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芳子的天空湛蓝
芳子的天空湛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6,525
  • 关注人气:13,5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2013-03-31 18:40:06)
标签:

qing话题

出行

江南行

闲言碎语

杂谈

分类: 友情@狗扯羊皮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我在外滩。背景是上海东方明珠。
当年,我们同在一家报社工作,她是我文章的责任编辑。刚刚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她,年轻,家境好,人也机智灵秀才华横溢,漂亮,还聪明。人即使坐在编辑室里,头上也戴着一顶黑色的无檐帽,端庄秀丽。每每,我的文章交予她,她都绝对严苛,绝顶认真,拿着红笔在我稿纸上划划描描圈圈点点。或者,重起一个标题,又或者,干脆,将我认为才情飞扬的段落整段删掉,表情如同在审判。记得当时,我必是束手敬立一旁,心里忐忑,惴惴不安。一边在叹服她文字的精准独到,一边又多少带点,愤懑不平。待文章整版整版地发表出来,带着墨香,拿到重读时,心里就不止是叹服了。

都是科班出身,但显然,有时,她略高我一筹。我这人是这样,自持才情,又年少轻狂,内心佩服的人不多,她算一个。但几乎,跟她从无私底下的交往。女人间的细腻琐碎曲短歌长,在她那里,基本“一码是一码”。

我们像是两条并驾齐驱又从无交集的铁轨,按照各自的生活轨迹铺向远方。职场里,大抵是这样,远则疏,近则不逊。况那时,我也无心与人交际,尚算挣扎于个人奋斗且目标和理想遥不可及的辛苦阶段。唯一的一次,她“降尊屈贵”地来到我的住处,就坐在我低矮窄小的单人床上,与我近距离地谈天说地。我们之间,第一次敞开心扉,谈理想,说志向,聊家常。倏忽间,方才觉得,心的距离近了许多。

往后的日子里,她再改起我的文章,人就谦和了许多,我也少了些“桀骜不驯”。同为女子,都不屈从于俗世生活,文字,成为沟通我们心灵之间的桥梁。

 

命运的玄机和脉络,并非我们个人所能掌控得了。那以后的十几年间,不是她在北京回来看我,就是我离开春城去北京看她。期间,君子之交,淡淡若水。年节之际,互相拜望一下,彼此送些心仪的小礼物,算是感情生活的一种清浅表达。这期间,她离了婚,(一个不可思议的缘故),一直一个人奋斗,一个人生活。我曾经将她介绍到北京的一家出版公司工作,后来,又再一次举荐往别的文化公司。她自觉所遇不淑,又知情深谊长,再回到东北,自是亲近了许多。只是,她不太俗世,又轻与表达。言谈话语中,情分倒是重了些了。

时空距离远了,我们反倒交往多了起来。我说过,她是个聪颖的女子,琴棋书画,样样通晓。且喜欢茶道茶经,经常在夜里,我们俩聚在一起,喝喝茶,谈谈天。谁有了困难,就伸手帮衬一把,但仍是不腻。不厮混,不纠缠。有时候在电话里,她说,要在我家小区附近买一处小房子,老了,住的挨在一起,一起混,做个伴。我就呵呵笑说,好啊。还真就一起看过房。我俩边看房,边热烈讨论,说,要是能住的楼上楼下就好了,敲敲墙,饭已OK了,就下楼吃饭了。说完,一起哈哈笑。一次公园里散步,她望着天上和湖里的月亮,突然兴起,就吟诵起诗。我一旁唱唱咧咧,觉得,岁月静好。似有大把的时光,可以一起消磨。一起喝茶,一起望月,一起厮守,像灵魂里的闺蜜那样。彼此,有男人没男人,都好好过这生活。

 

也就是春节过后没几天,我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我得了不太好的病了,要住院,要开刀。也许,命也难保。她说的平静沉稳,我听得毛骨悚然。放下电话,心头一凛。忙叫她打车到我家,深冬里,迅速地包了一锅热腾腾的馄饨给她吃。她还是像以往一样地胃口好,一碗馄饨,三下五除二就吞了下去。我看着她吃,眼角却发烫。忙把脸别过去,假装看阳台上的花儿。

是乳腺癌,还转移到了腋下。治疗方案是;先化疗。5个疗程。再手术,切割掉半边乳房。

她向我叙述病情和治疗方案时,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边说,边呼噜噜地吞咽那碗馄饨。我知道她咽的时候很吃力很辛苦,就说,别吃了,等饿了的时候再吃。她看也不看我一眼,说,不,都吃掉,不能剩。待她吃完别门而去,我就抑制不住了。我承认,我很软弱。很是贪生怕死。我见不得突发的肉体灾难,也不想承受精神的凌迟。那一天,我格外地愿意看窗外的冬雪和梅花,格外地爱看天上的云,地上的树。还有泥泞中走路的人。我一边奋力擦地,一边给家人煲汤。一直到晚上,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我突然地,掉了泪。

 

