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多成中醫義務工作者
多成中醫義務工作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55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帖:禽流感促進了西醫帝國崩潰,中醫決定了其未來

(2013-04-03 23:01:48)

禽流感促進了西醫帝國崩潰,中醫決定了其未來
抵抗力,對於受禽流感威脅的人們來說,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生命!
化驗結果的陰性陽性沒任何意義,只是事後諸葛亮!
如果人們發現他們的努力都是白費力氣和於事無補的時候,是多麼地悲愴和無奈!

DuoSuccess.com

西醫理論以及製藥技術的發展可謂是日新月異。在西醫藥界有這麼一種說法:今天晚上還非常先進的西藥或理論,明天上午就有可能已經被淘汰。這種說法雖然有點誇張,但也足以說明了西醫藥界技術發展的迅速和幼稚。

中醫最佳的治療方法為「治未病」,即病向淺中醫,預防勝於治療。我們非常同情西洋醫術的處境,是時候知難而退了。

西洋醫生們也是時候應該認真考慮何去何從的問題,否則禽流感大疫潮排山倒海來臨之時,還必須濫竽充數,自欺欺人,掩耳盜鈴,害己害人。因為感染者們不知道你們自身難保如此不濟,不知道你們守株待兔只是依賴上線批發商不可靠的產品,不知道你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售貨員(賣毒品而不是賣火柴),不知道你們只是在試穿著皇帝的新衣裳,當然也不知道你們正面臨四面楚歌十面埋伏千夫所指。面對禽流感的病毒威脅,任何標榜安慰都顯得蒼白枯槁毫無價值,因為你們根本無可奈何無法面對病毒,西洋醫術將你們出賣了,將赤手空拳的你們赤裸裸地推到了致命的病毒面前,獨自承受正常周邊環境感染+醫院環境高危感染的雙重危機!百不當一已是抬舉,你們根本沒任何機會,病毒不怕你們(你們將似你們處理的客人和他們身上的腫瘤一樣,與病毒玉石俱焚)。我們很欣賞當年非典時期,某西洋醫院呼吸科全體西洋醫生辭職的勇氣和魄力,因為他們有自知之明,勇於承認(香港目前的86名非典幸存者中,有一半是醫護人員,而與世長辭者中的醫護人員數目可自行查詢)!

藥廠將你們送進為期五年的銷售員培訓中心,學到的知識也是挺可憐的,或者說你們無力自保;別的地方或別的國家培養的銷售員,互不承認,利益所在,自抬身價,以維護本國銷售員的工作崗位,優厚佣金和崇高地位。同樣也是為了利益,禁止中醫生用醫生的名稱,只允許西洋醫生專用,何等的霸道和有勢力!但又有什麼關係?能治好病就行,名稱並不是主要問題,中醫仍然如入無人之境勢如破竹,西洋醫生仍然如坐針氈草木皆兵,小小的病毒就足以膽戰心驚惶恐不可終日!

我們知道,病毒會不斷變種變異以求生存,會不斷尋找新的攻擊和入侵途徑,而且有過人(超過人類)的智慧,懂得如何避免啟動人體免疫系統。即使西方本土醫術有百萬分之一的機會發現了有效的疫苗,充其量也只是暫時(或偶然)有效而已,聰明的病毒馬上就會改頭換面,變得愈來愈強悍!即是說西方本土醫術的智慧無法跟上病毒的迅速演化步伐。疫苗不是正確之途。

很多西洋醫生花一輩子的時間和精力研究如何更技巧地切割修補人體組織,只是他們不知道已鑽進了牛角尖,在樹林里看不到森林,不知人體是一個黑箱,是一個整體的平衡關係,是不可分割的!同時人為切割的破壞和病變損傷的破壞,痊癒的難易大不一樣,人為切割的破壞非常難以恢復,這裡除了神經血管還有經絡,如剖腹生產的切口,順切就比橫切易於恢復,因為經絡在腹部是縱向的,順切對經絡破壞的少,自然容易恢復,當然如果不切更好!如用艾草炙可以幫助順產,為什麼還要剖腹產呢?為了金錢,為了佣金,為了金山上的橄欖樹,又為什麼不剖腹產呢!你不信可以試試,走進西洋醫院的產房,向準備剖腹產的西洋醫生說給我五分鐘,如不行再手術不遲,保證你會被人扔出大門,因為他們不是為病人著想!你再抬頭看看美麗堂皇的醫院大樓,看看西洋醫生們可觀的佣金,還有什麼不明白嗎!強盜打劫還會挑人,對老弱婦孺還會手下留情,西洋醫生則是一視同仁,有病沒錢莫進來,他們對無錢病人的冷漠令人髮指,司空見慣!

達菲(Tamiflu,特敏福一譯並不準確)是目前西洋醫生唯一能搜羅但不一定能找到的西洋藥廠生產的商品,達菲並不能預防禽流感,只是可疏解患者的病情。所以,在西洋醫生別無選擇的情況下,達菲成為目前全球抵禦禽流感的救星。只是由此產生的洗牌效應,引起病毒變異,將更容易促進人傳人的出現!常使用此藥的患者,將使身體產生抗藥性,從而更減少了此藥的效能,所以不能作為預防用途,這與中醫的原理不同。

事實上,達菲及樂感清對普通流感的藥性只屬一般,未必可以克制禽流感,因為禽流感病毒遠比非典為甚。泰國及越南更有病人服用這些藥物後仍難逃厄運;而且有20%人士服用達菲後會有頭痛、支氣管炎等副作用。如人們廣泛地預防性長期服用這些藥物,將會有很多人產生不必要的混淆和極為嚴重的毒副作用,並促進病毒變異。西洋醫術無法面對變化莫測的病毒,更加無法對付H5N1之類。如果疫情出現,西藥醫學不能解除災情,引致千百萬的病人死亡,西藥醫學的能力和威望將喪失殆盡。

現時日本發售的達菲,其藥物說明書中除列出服用後會出現下痢及嘔吐等較輕度副作用外,自○二年起亦加入影響患者精神狀態及神經系統等嚴重副作用。不過香港售賣的達菲,說明書內只標明「最常見的副作用是惡心及嘔吐」,未有提及任何對神經系統的影響。事實上其生產商羅氏大藥廠於○三年的研究中,已發現有病人服用達菲後會出現與精神系統有關的副作用包括抑鬱、失眠及幻覺。日本傳媒報道,日本有兩名少年服用達菲後突然自殺身亡(岐阜縣及愛知縣有兩名少年懷疑在服用達菲後出現異常行為而自殺身亡。去年二月岐阜縣一名十七歲高中生服藥約一個半小時後,獨自穿著睡衣走到一條高速公路旁並跨過欄杆,結果被一輛貨車迎頭撞死。今年二月愛知縣一名十四歲男學生服藥後兩小時從寓所九樓跳樓身亡。兩人服藥前無任何異常行為)。過去四年,當地更累積六十四宗因服用達菲而出現精神問題的個案,日本政府因此發出警告此藥或會引致行為異常,疑副作用奪命幻覺。

西洋藥廠生產的商品(包裝上印刷是藥品),只會削減人體的抵抗力,幫倒忙,並不能為病人帶來什麼好處,因為疾病痛苦是本能反應;疫苗則更為可惡,美其名曰可預防什麼,但人們並不知道為此付出了什麼樣的慘痛代價,製造廠沒說,商品的包裝說明也沒寫!此一疾病是可能免了,但與此同時機體的抵抗力也降低了,被大幅度地削弱了,其他本來不會感染的疾病也很容易感染了!此仍越俎代庖之罪,是現代人們健康江河日下的主要原因。

或者說他們現在生產的商品就是為了下次生產的商品,下次生產的商品就是為了補救現在生產的商品。像某些軟件公司的補丁一個接一個,年年升級,你還必須為了對方的無能而付錢給他糾正他自己的錯誤,同時承受因為軟件故障引起的種種損失和後果。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奔蜂不能化藿蠋,越雞不能伏鵠卵。且謀利者心之冷酷,若越人視秦人之肥瘠,忽焉不加喜戚於其心。平時將患者蒙在鼓裡尚可,當紙包不住火,露出盧山真面目時,就是韓非子所說的南郭先生了。許多西洋醫生都有發自內心的感嘆,身不由己,昧著良心,是醫商而不是醫生,更不是人!只是徒喚奈何而已,其實他們是可以轉行的,也可以花些時間學習中醫,仍然可以救人於疾苦,最起碼不是落井下石,趁火打劫,趁人病要人命。

