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蒋子刚与发明
蒋子刚与发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23,873
  • 关注人气:5,9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两起改判,为滥权者敲警钟

(2017-09-26 06:18:05)
标签:

转载

分类: 历史_文化_法治

最近,有两个人被改判无罪

一个是“红通”要犯郭某某的对手曲某。在服刑六年零五个月后获释。9月12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推翻了其15年有期徒刑的原审判决,改判无罪。

一个是山西临汾市汾西县人田某某。2004年,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田某某犯有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4月28日,洪洞县人民法院法院再审田某某案,改判无罪。

在他们被改判的背后,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两个共同的关键词——“权力”与“法治”。

 曲某案主要受到了超越司法的权力干预。这个干预与几个人相关:至今潜逃海外、被“红色通缉令”通缉的郭某某,时任国RRRR部副部长的马Y和时任河北常委、政0委书记的张某。

     曲某曾经是郭某某的亲密合作伙伴。2008年,郭某某通过隐秘操作获取了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所有权,并从中套现4亿元现金以及一系列其他资产。这一事件,导致了郭某某与曲某反目成仇,公开决裂。

   2010年,曲某向国家RR部纪委、中纪委实名举报郭某某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曲某在日后的举报信中表示,实名举报之后,“郭某某却在第一时间致电我,明确告知其完全知晓我实名举报之事,恐吓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

  河北省高院的再审显示,曲某的入狱是遭到了郭某某等人的构陷。可怕的是,郭某某的政界好友马O、张)等深度干预了本案,鞍前马后地不断为郭某某效力。

  2017年4月,一段公开视频流传网络。马O在视频中陈述,北京市公安局曾以曲某案是经济纠纷为由两次拒绝立案。此后,经马O安排,由安R部出面协调北京市公安局,对“曲某敲诈案”进行查处。

    在安R部协调北京市局未果后,张某随即安排河北省承德警方开始对曲某立案侦查。在此过程中,马某多次派人以安R部名义去河北或发函,督促承德方面加快办案。

  2012年4月,承德市围场法院对曲某涉嫌职务侵占一案宣判,曲被判处职务侵占罪的最高刑期1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曲提出上诉,承德中院作出“驳回上述,维持原判”的书面判决。

  曲某认为,自己的案件完全是郭某某、马O和张0共同策划的一起冤假错案。那两年,他一直在提出申诉,但是申诉材料出不了河北。曲某妻子周某表示,据其通过法院领导处了解到的信息,最后的判决结果也是按照张某的指示办的。

      如果说马O和张0是位高权重导致其干预司法,那么在田某某案中,时任山西省汾西县委书记张LL的权力并不算很大,但他滥用权力造成的危险,却依然让人触目惊心。

    2002年11月25日,山西某报刊登了一篇“汾西县第一小学教育乱收费”的批评报道,提到汾西县一名学生被学校收取800元赞助费,并指出该校多年超标收费、不开具正规发票等问题。这名学生正是田某某的外甥。

  县委书记张LL看到这篇报道后,把田某某的父亲叫到会议室责问训斥。张一怒之下踹翻了桌子,说要彻查田某某的“贪污问题”,当场成立专案组,自己任组长,当晚就让检察院到田某某的单位搜查,第二天县公安局就进行了查封。冤案就此发生。

  2003年1月13日,在案件未经法院审理的情况下,汾西县召开公处大会,田某某戴着手铐脚镣,脖子上挂着贪污犯牌子,与另3名同案人员一起被押到汾西县广场游街示众,汾西检察院人员宣布田某某贪污保费109万元。

  在田某某的案子宣判之前,他的妻子王某某等4人分别被汾西县人民法院判处偷税罪、伪证罪和受贿罪,他的弟弟和妹夫也分别以不同罪名被刑事拘留、逮捕。

  多年的申诉后,田某某和妻子王某某均已改判无罪,涉案的另外5人仍在等待洗刷罪名。2010年,升任临汾市市长助理的张LL因收受贿赂被判11年,但罪名并不涉及田某某案。

     压力

  “就因为得罪了一个县委书记,就要把人家全家都给抓起来,当时很多同志都很气愤,但谁也不敢站出来反对。”谈到田某某案,汾西县一位退休领导如是说。

  2004年6月21日,临汾市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田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田某某不服,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11月22日,山西省高院撤销临汾市中院的一审判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市中院重审。

    然而,无论市法院还是检察院,都不想碰这个烫手山芋。重申=审判决出来后,市检察院撤诉,相关部门又发回县检察院处理。县检察院的起诉因证据不足被县法院驳回。汾西县人民法院一位退休法官表示,他们连开了3次审委会,都认为此案放在县法院是“审级下放”,与法律相悖,不应受理。

  但无奈于县委书记带来的各方压力,汾西县人民法院最终还是受理了起诉。在2006年5月25日,汾西县法院判决田某某贪污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冤案就此铸成,但汾西县人民法院受到的压力是什么?压力有多大?和张LL有多大关联?一切都语焉不详。

  笼子

  语焉不详之间,也暴露出权力干预司法的模糊地带。

  对于权力监管,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党中央就有所规定。1979年9月颁布《关于坚决保证刑法、刑事诉讼法切实实施的指示》曾明确要求:“不允许以各种理由,指令公安、检察机关违反刑法规定的法律界限和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司法程序,滥行捕人抓人;或者背离法律规定,任意判定、加重或减免刑罚”(侠客岛)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