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小卫
罗小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852
  • 关注人气:5,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云的“金融野心”

(2013-09-09 09:29:02)
标签:

马云

支付宝

银联

pos

it

近日,阿里金融正式向金融监管部门提交拟设立阿里网络银行的申请。据悉,拟成立的阿里网络银行注册资本为10亿元,提供小微金融服务,业务范围涉及存款、贷款、汇款等业务。

马云的金融“野心”暴露无疑。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改变银行。”今年6月,马云曾表示:“未来的金融有两大机会,一个是金融互联网,金融行业走向互联网;第二个是互联网金融,纯粹的外行领导,其实很多行业的创新都是外行进来才引发的。金融行业也需要搅局者,更需要那些外行的人进来进行变革。”

再看支付宝与银联的PK事件,此事显然意义深远。此次纷争发生国家大力鼓励金融创新的背景之下,而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如今正是金融创新的热点之一,因此如何处理可能涉及互联网金融的未来。

无言的抗争?

8月27日,支付宝对外的一条微博,引起了轩然大波。

“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将停止所有线下POS业务。对原有合作商户公司会妥善处理,不会影响商户的正常业务。公司对给用户和合作伙伴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但在支付创新的探索上,公司永远不会止步。”

就是这条看似模糊的微博引发了此后舆论的高度关注。支付宝相关人员接受《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只能以微博中表示的内容为主,其他不便明

虽则如此,但业内普遍将众所周知”矛头指向了中国银联。

“这是支付宝对中国银联进行的‘无声’抗议。”一位第三方支付公司内部员工对《企业观察报》记者分析称。

去年底以来,中国银联对非金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接连出台规定。先是去年12月推出《关于规范与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业务合作的函》银联业管委〔2012〕17号文),然后又是推出《银行卡受理市场秩序规范约束与奖励机制实施细则》(5号文)

7月25日中国银联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上进一步提出议案—《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该议案显示明确了三步走的时间表。

第一步是今年9月起,各成员银行停止向非金机构新增开通银联卡支付接口,存量接口上不再新增无卡取现、转账、代授权等银联卡业务;

  第二步是2013年底前,非金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以间联或直联模式一点接入银联网络,商业银行不再保留其与非金机构银联卡线下交易通道;

第三步是2014年7月1日前,实现非金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对已介入银联网络的,商业银行不再保留其与非金机构线上交易通道。

8月13日,中国银联召集其网络内的50余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开会,重申其5号文,强调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将被处罚,具体包括限期整改、通报、追偿性清算、标准化清算、违规跨行转接银联卡违约罚金等。

对于中国银联一连串文件的含义,业内解读为中国银联欲“收编”第三方支付机构。好贷网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李明顺就认为,这是银联逐渐收紧第三方支付”。

目前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通常采用直接与银行对接的办法实现线上与线下交易。

有消息称,支付宝此前在POS端就是通过上海银行做交易转接上海银行因此收到过银联开出的金额高达2000-3000万元的罚款,虽然最终在多方沟通后上海银行并没有真正交出罚款,但此事最后迫使上海银行停止了和支付宝的合作

“第三方支付机构从事的业务是银联卡的业务,它提供的服务都是以银联卡作为基础的,第三方机构要做银联卡的业务就必须遵循银联卡的规则和体系。”2013年上海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银联总裁许罗德对外明确

30亿的争夺?

    “支付宝以线下POS业务的终止希望能保住自己的线上业务。”前述第三方支付公司内部员工对本报记者分析称,在线下POS端,支付宝的业务其实并不大,市场份额有限,支付宝希望对中国银联进行抗议,以此保护自己的线上业务不被迁移。

易观分析师李烨分析认为,支付宝暂时放弃线下POS业务,将主要的资源和精力都集中在线上,既可以巩固线上支付市场地位,也能促进阿里巴巴在战略上得转型。

去年319日,支付宝宣布未来三年投入5亿元启动物流POS战略。当时支付宝副总裁樊治铭表示,支付宝POS支付只围绕电商而展开,并不会和银行抢生意。

不过樊治铭可能没想到,虽然银行没找支付宝麻烦,但却被中国银联“盯”上了,而且这次“麻烦”还不小。此事也揭开了第三方支付公司、银行与中国银联之间的利益纠葛关系。

在第三方支付机构出现之前,银联一直是中国境内发行的人民币支付卡的唯一交易清算组织。银联旗下的银联商务、银联在线等业务在线下POS收单和互联网支付等层面,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展开激烈交战。

2003年央行颁布《中国银联入网机构银行卡跨行交易收益分配办法》规定,每笔收单交易的结算手续费根据“7:2:1”的比例分配,即发卡行占70%,收单机构占20%,清算机构(银联)得10%。

    目前在互联网支付领域,以各家第三方支付厂商与银行直连构建自有支付系统平台的模式为主,虽然近两年银联加大对于互联网转接平台的建设,吸引其他第三方支付厂商加入,但自建互联网支付系统仍然是互联网支付业务的主流。这种模式让银联无法获得10%的利润。

  在银行卡收单领域,以银联的线下收单系统平台为主,各家第三方支付企业与银联在银行卡收单领域建立合作关系,银联系统平台是目前非金融支付企业线下收单业务的主要平台。

易观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第二季度,互联网线上市场交易规模市场份额比例中,支付宝、财付通、银联网上支付分别以46.4%20.0%13.1%占据市场前三位

