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芳子的天空湛蓝
芳子的天空湛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7,548
  • 关注人气:13,5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发生在美容院里的“爱情”故事(1)!

(2009-11-12 20:14:56)
标签:

杂感

生活记录

故事

两性

美容院

美容师

巧手

春红

分类: 心情@伶仃碎语

我现在一周去一次美容院。忙起来两周去一次。我办的是金卡,所谓vip至尊服务。每次去都花费我几个小时的时间。冲澡沐浴,舒筋开背,玉足瑶浴,按摩颈椎,外加面部全套保养。

我知道这是有钱又有闲的女人才干的事儿。而在我,所谓保养,则大抵是精神层面的放松和紧张情绪的调节。舒缓压力和疲劳的一种物质手段而已。

去的次数多了,我和美容院的美容师们就都混得熟稔起来。我这人又毫无尊卑贵贱的观念,与她们就常常地称姐道妹。每每我的脚步还没踏进美容院的门槛儿,里面就呼啦一下子迎出来一帮的姐妹。

她们不是多么地喜欢我欢迎我,而是她们格外地喜欢我经常性地带给她们看的女性杂志。不光是我办的那些,还有些我看过的那些过了期的别的杂志。比如《悦己》,比如《读者》或《瑞丽》。

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美容院是女人的世界,可永远在谈着的,却是男人。

美容师们无高低贵贱的身份,她们大多来自这座城市的偏远郊区或附近的农村。那种或者城乡结合部的土壤里,同样酝酿着女人们对男人的高端审视。

美容院的空气里充斥着花粉和精油的芬芳,却也在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中游走着这个世界的另一半的男人的气息-----男人,像幽灵一样攀附在美容院的墙上地下,眨着狡诈的眼睛,窥视着美容师们的巧手。

美容师的巧手下,推揉捻杂着她们对男人日渐消逝的热情和希望,

无数的泡沫翻卷和荡涤着她们对异性的审视,对未来生活的迷惘------

我耳听目睹到的,都是发生在她们身上的所谓的“爱情故事”。

这些故事,远比我在期刊杂志上所读到的、看到的那些故事更为鲜活,更为生动,也更为凄美,更为惨烈。这些故事,甚至令饱经沧桑和忧患的我,时而拍案而起,时而唏嘘扼腕------

摘取几个人的故事,让我陆续地讲给你听。

 

美容师春红------他犯的是“埋汰罪”,所以我不再等!

春红是美容院为我配备的私人专业美容师。个子矮矮的、瘦瘦的,身材娇小却模样俊美。刚开始我以为她也就不到20岁的样子,可混熟了才知道,她已经是27岁的女人了。已婚,离异,无子。

----------------------------------------------------------------------------------------------

春红21岁那年,父母把她许配给了一个姓张的小伙子。据说那个男子很老实,话也不会多说,对春红也很好。连个人结婚后分头来到城里打工。男子在浴池做搓澡工,春红拜斯文秀气和心灵手巧所赐,学了美容师的手艺,就在美容院里做起了专业美容师。小夫妻俩聚少离多,见面也没个行夫妻之事的地儿,就露水般四处“鸳鸯”。感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少有嘘寒问暖呵护关怀。但终归是做了人家妻子的女人了。

可是有一天,突然有警察找上门来,将春红带到了公安局。

春红吓坏了,不知道自己老实巴交的小老公犯了什么罪。一问才知道,自己的丈夫,竟然犯了强奸未遂的刑事案!春红大哭!隔着玻璃墙死命地企图去打自己的男人!你真该死啊,有我在身边,怎就会犯了这样丢脸丢命的罪?那男人也不辩解,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个小个子女人欲死的挣扎。

据说,这个可怜的搓澡工,在一整夜的工作后晕头胀脑地走进了一个很贵的VIP包房,一头倒在一个贵妇的身上。结果可想而知,贵妇的呼号和厮打几乎撕碎了这个倒霉的搓澡工,搓澡工愤怒的企图(疑似)没有得逞,却将自己直接扔进了监狱的大门。15年啊!

可悲的是,就是到现在,男子已被判了15年徒刑后的今天,春红也说不准自己的男人究竟做没做下那伤天害理的致命的罪。她一会说肯定是冤枉的,错判了吧?我们家没有钱,打不起这样的官司。一会又说儿,法院哪里会错判?那该杀的男人肯定是犯了这样的罪!可是他不该犯啊?他没必要犯啊?

她在嘀嘀咕咕给我讲她自己的故事的时候,还一直没有搞清楚这件令她有了洗刷不净的污点的案情的究竟。

后来,春红离了婚。和监狱中的搓澡工男人。

她再也没有回过家乡一次。用她的话说,她给父母丢了人闯了祸,她没脸再回家了。

她就一个人,在这座城市打工。从一家美容院到另一家美容院。流离失所,飘忽不定。

据说,她一直在相亲。

只是见了男人的第一面,她就直言相告,我是个离了婚的女人,我的前夫在监狱服刑。我问她为什么直言相告?你不说,凭你的摸样没人知道你的过去,你甚至看起来还只是21、2岁的样子。有些人生的谎言是善意的,你没必要一开始,就把自己扔出去!好女孩没有过去,何况你已经离了婚重新找到了自由,你没必要背负这个包袱一直到死!握企图用我的观点来指点给春红一条出路。

春红就絮絮叨叨地说,哪能不说啊,我不敢不说的,真要是有缘能看上我的,我是一定要带回家里拜见父母的,我家乡的那个地方,小啊,出门不见抬头也见,真要是人家听说了我的过去,我不成了骗子了嘛!我一个离了婚丈夫进了监狱的女人,再成了骗子,那我还靠什么活着啊?

结果当然是这样。每次相亲,对方一听她的自我介绍,哪怕面对的是再好的容貌和身材,哪怕再是心灵手巧一身技术,也尽数溜之大吉!脾气好的,色迷迷猥亵地捏捏春红的脸蛋儿,脾气坏的,撒丫子就跑,还当街吐口吐沫,叫声晦气!

现在的春红,每月赚1200元钱的工资。租住在城市边缘的女子公寓。租房费是每月100元。

她的夜晚,没什么可打发的,就买来十字绣,借着昏暗的公寓里的灯光,一针一线地绣。

她说,芳姐,我现在每周都在盼着你来,看看你带来的杂志,听听你讲的道理,别人的故事里,怎么就能看出我自己的影子呢?你说,我今后的生活,是不是就这样了呢?

我不敢看春红的眼睛。我说不出什么更有指导性和前瞻性的话来。

我知道任何的安慰和宽解都没有实际意义。

对春红来说,每一天,似乎都和昨天一样,一样地做着同样的工作,一样地迎朝阳送落日。她心里的纠结和伤疤,是需要一个可以与她相对应的人来化解和磨平的。我知道,这个人太难遇到。

那应该是一颗更加质朴的心灵和更加宽厚的怀抱。

我能做到的,是每次见到春红,就给她一个我的微笑------

那种最亲切、最美好,最温暖、最没有距离的,微笑。

 

还有一件事没交代,那就是春红最爱看杂志里的那些测试。那些在我看来纯属于雕花点缀贴士一样的心理测试。每次给我敷上面膜,她就拿起笔,对照着杂志里的测试题,一道一道地测试各种匪夷所思的问题。

这是几本杂志在美容院里最受欢迎的栏目。

也许,美容师们是在寻找一种答案。一种可以令她们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

而我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给自己做过任何的一次心理测试题。

这是不是一种很奇妙的现象呢??

我找不到解释。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