不負責任的科學家們習慣了自以為是,當他們一有些什麼丁點發現就以為又是個新大陸,而從未想過證實或深入進一步的探討,雖然他們一輩子窮兵黷武也無法跨越雷池。如據共同社日前報導,日本神戶大學岡村教授等人最近發現,光照射視網膜時,大腦中的生物鐘中樞會發出指令,使腎上腺皮質分泌出大量類固醇激素,類固醇激素啟動腦細胞,從而讓人迎來清爽的“黎明蘇醒”(他們在實驗中給實驗鼠體內的生物鐘基因加上標記,然後用光線照射它們的眼睛。實驗中用於照射的光線比日光弱,比一般螢光燈光線強。結果發現腎上腺中出現許多生物鐘基因,照射1小時後,實驗鼠血液中類固醇的濃度增加近3倍。岡村教授等人又破壞實驗鼠大腦中視交叉上核的生物鐘中樞,切斷從大腦到腎上腺的神經回路,然後再用光線照射實驗鼠的眼睛,結果腎上腺皮質不再分泌大量類固醇。岡村教授認為,這一成果證明讓憂鬱症患者多接觸光線的療法有科學依據)。科學家的定義是:穿著白色的長袍,站在放滿大大小小玻璃瓶的桌子旁,就是科學家了。

親愛的讀者,這就是科學了,紙糊般的科學!他們狹窄的視野,卑劣的體系和貪婪的天性決定了他們的行事方式,因為他們要爭取預算要出成果,因為他們也只是打工的,需要為老闆負責和看老闆的面色,因為這是資本運作,投入了資本就需要有回報,需要有錢賺,同時這亦是一個利潤頻豐的行業;有興趣者可看看資本論或相關資本的書籍,以增加對資本的了解。所以,我們很同情科學家,也更同情西洋醫生,科學家是為他的雇主開發商業產品和概念,西洋醫生則是第一線的毒品推銷員,當然也更辛苦和更充滿了危險,因為紙包不住火,分分鐘會被受害者撕碎。而藥廠是有限公司,不需為他們的毒藥負責,因為藥廠為國家制定的相關的法律里,已經充分考慮到這一點,所以在銷售員培養中心五年的時間里,最重要的就是學習如何讓患者簽署不追究責任的授權書,授權銷售員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情,甚至於錯誤的切除或算錯致死量也可以逍遙法外;目前,他們可以讓受害者打斷了門牙往肚里嚥,但此情此境不會長久的!天理昭昭,善惡有報的道理清晰明確,拭目以待吧。

預防禽流感大疫潮不是西洋醫術所能完成的,他們沒這樣的能力,看看他們現在驚惶失措黔驢技窮如驚弓之鳥,還是自求多福吧。因此,人們有機會了解中醫的偉大,也有機會了解西洋醫術的本質,盡管這極有可能是用上百萬人的寶貴生命為代價(世衛組織預計是上千萬人)換來的。決定死亡人數的關鍵,是什麼時候中醫可以介入,什麼時候人們可以接受中醫的幫助。真理的發現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只是此代價太沉重慘烈!每發生一次重大災難,就會進一步體現出中華文化的偉大和深度。歷史上,中國人少有因疫症大量死亡,與歐洲的天文數字截然不同,因為中國人有中醫;現在,我們也不太擔心中國國內的流行,因為雖然中醫的地位極為低下(如香港的中醫),但中醫遍佈全國城鄉,他們茹苦含辛,不屈不撓地貢獻著他們的青春年華,他們可以負起此重擔,就算中國的西洋醫院全關門了,他們也可以撐起來(所以醫改的唯一好方法是讓西洋醫院關門,保證養老金夠用,看病難和沒錢看病的問題也解決了);其他國家則是另一回事,歷史是無情的,現實和進化是必然的,大江東去淘盡多少英雄淚!

上世紀初曾奪5000萬人命的H1N1“西班牙流感”病毒,是禽流感病毒的一種類型,在1918年至1919年,肆虐的病毒專挑年輕力壯的人下手,患者從打噴嚏、發燒到病逝只有短短幾天的時間,而且肺部往往會嚴重出血人類受到感染後,病毒發展出人傳人能力,在人類間廣泛傳播。現在最擔心的是,禽流感病毒突變迅速,不久可能發展出與西班牙流感相若的傳播能力,傳染性可能更高,並通過飛機乘客迅速在世界各地流傳,造成數千萬人喪命。

我們的身邊有很多正常菌叢,也有很多正常病毒叢,在正常情況下可以相安無事,但如果人類自作聰明,閑來無事畫蛇添足用疫苗或毒藥將之正常關係破壞的時候,就是作賤自己,自作孽!自然界給人們造成災害,人們尚能逃避而生存,但人們自作的罪孽,卻是無法逃避懲罰的。孟子˙公孫丑上: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現已有太多的病毒叢失衡症,太多的游離病毒,如新發現的冠狀病毒「HKU1」,早已存在多年,只是專家沒時間發現而已,以往有四至五成肺炎住院病人,找不到感染原因。HKU1與一般冠狀病毒一樣,主要引致免疫系統較弱的長期病患者死亡,除引致肺炎等下呼吸道感染外,亦會引致上呼吸道感染。專家表示,「冠狀病毒HKU1活躍於冬季及春季,現時無藥可醫,只可以支援性治療,為免受感染,市民應時刻保持個人衛生」。這不是廢話麼?

濫用抗生素助流感作惡,細菌抗藥性問題愈來愈嚴重,如引致一半細菌性呼吸道感染的流感嗜血桿菌,對常用於治療的氟喹諾酮類抗生素呈抗藥性,過去六年錄得抗藥性高達一成。專家呼籲市民停止濫用抗生素,醫生若發現病人感染的流感嗜血桿菌對該類抗生素呈抗藥性,應轉用其他藥物,否則只會令抗藥性愈趨嚴重(這也是笑話,醫生不售賣病人何以有抗生素使用?但醫生不售賣西藥廠就關門了)。

亞特蘭大美聯2006-1-16電:美國政府首次促請醫生停止讓病人服用金剛烷胺和金剛乙胺這兩種流感藥,因為流感病毒對這兩種藥物產生了抗藥性,而且抗藥能力加強的速度快速。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特地在星期六召開記者會宣佈,該中心的化驗發現,多達91%的病毒對金剛烷胺(amantadine)和金剛乙胺(rimantadine)這兩種藥產生抗藥性,比去年的11%高許多,兩年前只有不到2%。流感病毒現在也同肺結核桿菌和愛之病病毒一樣,不受西藥抑制,這一情況難免叫人倉皇失措。流感病毒每年導致36,000美國人喪命,大約20萬人住院治療。

相信大家對一年半前的非典仍記憶猶新,禽流感的病毒比非典更強三倍,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年西洋醫生唯一的「特效藥」類固醇,對存活者的折磨仍然有效!部分康復者情緒有問題,14%存活者有出現骨枯情況,24.4%存活者肺功能受損仍然未恢復,肺換氣能力障礙,肺功能低於正常人,體力及健康狀況比普通人差,行斜路及上樓梯時會感到不夠氣,他們仍然在非典的陰霾下活著(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跟進86名非典存活者,一半是醫護人員,平均年齡39.9歲,當中有兩人至今未能復工,30人有不正常的肺部X光片)。值得注意的是,西洋醫生認為正常者的實際情形亦未必正常。如楊先生,雖然經過檢查後,西洋醫生認為他無出現骨枯及肺功能受損情況,但至今身體狀況卻大不如前,他說:「每次行超過十五分鐘隻腳會麻痹、又會氣促。」他病發後被迫辭任司機,暫時靠當局發放的基金及積蓄過活。亦是說實際情形不止於此,就像西洋醫生統計誤診率的時候,並不將癌症統計進去,盡管誰都知道每一例癌症的發現都是一起嚴重的重大誤診事故!讓衛生部來審核不如讓黃鼠狼來審狐狸的偷雞案。

2005-10-27新聞:香港衛生署助理署長呼籲市民“在家中應貯存適量的外科口罩、退燒藥、探熱針及皂液作防備”,注意,此處是外科口罩,而不是可過濾某些病毒的N95口罩。他們自己也承認“未有確實數據反映戴口罩對減低大規模傳染病病發率的幫助”。助理署長並表示“市民須採取有效措施預防流感”,什麼是有效措施?將責任推到無奈的市民身上!署方人員更特別公開示範戴口罩及洗手的正確步驟,派送印有防備流感的「自保八部曲」包括接種流感疫苗、保持雙手清潔及有效護理發燒等。但病毒感染並不是洗手洗腳洗街拖地板就能預防的,“有效護理發燒”是什麼意思?不就是退熱藥阿斯匹靈之類嘛,何足掛齒?

