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芳子的天空湛蓝
芳子的天空湛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6,857
  • 关注人气:13,5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致每一次终将结束的旅行!

(2013-04-23 21:08:34)
标签:

杂谈

qing话题

江南行

闲言碎语

茶道

分类: 情致@诗样人生

致每一次终将结束的旅行!回到东北。

 

飞机在云层上空飞行。我能看到大朵大朵的白云,以各种形态迅疾地划过机翼。

愈是接近东北,愈是超低空飞行,愈是远离了江南那片片葱戎的绿色------

那漫山遍野盛放着的油菜花,一簇簇令人醉倒的迎春花,一团团怒放着的白玉兰。

还有,大上海的花团锦簇,镇江的古香古色,扬州的十里烟花,苏州的亭台楼阁,

无锡的太湖山色,周庄和朱家角的小桥、流水、人家。

还有,慵懒的竹林三日-----每日晒着的暖阳,大盆大盆炖在锅里的竹笋,

从地里随便薅起便能端上餐桌的绿叶蔬菜。

远离的是景致,镶刻在记忆深处的,却是一点一滴的不尽的回味。

 

我的城市,在落地的刹那,便迎头给我一个好看!

遍地还没有融化掉的积雪,原本该是白皑皑的雪,却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的尘土。

大风起处,黄沙漫卷。所有的建筑,均被湮灭在暴躁的沙尘之中。

我的城市,拥有这个四月里最残忍的寒冷------

视野内,不见一丝绿意,未见一朵花红。且满地都是,被雪融剂腐蚀后的起伏不平的大坑。

以为躲过了东北漫长的“春脖子”,却不想,这个春天,予我的城市,还远没有到来。

 

第一次觉得,家,变得陌生。

以往结束一段旅行回到家时,总会把行李往地上一扔,感慨一句,还是家好啊。

而这次,却丝毫发不出此类的声音。

即便洗完了热水澡。喝完了那杯冒着热气的香茶。用嗡嗡响的吹风吹干了头发。

也还是感觉到那般刺骨的冷。

刚刚还和上海的朋友吹牛说北方的冷是舒服的温暖的甚至是热烈的,较之上海的阴郁的冷。

结果,就被停掉了暖气。

断了暖气的北方的早春,干燥的冷,屋里屋外高调一致的冷。

给老二发去的短信不得不煽情曰:

怀念上海!怀念白马花园!怀念烟花三月的江南!

正所谓“晴烟漠漠柳毵毵,不那离情酒半酣。 更把玉鞭云外指,断肠春色在江南”。

 

总还是要结束的。哪怕是最最不舍的旅行。

就像是,多么好听的乐曲,总还是会在曼妙高潮处,落向余音袅袅,最终,曲终人散。

每一次出发时,便开始夹杂着归乡的落寞和惆怅。

而每一次归乡的落寞和惆怅里,却潜藏着下一次出逃的些许亢奋。

旅行,便在这样的复杂情愫里,周而复始地继续。

直到有一天,老的再也走不动了,那留下的,便只能是记忆的碎片。

这多么像我们------终将结束的人生!

 

稍有遗憾的是,因为H7N9的缘故,我们滞留在上海数日,没能继续前去杭州。

几大箱行李被寄回了,倒出的皮箱,塞满了竹笋后还超了重。

带回的珍稀白茶,也被朋友们搜刮一空。

在上海时,坚持每天留点文字的我,在博客里突然看到了这样一则留言:

你好老芳,我是你的朋友小杜。你在江南,如方便过来杭州,一定找我。

我带你去看杭州的一些“后花园”,隐秘而更美的地方。

我知道这个小杜。几年来经常在我博客里出现。算是我一个未曾谋面的朋友。

接下来的几天,小杜大概一直在盼着我前往杭州与之相聚,每天在“纸条儿”里留言。

直至我因故未能前行并离开。

杭州,有几个老同学老朋友,知道我人在江南而不得前往,纷纷在微信里骂我。

而这个“不认识”的老朋友,在那几天,却成为我隐秘的“小心思”。

 

今天在外面,突然接到快递的电话。

是小杜,特快邮寄了包裹给我。快递员说,杭州来的,是茶叶。

回到家从保安手里接过来,好沉的一个箱子呢。

打开一看,满满一箱茶叶-----有明前龙井,有安吉白茶,有浙江特产胎菊花!

突然的,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忙把电话打过去致谢,就听到了小杜清清爽爽又带有一丝呢哝软语的声音。

何等的情分?要不远千里寄来一箱清茶!

何等的心灵知许,要不嫌这打包邮寄的繁琐和麻烦?

小杜,“爱在心底”,杭州一家建设监理公司的副总,从今天起,我自以为结束了的旅行,

却不想又着了一丝的歉疚和牵挂。

人都说那英雄前身,必是茶梗。否则不会轻煮豪论,惹人敬佩。

这个操持着一口轻音的江南女子,大概便是那传说中忠情贞坚的义女,

也必是那茶托,无怨无悔,情愫满怀。

有道是,壮士赠酒,君子送茶。茶亦醉人何必酒?

又所谓“茶禅一味”,云水茶心,这份情,细细品来,唇齿留香,

又有几人能够?

 

于是,在这个仍是春寒料峭的北方的夜晚。

窗外,雨滴阵阵,夜色正酣。

我煮开了一壶水,沏上了一杯茶------那是杭州特产,明前的龙井。

袅袅雾气升腾处,我周身泛热,心底温暖。

我的烟花三月江南之行,貌似还没有结束,如同我接下去的人生。

我将在这一杯热茶中,慢慢品味余下的行程。

我期待着杭州的小杜,某一天突然来到我的寒舍。

我将大碗鱼肉,大杯浓酒,以东北女人之豪放情怀,以壮士豪饮之心,

来款待我这位未曾谋面的江南小朋友。

 

有人问禅师:何为佛法?

禅师说:喝茶去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