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芳子的天空湛蓝
芳子的天空湛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8,969
  • 关注人气:13,5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发生在美容院里的“爱情”故事(2)!

(2009-11-14 15:18:49)
标签:

杂感

生活记录

按摩师

美容院

玉石

足底

贵阳

杂谈

分类: 心情@伶仃碎语

在我的观念里,爱情,是较高级别的纯粹的精神生活。是这个始乱终弃的时代里少见了的奢侈品,且作用于文化属性和知识结构之内,完全的形而上。曾经以为在社会下层,人们更多地满足于温饱,甚或是拿爱情做物质交换,甚或是拘泥于传统的异性交合的形而下的结构。这些,与两情相悦和风花雪月,距离太远。却与繁衍待续和炒米油盐距离甚近。所以在这篇文章的标题里,我把爱情的字样,加上了引号。

我这样说,难免有女知识分子的矫情和故作的清高。

因为我们都知道,只要这个世界里存在着男女,那就永远地存在着爱情。

甚至现在,男男相爱女女相爱,也都不再新鲜。我甚至在早年的一篇文章里还说过,你就是狂热地爱上了一棵树,一滴水,一只小猫小狗,也都是你的爱情。爱的博大和广义也因此而产生出无数的多元及可能。

我们见怪不怪,吸收吐纳,爱的襟怀日渐包容。

总统的爱情和农民工的爱情一样,受人尊敬。

我个人,虽有知识女性的偏狭之见,却也始终不能无视我身边那些发生着的爱情。

而美容院里发生的爱情故事,却参杂进了许多我说不清楚的复杂和难以描摹的个体因素,令我困惑纠结,缕之不清。

生活,远比任何的文艺作品,更复杂,更人文,更斑驳曲折,也更百爪挠心撕扯不清。

今天,讲讲按摩师张姐的故事。

 

按摩师张姐-----为了房租的另一半,我出卖了自己!

张姐,是美容院专职按摩师。同样的个子矮矮的,瘦瘦的,却没有春红漂亮苗条。近距离看,她的眼角不满了皱纹,不经意间一笑,像放射开去的万道鱼尾。她手艺精专为人厚道,不多话,但一开口,就令我心头一紧!

----------------------------------------------------------------------------------------------

我躺在玉石床上开始按摩足底。这是一张大大的由缅甸玉石组合成的玉石床。墙上,挂着一张宣传单,上面写着,你养玉三年,玉养你一生。玉石床的温度可调,据说对人体最为舒服的温度是42度。与窗外冰天雪地的寒冷相比,能躺在这样舒适的温度里按摩足底,该是人生至乐的享受了。

按摩师张姐今天的脸色晦暗,手底下的劲儿却一直不小。我齿牙咧嘴地告诉她手下留情,却还是疼得刺啦刺啦地呻吟。不疼,就不起作用,这个道理我知道。

张姐沉默着,很少说话,却猛然地问了我一句,芳姐,去贵阳的飞机多少钱的机票?我朦胧中含含糊糊地回答,来回嘛,也就三、四千吧,要是打折,也就三千多块。她又问,贵阳远吗?一去要多少个小时啊?我咧斜她一眼,说,一般去贵阳都中转的,一去,大概5个小时左右吧。

心里想,呦,一个月挣千元的按摩师,张口闭口的飞机,还是那么远的贵阳,干吗呀这是?装啊?

遂懒懒地问,你要去贵阳干吗?旅游吗?

张姐的一句话,却令我陡然一惊。

她平平淡淡的一句;去看我儿子的父亲。他出了车祸刚出医院的抢救室,坐轮椅了。

去看我儿子的父亲!这句话她是字斟句酌地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只要不傻都能听得出,她是个离异的女人!

我心里轰隆隆碾过一例火车般沉重起来。月入千元的她,要坐飞机,去看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的前夫!

沉默了半晌,我说,张姐,钱够吗?不够我帮你拿些。

张姐没说话,却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唉,不用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帮我一些?

