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煦人生
涵煦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1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操》(陈舜臣作品)7

(2010-05-13 20:38:38)
标签:

红猪

谯县

刘宏

文化

分类: 曹操

第二章 安处亭

 

“为父要说之事极为机密。”

曹嵩压低声音说道。曹操看来,父亲既然选择安处亭的小室商量,不用特意说明也知此事无比机密。

“红珠有喜了。”

方才还说甚为机密,开口所言却是如此普通的家常话。

“那是喜事。”曹操说道。

红珠乃曹操的堂妹,嫁给贵族宋奇为妻。宋齐为执金吾(京师巡逻大臣)宋酆之子,其妹于建宁四年(171)被立为皇后。

少年时代,曹操喜欢红珠,还因此事与父亲曹嵩争执。

“为何不能娶红珠为妻?”

“何须赘问?同姓不婚,红珠也姓曹。”

父亲毫不留情面地说道。“同姓不婚”,是儒家伦理的常识,也是不可动摇的铁则。同姓而婚,被视为禽兽之行。

“父亲原本姓夏侯,孩儿若改回夏侯姓,不就可以娶红珠了吗?”

听曹操如此说道,曹嵩勃然大怒。

“你难道不晓人之伦理吗?”

争吵过于严重,曹操自此未再提红珠之事。

曹家匆忙将红珠嫁到宋家,因担心不知曹操会有何行动。

曹操不久也迎娶丁氏为妻。丁氏与红珠容貌甚为相似。

红珠有喜,这必与机密之事有关。

“为了生产,红珠要回娘家来。”曹嵩说道。

“是谯县还是洛阳?”曹操问道。红珠的娘家也跟曹操家一样,在谯县和洛阳均有住宅。

“谯县……理由是谯县有高明大夫。”

“然后呢?”曹操感觉父亲话中有话。

“明早,红珠乘犊车(牛车)出上东门。你要备好安车,在洛阳与偃师之间等待,就说前来接人,将红珠移入安车,让犊车随行返回洛阳……明白否?”

“已谈妥了吗?”

“没有,”曹嵩摇头,“犊车的随行都是红珠娘家的仆人,理应认得你们,一定会放心地将红珠交付给你们的。”

“你们?”

“你带仁同去。他虽年仅十四岁,但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仆人们见有孩子在,自不会怀疑你。”

“为何怀疑?”

“怀疑你仍旧无法忘记红珠,欲趁她生产返乡之际,中途抢人。”

“父亲,且慢。孩儿不懂。”

“稍后再做解释,此事深关红珠性命。你不是曾喜欢过红珠吗?看其将要被杀,岂能坐视不管?”

“将要被杀?”

“除非她消失,否则必有杀身之祸……原本也想救其夫宋齐一命,但为时已晚。虽遗憾,为父必须要遵守信义。”

“是宋皇后有难吗?”曹操问道。

曹嵩首肯。

“事出意外。不对,虽还未出事,但近几日内必会出事。皇后及其兄长尚且不知。”

“父亲为何先知?”

“从张中常侍口中秘闻。为父与其立下誓言,只搭救红珠一人,不可另救他人。”曹嵩轻轻叹息后,继续说道。

“士人与宦官相互对立,而士人之间,宦官之间也各有纷争。不论士人还是宦官,一旦滋生怨恨,便无计可施。此事源于熹平元年(172)距今六年前的渤海王事件……”曹嵩闭上眼睛缓缓说道。

 

渤海王刘悝是先帝(桓帝)的同母胞弟。虽受封了与郡相当的大国,其品行却不好。

——外聚剽轻不逞之徒,内荒酒乐,出入无常,所与群居,皆家之弃子,朝之斥臣……

此为其遭弹劾之罪名。

他与无赖之徒厮混一起,多为遭家族遗弃的不良儿,或是遭免职之人,成天饮酒作乐。

北郡中侯(城门屯卫官)史弼曾上书弹劾,敢于弹劾皇帝的胞弟,不愧是正直硬朗之人。

桓帝不得已,将渤海王迁至瘿陶县。原本是大郡之首,如今贬为一县之令,收入当然剧减。

然而,两年后的永康元年(167),桓帝再次册封胞弟为渤海王。毕竟为同母所生,疼爱胞弟也是必然。

恢复胞弟渤海王之职后,桓帝便驾崩,年仅三十六岁。虽后宫宫女有五六千人之多,桓帝却膝下无子。于是,十二岁的解渎亭侯刘宏被迎立为皇帝,就是现在的灵帝。

当初被贬为瘿陶县令的刘悝,频繁进行复位活动,但必须经由中常侍疏通。他将此事拜托给中常侍王甫,答应事成之后以五千万钱作为谢礼。可是,刘悝是由于桓帝的遗诏得以复位的,是先帝的意愿,并非王甫所为。至少渤海王刘悝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拒绝支付先前答应的谢礼。