“非金融机构通过和商业银行直联,大量违规开展银联卡支付及其他业务,严重损害了商业银行与银联的商业利益和品牌利益。”中国银联提出的《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中称。

    17号文指出,由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存在让银行“手续费损失严重”,“据调研,在线上支付业务中,非金融机构向银行支付的实际手续费率平均仅为0.1%左右,大大低于银联网络内0.3%-0.55%的价格水平。”银联初步估算指出,各主要成员银行的此项手续费年损失超过30亿元。

第三方支付公司普遍认为,如接入银联网络,银联增加手续费收取的比例,这将增加成本,现在和银行合作的关系已经比较成熟稳定,也不愿意银联介入。

好贷网总裁李明顺认为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就是脱媒,银联以往恰恰是第三方支付公司与银行之间的一种,所以这种脱离的冲动是一种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第三方电子支付尤其是TOP级的支付公司希望逐渐跳开银联直签银行。但银联作为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机构,反击是意料之举。

银联透露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50余家获牌的第三方支付企业中,已有60家左右接入银联网络。

在银联与第三方支付公司之间,银行业普遍持观望态度。对银联他们得罪不起,担心切断POS接口。对第三方支付公司,他们也不忍心拒绝,毕竟第三方支付公司做的是增量市场。

“虽然大家不愿被收编,问题是支付宝可以撇开银联单干,但其他支付公司很多业务都仰仗银联,有些公司一半的盈利来自线下POS机,甚至线上部分有些公司没有能力去对接上百家银行,需要银联帮忙。”一位支付公司高管的观点颇具代表性。

目前,市场普遍对银联的举动存在质疑,甚至指其垄断。对此《企业观察报》记者致电银联上海总部,不过相关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不便评论。“我们对第三方支付公司一直持开放的态度,有专门服务非金融机构的团队。”

竞争还是合作?

易观数据显示,在非金融机构POS收单市场,银联商务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通联支付交易规模排名第二;汇付天下和快钱紧随其后,而支付宝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支付宝停止线下POS收单业务对整体市场格局影响不大。

不过由于支付宝目前是第三方支付线上交易的老大,因此其态度对其他第三方支付公司而言有一定代表意义。

前文第三方支付公司内部员工透露,在支付宝停止POS业务的第三天,即829,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召集第三方支付机构开会,听取各方对银联规定的看法。当天,银联“收编”行动遭到多数第三方支付公司在会上的反对。

一位参会人士对外透露称,“以前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现在给机会还不说。”有了支付宝带头,其他第三方支付公司显然有了底气。

显然第三方支付公司对银联的质疑已经不是个别现象。在当天的会议上,有与会人士提出一个清算机构的问题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两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关于推动银行卡清算市场对内开放”的提案,建议将银行卡清算市场对国内民资开放,或可增建“民联”。提案发起者陈建国曾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解释称,“我主张对民间资本开放,技术标准由国家来制定。如果成立一个‘民联’,银联不愿意去的地方,可以让‘民联’去。”

“银联还是有一定价值的,如果将成本(收费)控制在一个非常低的范围内,又能将服务做得更好。对于一些小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价值还是很大的。”好贷网总裁李明顺对《企业观察报》记者分析称。

易观数据显示2013年第二季度中国非金融支付机构各类支付业务的总体交易规模达到3.8万亿元人民币,环比1季度增长12%。其中POS收单和互联网支付两类业务的交易规模分别为2.23万亿元和1.34万亿元,与一季度相比分别增长11%7%,是目前各类支付业务中占比最大的两类。

银联是央行牵头发起成立的机构,地位独特,界于“运动员”与“裁判员”之间。面对与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目前的纠葛,央行的表态至关重要。

2012年,央行在制定《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时,在“意见稿”中明确规定,“收单机构为特约商户提供人民币银行卡收单服务,涉及到跨法人交易转接和资金清算的,应通过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合法银行卡清算组织(注:主要指银联)进行。收单机构和外包服务机构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银行卡跨法人交易转接服务。”

不过7月份《办法》正式颁布时,上述条款却被删除了。业内普遍认为,此举表明央行默认了银行与第三方支付公司在收单业务中的支付结算可以绕过银联

显然,央行与银联在第三方支付公司与银行直联的态度上,并不相同。在刚刚举行的2013年中国互联网大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表示,“监管部门应充分尊重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自身规律,尊重互联网从业人员以及金融从业人员的创新精神,不要把行政手段植入到健康发展的有机体中,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

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如何处理与金融机构的关系,普遍认为合作可能是最终的出路。只不过要求金融机构如目前的银联,在与第三方支付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在分成比例上有所让步。

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信贷管理部网络融资业务中心副总经理史一文近日就表示,互联网企业和金融企业两者之间各有长处,也各有短板,互联网企业和金融企业只有合作,发挥彼此优势,才能使互联网金融不断繁荣。

有消息称,银联与支付宝正在进行私下沟通,研讨双方未来的出路。不过对此本报记者咨询向双方求证时,银联与支付宝相关人员的态度皆是不置可否。

 

中国经济观察微信公众帐号

 马云的“金融野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