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煦人生
涵煦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1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操·光和元年(三)(陈舜臣作品)3

(2010-04-27 17:32:56)
标签:

曹腾

曹嵩

桥玄

袁绍

许劭

文化

分类: 曹操

第一章 光和元年

 

 

“谯家居”位于谯县境内,相传此处为曹操诞生之地。

谯家居确曾为曹操故居,但曹操其实是出生在洛阳的。

其父曹嵩,仰仗养父的权威,踏上仕途官路,所以洛阳是曹家的长居之所。大长秋曹腾在孙子出生后辞世,也是死在洛阳的曹邸里。

曹操回到谯县,就部曲一事对夏侯惇做出指示后,便返回洛阳。虽然从任地顿丘县前来联络,但他并不认为自己长期离守有何不妥。没有人会追究此事的,即便有,他也不会对县令之职有所眷恋。

曹操从谯县北上,刚到梁国,便遇到了朝廷派出的急使。

——天下大赦,改年号为“光和”。

朝廷的使者遍布全国各地散布此消息。而且,曹操还得知,与家父交往密切的前辈桥玄也已归乡。

桥玄出身于梁国睢阳的名门,其父与祖父都曾担任过太守。桥玄以相面闻名于世,曹操想请其为己相面而登门造访。

“哦,巨高(曹嵩的别名)之子?……要请老夫相面?……”

桥玄端详曹操的面孔片刻后,突然紧闭双眼说道:

“从面相来看,你并非信相面之人。既然如此,为何登门请老夫相面?”

曹操吃了一惊。确实,自己本非信相面之人。然而,盯着紧闭双眼的桥玄,曹操如是想道:“来相面者,大多半信半疑,如此说来,桥玄此话人人皆可适用……”

曹操素来是主张唯物论的现实主义者。尽管如此,他还是难以按捺住好奇心,恳求道:

“信与不信,视先生所言而定。先生,请讲,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介意。”

“哈哈,此话有理,”桥玄和颜说道,“不信也罢,你的面相老夫至今未曾见过。”

话音刚落,曹操放声大笑。高亢的笑声里夹杂着讥讽不屑。大笑之后,曹操说道:

“此话无法不信,今日是我与先生初次会面,先生怎可曾见过我?世人面相各有差异。”

“差矣,老夫所言并非此意,纵使世人面相千差万别,却也有类。你的面相,不属于老夫所知的任一类型,颇为独特。若你有才能,乃异常之才也,可谓异才也……”

“所谓异才,是世间难容之才否?”曹操问道。

“也许是吧,”桥玄答道,“但相反,也可认为是若无此异才,则世间难宁。”

“世间难宁?”曹操正襟危坐说道,“嗯,若能有此才能,岂不乐哉?”

“老夫遍览众人之面相,唯有你的面相与众不同……或许可称之为命世之才也。请多多保重!老夫年事已高,难以保护自家妻儿,也许将来还须拜托于你。”

桥玄一动不动地盯着曹操的眼睛说道。

曹操再次放声大笑,声音却卡在喉咙里。

“你可去见汝南许子将,老夫为你写荐书。”桥玄补充说道,他始终注视着曹操的眼睛。

“多谢!”

曹操躬身致谢。

桥玄,字公祖,世称“严明才略”之人。任尚书令时,曾上书揭发南阳太守盖升贪污之事。因灵帝与盖升相交甚好,虽然桥玄主张处盖升牢狱之刑,但灵帝并不听从。不仅如此,反倒起用盖升为侍中(宫中侍卫官)。桥玄一气之下,弃官归乡。灵帝对桥玄尚有不舍,遂下此圣旨。

——任命桥玄为光禄大夫。

光禄大夫是俸禄两千石的顾问官,工作轻松自由。所以归乡的桥玄,仍可任光禄大夫一职。

“汝南之行恰好顺路,值得前往。不必急忙赶路。”桥玄说道。

以人物鉴定家而闻名的许子将,此时正居住在其出身之地汝南,其字子将,名劭,曾任郡的功曹(人事主任),但不久便辞官。

——时局不稳,每况愈下。如今小人当道,仕途辛劳。

但凡有人劝他走仕途,他便以此言相拒。此事,反倒让他声名大噪。许劭之名,还借助其个人活动“月旦评”,广为世间熟知。

每月初一(即“月旦”)许劭公开发表人物评论,对当代的名人们品头论足一番。信息传播功能欠佳的时代,一般人都难以了解天下形势,但几乎人人都想知道当今天下由怎样的人物掌控。许劭的“月旦评”正好可以顺应民需。他既精通相面,又善口才,所以其“月旦评”颇为有趣。有关天下人物的信息,很快便从汝南流传至中原。

“若想出人头地,必先大肆扬名。”曹操告辞之际,桥玄如此说道。

若是见到许劭,或许会成为月旦评的对象。如此一来,曹孟德便会扬名天下。

 

汝南乃热闹之地。与沛国和梁国同属于豫州,全郡人口超过二百万。汝水流经之处,水路畅通,船只往来甚多。

“哈哈,此处就是月旦评流传至中原的必经之路啊!”曹操立于汝水河畔,喃喃自语道。

虽已递过名帖求见,但许劭那边一直未见答复。初次拜见某人时,事先投递名帖,标记上投宿之地,静候答复,这是自古以来的习俗。

静候一日后,曹操便叩响了许劭的大门。前日,投递名帖时出来应门的男子打开大门,问道:“有何贵干?”

“明知故问!莫非早已忘记前日投递名帖之事?我想见许子将。”曹操答道。

“所以方才问你为何事求见?”

“求其相面。”

“请回吧。”

“你不肯代为通报吗?”

曹操怒视对方。对方看起来三十五岁左右,厚唇大眼,小塌鼻,与严肃的脸庞极不相符。

“主人不见佩剑之人。”男子说道。

曹操突然拔剑而出,用剑尖抵住男子胸膛。男子往后退缩。

“你就是子将吧?”曹操说道。男子微微点头。

“若予以相见,必然会解下佩剑,但在门前为何以佩剑为借口拒绝相见?快给我相面!”

剑尖向前逼近,许劭后退一步。

“孟德果然鲁莽。”许劭说道。

“嗯?何人说起过我?”

“袁本初。”

“哈哈,原来是他……”曹操收起剑放回鞘内。

许劭长吐一口气后,说道:“一句话足矣。”

“如此最好,我也讨厌长篇大论。”

“你乃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也。”

“哈哈哈!”曹操高声大笑,“我也以相面回谢,你有遁甲之相,可喜可贺也!”

语毕,曹操转身大步离去,前去搭船。

“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曹操自言自语道。

所谓“遁甲”,是指遮人耳目,隐己身以求免灾,故而可喜可贺。

不过,此人月旦评时会如何评论我呢?

曹操在船上想到此时,不由嗤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