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读者青铜器
读者青铜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946
  • 关注人气:6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小说《弹孔》

(2016-01-19 14:24:27)
标签:

转载

分类: 热读小说
原文地址:小说《弹孔》作者:墨白研究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著名评论家李建军评语:《弹孔》结构巧妙、寓意深隐、很了不起,允为杰作!+

弹孔

墨白


十年前,我们曾经在首都西郊的山区里居住了一段时间,我自信那里茂盛的植被对我们的肺病有着明显的疗效。我们的轿车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往前爬行,秋天的风通过左边车门玻璃上一个带裂纹的圆洞钻进来,有枪击经验的人一眼都能认出来那是什么东西留下的。那一年的六月,具体的日子应该是个星期日,也就是己巳年的五月初一,我们的车子曾经停放在广场西边的西单附近。黄昏降临的时候,我们的车子被不知来自何处的一枚流弹给击穿了。

在我们居住的山村里,我们有一个终日沉默不语的邻居,据我们的房东透露,那个身高一米八零的青年人曾经是一位桥牌高手。现在他每天都在房间里练习打桥牌。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现在是独自一人。出于好奇,我们曾经来到他租居的房子里观看。我们去的那天,桥牌高手正在陈旧的木桌前独自打桥牌,他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什么话都没说。他先在桌子的东边坐下来,拿起反扣在桌子上的一叠牌打出去一张,然后站起来,用拐杖支撑着身子移到北边的方位坐下来。从他使用拐杖的姿势来看,他的右腿显然是残疾的。他在北边的方位上坐下来,拿起桌上北门那叠反扣着的牌,取出一张打下去,然后再站起来,移到桌子的西边拿起反扣的牌……他就这样周而复始,重复着他的牌局。他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是,无论坐在哪个方位,在他出牌的时候,从他嘴里都会挤出一个冷泠的字来:杀!

我们想就他玩牌的方法进行交谈,但他却对我们的寻问不予理采,我们只好尴尬地离开。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桥牌高手拄着拐杖在满天血红的霞光里散步的时候,偶然在我们的车前停住了。他久久地注视着我们车窗玻璃上的那个圆洞,他伸出架在拐杖上的右胳膊,我们看到他抚摸那圆洞的手指在微微地颤抖,当他抬起头的时候,我们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他颤抖着声音说了两个字:弹孔……接下来的字他再没有说出来,接着,他像一堵在风雨中浸泡许久的泥墙瘫倒在地。

等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他有些潮湿的床被上。为了感谢我们的救助,接下来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由于对桥牌的兴趣成为高手的桥牌高手,因桥牌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他高中没毕业就有幸参军入伍,被指名分配到中央警卫局,给一位喜爱桥牌的首长当警卫员,而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在首长空闲下来的时候陪首长打桥牌。那年六月初,桥牌高手的未婚妻从外省来,农历五月初一的那天,桥牌高手和未婚妻计划去看望她的弟弟。她的弟弟在首都的某所高校读书,由于动荡的时事,他的弟弟参与了在广场上的静坐运动。可是那天下午首长突然来了兴致,要桥牌高手陪他打牌。桥牌高手无法脱身,他的未婚妻一直在房间里等了五个小时。最后,她终于无法忍耐,就一个人出了门。在黄昏来临的时候,首长最终结束了牌局。桥牌高手回到住室,他的未婚妻已不知了去向,他就匆匆地赶到广场,并企图从惊惶失措的人群里找到他的未婚妻。可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枚冷弹击穿了他的右腿。

都说人在挨了子弹后很疼,可是我当时一点没感觉到疼痛……桥牌高手看了我们一眼说,真的,子弹穿过肌肉的时候我只觉得很烫,当时我坐在地上,看着那些奔跑的人在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枪声里慢慢地变得模糊,最后,我就失去了知觉。

你对象呢?

桥牌高手看着我们,却再没有说话。他下床拿起拐杖支撑着他残疾的右腿,身子一拐一拐地往外走去。他来到我们的车前停了下来,伸手抚摸着我们车窗玻璃上的那个弹孔,然后回头看着我们说,失踪了,还有她弟弟,至今没有一点音信。

那块被子弹击穿留下的周边带裂纹的小圆孔的车窗玻璃至今我们也没有换下来,我们觉得那对于我们来说十分重要,尽管至今我们仍然不知道那枚子弹是在什么情况下什么时候从什么方向射过来击穿我们的车窗琉璃的,但我们仍然坚持让它留在那里提醒我们它的存在。即使是在寒冷的日子,我们仍然没有去掉它的打算。为了防寒,我们只是在那弹孔的里外贴上了白色的敷料,为了不至于使那车窗难看,我们还在那些白色的敷料上写上了这样的诗句:妈妈,给我再点燃一支蜡烛吧/又是一年过去了/妈妈,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想你啊/妈妈,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渴望着/能扑到你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你……许多乘坐过我们车子的人都看到过这些诗句,他们用手抚摸着那些诗句,个个感动得热泪盈眶。为了保证那诗歌的纯洁性,我们得不断地更换曾经留下过许多手印的敷料,然后我们开着那辆车,沿着弯曲的山路到首都郊区的山里去,请那位著名的桥牌高手把他的诗亲手写上去。

那个著名的桥牌高手至今仍然居住在偏僻的山村里,他每天都会坐在陈旧的木桌前独自打桥牌,他先在桌子的东边坐下来,拿起反扣在桌子上的一叠牌打出去一张,然后站起来,用拐杖支撑着他残疾的右腿移到北边的方位坐下来,拿起桌上北门的那叠反扣着的牌,取出一张打下去,然后站起来,再移到桌子西边的方位来……他就这样周而复始,重复着他的牌局。许多喜欢桥牌的人闻讯而来,但是无一获胜,统统都败在了他的手下。就像当初我们看到的一样,他每出一张牌,都会从嘴里冷冷地挤出一个字来:杀!他的声音短促而有力。如今,他已经成为天下无人可敌的高手。


摘自《癫狂艺术家》,河南文艺出版社,2013年12月版。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