世界衛生組織發出防治禽流感指引,“建議調查禽流感的專家及大規模銷毀禽鳥的工作人員要特別注意,他們最好配戴N95口罩,如果沒有,就要戴上配合面形的外科手術口罩。衛生部門可以考慮向這批高危人士注射流感疫苗,必要時可以服食抗流感藥”。又是掩耳盜鈴開玩笑,因為“戴上配合面形的外科手術口罩”,足以讓這些“專家及大規模銷毀禽鳥的工作人員”死無葬身之地,世界衛生組織製定此指引的人一定不是西洋醫術專業的人,否則沒理由不知道“外科手術口罩”無法阻隔病毒。當然,如果這些“調查禽流感的專家”連這些常識都沒有而要聽世界衛生組織的話,那就是死而無怨了,因為這是基礎常識。“衛生部門可以考慮向這批高危人士注射流感疫苗”,又是欺騙這些“專家”,沒理由這些“專家”不知道疫苗針對性的道理!啼笑皆非。其他“工作人員”和一般市民因為缺乏此常識,被如此明目張膽公開誤導欺騙,實在是欺人太甚,不過他們已習以為常。

2005-11-4韓國首爾新聞:泡菜殺菌,韓國人不怕禽流感“由於耽心禽流感的擴張,布殊總統親自帶領相關閣員召開記者會,宣布美國政府「抗禽流感」策略,將這些看在眼中的韓國人卻「得意」的說,他們不容易感染禽流感,因為他們的食物中有能夠提高免疫力的人蔘、也有具殺菌作用的泡菜。”的確,對韓國人來說,人蔘使他們的免疫力得以提高,成為韓國的「國寶」。可惜,中國人對他們自己的中醫就未必如此看得上眼,亦不認為中醫是「國寶」之一,更不認為中醫可以對抗禽流感。這是因為衛生部是西洋醫生把持,如果衛生部承認中醫,豈不是西洋醫生也承認中醫了,所以,中醫們和患者們不需如此指望,別與虎謀皮。

2005-11-6新聞:中文大學微生物學系全港首次發現四個新品種抗藥惡菌,其中一種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可引致病人出現敗血症,並且容易對唯一可治療的抗生素萬古霉素產生抗藥性,將來可能無藥可治;另一品種可引致病人皮膚組織腐爛,需做手術切除爛肉。微生物專家表示,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變得「愈來愈毒」,情況令人關注,呼籲市民及醫生停止濫用抗生素。

2007-7-4新聞:香港城市大學公佈首個海水含抗生素研究發現,維多利亞港的海水含多種抗生素成份。專家說,海中生物吃下這些抗生素後將使細菌產生抗藥性,若人類再吃下而受感染,恐怕很難醫治。城大生物及化學系與加拿大薩克其萬大學合作研究,在維港多個接近污水排放地點抽取海水樣本,測試九種抗生素成分,結果驗出其中五種,包括常用的藥物成分如紅黴素、四環素及頭孢菌素等。人類可以透過進食感染副溶血性弧菌、霍亂及創傷弧菌的不潔海產致病,若海產中的病菌長期攝取各種抗生素,可能會產生抗藥性,人類進食後受感染,就算施以抗生素醫治,也未必有效。海洋生物攝取抗生素,人類進食海產,就等於間接服用各種抗生素,要將抗生素排出體外,會增加身體負荷,對腎病或肝病患者更是沉重負荷。部分抗生素如紅霉素及四環素,因為存在嚴重毒副作用,已漸被淘汰(可憐在此之前大量使用的人類),藥物敏感人士若進食了攝取抗生素的海產,可能會產生作嘔或肚瀉等徵狀。

又有誰關注過為什麼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會變得「愈來愈毒」?

眾多的西洋醫術投機商們騙取了國家和人民的巨額資源,假公濟私,養肥了自己,陷人民於絕症之中,他們沿用落後的知識和理論,竟仍能自圓其說!並敢指鹿為馬,自相矛盾,胡說八道,肆無忌憚,令人不寒而慄!他們已滲入和控制了國家和國際的相關部門,為他們自己的行為鋪平了道路,他們可以恣意妄為,毫無顧忌。別說外國,中國本身是中醫的發源地,中醫也無立足之處!微軟公司應該向他們學習,我們計劃設立一個諮詢公司,指導微軟公司如何反壟斷。

現在西洋醫術沒有對抗此病毒的疫苗,就像愛滋病來到人間如此長的時間里疫苗並沒有如期出現一樣,等到此病毒的疫苗出現,此病毒還是此病毒嗎?不會的,病毒是會自動改變它的存在和生存方式的,肯定會變異,否則就不是病毒了。或者可以說,此病毒疫苗出現的時候,就是此病毒變異的時候,也就是人類災難的時候!這種方向是不對的,始終無法跳出死胡同,如此,受苦和失敗的永遠是病人,受益和成功的仍然是西洋醫術的製藥廠,盡管他們將災難帶給了人們,一只潘多拉的盒子!什麼時候人們才可以覺悟?可憐的人們!同時,病毒是不怕抗生素的,所以抗生素無效,亦是說西洋醫術的皇牌軍團無效!束手無策,面面相覷,我見猶憐,充分表露了西洋醫術的無奈和哀憫,百來餘年的西洋醫術天下到此終於休矣,百年基業竟毀在禽流感身上,當然這也不能全怪禽流感,因為西洋醫術本身就是錯亂無序,自相矛盾,更多的可恨之處將會隨著其倒塌而昭然若揭!這已不是南山竹的問題了,積重難返,以至此極,禽流感病毒只是西洋醫術崩潰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已。由於西洋醫術的過錯,引致現在的雞犬不寧,也是現報吧。說起來也諷刺,雖然西洋醫術是因細菌而起家,竟然無奈比細菌還要小幾百倍的病毒,「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2006-1-14新聞:中新社引述來自四川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消息稱,最近該中心發現省內流行性腦炎的優勢菌型已從A型變成了C型。不過,能夠對C型「流腦」起到有效預防作用的疫苗,自二○○二年以來,在全省二至十五歲的人群中接種率不足三成,人群對C型「流腦」普遍缺乏免疫力。四川省生廳為此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加強冬春季呼吸道傳染病防治工作,尤其要加強傳染病的監測預警工作。而四川省疾控中心從蘭州生物製品研究所,緊急調撥了三十萬人份A+C「流腦」疫苗,以保證全省群眾防病需要。

問題是D型出來又怎麼辦,還有EFGHIJK……,按字母排列足足有廿多位,不夠的話還可加入數字,如H1N2……,鼠目寸光!誰最開心?當然是藥商,患者自然是乖乖的羔羊。起來吧,不願受苦的患者!

