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暗之末裔
暗之末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9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9.5℃下的孩子

(2007-01-15 13:02:43)

        14日,忽然感冒,有点发烧的迹象,终于把手头的工作解决完,实在坚持不住了,提前早退,迷迷糊糊的坐车回家。

    下车,突然觉得头好重,足有100斤的感觉,好象一下增加了5个头。呼吸急促,大口大口的吞吐着空气,但还是觉得氧气不够用。脚下很漂,腿软,走出的每一步都要让沉重的大脑下达一次命令。5分钟车站到家的距离都换成了秒计算,好象走了很久。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躺在沙发上,再也不想起来了。在老妈的协助下,好不容易帮我脱下外套,盖上了被子。

 

试表—— 39.5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就知道老妈让我赶快起来去医院。我不停的回答:让我休息一下~让我再休息一下~~

    昏昏沉沉的,半睡半醒。为了不让自己脱水,不时要起来强迫自己饮点水。

    老妈拿来了78瓶药,在医药行业做过的就是不一样,我都习惯每次生病接受半斤药了。

    老爸回来了,看到我的死样,也想把我拖去医院。但我实在想先睡一下,不想再起来了。于是老爸帮我把沙发打成床,又盖了两层被,帮我脱去了衣服,拿出酒精帮我擦身退烧。

 

    在我的记忆中,被老爸这样照顾还是很多年前了。自从上了初中以后,家庭的教育和我自己的思想都是独立走自己的路,哪怕遇到伤痛也要自己去承受,而我这几年一直更希望去用自己的力量照顾父母,让他们少操心,少给他们增加麻烦。一直想做为一个成人,做为一个男人去照顾自己身边的人。

    而现在突然我觉得自己回到了13年前,也是冬日近春节的时候,我因为严重的外伤感染,高烧不退,每天必须换3次药,而感染部分与纱布经常凝结在一起,在医院换药的时候,护士的粗鲁行为让我痛得几乎不能承受。那时候,老爸总是抱着我,用酒精沾着棉花球,从我手心脚心开始擦起,然后慢慢的后背前胸,一点一点给我降着体温。换药的时候,又非常耐心的有酒精一点点沾着伤口,将凝结部分用酒精融化,一毫米一毫米的揭开纱布,让我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轮回着,我又躺在了父亲的身旁,像孩子一样,听由父亲指挥着:左胳膊,右胳膊,一条腿,另一条腿,翻身……

父亲边擦边说着。

    人不管多大,在父母面前都是孩子,不管走到多远,家永远是避风的港湾。

    在家里没有必要再坚强着,没有必要再表演着,可以一直做一个喜欢和不喜欢都挂在脸上,想撒娇就撒娇,想哭泣就哭泣的孩子,不论身为人夫,身为人父,回家还有是个孩子。

 

    一丝丝凉意让高温的我无比舒坦,困倦随之到来,我也许好久没有睡的这样沉了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年前的忙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年前的忙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