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煦人生
涵煦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1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操》(陈舜臣作品)10

(2010-09-07 20:04:30)
标签:

红珠

吉利

匈奴

右贤王

于夫罗

文化

分类: 曹操

第三章 逃亡行

 

 

曹操与红珠一行在河东郡的解池畔辞别。解池相当于现在的山西运城,是全中国品质最好的岩盐产地,因此,解池一般也称为“盐池”。

汉朝时,国家大部分的岁入都依赖于盐税,所以此地极为重要。但是,因盐税较高,贩卖私盐的商贩也聚集于此。但因贩卖私盐是违法行为,又可能会动摇国家财政,所以官府要大力取缔,并施以重罚。对官府的大力取缔,私盐商贩们开始武装抵抗,而且大多开始以地下组织的形式进行。因此,解池成了豪侠团体互通联络之地。

朱绪从众多豪侠团体中挑选最有实力的关家,将曹操、曹仁和群旋安排在此。

“请少爷好好看一下如今的世道,对孟德少爷来说,这可是绝佳的机会。”朱绪说道。

“何时归去?”曹操想起了家妻丁氏。

“随时可归去。但请先暂且忍耐。世人多对宋皇后一家深表同情,红珠夫人也请暂时忍耐。”朱绪看着红珠说道。

“我与吉利此刻并无归去之意。”红珠伸着懒腰说道。她已知丈夫遭诛杀之事。

“无论如何,单于一族愿提供辟身之所,请暂且安顿于此,后事再慢慢思考。”朱绪说道。

所谓单于,是指匈奴的首领。

“我无妨,”红珠扬眉说道,“对我来说,此乃良机,也许我会变成一个与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人呢。”

“岂能如此简单?”曹操说道。

“当然可以!”红珠挺胸大声说道,“吉利,你不管何时都是曹家的后继者。”

“正是如此,我并不想有所变化,现在的我足矣。”

曹操一边说着,一边想起了幼年时和红珠玩耍的情景。当时也有很多相似的情景,一有事,红珠就喜欢和他顶嘴。虽感觉红珠有些傲慢自大,不过曹操正是喜欢这样的红珠。

“算了,算了……明日就要辞别,别再吵嘴了。”朱绪皱眉说道。

一行人在关家投宿一晚,翌日清晨,朱绪护送红珠前往北方,曹操等人则暂且留在关家以观事态之变。

关家为大户人家,出入之人颇多,所以曹操他们并不显眼,反倒安全。因出入者都与私盐贩卖有关,虽各自身份心知肚明,却无向官府告密者。

关家全族百人有余,但在当时来说,并非数量过多。前来关家投宿的客人也大抵为此数量。房子有数栋,曹操一行被安排在尽头的客房中。少年曹仁也有属于自己的房间,一行人可以在此悠闲度日。

曹操那晚,在红珠的房间里,和红珠畅谈到很晚,并非朱绪所担心的吵嘴。

“和玉英相处如何?”红珠问道。玉英是曹操妻子丁氏之名,同住在谯县,和红珠幼年便已相识。

“因与你长相相似,才迎娶进门的。”

“这话真讨人欢喜。”

“长相相似,性格却迥异。”

“有何相异之处?”

“感觉比你冷漠。”

“哪里,我也是冷漠之人。你看,丈夫被杀,我却并未悲伤。”

“人的内心难以理解啊。”

“若能,我倒想让吉利看看我的内心。”

“别再称我吉利,已没有人再这样称呼我了。”

“那就只允许我一人这样称呼吧。吉利,吉利,吉利……”

曹操一把抱住红珠,用唇贴在一直称呼自己名字的女人的嘴上。

 

另一间房内,朱绪和群旋正在深谈。

朱绪即将前往匈奴境内,因此要向收集了各种情报的群旋打探一下。

南匈奴的单于有一长名,叫做屠特若尸逐就,前不久已故。其子呼征继位,而问题就出现在能否顺利继位上。

“呼征与张修不和。张修明显偏袒羌渠,所以对继位之事并不会善罢甘休,张修是个独断敢为之人。”群旋报告说道。

东汉朝廷依赖匈奴的兵力守卫边境,所以尽量不干涉其内政。即便如此,为了维持臣属关系,朝廷还是派遣护匈奴中郎将前往匈奴。张修就任此职位。他与匈奴右贤王羌渠关系甚为密切,所以反对呼征继承单于之位。然而,呼征在父亲死后,立即宣布要继位。

“我可不允许!”

张修大发雷霆。

“真是难以应付之人。”

朱绪摇头说道。若匈奴发生内乱,那就必须慎重考虑要投靠哪一方。过于偏向一方,又怕另一方会前去洛阳告密“对方藏匿亡命之徒”。

“是否还是关家更为安全?”群旋说道。

“嗯,这里没有内乱纷争……”

朱绪陷入沉思。

不管是关家族人还是食客均为私盐商贩,同是犯法者,所以相当团结。思考片刻的朱绪,重重地点头说道:“总之,还是先去平阳吧。护卫之人都是平阳人士,得先送他们回乡。”

从解池北上,逆汾水而行,便是平阳郡。朱绪在此一带有众多熟人,而且此处已经有很多匈奴居住了。

“於扶罗已经来到临汾。”群旋说道。

於扶罗是匈奴右贤王羌渠之子。敢于与新单于呼征对立的护匈奴中郎将张修,就是因为有羌渠撑腰。羌渠之子於扶罗,就是朱绪当初派急使寻求要保护红珠的人。

不曾料想,一不小心卷入了内乱的漩涡之中。

“必会遵守约定,且当初是我先提出此事的。”朱绪再次点头,随后站起。

翌日清晨,载有红珠的安车,按原计划出发北行。

“应该不会太久。王甫树敌众多,请暂且忍耐,不久就可返回洛阳。”出发时,朱绪对红珠说道。原本打算安慰红珠,孰料红珠单脚踩着安车的踏板说道:“我并不急于返回洛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