有些金屬保溫杯,裝開水之後,外面的金屬杯身馬上熱到燙手,你問他這是保溫杯嗎,對方理直氣壯地說當然是啦,起碼比玻璃杯好,他不知道熱傳導系數這回事,君復何言?笑笑了之。

韓國科學家最新研究發現,如果SUMO基因附著在人體染色體上,染色體便處於穩定狀態,否則,染色體就會出現不穩定和異常,最終導致癌變發生。即人體內缺乏SUMO基因會促使腫瘤形成。按照傳統的看法,癌症主要是由基因本身在輻射、化學致癌物等刺激下突然發生變異導致的。但此結果證明,在沒有突然變異的情況下,染色體出現不穩定也會引發癌變。這意味著,利用SUMO基因也許可以抑制初期癌變的發生,也許可以開發出能活躍SUMO基因的藥物,以便在癌變初期阻斷癌細胞的生成;這也意味著,此前的抗癌方式需要檢討更改;這更意味著,西洋醫術系統是如此幼稚!因為他們幾乎每天都有新發現,每天都有重大發現,常識告訴我們,這只說明了他們沒什麼發現,因為他們無法將片面和支離破碎的發現系統整理,上升為理論。當然,這也可以保證他們有做不完的工作,保證他們不會失業。

美國媒體日前披露,伊拉克反美武裝正使用一種更複雜、殺傷力更大的自製爆炸裝置對美軍發動襲擊。在這種造價並不昂貴的武器面前,美軍花費數億美元配備的裝甲車竟不堪一擊。這種爆炸裝置的基本構成是在一段6∼9英寸長的鋼管裝滿炸藥,將一端封閉,另一端安裝上自製的銅或鋼“射彈”,形似一個特大號子彈。這種裝置給美軍“構成嚴重威脅”。射彈的初速度可達每秒1.6公里,能夠射穿厚達4英寸的裝甲。

大家亦都知道美國正致力於廣泛地採用隱形技術,研製新一代戰機和軍艦,但鮮為人知的是,俄羅斯早就研製出了比美國先進得多的隱形技術。借助此隱形技術,從飛機到汽車等任何移動物體都可以大幅降低自身的“可見度”。這里面的關鍵就是採用了等離子體技術,需要偽裝的物體被等離子體遮蔽後,就很難依靠雷達波發現它,甚至當最老式和最廉價的戰鬥機採用了這種技術後,其隱形能力都可以超過價格昂貴的美國F-117及B-2隱形飛機。俄克爾德什研究中心主任稱:“我們的隱形技術基於完全不同的物理原理。如果在飛機附近形成一個等離子體屏障,飛機就不容易被雷達發現。”美國的戰機隱形是靠外形設計和吸波塗料實現的。俄是靠設立等離子體屏障吸收電波的能量,這樣飛機就不容易被雷達發現了。所謂的等離子體,就是宇宙空間普遍存在的一種物質狀態,是與物質的固態、液態、氣態並列的第四態。實質上就是一種大量正離子與電子組成的集合體。等離子體一方面能通過電磁波與帶電粒子的相互作用,使電磁波能量逐漸衰減,形成吸收電磁波的作用;另一方面迫使電磁波繞過等離子體而改變傳播方向,使雷達回波減少。俄就是利用等離子體的這兩個特點,在飛機上安裝等離子體發生器,使它在飛機四周形成一層等離子體雲,這樣照射到等離子體雲的雷達波就會被吸收或改變傳播方向,飛機隱形的目的就達到了。

2005-11-8新聞:世衛已將禽流感警報提設為三級,即禽流感亞型病毒使人致病,但病毒尚未在人群中有效和持續傳播。一直擔心禽流感病毒,會變種成為輕易人傳人的類型,其實只是遲早的問題。世界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師布拉姆巴特指出,一旦全球流感大爆發,可能引致全球國民生產總值下跌百分之二或以上,造成的損失可能高達八千億美元。聯合國糧農組織表示,防範禽流感疫潮的最佳辦法,就是消滅禽流感病毒,但以西洋醫術的作為,能夠在短期內消滅禽流感病毒的機率極微,不客氣地說是不可能!如同蟑螂至今仍然遍地都是一樣。這不是錢的問題,愛滋病也花了不少錢,同樣沒任何進展。

2005-11-19新聞:香港醫院管理局表示,H5N1入侵人體後,令免疫系統產生分泌過量化學物質,攻擊自己肺部,導致健康及年輕病人亦病情嚴重,使用類固醇可抑制免疫系統,避免肺部受H5N1及化學物質雙重襲擊。但切忌過量,否則會像沙士時,病人因吸收過量類固醇而產生嚴重副作用,反而令身體免疫系統過弱,體內的細菌及真菌入血,直接導致患者死亡(類固醇使用量應為每日300∼400微克,在個別情況下最多是每日500∼600微克,沙士期間有病人較正常多吸收十倍類固醇)。

  • 香港醫院管理局指,現時局內有意見認為使用類固醇同時,必須使用達菲殺死病毒,但亦有意見認為只要適當使用類固醇,可令免疫系統殺死病毒之餘,又不會攻擊肺部,不需用達菲。而達菲必須於患者感染後48小時內及未出現肺炎前服食,超過時限或患者已出現肺炎,達菲便無效,情況像2003年在福建感染禽流感的港人一樣,最後死亡。
  • 香港醫院管理局坦言,因現時未知引致禽流感大爆發的病毒品種,故醫管局只能制訂最好的治療方案,希望疫症來臨時不太兇猛,專家可分析一百至二百名病人的治療成效,再改良治療方法。
    • 編者注:戰爭時希望敵人別來的太快,只是象徵性地打一打,留下一批他們的人員和裝備,再休戰三年,讓我方有時間研究他們的人員素質和武器裝備,找出破解之法,當然,派多二名專家來講解或協同研究更好,畢竟解鈴還須繫鈴人:)

2005-12-05東森新聞:正當各國為了對抗禽流感,而大量囤積瑞士羅氏藥廠生產的達菲時,一名具有豐富治療禽流感病患的越南醫師卻指出,服用達菲根本就沒有效果。越南醫生阮祥文接受英國泰晤士報訪問時指出,以臨床經驗來看,達菲實際上只能用來治療感染A型流感的一般民眾,它並不是用來治療H5N1病毒,所以可以說,達菲對治療禽流感根本沒有用處。事實上,克流感達菲對禽流感病毒無效並不是第一次被發現,日前專家就曾提出警告,禽流感病毒可能出現變種,在一名14歲的越南少女身上發現疑似人傳人的禽流感變種病毒,這種病毒就能夠抵抗達菲的藥效。多麼成功的推銷術,比非典時的紅外線測溫器還賣的成功,總比讓人洗手洗腳有進取。

2005-12-07新聞:中大分析沙士病人血液內細胞因子及趨化因子濃度,並比較輕症者及重症者的因子濃度差異,結果發現病者血液內的干擾素誘導蛋白-10(IP-10)濃度,較非沙士病者高十至五十倍,IP-10每增加一倍,患重症沙士的機會增加一點五倍。中大醫學院化學病理系教授鄧xx昨指出,沙士爆發時未有相關技術,故醫生開藥時只能摸石過河,但有了全自動細胞流式儀,醫生可根據病人體內IP-10數量,預知病情的嚴重性及決定用藥劑量,減少輕症者因過度用藥而出現骨枯等副作用。早於九七年香港首次出現人類感染禽流感時,已懷疑免疫細胞及趨化因子是導致病人出現超級發炎的成因,當時的初步數據亦顯示,病人體內傳統的免疫因子增加,但礙於當年技術有限,才未能成功揪出「真兇」。

問題是現在是否仍然「技術有限」?「相關技術」成熟了嗎?還需要「摸石過河」嗎?同時別忘了科學的定義是在錯誤中學習,差別只是由誰來當白老鼠。

2005-12-08新聞: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上月中應國家衛生部邀請,到北京的中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協助調查湖南省湘潭縣賀茵及賀俊堯兩姐弟的禽流感個案。兩姐弟先後出現肺炎,內地最初否認他們感染禽流感,但其後經專家組協助調查後,終確診賀俊堯感染禽流感,賀茵則被列為疑似個案〔賀俊堯於十月八日病發,但入院後八天才以咽喉拭紙為他抽取痰液作PCR聚合酶鏈反應測試,當時他體內病毒已消失,因太遲為病人抽取樣本(病發後兩至三日體內病毒數量最多,可達一千至一萬倍,病毒在病發第七至八日後消失),亦未知抽取方法是否正確,故最終未能找到病毒,誤以為沒受感染,造成嚴重的漏診。在他病發後兩周再抽血化驗抗體,才確診為禽流感〕。

