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莉莉月眉
孙莉莉月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9,007
  • 关注人气:31,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帖】《虎妈的战歌》,唱给谁听?

(2011-02-23 08:59:19)
标签:

育儿

分类: 道听途说剪剪贴贴

继续转关于虎妈的文章!

希望读者关注虎妈语气的变化。

《虎妈的战歌》,唱给谁听?

作者:叹息的杏仁酥 评论(2) 标签:移民, 虎妈, 教育,

“我 当然可以把自己描写的更讨人喜欢,我真的可以!”,一阵笑声从“政治散文(Politics and Prose)”书店里传出。这不是“虎妈”蔡美儿为自己的新书《虎妈战歌》做的第一次辩护,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她在华盛顿的读者见面会吸引了数百名不 同肤色的读者到场。

绝对不要当成教育指南!

“我女儿问,妈妈,为什么你只写那些最极端的时刻呢?你知道人们不会读完整本书的,他们会误解你写的就是我们的真实生活, 我说,亲爱的,我就是不想写那些无聊而又琐碎的事情”,蔡美儿说,“这本书就是一种‘自嘲’(self-parody)”。

难道是读者把蔡美儿的“自嘲”和讽刺读的太认真了?

一名来自伯克利大学的读者问:“如果让你选择三到五位专家,坐下来一起探讨你的书和你的观点,你会邀请谁呢?”

“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蔡美儿回答,“因为这本书最初被公众接受的方式,我已经放弃和专家讨论的念头了”。再一次,她总结道,“绝对不要把它当成教育指南!”

一部有着生动情节和丰满角色的回忆录,是蔡美儿给《战歌》下的定义。

书中描写了很多心碎的时刻,很多爱的时刻,很多选择,很多错误,“很多家庭不知道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很多亚裔家庭不知道如何去表达爱”。蔡美儿相信,读者会从《战歌》中读到人性的矛盾,生活的复杂。只是读者的理解,常常无法和作者的初衷同步。

被按上国家命题的回忆录

意外出名的前因,似乎总是从“事与愿违”开始。《华尔街日报》为蔡美儿撰写的第一篇书评--《为什么中国妈妈更胜一筹? 》,顺利将《战歌》推上畅销书榜单的同时,也为之后的整场辩论预设了更宏大的命题。人们在读到《战歌》之前,就已经愤怒。

“我 觉得你很做作”,一位白人男读者直截了当的说,“你一边说不了解文化差异,但明明整本书都在谈种族! ”一些读者哑然失笑。“你说不懂儿童心理学,但难道你不知道亚裔女性是美国自杀率最高的群体吗?你说这只是一本回忆录,但明明每个人都在把它当成教育指南 来读,还把它看作一个美国衰退的标志,担心我们会像80年代被日本人超过一样被中国超过”。

这串像机关枪扫射般的质问打出最后一发,“这才是今天这里这么多人的原因!人们不是对你感兴趣,也没有把你看作赛达利斯(David Sedaris,美国著名喜剧作家),人们感兴趣的是背后的文化和国力。”

“哦,我想,这好极了!” ,蔡美儿似乎让人有些意外的回应,在现场爆发了又一阵笑声和掌声。 “这本书能引起全国讨论非常有趣,至少说明这样的讨论是大家所期待的”。

至于为何不愿回答很多问题, “因为我对‘专家’有很高的标准”,蔡美儿始终认为,很多答案只有专家才能解答,而她,只是在讲一个自己的故事而已。

“我想只有移民第二代可以读懂”

那么,这个故事到底为谁而讲?如果不是每个人都会把它当成故事来读的话。

“我 想只有移民第二代才能真正读懂这本书”,一个得到提问机会的华裔女孩儿激动的说,声音甚至带些颤抖,“我想第一代移民是读不懂的,不是移民的人也不会读懂 的”。女孩尤其感激蔡美儿写出了移民第二代的心声,“正好相反,我很叛逆,但我甚至能从书里看到未来我成为母亲的样子”。

“我已经80岁了,我还能从书里看到我父亲的影子”,一位头发雪白的老读者抱着《战歌》,站在等待签名的队伍里,“很多东西是共通的”。

“移民有很多痛苦的经历,父母也好,子女也好,但那里也有爱,有很多价值,这是我真心希望这本书能带给读者的”, 蔡美儿说,正是这群读者给了她面对各种质疑的勇气。

蔡美儿早年便有为她的移民家庭撰写小说的打算,只是在《女勇士》、《喜福会》和《野天鹅》这样的经典面前,重复似乎不是好主意。于是她选择了在学术领域融入种族角度,撰写了两本种族差别和全球化的书。

但《战歌》仍然是她的最爱。“我爱这本书的原因”,蔡美儿说,“是因为它如此复杂,又充满矛盾,正如我的生活,正如每个人的生活”。

蔡 美儿于1962年出生在美国伊利诺伊州,之后在印第安纳州和加州长大,父母都是来自菲律宾的华裔。做为华裔移民第二代,她身上保留了华裔的特点又有很多不 同:她喜欢数学,喜欢古典音乐,坚信对年幼子女应该严格教育,相信要尊敬长辈,但同时却违背父亲意愿,选择了千里之外的哈佛大学而非伯克利大学,嫁给了犹 太人而非华人。

蔡美儿喜欢给出现身说法,证明《战歌》讲述了一个更生动的亚裔移民故事,“我自己就是最好的反例!我不是医生,也不是律师,我数学成绩并不优秀,我是一个法学教授,而且,我还写了一本那么有煽动性的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