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智文质
文智文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776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色花》

(2019-02-01 08:31:45)
标签:

读书

教育

文化

育儿

收藏

分类: 文智作品
七色花

〖苏联〗瓦•卡达耶夫 著
吴文智 翻译 

从前,有一个小姑娘叫珍妮(按俄文名字的翻译习惯,原文Женя应该翻译成“热尼娅”,但考虑到约定俗成的因素,我们在这里还是译为:珍妮。后面的其他名字译法相同,不再一一说明——译者注。)一天,妈妈让她去店铺买面包圈。珍妮买了7个面包圈:两个带茴香的是给爸爸的,两个带罂粟籽的是给妈妈的,两个带糖的是自己要的,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小面包圈是给弟弟巴里克买的。珍妮提着这串面包圈就往家走。一路上,东张张,西望望,时而念念招牌上的字,时而抬头数数乌鸦,心不在焉地走着。没成想,就在那时候,一只不知从哪儿来的狗跟上了她,正在她身后一个接一个地偷吃着她所有的面包圈:先是吃掉了爸爸那带茴香的,然后吃掉了妈妈那带罂粟籽的,接着又吃掉了珍妮那带糖的面包圈。等到珍妮察觉手里提着的东西好像明显变轻的时候,扭头一看———已经来不及了。手里的麻线正空荡荡的,在那飘动着。狗已经把最后一个———也就是给巴里克买的那个粉红色的面包圈吃掉了,它正伸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呢。
“哎呀!这坑人的狗啊!”珍妮失声叫起来,跟在狗的后面追赶着。
追着,追着,珍妮没有追上狗,自己却迷路了。她四下一看,这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看不见高大的房屋,只有一些低矮的房子,珍妮吓得哭了起来。忽然,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老婆婆。
“小姑娘,小姑娘,你为什么哭啊?”
珍妮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老婆婆。
老婆婆很心疼珍妮,就领着她进了自己的小花园,说:
“不要哭,没关系的!我来帮助你。不错,我没有面包圈,也没有钱。可是,在我的小花园里有一朵花,叫‘七色花’,它可什么都能办到。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就是有点爱东张西望。我把这朵七色花送给你,它会帮你达成所有的愿望。”
老婆婆边说着话,边从花坛里摘下一朵甘菊似的非常美丽的小花,送给珍妮。这朵花有七片透明的花瓣,每片颜色都不一样。有黄色、红色、蓝色、绿色、橙色、紫色和青色。
“这朵小花,”老婆婆说,“可不是平常的花。你要什么它就能做什么。需要的时候,只要撕下一片小花瓣扔出去,口中念道:
‘飞哟!飞哟!小花瓣儿,
飞到西来飞到东,
飞到北来飞到南,
绕一个圈儿再转回来!
落下刚要挨着地儿——
照我吩咐如我意。
吩咐吩咐吧!你想要什么就吩咐它做什么。’
它会立刻按照你的愿望去实现。”
珍妮很有礼貌地向老婆婆道谢、告别。走到篱笆门外时,才想起自己还不认识回家的路呢。她很想返回小花园,请求老婆婆把自己领到附近的警察那儿。可是,小花园不见了,老婆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怎么办呢?珍妮打算照以往的习惯哭起来,甚至鼻子已皱得像手风琴似的了。这时她忽然想起了那朵小花。
“嗯!试一试,看这‘七色花’到底灵不灵?”
珍妮急忙撕下一片黄色花瓣,边扔出去边说:
“飞哟!飞哟!小花瓣儿,
飞到西来飞到东,
飞到北来飞到南,
绕一个圈儿再转回来!
落下刚要挨着地儿———
照我吩咐如我意。
吩咐吩咐听清楚:让我带着面包圈儿回家去!”
没等她的话音落下,只一眨眼,她就回到了家里,手里正提着一串小面包圈。
珍妮把小面包圈交给妈妈,心想:这真是一朵神奇的小花,应该插在最漂亮的小花瓶里!