大規模撲殺禽鳥並非預防禽流感爆發的好方法,由此引起的弊端尚需探討;同時這是否嫁禍栽贓轉移視線的手法,亦值得商榷。

疾病真的是疾病嗎?幾百年以來可有人質疑過此問題?有人懷疑過西洋醫術正在做的工作?西洋醫術是否是掛羊頭賣狗肉呢?科學家是很時髦,但你又如何知道他是不是偽科學家?而時髦的科學家又是否他們塑造出來的呢?能醫百病有什麼不好?不能因為西洋醫術不可以用一毒毒百菌,就不允許別人比他優秀,禁止別人超越他。同樣,不可以因為人胖就禁食,胖和食慾和吃得多是二回事,如糖尿病和吃糖多是二回事。將引起胖的疾病或原因治好了即可,糖尿病亦是將引起的原因去除,而不應為了賣藥的利益,讓人一輩子用好不了也死不了的藥,這不是醫者所為,但是商者的標準行為,如同在火鍋里下些罌粟殼,在飲料里加些什麼因之類的,如同毒品的原理,讓人上癮自動回來,這就是紳士風度,亦是人世間最卑劣的行商手法。

2005-06-01著名的「哈爾濱天價醫藥費事件」,發生在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二臨床醫學院重症監護室,住院67天耗資550多萬元。但天價醫藥費並未“買”回老人的生命,結賬時家屬對醫院的收費帳單表示了質疑:29天內輸了將近兩噸的血;在27次腎功能檢驗報告中,寫成了4個腎;8月6日病人已經去世,但醫院直到8月15號還在收費。重複檢查、過度治療可謂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在《初步調查》承認的2925次收費化驗中(平均一天44次),醫囑與化驗報告單、收費匯總單全部相符的只有35份。老人家沒有糖尿病,可是血糖化驗(收費)達565次,平均一天近9次。在48小時內做了43次血氣分析,一小時做一次血析,整整持續了兩天,誰能經得住這樣的折騰啊?收費帳單顯示,6月3日,做痰培養54次,一張化驗報告單的結論是“有菌”,其他53張為“未查獲真(細)菌”。7月5日-8月4日,短短一個月時間?,輸入各種液體1噸多。輸入液體總量最多的7月13日,一天將近170公斤,相當於一名正常成年男性體重的2倍。天天輸那麼多液體,風燭殘年的老人能受得了嗎?每天的收費單和醫囑都對不上,天天在花冤枉錢,不管是交5萬元,還是10萬元,甚至25萬元,總是一兩天之內就被通知錢已用光。這起事件是西洋醫術橫行導致的惡果,充分反映了西洋醫術當道的種種弊端,西洋醫術瘋狂逐利的本來面目暴露無遺,其商品市場“追求經濟效益最大化”的遊戲規則甚囂塵上。西洋醫術偉大經濟利益目標的最終實現必然要層層分解到西洋醫院的每個科室、每位西洋醫生和白衣天使身上,從而使無辜的西洋醫生充當了為西洋醫術和他們的主子──西藥廠創造高額利潤的一線“戰士”。這樣的大背景下,“過度診療”和“重複檢查”等荒謬行為已是必然之事,順理成章,不可避免。此事件中,西洋醫生白衣天使平時用以掩飾的職業道德仁心仁術一夜之間變得黯然失色,事件的發生看似偶然,實則必然!

天下的西洋醫生都是一樣的,所謂的西洋醫院好不好,不過是建築物好不好,占地面積是否夠大而已,占地面積大或在大城市里的西洋醫院,人們都習慣將之認為是大的醫院,人們心目中大的醫院,就相當於好的醫院了,他們不知道這些連鎖店里賣的產品都是同一個廠商生產的,也不知道這些廠商生產的產品實際上就是毒藥,更不知道該國制定相關醫療衛生法規的人就是他們的代言人。這是全民教育的問題,是人們缺乏這方面分辨能力的問題,是無辜的人們被嚴重誤導的問題,當然這也涉及欺騙和犯罪,這些罪行不是他們自己製定的法律里的罪,而是良心上的,他們讓本來可以尋求其他醫療方式的人死心塌地信任他們(但他們並不放心被他們欺騙來的患者,他們要求被欺騙來的患者簽署一旦發覺被騙也放棄追訴他們的權力,雖然他們也明白在法理上他們這樣做是站不住腳的),他們讓本來不會死的病人服用毒藥,美其名言是毒死細菌,實際上人也被毒死!他們用放射線,用愚昧的切割為患者除去箭桿,然後打發患者回家,他們從不認為箭頭仍然在患者體內而有絲毫的歉疚!

如手機的輻射問題,從神經衰弱到惡性腦瘤!儘管廠商一致聲稱手機是安全的,但並沒有哪家廠家公開站出來否認手機與健康之間的關聯性。同時他們在淡化風險!現在說手機輻射不影響健康的專家,都是有廠家資助背景的。2000年,澳大利亞科學家提出“熱休克”癌症理論,這是第一個將手機輻射與癌症相聯繫的理論。第二年,美國癌症協會正式表態:被人體組織吸收的手機電波因為沒有電離輻射,且能量很低,不可能導致癌症。並且,類似的研究報告也頻頻問世。丹麥一項歷時13年的全國性研究表明:打手機與腦瘤、白血病、癌症之間聯繫的假設不成立。2003年10月17日,芬蘭庫奧皮奧大學公佈一項最新研究結果表明,使用手機對人的身體無害,不會誘發癌症。2004年9月,北歐五國的國家輻射保護局發表聯合聲明說,至今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能夠證明手機損害人類健康。來自德國和瑞士的25位科學家對2000年至2004年期間有關移動無線電輻射對健康影響的研究項目鑒定分析,在動物實驗中沒有發現手機信號可能導致腫瘤產生的跡象。不過,在有關腫瘤的流行病學研究中,有關評估部分存在相互矛盾之處。研究人員認為,針對某些特定人體組織或系統進行的測試,儘管可以在實驗室?觀察到效果,但在實際中究竟對人體健康意味著什麼依然存在爭議。如在實驗中,幾乎觀察不到移動無線電輻射對中樞神經系統或遺傳特徵有什麼危害,但依然不能就此得出確鑿無害的結論。西洋醫生是以國家的名義發佈言論,以立法的方式規範人們的思維,比手機生產商更有權威,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又該如何作想?

2005-11-2中央電視臺(央視國際)新聞「活人沒錢治病,醫院派救護車將其送入殯儀館」,一個大活人卻被送進了殯儀館,在浙江台州,這樣的怪事前兩天居然真的發生了。被送進殯儀館的是一個在浙江台州打工的四川內江人,叫尤xx,今年46歲。殯儀館人送來時雙手還在動,台州市殯儀館工作人員回憶說:“他們送來的時候,人還沒死,眼睛?有淚水,還流出來的,而且雙手都還會動。”一目擊者也表示:“當時人就放在這?(殯儀館),衣服都穿好的。穿好以後,把氧氣拿掉,人還在動。”這時大夥兒都看不過去了,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和圍觀群眾當場捐了3700元錢給家屬。於是,尤xx又被重新送回了台州醫院。10月31日,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司長周望軍說,目前全國40%的城鎮居民、超過70%的農民沒有任何醫療保障,看病吃藥都是自費。同時,衛生部統計表明,農村最低收入人群的人均收入是330元,而他們花在看病上的錢就將近90元,也就是說每掙4元錢就要花1元錢來看病。另據新華社報導,根據2002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我國的人均政府衛生支出水準在191個成員國當中排名131位,而居民個人衛生支出所占比重卻高居第15位。可見,當前我國的醫療保險體系還很不完善,希望有關部門儘快出台有效的措施,幫助老百姓解決看病難的現狀,希望把活人送到殯儀館的悲劇不再重演。