他?他是谁?肯定是张姐现任的丈夫嘛。还没等我问,张姐就说,哦,我和他没结婚呢,一直在一起生活,咋办呢?撵也撵不走啊?

原来,张姐离婚后,一直带着14岁的儿子一起生活。租着一间插间的不到十米的房子,生活拮据不说,还要每天从城南跑到城北地打工赚钱,养家糊口。前夫在贵阳打工,经济上也好不到哪去,隔三差五地给儿子寄来点生活费,都不够交孩子学费的。好在孩子还算争气,学习也好,能聊以张姐孤独而清苦的日子些安慰。去年,张姐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同居着的这个男人,毕竟是成年人了,少了些曲里拐弯的考察鉴别和磨合,索性叫男人搬进了出租屋。于是,一间不到10米的房间里,又住进了一个大男人,与已经长到165的儿子摩肩接踵地晃来晃去,令张姐的生活顿时显得局促紧张。每到夜晚男人急火火地要做那事儿,却因为日渐长大的儿子的妨碍而不得,于是积怨渐深争吵不断。好在,出租屋的费用,那个还算有良知的男人付了自己的那一半儿房钱儿,算是解决了一点张姐的难处。

男人和儿子间的战争不断升级,张姐夹在中间,痛苦难耐。直到有一次,那个男人因为儿子放学晚进了家门几分钟而举手打了儿子一个耳光,并逼迫已经比他还高的男孩子给他跪下,儿子不从并抓起了一把水果刀要捅那个男人,望着剑拔弩张的两个男人,张姐彻底断了和这个男人间的情分。她带着儿子收拾好自己的行囊离家出走,还没等再租到房子就被那个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找到,并当着儿子的面笔直地给张姐跪了下去。

于是,张姐重返旧屋,两人不清不浑依然过起了不咸不淡的日子。

轻易下跪的男人如何能嫁?动辄流泪锱铢必较的男人如何能承担起自己和儿子的未来?一个朴素的道理摆在张姐的面前,那就是她从小就听老人们经常说起的那句,羊肉,永远贴不到狗肉身上!

张姐动摇了。几次和男人分手,男人都死皮赖脸地不分,还扬言要张姐和儿子的生活不会好过。这次,张姐接到了前夫出车祸的消息,手头凑不出机票钱的张姐不得不向男人张了口,男人却一口回绝,还坚决阻止张姐前去贵阳探望前夫。他说,你前脚走,我后脚就点火烧房子,而且你儿子我也不管,你走了,最好也出点啥事回不来才好!

张姐欲哭无泪求死不能。此刻,前夫那万般的好竟如电影中的闪回镜头一样依次在她的脑海中回放。

她更加坚定了坐飞机去贵阳看前夫的决心。

前夫已再娶,她即便是去了,也只能是以前妻的身份与之见面。山高路远,即便是见上一面,也有好多未知的因素困扰着张姐。

但是,更困扰她的,是面前的这个赖皮男人,如烫手的山药冷天的鼻涕,甩都甩不开-----

 

张姐冗长的叙述后,我依然无语。

我是如此地鄙视我自己。我那些从书本上得来的社会经验和处事哲学,无法开解她的问题。我编辑出版整理写作过的那些情感故事里,竟然找不到一丝能够为她指点迷津的路径。我的理论是灰色的,那些诸如女性独立女子尊严亲情大爱的理论,面对这些实际出现的问题,变成了乏力的说教。

即便是直飞贵阳的机票钱我出,我又能如何与之一起面对未来那份属于她自己的生活?

仅只是为了分担一半的房租,张姐就把自己的生活搞得四分五裂。

生活的窘迫和压力,成为很多女人盲目择偶的理由。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当大多的男人如烂泥一样扶不上墙,

我们是继续洒水和泥修补烂墙,还是别过头转过身站成自己的风景?

这,恐怕就不仅是我一个人该思考的问题了。

惟愿张姐,能早一些甩掉那沾手的烂泥,和儿子一起,过自己的日子。

再苦,也是自己。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