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煦人生
涵煦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1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操》《陈舜臣作品》16

(2010-09-07 20:17:47)
标签:

曹节

阳球

段颖

文化

分类: 曹操

第四章一年又一年

 

 

曹操一行人,五月从京兆出发,十一月返回,正好花了半年时间。

进入长安之前,他们在临洮投宿时,便得知护匈奴中郎将张修已被槛车押送至洛阳处刑。临洮附近,与匈奴有关系者甚多,所以此消息很有冲击力。为了拥立更亲汉的右贤王羌渠继承单于之位,张修才杀害现任单于呼征。此乃为汉朝利益采取的强行政策,而且护匈奴中郎将本来就有某种程度的专断权。可是杀死酋长,并非一般小事。从汉朝的角度来说,为了安抚匈奴的反叛情绪,也必须将张修处死。

虽亲汉的羌渠被拥立为单于,但其族人都为张修的行为甚感愤慨。在临洮听到的消息说,匈奴人对张修处刑之事大叫快哉。

“当然会如此,为何像张修般愚蠢之人会任此要职?世间必有某地出了乱子。”曹操深感这一点。若不平息这场乱子,将是天下之不幸。

到达长安,在八珍酒栈的一室里刚刚卸下行装,准备放松一下时,阿厚手持一张纸进屋,带来比张修处刑还要震惊的消息。

当时的纸通常是卷起来的。若是重要的文书,还要在纸的两端用筷状物加以固定后再卷起来。八珍伯盯望女儿的脸片刻后,接过卷纸,慢慢展开。

从女儿的表情来看,便知此消息非常重要。阿厚不但擅长弹琴,还写得一手好字,父亲不在的期间,她将所有收到的消息,包括地名、人名、日期准确无误地记录下来。

“距上次之事已整整半年。”读完后,八珍伯小声说道。

“上次之事?”曹操问道。

“王甫父子被杀之事。”

“啊,确实是四月的事。”

“正是,四月辛巳(八日)被杖杀。”八珍伯的记忆超群。

“那又如何?”

“这次是十月,甲申之日投狱,随即被杀。所以整整半年。”

“何人?”

“处死王甫父子的阳球及其党人。是被汉丰(曹节的别名)所杀。”

“嗯……阳球被杀?……”

曹操也大惊失色。

宦官曹节与王甫并握天下实权,被世人称为“奸虐弄权”的双璧。仅次于此二人的实力宦官,便是张让和赵忠。士大夫对宦官抱有敌意,正伺机打倒他们。阳球一举成功。但与宦官为敌的阳球,打倒王甫之后,还必须要打倒另一位宦官巨头曹节。

曹节对此有所察觉,拼命寻找对策。

曹节首先将阳球从司隶校尉迁至卫尉。校尉就是警察长官,但卫尉担任的是宫门警卫一职,所以就等于废掉了阳球的逮捕权。这是曹节实行的有效手段。

阳球自知面临绝境,遂与司徒刘邰、尚书刘纳及永乐少府陈球共谋,计划以武装政变对付以曹节为首的宦官派。刘邰是宗室的一员,其兄曾和外戚窦武共谋诛灭宦官未遂而遭处死,那是十一年前的事了,如今他想为其兄报仇雪恨。

为此目的,阳球必须先恢复司隶校尉之职,才可逮捕宦官。刘邰等人决定先向皇帝进言,但共谋者越多越容易泄露机密。阳球之妾不慎泄露此机密,曹节先行一步进宫,上奏皇帝阳球图谋不轨,将其一网打尽。

士大夫与宦官之争,于十一年后,以士大夫败北收场。

“这种争斗不会结束的……居于上位者缺乏判断力。”曹操一边逐字阅读阿厚所记录的长文,一边小声说道。

“因为与士大夫相比,还是宦官更能巧妙地操纵皇帝。”群旋说道。

“皇帝过于愚蠢了吧。”八珍伯盯着曹操直言道。

 

当时的政权争斗,并不能按士大夫和宦官之间这种单纯的模式来衡量。阳球在杀害王甫的同时,也杀死了与王甫关系亲密的太尉段颖。段颖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当然是属于士大夫阶级。据说守卫边境的十余年里,打过一百八十余战,斩敌首三万八千六百余。他之所以与王甫亲密,是为了结交皇帝身边的宦官,靠战功维持富贵。熹平元年(172),他是司隶校尉,逮捕了叫嚣反宦官的洛阳太学书生千余人。宦官内部也有对立,他也曾诛杀与王甫敌对而拥立渤海王的宦官郑飒及董腾。

曹操之父曹嵩,与当权宦官张让关系密切,也曾献金无数,因此才能维持富贵,并救下侄女红珠一命。

段颖与王甫关系甚深。处死王甫的阳球认为若不杀士大夫段颖则自身危险。

曹节得知阳球要除掉自己,假日未休。而王甫却因去郊外休假丢掉性命。曹节深知若不将对方扳倒,那自己就会被扳倒。司隶校尉阳球虽不曾大意,但东汉诸帝的陵墓由司隶管辖,忌日时,校尉必须前去参拜。曹节在阳球谒陵之日进宫,奏请将阳球由司隶校尉迁至卫尉,皇帝同意。

无逮捕权的阳球,只能采取武装政变。

“这是怎么回事?”曹操指着阿厚长文中的最后一行问道。

——议郎孟德,速归京。

“孟德公子已恢复议郎之职。”群旋答道。

因身为皇后之嫂一族,曹家的为官者皆遭免职。然而,诬告皇后谋反的王甫已被诛杀,皇后的名誉便得以恢复。因株连遭免职的曹家人,自然官复原位。曹操被免去顿丘县令之职,父亲曹嵩也被免去司隶校尉之职。而取代曹嵩,任司隶校尉一职的正是尚书令阳球。

“若是官复原位,我也当是顿丘县令。”曹操如此说道,突然想起了父亲曾说过张让打算推荐自己为议郎之事。看来这话还可当真。

“阿厚此处所写,为重写朱绪派急使所送矾书。”八珍伯稍作说明。所谓矾书,是用白矾所写文章,浸湿后方可浮现文字。此为秘密通信所用,阿厚将其用墨重写。

“时间变动之快难以想象,不可迟于其后啊。”

曹操点头说道。朱绪捎来的消息,可以看作是父亲的指示。

“那又要出行,已厌倦。”群旋说道。

“口头说说而已,群旋内心难道不高兴吗?”曹操说道。

“正如孟德公子所言。你不是一直漂泊不定的粟特族后裔吗?一听说出行,血液就会沸腾吧。”八珍伯拍膝说道。

“八珍伯不来洛阳吗?”

“日后会前去,此刻长安尚有要事,待处理完毕,便携阿厚一同前往。”受到曹操邀请的八珍伯回答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