有些患者在沒錢付給西洋醫生而被趕出西洋醫院的時候,想到的只是火葬場殯儀館,寧死不從,從來也未想起過還有中醫,因為政府相關部門也從未提起中醫,同時他們也有意無意地用西洋醫術來培養中醫,用西洋醫術的規範來要求中醫。為什麼相關部門只字不提中國的國粹,中國的傳統中醫呢?很簡單,是因為利益所使然!如此問題應由國務院來處理,而不應由衛生部單獨進行,總不免有監守自盜之嫌疑。同時他們本身就不懂,又從何談起?甚至於有人說“衛生部與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也已經做好了讓中醫全面參與人禽流感防治工作中的準備。一旦疫情擴大,中醫馬上上馬。”這就是在文明古國的今天,決策者對傳統中醫的評價地位和看法,也就是無可奈何的時候才不妨由你來試試,如此而已(如同可憐的病人總是在西洋醫術放棄之後才找中醫)。

當西洋醫術不承認中醫的時候,我們憑什麼承認西洋醫術?低聲下氣地搞什麼中西醫結合,搞什麼針麻表演,可以指望別人施捨嗎?就憑藉中華民族的博大胸懷?當年中國被列強侵略的時候又是誰來拯救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只有中國人自己才能保護自己。寄希望於西洋醫術退讓承認甘拜下風的想法是可恥的。西洋醫術已入侵中華大地多年,西洋醫術已占據我們的海洋和領土,我們已退無可退了。清醒過來的中醫需要更清醒,還沒有清醒過來的中醫趕快清醒。不要再有幻想,不要再有猶豫,不要再有顧忌。

人們有必要設一獨立的調查機構,深入調查西洋醫術一直以來的胡作非為,包括公佈誤診率,致死率,不可以再讓西洋醫術隻手遮天,愚弄患者,翻手為雲,橫行霸道,病國殃民!別忘了那些都是我們的同胞,那些都是我們的親人,同樣也有你的親人!多少人含冤莫伸,多少人家破人亡!成千上億的患者因病致貧充分暴露出了西洋醫術──白衣天使的惡魔本性,披著人皮的狼!曾幾何時,他們的治病救人竟成了暴利行業,賣身治母,賣兒救父,西洋醫生們如果還有一點點良知,良心未泯,就應回頭是岸,為自己的兒孫留下點東西,天道循環,天理昭昭,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世紀的審判終會到來。

病人越看越多,疾病越治越多,原因何在?西洋醫術只有毒殺和切除的本事,沒有絲毫預防疾病的功能,病人層出不窮,亞健康者遍及大地,這是必然之事,也是西洋醫術自己倒塌的原因之一,“根據統計,過去十年,內科病人數字不斷上升,增幅有時以三至四倍計,病人往往要排期一年半以上才能見醫生”!“即使醫生盡力縮減看症時間,結果亦只會令病人愈來愈多”。病人根本沒有「零等候」的可能,為虎作倀,令有良知的西洋醫生倍感困惑,百上加斤。

2006年元旦日香港發生公立醫院名醫以死控訴的悲劇,即是一典型例子,伊利沙伯醫院腸胃內科顧問醫生盧xx,疑因工作壓力,曾向同事抱怨「病人多到睇唔切」,在放病假期間,返回醫院辦公室吊頸喪生。該宗事件震動香港醫學界,五十四歲的盧康源在醫學界名望甚隆,與盧共事多年的伊院醫生表示,盧性格開朗,平日喜歡運動,最喜愛打網球,為人又有正義感,對行醫充滿理想,並將於一年後退休。但近期因工作壓力大增,曾向同事透露:「太多病人睇唔切,唔知點算,夜晚又睡唔著,又好想快些退休。」他亦曾透露,在醫管局推出藥物名冊後,無法為部分病人處方有需要藥物,令他感沮喪。

最大的諷刺是“目前醫療團體無任何支援組織可助情緒困擾的醫生”,一言道破天機!為醫者尚如此,其他有情緒困擾問題的病人,其他的病人又該如何呢!此乃自欺欺人,天理總是有的,誤入歧途的西洋醫生應該覺醒,有正義感的西洋醫生應該覺醒。

西洋醫生的職責是賣藥,無藥可賣,而又對著越來越多的病人,同時很多向他買藥的老顧客,每來向他買藥一次,他的內心就受一次煎熬,他的良心就受一次責備,同一位病人十幾年了還是同樣的病,從未見好,一天天地拖著,因為他也覺得對不起病人,慚愧內疚(如果他有正義感),一天看廿位病人,良心就一天自責廿次,情緒困擾,精神病發是遲早的事。

這不是資源不足的問題,不是錢的問題,是根本無藥可治的問題!

長期以來一直是他們自己管自己,無法無天,因為他們就是法,法就是他們自己定的,西藥廠為國家為他們定好了法律規則,包括服毒方法和致死劑量,教他們讓待宰的羔羊簽授權書,教他們如何道貌岸然,讓羔羊們死而無怨,死而後已,高明!

疫苗接種的後遺症一直被有意無意地掩飾,如水痘疫苗接種後會有小量病毒潛伏於神經線,至老年時引發神經痛等病狀。明明是重大醫療事故,竟可說成是集體歇斯底里,信口雌黃,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什麼是禽流感?禽流感即是俗稱的“雞瘟”而已,很多時候西方認為很難防治的疾病,中醫運用自己的方法,卻變得很簡單。2003年,非典肆虐全球。據事後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臺灣病死率最高,香港次之,大陸最低。從大陸來講,則廣東最低。究其原因,是因為中醫藥介入診治最早的緣故。另外,從治療費用比較,中西醫結合組平均為7024元,西洋醫術組平均為18867元。而從預後效果看,採用中醫治療的,基本無後遺症(廣州某中醫院當時接治SRAS患者60多例,全部治癒,一年之後回訪沒有任何後遺症),單獨採用西藥治療的病例中,則曾出現大面積股骨頭壞死的情況。

2006-1-13倫敦路透電:「傳統理論被顛覆:植物竟是甲烷一大來源。樹木除了吸收二氧化碳,也會排放溫室氣體」,甲烷是一種溫室氣體,也稱沼氣,阻礙熱量散發,對氣候變化影響僅次於二氧化碳。

  • 到目前為止,科學家們一致同意和認為,大氣層中的甲烷主要是由城市垃圾堆、煤礦作業、反芻動物、泥炭沼、沼澤或稻田等潮濕、缺氧環境中滋生的細菌所釋放,植物只在缺氧的情況下才會釋放甲烷;但《自然》雜誌12日公佈的德國研究發現,植物或乾燥的葉子或草地,也會釋放甲烷到空氣中。
  • 德國海德爾堡馬普核子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在野外和實驗室?進行了對照實驗後發現,大氣層?的甲烷有10%到30%源自植物。而且無論是活生生或枯死的植物,都會釋放這種溫室氣體,前者的釋放量又比後者多出10到100倍。這個新發現令人震驚,也深具爭議性。它協助解答了人類從太空觀察到熱帶森林上空充斥大量甲烷的疑團;
  • 根據聯合國《京都議定書》,森林會吸收二氧化碳,所以種植大量樹木,就可以創造吸收溫室效應氣體的海綿。如此,笑話就大了!不但氣候科學會產生劇變,對《京都議定書》也是一大打擊,這就是科學:)
  • 這個研究小組的粗略估計,全球植物每年約釋放6200萬到2.36億噸的甲烷,枯枝落葉等植物廢棄物則釋放100萬到700萬噸,植物釋放的總甲烷量,約佔全球甲烷排放量的一至三成。

德國科學家發現植物竟然是甲烷一大來源,令科學家大跌眼鏡。君不見如此的眼鏡俯拾皆是?聯合國的《京都議定書》亦要修改了,因為足夠先進,這就是現代的世界標準。

2006-1-14倫敦、安卡拉綜合電:「土耳其禽流感病例,顯示病毒漸適應人體」,由英國政府資助的醫藥研究理事會和世界衛生組織聯合發表聲明說,從分析結果研判,土耳其的病毒已經開始出現適應人體的變異現象。“研究顯示,香港2003年的病毒‘喜歡’貼附於人類細胞上的受體更甚於禽鳥的受體,土耳其的病毒預料也會有這樣的特徵。”2003年香港禽流感及2005年越南禽流感,同目前肆虐土耳其及去年在中國西部青海湖出現的H5N1病毒,“有非常密切的關係”。世衛西太平洋區主任尾身茂警告說:“土耳其的人類受感染新病例顯示,隨著每一個月的消逝,局勢愈發惡化,流感大流行的威脅繼續與日俱增。”