珍妮还是一个小姑娘,因此,她只能爬到椅子上,踮起脚尖去拿妈妈心爱的那个小花瓶,那花瓶放在书架最上一层的搁板上。说来也真是不幸,这时候窗外正有乌鸦飞过。当然,珍妮那时也确实想弄清楚到底有几只乌鸦———是七只呢,还是八只?她扳着手指,张口数起来,而小花瓶也就在这时掉落下去,“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你又把什么东西打坏啦?小呆鹅!”厨房里传来妈妈的叫喊声,“不会是我最心爱的小花瓶吧?”
“没有,没有,妈妈,我什么也没有打坏。那只是你心里的幻觉。”珍妮高声叫着,急忙撕下一片红色花瓣,边扔出去边低声说:
“飞哟!飞哟!小花瓣儿,
飞到西来飞到东,
飞到北来飞到南,
绕一个圈儿再转回来!
落下刚要挨着地儿———
照我吩咐如我意。
吩咐吩咐听清楚:让妈妈心爱的花瓶恢复成原样。”
没等她的话音落下,那些碎片就自己主动往一块儿拼凑,合在了一起。
妈妈从厨房里跑过来,一瞧,她心爱的小花瓶好好地摆放在原来的地方。妈妈怕她万一真打坏什么,就用手指狠劲儿点着珍妮,要她到院子里去玩。
珍妮来到院子里,男孩子们正在那儿玩“巴巴宁”(巴巴宁是苏联的北极探险家)游戏:大家坐到旧木板上,沙地上插着一根木棍。
“小朋友,小朋友,让我也玩一玩吧!”
“想得美!你没见这是北极吗?我们不带小女孩上北极的。”
“这不就是一些木板吗,算什么北极呢?”
“不是木板,是大冰块。走开吧!别来捣乱。我们现在连气都喘不过来呢。”
“那么,是不带我玩喽?”
“不带。离开远点!”
“也不稀罕你们带。不靠你们,我马上就能到北极。而且不是你们这样的北极,是真正的北极。你们这算啥?不过是猫尾巴,没啥了不起!”
珍妮转身来到大门跟前,掏出那神奇的“七色花”,撕下一片蓝色花瓣,边扔出去边说:
“飞哟!飞哟!小花瓣儿,
飞到西来飞到东,
飞到北来飞到南,
绕一个圈儿再转回来!
落下刚要挨着地儿———
照我吩咐如我意。
吩咐吩咐听清楚:让我马上到北极!”
没等她的话音落下,平地忽然刮起一阵旋风,太阳不见了影儿,变成了可怕的黑夜,脚下的地像陀螺似地旋转着。
那时的珍妮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光着脚,孤零零的一个人出现在北极,那儿可是零下一百度呢!
“哎呀呀!我的妈呀,冻死我啦!”珍妮喊着哭了起来。眼泪马上就变成了冰溜子,耷拉着挂在眼前,像挂在排水管上那样。
就在同一时间,从一大堆冰块后面出来了七只大白熊,直奔小姑娘而来。它们一只比一只恐怖:第一只暴躁;第二只凶狠;第三只奇特怪异,像戴着一顶贝雷帽;第四只严重脱毛;第五只头脸有伤残,凹陷变形;第六只麻斑点点,不堪入目,第七只奇大吓人。
珍妮已顾不上害怕,她慌忙用冻僵的手指抓住“七色花”,撕下一片绿色花瓣,边扔出去边大声嚷道:
“飞哟!飞哟!小花瓣儿,
飞到西来飞到东,
飞到北来飞到南,
绕一个圈儿再转回来!
落下刚要挨着地儿———
照我吩咐如我意。
吩咐吩咐听清楚:让我马上回到我们的院子里!”
一眨眼工夫,她又出现在院子里了。男孩子们都正望着她笑呢!
“喂,你的北极在哪里啊?”
“我到过那里啦。”
“谁看见啦?给我们证据瞧瞧!”
“看吧,这冰溜子还在我这儿挂着呢!”
“这不是冰溜子,这是猫尾巴!怎么的?你在做梦吧!”
珍妮生气了,决定不再和男孩子们玩了。她来到另一个院子,去同女孩子们玩。刚进院子,她就看见小姑娘们都在玩各种各样的玩具。有人有小轿车,有人有皮球,有人有跳绳,有人有三轮脚踏车,还有一个女孩居然有一个会说话的大洋娃娃,戴着洋娃娃草帽,穿着洋娃娃胶皮套鞋。珍妮郁闷极了,甚至因为羡慕,她的眼睛都变得如同羊眼似的放出了金光。
“得了吧,”她想着,“我马上让你们见识一下,看谁的玩具多!”
她掏出“七色花”,撕下一片橙色花瓣,边扔出去边说:
“飞哟!飞哟!小花瓣儿,
飞到西来飞到东,
飞到北来飞到南,
绕一个圈儿再转回来!
落下刚要挨着地儿———
照我吩咐如我意。
吩咐吩咐听清楚:让世界上所有的玩具都归我吧!”
一眨眼的工夫,玩具们突然就从四面八方向珍妮涌来。
