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煦人生
涵煦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15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诸葛孔明·乱世生存之道(二)

(2009-11-30 19:49:18)
标签:

陶谦

琅琊

曲阿

扬州刺史

刘繇

孙策

文化

分类: 诸葛孔明

         乱世生存之道

 

             

关于丁忧的时限,对于父母正式的规定是三年,但春秋以后便缩短了。前汉文帝曾下了服丧三十六天的诏敕,那是朝臣免上朝的期间,真正服丧的期间应该更长。到了后汉,辞职服丧的期间反而变长了。

诸葛瑾所谓“墓土未干之际”,并非意味整整的三年,而是指作为人子哀伤的期间。此期间一过,一般都会再上朝出仕。瑾还未任一官半职,既然没有旧职,当然要谋职。

叔父所谓“日子愈来愈坏”,是指汉末朝廷已失权威,官僚的任免权落于实力者之手。而谁是真正的实力者则又不得而知。

至于“仔细观察时机”,当然指的是寻找下个时代的主角。人相鉴定名家许劭大受欢迎,背后也隐藏着如此异常的时代因素。

看时世也就是看人物。

人相鉴定家首先必须鉴知自己的去从。许劭自洛阳移居广陵,即判断留在中原相当危险。而选择徐州广陵,则因当时有很多中原——黄河中游流域——的人都到徐州寻求新天地。

昔日的政治中心洛阳及其周边所属的中原甚为凋零,洛阳市被董卓放火一烧,遭到彻底的破坏,居民亦被强制带往长安,原本依赖洛阳消费的周边村落和市镇已无以维持。

此时世人本能地往南迁移,一方面因为北方在世人印象中是北狄之地,酷寒、不毛;另一方面世人认为长城是难以越过的障壁。南方虽然是南蛮的瘴疠之地,但其境界已大为后退,文化已伸及江南。至少黄河和长江之间的淮河流域,已被认为堪与中原相比的文化圈。淮河流域的中心是徐州,难民多以徐州为目标。许劭也在其中。

“徐州的土地还好,但人不行,不宜久留。”

来到徐州没多久,许劭如此说道。徐州首长是陶谦,他殷勤迎接中原名士许劭。普通人被如此殷勤接待,可能就眼花撩乱了,但许劭不愧是人相鉴定高手,一下子就看穿陶谦只是虚有其表的人。他就曾对秘书文波说道:

“陶恭祖喜欢外在的声名,内心却不似其外表,虽然待我优厚,但其行径必定酷薄。”

《后汉书·许劭传》写说“不如去之”,也就是说,许劭认为必须急速离去。恭祖是陶谦的字号。许劭看穿陶谦是喜欢虚名,内心却薄情的人。他也预测曹操之父被陶谦部下所杀,必然兴兵复仇。较之势力圈的争夺战,复仇战是非理性的,很可能会陷入不分青红皂白、累及无辜的杀戮。

 

许劭的秘书文波与诸葛家的管家甘海,在洛阳结成挚友。二人曾戏称“海、波一家亲”,彼此情谊已深至可以交心。

身为名士的许劭,乃是多方拉拢的对象,但他想从中做最好的选择。

“琅琊这地方不错!

听文波说琅琊国阳都县的诸葛家有意招聘,许劭喃喃说道。

“您是说土地吗?”文波问。

“土地不错,人也不错。”

“人是不错,但已故的诸葛硅只是泰山丞而已,其嫡子也无任官职。甘海是我的旧友,我基于人情 向先生拜托,我知道对先生而言,对方份量并不够,因此,先生也无须勉强。”

“不,琅琊没有耀眼的人,这是它好的地方。”

“所谓没有耀眼的人,是说就不会成为群雄争霸之地?

“不,在这个时代,哪有什么地方不是群雄争霸之地?

“那是说……”

“我也已经四十过半了,能做事也只有几年而已。”

“那么……”

文波咽了一口口水。

琅琊并没有傲世的英雄。许劭并不甘心只当个人相鉴定家。

“我也够格成为群雄之—……”

许劭偶尔也有这样的念头。许劭的堂伯父许敬,是官至三公的高官,许敬之子许训也当上三公,甚至许训之子许相也贿赂宦官得以为三公。许劭非常看不起许相这个外甥。许相想利用叔父劭的声名,经常邀聘他。

“我死也不到许相那儿去!

许劭嗤之以鼻。

许劭偶尔也想追求超乎人相鉴定名人之上的东西。如果想有一番作为,不把握现在就失之迟矣。

“先生好像盘算过了。”

文波看出许劭的心情,如此说道。

“不,我尚未盘算。我只是想乘现在赌它一赌。如果诸葛家肯对我礼遇,我也想一争天下。如果不成,也甘心托身于适当的英雄,当个局外人。”

许劭笑着说。

数日后,文波接到阳都诸葛家使者来讯,告知邀聘一事作罢。

“看来要置身局外了,这样也落得轻松。”

许劭的笑容有点落寞。

“其他还有什么地方来邀聘的吗?……”

许劭从文柜中拿出函件,一一过目,时而点头。

“曲阿嘛……”

许劭把函件放回文柜,喃喃说道。

 

曲阿乃地名,是现在江苏省丹阳市,战国时代以前叫云阳,但秦始皇讨厌该地有“天子之气”,而削其山、改其名。

当时的扬州刺史是刘繇。本来扬州刺史的驻在地在长江的寿春(在今安徽省),但该地已被袁术占据。刘繇本为反董卓联盟的主将之一,系兖州刺史刘岱之弟,其时任侍御史,后来才被任命为扬州刺史。不过,袁术却私自任命惠衢为扬州刺史。

扬州在刺史陈温死后,情况变得很复杂。如前所述,实力者袁绍任命袁遗为新的扬州刺史,却遭袁术袭击而败逃。袁术起先派陈瑀为扬州刺史,但后来袁术为曹操所败,欲逃往九江(在今江西省),陈瑀便不接受该项任命。袁术大怒,遂向陈瑀进兵,陈瑀逃至故乡下邳(在今江苏省)。于是,袁术重新任派惠衢为扬州刺史。刘繇虽为朝廷命官,但江北既在袁术势力之下,只好驻在江南的曲阿。

“曲阿,不是刘繇之地吗?去那儿蛮辛苦的喔!”秘书说。

“为生存,谁都要辛苦,我只是想辛苦得有趣一点罢了!

许劭苦笑道。

两位扬州刺史之—的刘繇,当然和江北的袁术对立,而且和袁术统领下的江南的孙策也成敌对的关系,处境想必非常辛苦。

这一阵子,江南的孙策正逐步在扩展,强化亡父孙坚的地盘,有时也未必听从袁术的指挥。

许劭所谓的“想辛苦得有趣一点”,可能就是指处在那样的状况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