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读者青铜器
读者青铜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2,100
  • 关注人气:6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试读员孟庆革评《星火》2019年第1期

(2019-02-11 06:22:47)
分类: 原创文字
试读员孟庆革评《星火》2019年第1期

  接到快递,满怀惊喜地打开再次改版的2019年第1期《星火》杂志,范晓波主编手记深情款款,总结了2016年改版以来的骄人成绩,吹响了再次改版升级的进军号角!

  “新名家”栏目推介的黄金明让我欣喜若狂。小说是一门真实与隐藏的艺术,从个人喜好来说,我更喜欢作家黄金明中篇小说《窥视者》这种与读者“斗智斗勇”“对抗到底”的“思想小说”作品。这部小说鲜明的套层叙述特征、博采众长的复调性和形式探索令人称道。作为先锋小说家的黄金明,熟稔的使用博尔赫斯在《小径分叉的花园》中创造的“叙事套层结构”,运用刑侦案件之类故事外壳的包裹着对两性关系、婚姻家庭的深刻探讨,让我们不自觉孜孜以求地追读下去。因为生活本身是一个巨大的悬念、悬疑,何况小说里面有色彩纷呈的秘密呢!《窥视者》的故事背景依然是黄金明的文学故乡——果城,但故事发生的时间却强调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这里面当然是想暗示读者一些有用的信息。除了故事的新奇,带给读者最多的则是对人性的思考。

  《窥视者》通过,20天时间里,70后男作家孙山给80后女书评家沈敏打的七次电话,叙述的一个唐璜式浪子的奇特情感经历,追问了现代人的情爱危机。小说中那个男主角S其实一直怀着对真诚永恒爱情的渴望。当他和妻子感情日淡之时,他真诚地渴望和Y重建一份身心合一的婚姻。问题是,生活一次次戏弄了他:因为妻子性冷淡而生离心的他却不得不接受妻子三年狂风暴雨般的性要求,终于离婚可以和Y结合了却发现二人的感情已经不复从前,曾经沧海之后终于决定洗心革面与后来的妻子厮守终身却发现妻子无法收起自己的“花心”……追究背后的因由,结果大为震惊。窥视者挖掘人们最深的秘密,他们是盗窃影子的人,是执着于别人秘密的无赖。围绕小说的走向和结局,又参与进来故事的元叙述人和把故事创作成小说的小说家,黄金明运用的“案中案”的架构,把各种“因”和“果”从不同的层面,分割开来,乍现出多姿多彩的阅读感受。沈敏正在研读一部叫《囚徒或爱的遁逃》的小说,孙山给她讲述的故事写成小说名叫《被偷窥的恋人》……小说里面充斥类似互相印证的线索。两条情节线,两个时空看似关系不大,实际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每个章节的开头和结尾,归结起来就很有意思,加上他们之间对话,相互的攻守,通过叙事套层的逐渐剥离,读者能揭示更多的精彩感受:

  ①【开头】二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午后,70后作家孙山打来电话:“你的婚姻很和美吧?”80后书评家沈敏:“何以见得?”【结尾】沈敏:“我手头有点事。下次再聊吧。”孙山:“好的。有机会再聊。”

  ②【开头】:三月十三日的下午,孙山又来电说:“还想听那个故事吗?”沈敏:“好啊。”【结尾】:沈敏:“这个男人,就这样逃之夭夭了?真是孬种!”孙山:“是的。今天说了好久了,下次再聊吧。”

  ③【开头】孙山连续两天没跟沈敏联系。到了三月十六日,沈敏将阅读中的小说扔在一边,陷入了沉思——她对小说的抽丝剥茧交织着对孙山的牵肠挂肚——连日来头脑在高速运转,对他的想念仍时刻浮现。她的心有点乱,他的电话就来了。【结尾】沈敏:我不太喜欢S,但很好奇这个故事还能怎么持续,你下次再说吧。很晚了,我要睡觉了。”孙山:“下次再谈吧。”