宦官相互之间牵扯着阴暗的争斗。与王甫成对立关系的中常侍郑飒和中黄门董腾,开始接近复位的渤海王。与当今皇帝灵帝相比,刘悝是先帝的同母胞弟,更近皇统。若能成功拥立渤海王为皇帝,郑飒便可达宫中高位。洛阳与渤海相差较远,只能靠使者往来。王甫察觉此事,向尚书令廉忠告发。

证据确凿,刘悝被迫自杀。其妃妾十一人、子女七十人、伎女二十四人皆入狱被杀。此外,朝廷派去负责监督的“相”也因失职惨遭诛杀。

渤海王事件四年后,十五岁的灵帝立宋氏为皇后。实际上,渤海王刘悝的嫔妃,含恨被杀的宋氏,正是此皇后父亲宋酆之妹,也就是相当于宋皇后的姑姑。

王甫唯恐遭到报复,因为他正是导致渤海王满门抄斩的罪魁祸首,此事人人皆知。因揭发大逆有功,他被册封为列侯。于是便暗地里计划诛灭包括宋皇后在内的宋氏一族。此事必须提前缜密安排慎重行事。所以须得到皇帝宠信的宦官的支持,而张让便成了此计划的密谋者。

——左道祝诅。

这相当于死罪。就是利用诅咒杀害他人之意。最常见的方法是用钉子钉人偶,但只要想做,便可捏造证据。

宋皇后好像并不受宠于皇帝。所以,刘悝要想借助后宫宫女之力并非难事。

眼看杀害宋皇后的计划就要付诸实施的时刻,张让却将此事透露给曹嵩,因为他想起曹氏之女是皇后兄长宋奇之妻这层关系。

这都是那个信封中的信纸的功效。以防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曹嵩才特意让儿子把那张信纸捎给张让。因此,若有与曹氏有关的大事,张让便会竭力相助。

“虽无法营救宋氏一族,但会竭力相救曹家之女。”

开始时张让这样说,可之后,又紧急联络说:“事出有变,若是平时,还可营救曹家之女,如今却听闻其已有身孕。因腹中已有宋家血脉,实在无能为力,遗憾至极……”

曹嵩仍旧缠住张让不放。

张让只能说道:

“要救宋奇之妻唯有一法,就是让其消失,只能是被人抢走不知去向。”

“被抢走?”

曹嵩反问的同时,脑海里条件反射般地浮现出儿子曹操。他将此事告诉儿子。

 

“为父当时就想此事非你莫属。原本想拜托朱绪,但此次若朱绪去为,必会闹大。还是你最为合适。”

“孩儿定当竭力而为。”

曹操不由膝盖前倾,心头涌起一阵斗志。

“其实张中常侍曾提过要推荐吾儿为议郎(参与计划宫中评议之官),如今只能暂缓。凡与宋氏关联者,不论亲疏,皆要免职。为父也要辞去司隶校尉之职。”曹嵩说道。

“那么,孩儿也须下野。”曹操好像很高兴地说道。暂且不说晋升为议郎,就连现任的顿丘县令之职都将不保。

“何止是下野,还须藏身不可。此期间,你要勤于学问。张中常侍打算伺机以精通古学为由推荐你为议郎……上次之事,张中常侍对你很中意……”

“古学?”

只说古学,让人一头雾水,何为古学,一般认为是指儒学。

“此乃良机,你当钻研一门学问。”

曹嵩说完便站起身来。安处亭的密谈至此结束。

曹嵩亲自支起刚才收好的梯子,开始往下爬。曹操对着父亲的后背,开口说道:“那孩儿就研究《孙子》吧。”

“《孙子》?”

曹嵩回首,眉头微皱。《孙子》乃兵书,而士人所学必须以儒学为主。

“无可奈何。”曹嵩边摇头边爬下梯子,背影里却透露着这样的表情。

“《孙子》不也是古学吗?”

曹操说着,跟在父亲身后开始往下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