情和仇怨。
  有个姑娘她眼泪流啊流啊为什么你流不完?
  
  喊啊喊啊我喊不出声,海将枯啊石在烂
  姑娘今世你我见不见?
  
  一步一回头啊,我走不动我好为难……
  迢迢路啊我这是追你还是往西天?
  
  牵挂是道水呀眷念是座山,
  扇啊扇啊最难过呀越扇越大一座火焰山。
  
  我说:快啊!马尾已经越过了马头,
  我说:慢点!一切已经不存在。
  ……
  
  磕睡虫飞呀挂钟恍惚动了一下针,
  不过是刹那只是愣了一个神。
  
  究竟是个梦么怎么漫长像一生?
  但愿长梦不愿醒。
  ……
  
  这时的厌倦像那时的困倦。
  一条大河流过去我只记得些悲哀。
  
  好像……
  好像我们才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归来,
  错把前世当做现在。
  
  丢了什么再也找不来。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七五六,七五七,七八七九八十一。
  
  咚咚哐哐伊呀伊,
  锣鼓敲响我们去看戏,
  看台上有人悲啊有人欢喜,
  看几个人呀循规蹈矩。
  
  摇起脑袋是不愿意,
  水灵灵的眼睛是有情有义,
  你要是不理我我就不愿意。
  
  咚咚哐哐伊呀伊,
  一根绳子拽着我,牵着你,
  谁绊着了谁呀谁也不许生气。
  
  小皮球 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八五六 八五七,八八八九九十一。
  
  夕阳落了山,一顿吃了一碗饭,
  院子黑了,我的故事只能说一半。
  余下的等到满天的星,
  所以故事一半是真实一半更是梦。
  
  都说离地三尺就有神灵。
  
  这比是个梦啊还不可能?
  
  月亮升起来了像只白炽灯。
  
  风声吹过来一棵黑魆魆的树,
  黑魆魆的树下一个黑魆魆的影,
  我越不信啊它越在动。
  
  半夜爬起躲在大门后,
  月光下起舞的山羊与谁在搏斗?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九五六,九五七,九八九九一百一。
  
  泥娃娃跑啊跑,
  跑过村子就跑进了庙。
  再转个弯路又遇见了红莲花,
  莲花里坐着美丽的菩萨。
  
  泥娃娃跑啊跑,
  跑过山呀跑过水。
  回头看看一条迷乱的路,
  很久很久的从前有棵大槐树。
  
  大槐树底下有一个烦恼的民族。
  
  槐树开花呀,妖精来上香。
  妖精的眼睛大呀头发长,
  小和尚看见就着了慌。
  
  木鱼敲不响啊,
  香烟在飘扬。
  香烟在飘扬啊,
  但为何没有风?
  
  泥娃娃跑呀跑,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庙里的和尚有烦恼。
  
  山连着山呀水连着水(没完没了),
  妖精一笑庙也在跑。
  老和尚看见说错了空,
  小和尚看见就念错了经。
  
  摇头的人在讲,歪着头的人在听。
  小和尚缠着老和尚: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庙里的和尚有烦恼。
  阿弥陀佛波萝蜜,
  弥勒佛啊笑咪咪。
  我们都在故事里,
  来去匆匆不知道那是什么意义。”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

-----------------------------------------

 

      关于蝴蝶的会话
  

  1
  
  无花的朵  凋谢于
  三个季节的顺序
  枯水的日子
  记忆里走失的人物回来
  说起海水退去的消息
  纷纷的是枯落的叶子
  也许在最后一个春日
  寂寞的  泥土的作坊里
  那死去的人物亦将有了形体
  当蝴蝶飞过  工作的人们举首
  看见天空萎谢着硕大的花朵
  
  2
  
  何日的人影离去
  为我留下一块空镜
  没有开始
  只有之后的拂拭
  
  什么心劳累着两重的日子
  没有树  怎有菩提
  谁在另一天里的生活
  才能与我对称  模仿  互为比拟
  随夜色降临了
  这寐想的明镜  若有人寻找
  向着镜像依稀的四处
  四处无我  追想着梦中的蝴蝶
  随它照见箫声
  或一缕
  黑夜
  
  3
  
  噪杂的声音里我听见它沦落的声音
  瞬时的昏旋  光线
  花骸与尘土俱下
  堆积  小小的斯芬克斯
  在光束中旋转
  混乱中迷恋
  
  当声音消失
  那听者的耳骨复制了
  一条滑坠的  向心的螺线
   有一天  患病的婴儿
  窥视着小小的镜子里
  那里死去的过程酷似变小
  海可以悬浮  成为水滴
  一只海螺的心思也费力
  开始了旋转
  像一只他喜爱的
  飞转的陀螺玩具
  
