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暗之末裔
暗之末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8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悲伤—逝去的花香

(2006-12-23 08:38:19)
今晨,宝宝电话告诉我,她的闺中密友YS今天凌晨逝世了!白血病...
 
我只见过她两面,但依然为这个本应享受青春的女孩而悲伤.特此写下,以做纪念.
 
第一面,那是在10.1期间,宝宝要我去参加她的同学聚会,并把我介绍给她的朋友.本来宝宝不太想去,因为我们的时间都安排好了,但YS给她打电话,说让她必须去;而另一个同学偷偷的告诉宝宝,YS得了白血病...
 
宝宝惊讶了:这不可能,我2个月前见她还好好了,他们是骗我去的把.
 
宝宝心里还是不安,所以我们决定去看看...
 
路上宝宝给我讲了YS的故事...
 
YS是宝宝最要好的朋友之一,两家的关系也很好.属于那种好的不能再好的闺中密友.但YS命很苦,她的母亲在她很少的时候就因为单位出事受到了牵连,进了监狱,她和她父亲一起生活,除了上学外还要照顾家,因为父亲在外辛劳,没有时间 .她不舍得吃穿,知道父亲赚钱不容易,就连一个小小的发卡,都再三犹豫没有去买.她父亲偶尔也给她买一些衣服,但毕竟男人没有女人细腻,衣服也没有什么样式可言,但女儿没有任何怨言.她每天放学都要做饭,收拾屋子,已经在小小的年纪把家里的事都撑起来了.她不和大家一起去外面玩,除了要花钱外更主要的事,她惦记家里...
 
YS最喜欢的课外活动,就是和宝宝一起去广场喂鸽子,拿一把玉米粒,跑到广场,先洒在地上一些,引来许多鸽子,然后伸手抚摸几只贪吃的鸽子,把手中剩下的玉米粒一粒一粒喂给它们,它们吃的美的时候,也许还会让抱抱,或者一矮一矮的跟在你的脚下,米尽兴的晃动着头,咕咕的叫着.她们在鸽子群中很开心,可以大声的笑,可以跑来跑去,好像疯了一样.每当鸽子吃完后,展翅飞向天空的时候,YS都很兴奋,仿佛自己也飞起来一样,看着鸽子排着队,一圈一圈的盘旋,心里有说不出的幸福.
 
YS和宝宝经常在一起聊天,无话不谈.曾经也说起过,如果自己得了绝症就背起书包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离开人群,离开喧嚣的城市,将自己融入大自然中,寻找一块让自己安静的乐土...
 
到了宝宝同学家,我看见了YS,她侧卧在沙发上,摆弄着MP4,看着蜡笔小新.经过她本人的确认,宝宝才相信了她真的得了白血病...她的脸由于化疗,已经变了型,皮肤很白,但失去了光泽,像还在沉睡中一样,打不起精神来.长长的头发掩盖了颈部的斑痕,说话半掩着肿起来的腮部,却那么坚强开朗.
 
她没有自暴自弃,依然将希望传达给身边的人.开朗的她还不时传出清爽的笑声.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悲伤痛苦,非常自然的将着自己医治的过程,她再告诉我们她还活着,并还会活下去...
 
宝宝已经无法忍耐,找了个买东西的借口冲了出去...她的几个朋友也一起去了.
 
客厅里只留下了我和YS,我询问,抽烟是否对你有影响?她笑笑了说没事,这点毒兴许还能以毒攻毒.
她详细了问了问我的情况,家庭,工作,发展等,如同女方的家长.我一一回答,她看起来还挺满意.
她对我说:宝宝是个很好的女孩,要我一定珍惜她!我也对她做了自己的承诺...
 
我也问了一下她的病情,她非常乐观,而且很豁达.她说她病情得到了控制,而且有医疗保险,也没有太大的负担.她说她会医治好的,如果不好,她也没什么可留念的了...
 
宝宝和她的朋友红着眼回来了,我知道她们已经在外面要抱头痛苦一次,觉得没有眼泪了才回来.在面对YS的时候,绝对不让自己的眼泪滴下来...
 
闲谈了一会,YS的家里来电话,要她回去吃饭,她的父亲担心她在外面时间长了不行.宝宝和那几个女生送 YS回家了.
 
这就是我见的YS的第一面,宝宝说她的父亲这几个月像老了20岁.她的母亲在今年的2月分回来了,但可能是从小没有相处,感情不是很深厚,还有一些生疏的感觉.说YS终于熬到全家团聚的时候,却得了这样的病,本应该享受青春的时候,却整天在病床上等待死神的宣判...
 
我也曾经有过一个朋友得了白血病离开了,那个时候我还小,除了哭什么也不能做,最后都没有见她一面,我到现在都很伤心.难道又一片美丽的花瓣要在凡尘中消逝吗?
 
第2面是宝宝和我一起去YS家里探望,在11月25日.就是我给宝宝照相的那一天.宝宝和他的父母也曾几次探望过,送了些钱去.那天宝宝想去看看她,我也跟着去了.
 
到了她家,满屋子中药的味道,她穿着睡衣把我们接近卧室.然后自己盘膝和我们聊天.她又憔悴了很多,头发没有了(原来上次她带的是假头套),脸依然很肿,身子又瘦了一圈.脸色变的暗黄暗黄的,但精神还可以,动作和说话都和正常人一样.她自己给我们倒了杯水,我喝完放在桌子上,她说那样爸爸不喜欢,要放杯垫的.她在家的时候就躺在床上围着被看电视,暖气不太热,屋子里也没有什么阳光,黄色的灯光让我感觉那样阴沉压抑.她们姐妹谈着天,我坐在一旁看着电视,尽量不让自己看她,因为我怕我会掉眼泪.她的手臂满是针眼,已经不能在打了,她的眼睛也由于化疗的影响变的迟钝发木,她的身体看起来好像马上要被吸干了.她说她想再过个春节,想穿上婚纱,想着情人节会收到什么样的巧克力,现在就要拼命的维持,自己不能放弃了,她说我们过年还要聚一次,也许她好点了可以喝一点酒...
 
我忘了我怎么出了她家,我知道我不能说话,一说话就忍不住眼泪了,我出去猛的蹲哪抽了2个烟,才把眼泪熏干.宝宝无奈的抱着我,无声的抽咽着...
 
她已经走了,不必再受到病魔的折磨,不必再在别人面前强制自己坚强下去.宝宝问我,她为什么不按约定的背去书包走向远方.我告诉宝宝,因为她善良而成熟,舍不得让大家伤心,也不会让大家担心,也许当她知道她得了病以后她就看见了死亡,但她还要活着,为了身边的人活下去,活给身边的人看,每一天中都将希望传达给身边的人.
 
可惜了...这样的青春...可惜了...她没有一天为自己享受过...
 
飘零的花瓣在冬日消逝了....
芳香却依然沁入我的心里....
 
广场的鸽子已经没了,我不知道明年春天那里会开什么花,但我知道,一定是香的,盘旋着,香气洒在天空中,飘向远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写点嘛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写点嘛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