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煦人生
涵煦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1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操》(陈舜臣作品)5

(2010-05-13 20:34:27)
标签:

张让

曹嵩

窦武

李膺

朱绪

文化

分类: 曹操

第二章 安处亭

 

 

听从父命,曹操立即返回任地顿丘。因擅离职守,曹操已经处于引火烧身的紧要关头,而他却很喜欢处在这种紧张状态中。

中常侍张让事后向曹操父亲问道:

——贵公子难道认为从门入宦官之家是肮脏之事吗?

——哪里的话!其祖父也曾是宦官,他岂能有此想法?小儿年幼时就有标新立异之癖,甚为难管。

曹嵩如此辩解道。

当时,士大夫阶级与宦官之间的对立,已经极其尖锐。士大夫自诩为“清流”,而称宦官为“浊流”。宦官则称士大夫为“党人”,组党结派向皇上诽谤他人之意。

求学于京城洛阳“太学”的书生,是反宦官的中心。他们专门揭发宦官所做恶事,并公布于天下。

十二年前的延熹九年(166),爆发了第一次“党锢之狱”事件。

任河南尹(京城长官)和司隶校尉(京城警察长官)的李膺拨乱反正,严惩贪官污吏,令贪污宦官惧怕不已。张让之弟张朔被处以死刑,众宦官担惊受怕,联合起来专挑硬派官僚的毛病,拼命对抗。宦官们以皇帝(桓帝)信任的占卜师的弟子之名,上书弹劾党人。

——()膺等养太学游士,交结诸郡生徒,更相驱驰,共为部党,诽讪朝廷,疑乱风俗……

由此,以李膺为首的二百余党人被逮捕。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宦官所作恶事却接连不断地浮出水面,宦官们大为恐慌。此外,社会舆论也压倒性地支持党人。其中,还出现了像度辽将军皇甫规自称“我亦有资格被捕”的人,他们以未被捕为耻。

经窦皇后之父窦武中间调停,翌年六月,皇上颁布恩赦令,释放二百余党人。虽获释放,但仍受“终身禁锢”之罚,这并不是指要限制人身自由,当时所谓的禁锢是终身禁止为官之意。

但是,外戚窦武欲诛灭宦官之计大败,反与太傅(天子的德育辅佐职,位高于三公)陈蕃同遭杀害,此事发生在第一次党锢之狱后的第三年。

众宦官认为上次处罚过轻,此次要实施恐怖政策。其将窦武、陈蕃之首悬挂在洛阳城内,并处罚百余党人,禁锢六七百人,受牢狱之罚的太学书生也过千人。党人五服之内的亲属及弟子,凡任官者均被解职。

李膺也因此事被杀,张让终于为其弟报了仇。

受牢狱之罚的党人,皆以“三木囊头”之形入狱。所谓三木是指人犯除首枷、足桎及手梏外,还以布袋蒙头的屈辱之形。而严刑拷打自不用说。

不愧是恐怖政策,公开声讨宦官之声渐渐平息,但这只不过是转为地下而已。反宦官的势力反而更加凝聚强化。众宦官也知晓此情况,神经紧绷。

曹操越墙而入,一度使张让怀疑其为反宦官的行为也是理所当然的。

如今宦官当道。至少官场上,即便不对宦官阿谀奉承,也要不与宦官为敌之人方可为官。

宦官虽因得势而自豪,却也惧怕埋伏的反宦官势力的爆发。在出现大量牺牲者的洛阳太学中,学生们开始了一场奇妙的游行运动。他们摘选儒学的经典语句,逼迫朝廷为之释义。

例如,《孝经》中开宗明义章中有名的一节: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毁伤身体之罪,分意外及故意两种,何为重?学生们以此逼迫朝廷予以解释。这无疑是露骨的反宦官运动,但因当时的经典均为手抄流传,与现在的印刷语句相比,难免有误之处,所以当时常有人集体请政府判断其正误。以儒家经典的语句为问题质问朝廷,实际上是想影射宦官为反儒教者。

由于学生以神圣的儒家经典语句为题,自然没有处罚的理由。

于是,朝廷将六经的全文刻于石碑上,立在太学讲堂前。若有疑问参照石碑,以此才了结了学生们的游行运动。此石碑由当时首屈一指的大学者蔡邕主持校对,于三年前完成。蔡邕是教授曹操学问的恩师。

无论如何,这样的时代,士大夫们必须谨慎行事。

曹操返回顿丘后,便开始埋头于职务中。

但是,突然有一天,曹父派使者来送信:

——速来洛阳!

曹父本不喜欢曹操留在洛阳,怕他会惹出什么麻烦。若在任地顿丘或是故乡谯县,即便出点小差错,也可以隐瞒搪塞过去。然而,若在洛阳,耳目众多,恐怕难以庇护。

“有何事?”曹操不解。

此次来顿丘的使者,是父亲最信赖的朱绪,很少离开父亲左右。若是小事,不至于特意派朱绪前来吧。

“必是有要事……”曹操揣摩着。

“小的不与公子同行。”朱绪说道。

若是曹嵩的亲信朱绪与曹操同行,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事非同寻常。

“请公子像往常一样,随意而行,勿匆忙赶路。”朱绪说道。

“明白了。”曹操一阵紧张,看来此事极为机密。

“听说伯喈先生的死罪获减一等。”朱绪改变了话题。伯喈是蔡邕的别名。蔡邕因被中常侍程璜弹劾,受“弃市”(处死并将遗体弃之于市的刑罚)之刑。同为中常侍的吕强极力辩护,才得以保住性命。

“太好了!”曹操为恩师深感喜悦。

“先生要与族人一同流放到朔方(北方)。”朱绪说道。流放生活虽艰难,但只要保住性命,总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那朱翁将何去?”曹操问道。既不与自己同行,必有他事要做。

朱绪略犹豫后,回答道:“小的要去北方。”

从整个东郡来看,洛阳位于西南方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