  4
  
  太阳升起  照亮了一本算数簿
  纷忙的草地上
  一千只蝴蝶也苏醒
  这些千眼的生物
  是否一千次看见
  眼通过心  就象递开的门户
  
  然而真实的性灵对于你
  如对于未知的数
  将答案复写在函数中
  但假有千面人
  也就有千面镜
  比照着这些衍生的蝴蝶
  不存在却可以显示
  除非你把它们被零除尽
  再不可增多
  余下虚无的乘数
  
  5
  
  七月里  浓雨连绵不住
  她想着该收起晾晒的衣服
  想着那个唱歌的人偶
  安静下来  它的蛹在花园长大
  要生出翅膀
  
  要等到第七个雨日
  等到为什么虹彩
  在七重的荧光里散开
  太阳照亮空想的花园
  照见花园里的白色石像
  孩子们看见
  忧伤的雨人
  走出翠绿的草地
  身后跪着他的尸体
  
  6
  
  蝴蝶并未停留
  如你读着我的诗句  约瑟夫
  布罗斯基  在陋室里
  手拄他的头颅
  ——风化如地球仪
  他沉思的意志
  和思想  比之蝴蝶萎靡的飞行
  比之月亮虚假的位移
  更加可疑  不具形体
  只为它自身要求的空虚
  而活着
  这超过了比喻
  
  7
  
  在生活和死亡的节日中
  在我们心里
  常常有单数的幽灵
  相似于蝴蝶  无嗅且无声的形体
  往来于心灵和墓地
  有灯的夜晚  你需要一只手的幽灵
  绘出图形
  但蝴蝶无须智力
  不论“3”或者“7”
  它专注  无意
  只对应于心灵
  或人体上的瑕疵
  此时携着你的错觉而消失
  成为我化无为有的诗句
  
  8
  
  时间仿佛重复
  话语则是复叙
  那误时的客
  是否已经坐在堂中
  留下偈语
  并他是否真的来过
  花园的叉路上
  月亮似一虚影  无目击者
  摄下蝴蝶
  展开它两次爆光的形体
  但是否真与假是同一只蝴蝶
  飞舞时心灵的物体
  是否有两只相同的容器
  旋转  空虚
  另一个世界的写实者
  怎样知道我的话语在作出
  相反的比喻
  
  9
  
  无话的日子  果园更加静谧
  人们围坐树下  看果实坠地
  在听觉里化为虚无的圆体
  
  设有突然的阴影袭击了果园
  不须问何月何日
  太阳移向日午的黑夜
  人们点亮灯火  看见蝴蝶
  穿过星星
  与地核间往复的引力  在通往
  死亡唯一的隧道里
  那里灯光暗淡
  只有蝴蝶飘浮  离去的形体
  每一只都孤单
  唯一
  显现死亡恍惚的大意
  
  10
  
  紫外光稀少的年份
  话语却在增多
  远来的人看见
  一副蝶羽  向繁多的枝丛里落去
  温煦的风吹拂
  她要日日护送
  
  猜测哪一座曲径分叉的花园
  才能复制和延续
  她飘散的  几何的形体
  猜测她那些飞跑的  迷路的孩子
  在繁花的艳色中藏匿
  时间和道路迷乱
  他们落下迷惑的  空缺的蛹衣
  这些幻想的孩子
  如今它们带回不同的消息
  她要怎样惶惑  犹豫
  与我说定了十个谎语
  我要还她十一个比喻
  
  11
  
  这会话的夜晚  喜悦的夜晚
  梦没有眼睑
  孩子们的游戏
  躲开鬼神  采集那些
  花园里的知性粉粒
  那些果核里的混沌汁液
  而我怎看见
  空气中  这些形体荒芜的运动
  比喻和话语的生物
  随着即逝的瞬间
  在燃烧的星象里  偶然汇合
  更相反地逃去
  
  12
  
  若能从这虚拟的飞行远离
  留下一场午睡眠中的人物
  一些空谷中的回声和假如……
  夕阳落地  箫声听似黑夜
  那么是否谁还要化身蝴蝶
  才能寻访过去的
  更不可见的秩序
  去验证或还原
  这些并非或然错写的语句
  是否还要渡过阡陌
  向远方一处更真的境界
  重新设置它们密码的序列
  拓卜出我们存在的
  数字的  阴阳的边界
  是否还需要设有
  一个先验的人物  一座虚筑的房屋
  设我们追想的那一本体
  还需要他继续发现和凭借
  设他记载了这些同样的文字
  设他在注释中写着:并非蝴蝶
  而是一些象形的虫
  艳丽  非有  飞舞中不动
  
  
  13
  
  千年以来我们看见
  蝴蝶向另一条路上离去
  光与影的追踪
  越过荒草和花园
  在某一座庭园里消失
  这样丛花开落
  话语株连  以至迷恋
  好像有人
  引我们走近一座忽明忽暗的房屋
  可以听见黑猫在梦中追捕
  或飞舞
  那是蝴蝶休眠的日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