  ④【开头】三月十七日,孫山在电话中跟沈敏讲述那个故事进入第六天了(中断了两天),故事的发展逐渐进入纵深,越来越复杂,沈敏听得津津有味,孙山讲故事的热情也丝毫不减——【结尾】:孙山:“你的感觉很敏锐,你总是对的。下次再说吧。我有点事,得出一趟远门。”沈敏:“好吧。”

  ⑤【开头】孙山间隔了六天,到三月二十四日才给沈敏打电话。沈敏问:“旅途还不错吧,到哪儿呢?”孙山:……那个故事还没结束呢,我接着往下说——那个男人终于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女人。【结尾】沈敏:“这个故事很震撼,没想到会是这样。我很累了,下次再说吧。你快亲我一下,我要睡了。我想象着在你的怀里入睡。”孙山:“好的,我亲你。”

  ⑥【开头】三月二十五日,孙山依时来电了,沈敏预感到故事不长了。孙山说:“上次说到那个女人提出要跟他离婚了——”沈敏:“他们结婚多久了?”【结尾】沈敏:“在小说家的创作中,他决定去复仇,对吧?”孙山:“是的。我下次再说好吗?有点不舒服。”沈敏:“唉,真扫兴!”

  ⑦【开头】一直到四月一日,孙山才来电话,说:“小说家这样写,S决定先离开果城,得摆脱一切可能的盯梢者,吃过大亏了,不能重蹈覆辙……。”沈敏:“这样的情节不是必要的,也缺乏生活逻辑,这几乎冲淡了一个另类爱情故事的异端色彩。”【结尾】沈敏:“你今天的情绪有点低落。你好像有什么不想说。你有事吗?”孙山:“我没事,只是头有点晕,可能感冒了。我要挂电话了。”

  如此对比两个时空中的对话语言和线索思考,就更深层次地理解小说要表达的意境和思想,惊魂过后,笑看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相信在《星火》编辑的重推下,黄金明等更多都市题材具有创新意识的谜题叙事小说或将逐步进入读者的主流视野,整体风格上完成《星火》文学华丽改版的任务。

  通过80后评论家陈培浩解读的《孤独者黄金明》,我在网上搜索整理了作家黄金明的资料、作品。特别是集中阅读了黄金明“地下人”系列的八篇小说。唯一遗憾的就是本期缺少一篇黄金明的创作谈,黄金明曾这样比喻自己和书的关系:爱书如西门庆爱潘金莲,爱逛书店若柳三变上青楼。《世界文学》2015年第2期刊载了黄金明的《阅读简史》,毕竟三年时间过去了。我想如果多给黄金明一页的话,可能我就会获得他评述钟爱的小说家乃至更新的一批私密书单。有趣的是,在文学界,邱华栋和黄金明,是公认的读书最多的作家。中国作家读书之多,北邱南黄。在1期《星火》分别站在期刊的两头,遥相呼应。邱华栋主持的《星火》“写作课”栏目,乃至他的那套《亲近文学大师的七十二堂课》,是引导我走近世界文学的地图。而今年春节大假,我刚刚购得《我的世界文学地图》,是《星火》改版前头题刊发先锋小说的作家寇挥,毕三十年世界经典小说研读之功于一役,奉献一部特立独行的当代作家阅读笔记。他站在世界地图前,指点评说各国作家的形象,多次在我梦境中浮现。

  我一直对2013年6期《星火》刊发的刘华先生小长篇《大地之眼》是否完本成书难以释怀,忽然在“深小说”头题见到刘华的田间笔记小说《斯文》,真是惊诧不已!接下来给自己安排的阅读任务将是刘华、黄金明的散文作品。小说《斯文》对李湾村小学的功臣——“牵猪牯”的父亲的描写鲜活动人,情韵深处。文章共三处提到“李锦文”,我觉得第二处:P35 右栏倒数第六行“李锦文翻着账页,眼睛红了,带着哭腔问我:晓得叫你将来一一去拜访人家是什么意思吗?我摇头。……”这里的“李锦文”应该是“李打油”。曹多勇的《鳞屑》尾部匆匆收笔,个人认为效果不好。


试读员孟庆革评《星火》2019年第1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