那以后,我尽力不去想她的事情。只发短信问候,绝不打电话给她。直到她住院。化疗。我把她接到我家里住了几天,每天陪她逛街,买衣服,喝咖啡。谈得最多的,是宗教。是救赎。是人,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在另一个世界里存在。在卖帽子的摊前,她执意要买一顶很好看的帽子,边掏钱边说,你看,我戴帽子是不是还算好看啊?以后,恐怕,我要戴上一阵子帽子了呢。住进医院,病房里都是秃头的女人,我心里犯堵,趁她休息,就躲到一边吸烟。返回病房后,她笑呵呵地看着我说,想抽就抽一支吧,你看我,这辈子不吸烟不喝酒,还不是得这病?我说,要不,你也来一支?她摆摆手说,算了,现在再开始抽,也来不及了。

家里人跟我说,朋友嘛,尽尽心也就是了,每次都去医院,心情不会好。你也这个岁数了,该是哪里快乐就到哪里去啊。我想,是这个道理。医院人满为患,满走廊都是被切掉乳房的秃头化疗病人,就尽量不去医院看她。因为每次从医院里出来,我都必须快速离开,并朝着空中大口大口地呼出几口浊气,才可以喘息均匀。

一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出现在我家里。人进了门,先掀开帽子叫我看。于是,我就见到了一个清秀的小尼姑----她那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全部掉光了。她冲着我笑,我却一个劲地想哭。就翻冰箱,做可口的饭菜给她吃。

 

她爱书法。尤喜米芾的作品。每天临摹。她住的屋子,墙上贴的到处是她的书法作品。青涩幼稚,我看不出任何的笔力和锋芒。她爱徒步。化疗期间,还穿戴整齐徒步到净月潭。一走,就是四个小时。据说同行的人怕她突然倒下,就轮班地想扶着她走,她都使劲地推开。她爱旅游。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空间里,满满的,是她在各地留下的摄影作品。她还爱美食。吃劲了得。是个不可多得的“吃货”。哪里有新开的铺子,她就喜滋滋乐洋洋地告诉我,争着抢着和我买单。她没儿没女没老公,只有一双年届古稀的父母。她没把病情告知他们俩老人家,一直在骗他们。前几天,在网上,她突然跟我说,她还没去过云南丽江,也还没到过江南水乡。她说,真到了最后的时候,她就在丽江租住一间小屋,不再治病,一个人,自生自灭。末了,她问我,丽江你去过,那里的房价高吗?我在电脑这一端,心酸的不行。我说,不高,就是高,也没什么,我给你拿。话没写完,我心里就乱成一团,什么话啊,难不成我在成全她最后的想法?她却呵呵笑着说,我哪里会告诉你,你找不到我的,我也就去了。死不可怕,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姑娘!

她还年轻。刚刚四十岁过一点儿。

从发病到现在,我没见她流过一滴眼泪。

 

有谁知道生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任是谁,也无法预知我们自己的命运和未来------是疾病先来?还是事件先来?

我们能掌控的,恐怕只有现在。

你今天还健康。你今天还健在。你的脚长在你的身上,你随时可以,拔脚就走。

我决定出发。趁着我还健康,还有体力,也还有心情。

我要代她游走江南,做她的眼睛,穿越拥挤的人潮,带她领略四季的变幻,看遍野的油菜花在怒放,看潮起潮落的壮阔波澜,看江南美景,奈何天。

电话里告知她我启程的时间和行程。她还是笑呵呵地和我说,好呀好呀,你就当是我的眼,替我看江南。我骂她,我可不替你看,有本事,你快点好起来,有本事,你自己去看。

说是这么说,我还是从出发后,每天给她发若干的微信和短信。将足迹踏过的地方,将那些美景美食,依依发给她看。我特意翻了一座山,步行四个小时到了镇江的丹徒,只为了替她看一眼书法家米芾的书法雕塑公园。她很会与我互动,不是说我图片发的少,就是说我的帽子太花哨。还揶揄我说,你怎么极度自恋?麻烦你,请你多发一些风景,我可不愿意总看你这张老脸。我这边走,她那边百度,把她所能查到的地方志和风光景点结构美食版图依次发给我。这件事,成为我此行的“任务”。

我现在,唯一的想法是,有那么一天,她好了起来,我们去履行我们一直在筹谋中的旅行计划----去东汤,泡温泉。你信不信,她一定能,好起来!

 

南行一路,钟灵毓秀的千年古庙,经年香火不断。有姑苏城外的寒山寺,有焦山的万佛寺,有南禅寺。信仰基督的我,却一路烧香拜佛,为她祈愿祈福。那袅袅升腾起到天际的漫漫香火,是我对她的牵挂和祝福。那一帧帧发给她的旅途的照片,能给她带来些许的快慰,我就心满意足。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镇江边上的大桥。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镇江焦山,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我和孙老二在朱家角水乡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无锡太湖鼋头渚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亲爱的,我是你的眼,代你看遍江南的花海。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太湖美,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的水-----还有水边的我。呵呵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中央电视台无锡影视基地之《三国城》《水浒城》。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梦里水乡-------周庄。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雕花木楼,雕花木床,清晨的周庄-----俯瞰水乡。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梦里水乡的清晨。
扯闲篇儿之------我是你的眼!                                        女友养的花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