2006-1-19加通社多倫多電:抗流感藥研究報告震動醫學界,特敏福功效再受質疑

  • 一項新發表的專業評論報告,對現有有關流感藥物的研究報告進行重新分析,並得出結論稱,市面上僅有的四種抗流感藥物中,兩種不鼓勵使用,另外兩種僅應該在嚴重流感季節或全球流感爆發時才使用。該報告引起醫學界嘩然。
  • 報告發表在著名的《柳葉刀》期刊上,首席作者傑斐遜醫生(Dr. Tom Jefferson),是位於義大利羅馬的科克倫疫苗中心(Cochrane Vaccines Field)科研人員。該中心隸屬科克倫協作組織(Cochrane Collaboration),一個志在推廣有憑據支持的醫護服務的國際性非盈利組織。
  • 專家嘩然公眾信心殆盡:抗病毒專家和傳染病專家看了報告後,感到既震驚又惱怒。他們稱這個結論將增加公眾及衛生當局的困惑,因為人們對流感藥物到底能起何作用更是一頭霧水。
  • 作者們無法找到「特敏福對禽流感效果的可信數據」。傑斐遜解釋道,他們報告中引用的唯一數據,就是那些來自隨機控制的試驗或一些臨床試用的數據。抨擊這篇報告的科研人員,也承認全世界需要更多有關特敏福及類似藥物(神經氨酸脢抑制劑)對人類H5N1病毒個案有何效果的數據。公眾衛生當局已經迫不及待地準備展開所需的研究,但面臨著巨大的後勤挑戰。
  • 必須臨床試驗特敏福(之前的雖然只是閉門造車,但已在商業上穫得巨大成功,雖死猶榮):傑斐遜及其同事的報告,就是人們所稱的科克倫評論(Cochrane review)。該評論是一種高度專業化的綜合評論,作者們遍搜有關某個具體類型試驗和研究的所有醫學文獻,然後對所有的資訊加以組合並進行重新分析。在結論中,報告作者們警告稱,過度高估流感藥物的作用,可能阻礙其他用於治療同樣疾病的公共衛生策略的發展和使用。

2006-02-15,最新一期權威綜合性科學期刊《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流感病毒領域的頂尖科學家聯合發佈了一項最新研究結果:禽流感病毒出現了帶有地區特徵的“分支”,這意味著各國僅根據一個病毒“分支”研製出的人用疫苗很可能無效。這些“頂尖科學家”從中國香港和內地的家禽、候鳥的1萬多份分泌物中,提取出H5N1型禽流感病毒樣本,並和東南亞等其他地區的病毒樣本進行基因比較。他們發現,這些病毒都源自1996年出現在中國廣東的原始H5N1型病毒,但現在不同地區禽鳥身上的病毒基因已經發生變異,分化成了帶有地區特徵的“分支”。例如,這種流行多年的病毒,過去10年中已經在越南出現過三次交叉變異。報告中暗示,禽流感病毒很快出現多種“分支”的現實表明,要防範人間禽流感疫情,僅根據一個病毒“分支”來研製人用疫苗是“相當冒險的”,必須考慮病毒的多樣性。“東南亞地區和中國南部的禽流感病毒抗原的地區性分化,對目前研製人用疫苗的臨床效果提出了巨大挑戰。”此外,他們還指出,必須跟隨病毒的變異而快速更新疫苗,這對於防範人間禽流感疫情非常重要。

對西洋醫術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病毒的定義和疫苗的局限!在如此大事大非面前,如此“頂尖科學家”竟說出如此低水準的話題,令人感嘆!因為以西洋醫術的能力是不可能做到的,疫苗永遠只能跟在病毒之後當事後諸葛亮,由普通流感疫苗的分型即可略知此之一二(我們尚且不談疫苗對人體的嚴重危害性和化療的對比)。當這些高致病性的禽流感病毒一旦突破人群免疫防線,演變為極易在人群中傳播的流感病毒,將造成大量的感染和可能造成數百萬的死亡病例。進行有效的中醫預防是迅速建立人群免疫屏障,阻斷流感大流行的蔓延,減少和降低其危害的有效手段。

2006-3-23綜合報道: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指「H5N1」禽流感病毒不斷變種,已在人體演變成兩個不同品種,這種情況令到研製疫苗的工作變得複雜和以致不可能!也意味著瘟疫的大流行隨時爆發和一發不可收拾。令科學家研製疫苗及各國防範爆發大瘟疫的工作,變得更加複雜和困難。2003年觸發人類大瘟疫的「H5N1」病毒只有一個品種,但現在卻有兩個。這兩類病毒都是同一個源頭變種而成的,但有不同的基因,正如愛滋病病毒也有不同的品種一樣。美國監管部門提議禁止一些現時治療人類流感的藥物,用來治療患病的家禽,以免削弱這些藥物在人類身上的效力。因為在動物身上濫用這些藥物,會削弱它們的效力,繼而會令病毒在人類體內加強抗藥性。

不可天真地認為病毒只會依存下呼吸道,不會或不懂爬上來(如老鼠不懂爬上樓一樣)而還有時間,此乃一廂情願,自欺欺人和不負責任。在此千鈞一髮之際,我們唯一的忠告是:別忘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中醫,未雨綢繆,事先增強自身免疫力,是我們現在可以做的。

根據英國衛生保護局研究員利用數學模式所得出的結論,就算99.9%的航空旅程停頓,大部分城市最多也只是推遲約4個月便受到流感的侵襲(為達到顯著的效果,管制措施既要幾乎全面,也要即時執行)。這些流行病傳播迅速,幾乎任何措施都無補於事,除非不合理地停頓運輸。這不是實際的控制策略,最多只能夠爭取到數周的時間。這些額外的時間也不足以發揮重要的影響力。舉例來說,若干能夠生產疫苗的國家未能夠在這段時間內生產及為國民廣泛注射疫苗。流行性感冒的潛伏期短,通常只有1至4日,患者在徵狀未出現時已可能傳染別人。

在新加坡出席英國醫學期刊《刺針》舉辦的禽流感研討會上,北海道大學研究人員喜田博史表示,除了已知可以致命的禽流感毒株以外,還有近一百五十種毒株可能觸發全球疫症。之所以形成這麼多毒株,是因為不同蛋白質會在病毒內部進行組合。H5N1只是至少一百四十四種已知禽流感病毒毒株中的其中一種,能指望疫苗能對這些病毒都有效嗎?這是不可能的!任何一種毒株都可以觸發全球疫症。美國白宮表示,禽流感傳染到美國只是遲早問題,並有官員擔心疫情或持續十八個月,可能有二百萬人死亡(僅僅是美國)。

印尼官方2006年8月8日說,又有兩青年證實感染禽流感致死,該國死於禽流感的人數增至44人。受H5N1型禽流感致命病毒影響,印尼已成全球最多人感染禽流感死亡的國家。

倫敦路透2006-08-18電:有一些國家已經開始囤積“達菲”(Tamiflu)和“瑞樂砂”(Relenza),但因為H5N1病毒經常變異,一旦在人與人之間傳播,這些藥物有多大抗防效用,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法新社報導:世界銀行專家星期天(2006-09-17)警告說,禽流感疫情將會帶來“真實和實質”的財政威脅,可能導致全球經濟損失2萬億美元。世行禽流感工作小組負責人亞當斯說,一旦爆發人傳人的嚴重禽流感疫情,將會摧毀世界生產總值的3%,嚴重影響貿易和經濟活動。世行的資料顯示,假設全球1%的人口受影響,估計會有約7000萬人會在禽流感疫情中死亡。