最先跑来的当然就是洋娃娃啦,眼睛啪嗒啪嗒地眨巴出响声,嘴里叽哩哇啦不停地叫着“爸爸———妈妈”“爸爸———妈妈”。珍妮一开始非常高兴,但接下来发现,洋娃娃真多呀,一下子就堆满了全院子,一条胡同,两条街和半个广场。这时候只要你移动一步,都会踩到洋娃娃。四下里除了洋娃娃们叽哩哇啦的声音外,什么也听不见了。你想一下啊,五百万会说话的洋娃娃,发出的喧哗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啊!还不止如此,这不过是从莫斯科来的洋娃娃啊!还有从列宁格勒、哈尔科夫、基辅、利沃夫和苏联其他城市的洋娃娃都没赶到,他们正像鹦鹉似的,在苏联各地所有的路面上哇哇叫着往这里集结呢!珍妮自己都有点害怕起来。而且,这还仅仅是个开头。后面,小皮球和其他各种玩具球、自行车、三轮脚踏车、拖拉机、汽车、坦克、装甲车、大炮,都跟着洋娃娃向这里涌来。跳绳好像蛇一样扭曲着在地上爬行,不时地绊着洋娃娃们的脚,惹得性急的洋娃娃更大声地叫起来。千千万万的玩具飞机、飞艇、滑翔机,都在空中飞着。棉花制的跳伞人,挂到了电话线上和树上。城里的交通停止了。站岗的警察,都爬到电线杆子上,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够了,够了!”珍妮吓得抱着头叫起来,“算了吧!搞什么搞!你干吗呢?我真不要这么多玩具啊!我开玩笑的。我好怕……”
可是没有用,玩具还是在堆着,堆着。
全城的玩具,都一直堆到房顶上了。
珍妮爬到梯子上———玩具在跟着她;珍妮跑到露台上———玩具也在跟着她;珍妮上到楼顶上———玩具还在跟着她。
珍妮爬到房顶上,连忙撕下一片紫色花瓣,边扔出去,边急促地说:
“飞哟!飞哟!小花瓣儿,
飞到西来飞到东,
飞到北来飞到南,
绕一个圈儿再转回来!
落下刚要挨着地儿———
照我吩咐如我意。
吩咐吩咐听清楚:让玩具赶快都回到商店去!”
于是所有的玩具立刻都不见了。
珍妮一看自己的“七色花”,总共也就只剩下一片花瓣了。
“唉,只剩下一片了!把六片花瓣都浪费了,连一点儿乐趣也没得到。不过,没关系。以后我会变得聪明些。”
她来到街上,一边走,一边想:
“我还应该吩咐吩咐要点什么呢?吩咐给自己来4斤‘小熊’牌软糖吧。不对,最好是来4斤‘冰晶’牌硬糖吧。或者,不是这样……最好这样吩咐:要1斤‘小熊’牌软糖、1斤‘冰晶’牌硬糖、2两花生糖、2两核桃,还要……嗯,这样吧,再给弟弟巴里克要一个粉红色的面包圈。不过,假如我这样吩咐了,又把这些东西都吃了,那就什么也没有了。这又有什么意思呢?不,我最好还是给自己要一辆三轮脚踏车。不过,要来干吗呢?是的,我可以骑一骑,过后又能怎样呢?恐怕会被男孩子们抢去呢。也许还会挨揍呢!不。最好我给自己要一张电影票或是马戏票,那里总该热闹些。要不就要一双新凉鞋吧?这也并不比看马戏坏。不过,说实在的,那新凉鞋又有什么意思呢?可以要更好的东西呢。要紧的是,先别着急。”
珍妮正这样打算着,忽然就看见一个很帅气的男孩子坐在大门跟前的板凳上。他有很大的蓝眼睛———愉快的,可是沉静的眼睛。小男孩一副和气可爱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爱打架的主。珍妮想和他做个朋友。小姑娘一点儿都不害怕,走到他跟前,近得在男孩的两个眼珠里,都能非常清晰地看见自己耷拉在两肩上的小辫子了。
“小朋友,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威嘉。你叫什么名字?”
“珍妮。我们来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吧?”
“我不行。我是跛子。”
珍妮看见他的一只脚穿着和平常不一样的鞋子,那鞋底非常厚。
“多可惜,”珍妮说,“我很喜欢你,我真愿意同你一块儿玩。”
“我也很喜欢你,我也真愿意同你跑着玩,可是,可惜这不可能啊。没有法子,一辈子就这样了。”
“啊哈,小朋友,你怎么说这样的话!”珍妮叫着,就从口袋里把神奇的“七色花”掏出来,“瞧着吧。”
小姑娘说着这些话,小心翼翼地把最后一片青色花瓣撕了下来,把它贴在眼睛上捂了一下,然后松开手指,用她那因憧憬幸福而变得有些颤抖的尖细嗓音唱了起来:
“飞哟!飞哟!小花瓣儿,
飞到西来飞到东,
飞到北来飞到南,
绕一个圈儿再转回来!
落下刚要挨着地儿———
照我吩咐如我意。
吩咐吩咐听清楚:让威嘉健健康康好起来!”
就在那一瞬间,男孩威嘉从板凳上跳了下来,同珍妮玩起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来,跑得那真叫一个快呀,让小姑娘无论怎样竭尽全力也无法追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