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煦人生
涵煦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15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诸葛孔明·乱世生存之道(一)

(2009-11-29 18:25:50)
标签:

许子将

乱世奸雄

曹操

诸葛瑾之驴

文化

分类: 诸葛孔明

             第三章、乱世生存之道

『诸葛玄……我和他素无恩怨,如今一旦援助朱皓,我的命运必然会有所转变。……』刘繇说。『这是乱世的生存之道。』许劭这么说,脸上有点黯然。

 

“要不要请教子将先生看看?

诸葛家的管家甘海对久未返乡的诸葛玄说。

“爱说笑!”诸葛玄笑道。

子将是许劭的别号。《后汉书·许劭传》中传写他“好人伦”。也就说他喜欢相人,对人相自成一家之言。换句话说,他是个人相鉴定家,敏锐的观察力已有定评。此人系汝南(在今河南省)人,目前在徐州广陵(在今江苏省),距离琅琊阳都县不远。

诸葛玄在其兄硅的周年忌之后,才回到故乡阳都。他必须安置本家的遗族。

“人在何时、何处,会发生何事,完全无可预料。在这种时代——也许我这么说不太负责任——我实在没办法给大家任何指引。”

诸葛玄面对聚集一堂的家族,摇着头如此说道。这时候甘海建议,既然自己无法决定何去何从,何妨去请教观相大家许劭。

“俗语说‘凡事贵在一试’,人家既然有那样的好评,应该就有那样的本事。……很多人都相信子将先生的话呢!

甘海坚持要去请教许劭。说起来,甘海一位好友正是许劭的秘书,刚好有门路。

风评佳的鉴定家必然有许多人去请教,但像许劭这样的大家,除非对方是相当的人物,或有相当的关系,否则不会答应的。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更不用大老远跑到广陵。”

诸葛玄不以为然。

“不用,我们不用跑到那边拜托他,可以请他来我们阳都这儿。”

“我听说子将先生不是那么容易请得动的。……”

“是没有错,不过,我有自信请得动。如果能请到他来,要不要让他看看?

“亏你那么热心,不过,我不想请教他。就算他来这儿,我也不会见他。命运这东西,不管什么人都得靠自己开创。”

“话是没错。……”

甘海一脸失望的表情,这也难怪,事实上他已经透过许劭的秘书,探询是否可以请他就驾阳都,也已获得良好的响应。

“如果是琅琊诸葛家,那我这边登门也无妨。”

据说许劭这么回答。

“太可惜了……”

甘海不自觉溜了这么一句。

“什么事情太可惜?

“普通人怎么拜托,都见不到他。……我特意托人……对方已经表示如果是您的话,他愿意来一趟。”

“喔?已经都张罗好了?

诸葛玄转过头来。甘海是够忠贞的了,大凡诸葛家的事情总是费心张罗。既然都费心张罗好了,就给甘海一个面子,请许劭来一趟吧——诸葛玄差点就要说出口,但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因为诸葛玄想起曹操去找许劭的事。曹操是不请自到的。许劭心里不舒服,但是不得不见他,也不得不告诉他鉴定的结果。

“你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据说曹操听了高兴得跳起来。

谁都知道现在是乱世。曹操的面相,如果是天下太平的时代,能当有作为的官僚,逢到乱世则可以变成“奸雄”。说得斩钉截铁般果断。“奸雄”这两个字当然也不是好字眼。

诸葛玄在洛阳也见过曹操,而且仔细观察过曹操。据他所见,曹操这个人很滥情,内心狂妄,但这股狂妄却成了他的魅力。这一点令诸葛玄不敢领教,虽然有机会攀交,诸葛玄总是尽量回避他,原因无他,实在讨厌这样的人。

普通人如果被说成奸雄,一定火冒三丈,但曹操却很高兴。许劭必定知道他的个性,故意说来讨他欢喜。——诸葛玄这么认为。

“只会说一些迎合的话罢了。……”

诸葛玄打心底讨厌许劭。这和讨厌曹操是两回事。

“就算他来阳都,说的还不是讨我欢心的话。”

既然如此,这件事就做罢。——更何况也无须为顾及甘海的颜面,而平白花那么庞大的旅费。诸葛家虽然为名门,但经济状态甚差。诸葛玄返乡之后,整理家计发觉情况比预期的还差。

“怎么样?阿亮,你对自己可有什么打算?

诸葛玄问侄儿孔明。孔明摇摇头。

“那么,你想听听子将先生的建议吗?

“不,我想听叔叔您的建议。”

“可是,为叔的并不宽裕。”

“我们五个不能全都让叔叔照顾。”

“那么,该怎么办呢?

“可否请叔叔照顾‘志学’以下的三个?

孔明说着,直盯叔父的脸。

“这家伙!……”

诸葛玄回瞪他一眼。

照顾大哥遗留下来的五个子女,并没有多困难,经济负担也不算太严重。问题在于这当中夹着一个美丽的未亡人宋氏,此后可能问题重重。想到这一点,诸葛玄的心情就沉重起来。

十四岁的孔明建议二分他们五个小孩。

《论语》著名的《为政篇》如此写道: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后人便以“志学”(有志于学)意指十五岁。所谓“志学以下的三个”,便指十四岁的孔明和六岁的弟弟均,以及刚好“志学”的姊姊铃。

廿一岁的哥哥瑾是诸葛家的嫡男,必须奉养母亲、继承家业。至于其他几个小孩,诸葛玄原本希望他们从“留在阳都”和“去母亲娘家江东”中选择其一,没想到少年孔明若无其事地提出他所畏惧的另一个选择题:投靠荆州的叔叔。

“这个嘛……”

诸葛玄喃喃自语。耳边响起离开荆州时妻子所说的话。

“你不会把大嫂带来荆州吧?

妻子是什么心理说这样的话,诸葛玄心知肚明。他们夫妻膝下无子,照顾这些侄儿也是件好事,但美貌的大嫂跟着过来,当妻子的心里可就不平衡了。

“我身为嗣子,想暂时还是留在家里。”瑾说。

“但是,日子可愈来愈坏了……”

诸葛玄说这话表隋并没改变。年少的均不提,瑾、铃和孔明都偷偷地察看叔父的表情,诸葛玄再怎样也察觉得到三人的眼神。

“在父亲墓土未干之际,我怎能离开阳都?将来的事我会慎重考虑。我和洛阳念书时期的同窗学友也有所联络,我想仔细观察时机,再决定何去何从。本来照顾弟妹是我的责任,只是我担心自己未成熟,所做的决定会害了年幼的弟妹。我想还是把他们的命运委交叔叔比较好。”

瑾说着,低下头。事情到此告一个段落,嗣子瑾的这番话大概成了定案。

诸葛玄凝视瑾的长脸。诸葛家兄弟都长得人高马大,而长男瑾的脸生来特别长。

诸葛瑾后来仕于吴国,历任大将军、左都护,后被封为宛陵侯,拜领豫州牧,极人臣之位。关于他的长脸,有这么一段有趣的故事,据说吴国皇帝孙权性好戏谑,有天在驴子脖子上挂了一块写着“诸葛瑾”的牌子,嘲笑诸葛瑾脸长,而又据说后来诸葛瑾的儿子恪又在牌子下方添写“之驴”二字,挽回父亲的名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