《紐約時報》2006-11-26引述《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上發表報告:採用一般的禽流感檢驗方法來確定是否受感染,既困難又費時,由於必須經由實驗室化驗,可能會延誤治療。以土耳其和印尼發生的家族群體感染禽流感病例為物件的研究結果顯示,採用鼻子和咽喉拭樣進行快速化驗的方法每次都告失敗。在土耳其,進行間接酶聯免疫吸附試驗(Elisas)的跟進監測結果也一樣無效。每次都有效的方法唯有聚合酶鏈式反應檢驗法,但這種檢驗法要在先進的實驗室內進行,而且需要花數小時。韋爾科內爾醫學院的莫斯科娜醫生說:“如果每個病例都要採用聚合酶鏈式反應檢驗法,那會是一場大災難。”

若再發生西班牙流感,全球數千萬人將丟命!由美國哈佛大學教授默里領導的研究團隊,以2004年的世界人口為基礎,再根據西班牙流感在27個國家的死亡率進行了計算。如果類似造成1918年西班牙流感瘟疫的病毒再次爆發,全球大約5100萬至8100萬人丟命,中位數為6200萬人,相等於二戰時期的總死亡人數。其中,96%的死亡人數將來自發展中國家。受打擊最嚴重的國家則是印度,其超額死亡率(excess mortality,即流感流行造成的死亡超出非流行同期的平均死亡率)為4.39%。有關的研究結果刊登在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

華盛頓路透電:美國衛生官員星期五(06-12-22)警告腎臟病患者,那些曾經接受過核磁共振成像掃描(MRI)的病人可能患上一種導致皮膚硬化以及肌肉衰弱的新疾病。腎臟病人在接受過使用含釓類造影劑進行的掃描後,患上一種稱為腎源性系統纖維化(nephrogenic systemic fibrosis)或腎源性纖維性皮膚病(nephrogenic fibrosing dermopathy)的新疾病。可導致病人身體器官受創、眼睛出現黃斑、關節僵硬以及皮膚感覺灼熱、發癢及出現腫脹等(美國全國腎臟基金的數位顯示,美國大約有2000萬名腎臟病患者。他們的病情通常是由於糖尿病、高血壓或遺傳因素所引發的。腎臟病患者無法自行淨化血液)。

2007-1-12,世界衛生組織官員福田圭司(音譯)說,高致病性禽流感最近再度在多個國家出現,又一次拉響了禽流感病毒變異可能造成人際禽流感大暴發的警報。“看起來這真的有季節性,在冬季北半球疫情會增加。”福田說,世衛組織對於禽流感變異獲得人際傳播能力的擔憂一直存在,防控措施良好的越南和韓國最近再度暴發疫情,可見禽流感病毒是可怕的頑症。世衛組織一直關注高致病性禽流感人際傳播的可能性,但目前還沒有這樣的證據。自2003年以來,世界衛生組織接到人感染禽流感病例的報告264例,其中158例死亡。

日本預估若爆發禽流感,10天將有12萬人被感染:(東京訊2007-01-17)中央社消息,日本經濟新聞今天報導,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針對大東京首都圈八十八萬人的行動模式做出對禽流感疫情的預估,如果一位東京居民在東南亞感染禽流感返日,以最壞的情況估計,在他返國十天之後,將有高達十二萬人會被感染。研究小組認為,禽流感主要是藉由飛沫傳染,經過三天潛伏期之後會發病,第三天以後,距離患者一公尺近的人會遭到感染。因此小組人員以此觀點為前提,針對八十八萬名住在東京首都圈人士的通勤、通學、購物等行動模式進行調查。

日本衛生部昨日發出一份政府指導原則草案說,一旦爆發人傳人的禽流感重大疫情,在禽流感疫苗嚴重不足的情況下,日本將必須決定,應讓比較容易死於禽流感的老人先接受預防疫苗注射,或讓兒童先注射,以保護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並對日本國內的火化場進行調查,看現有火化場在上述重大疫情爆發的情況下,是否足以應付火化大批死者的需求。

埃及發現禽流感病毒變種!2007-1-20日內瓦綜合電:世界衛生組織前日說,上個月在埃及患H5N1禽流感病毒死亡的兩名病患,體內病毒出現變種,對抗流感藥“達菲”(Tamiflu)出現“中等的”抗藥性。世衛組織把在埃及發現的這種變異病毒菌株命名為“294S”。

2007-4-5 服特敏福,日百餘人異常

  • 針對服用抗流感藥物「特敏福」之後是否會產生行動異常的問題,日本政府4日召開專家會議,結果得知﹕在1079人服用這種藥之後,有128人出現暴躁、墜樓等異常行動,其中8人死亡,共有55人死於疑似副作用。
  • 據中央社報道,近來頻傳服用特敏福的十幾歲青少年出現墜樓、跳樓、狂暴失控、走路搖晃等異常行為,使得當局決定重新研究異常行為和服用特敏福之間的因果關係。此前,厚勞省已要求經銷商在藥品說明中註明,禁止10歲以上未成年人服用特敏福,但對於服用特敏福會出現不良副作用一直持否定看法。此次調查顯示,有異常行為的128人,以年代別來分,最多的是10歲到20歲之間的青少年,共有57人,其次為10歲以下的兒童,共有43人。

紐約路透2007-10-6電:研究員發現,H5N1禽流感病毒已經變種,並且更容易傳染給人類。不過,這種致命性病毒仍未演變為廣泛流行的病種品系。美國威斯康辛麥迪遜大學的研究小組在最近一項研究中指出,目前H5N1已較一九九七年在香港爆發時,變得更接近哺乳類動物,將近成為人類攜帶的病毒。病毒的變化是令人擔憂的。最近從非洲和歐洲禽鳥取得的所有病毒樣本,卻顯示病毒已經變種,能夠適應人類上呼吸道較低的溫度。自2003年以來,已有12個國家的329人感染了主要在禽鳥之間傳播的H5N1禽流感病毒,其中有201人喪命。這種病毒很少在人類之間傳播,不過一旦病毒能夠輕易傳染給人類,這很可能在全球造成大流行。我們不知道,病毒得展開多少次的變種,才會演變為廣泛流行的病種品系。

新華社日內瓦2007-12-27電:世衛確認巴出現禽流感人際傳播(科學家們一直擔心的問題終於不幸出現,H5N1型禽流感病毒一旦變異成為可輕易在人際傳播的病毒,會給人類健康造成威脅)!世衛組織在聲明中說,該組織位於埃及開羅和英國倫敦的實驗室檢驗證實,自今年11月起,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地區一個家庭中的禽流感患者之間,確實出現了人際傳播的病例。該家庭共有兄弟五人出現了肺部感染症狀,其中一人是獸醫,曾經參加過撲殺禽流感疫點家禽的行動。死亡的兩人中一人死亡較早。另外一人於11月23日死亡,對他的檢驗證實其感染了H5N1型禽流感病毒。這些兄弟在出現病徵後,無論是在家里還是在醫院都互相照顧,有密切接觸的情形。這是在巴基斯坦首次發現禽流感人際傳播病例。此前在印度尼西亞、泰國等地也出現過類似的病例,即在禽流感患者與其密切接觸者之間出現有限的人際傳播。

2008-2-1,十多個歐洲國家的數字顯示,流感特效藥「特敏福」對一成三的「H1N1」病毒失效,可能是病毒變異所致,專家擔心「H1N1」病毒的抗藥性進一步增強,「特敏福」就會失去其功效。

2008-2-13新聞 變種流感襲港打針都冇用:變種流感甲型H3N2布里斯本病毒(威斯康辛型流感變種)半年前開始流行,被世界衛生組織確認為全球新病毒(世衛未有足夠數據研製新疫苗,藥廠亦沒可能生產),首先肆虐南半球,迅速傳播至北半球和亞洲,香港更是迅速傳播佔逾九成。今冬採用的流感疫苗組合與目前流行的品種並不吻合(布里斯本甲型及山型病毒均不在世衛建議的北半球流感疫苗病毒組合之內),即疫苗極不理想和無效。由於出現新病毒,加上近日天氣持續寒冷,進入流感高峰期已迫在眉睫。

2008-3-30新聞 歐洲疾病控制中心報告指出,用於應付流感大流行的藥物「特敏福」出現嚴重抗藥性,更有國家的流感病毒對特敏福抗藥性接近七成,但最令人擔心的是,部分感染有抗藥性流感的病人,卻從未服食過特敏福。歐洲疾控中心指出,這個冬季在歐洲流行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對治療流感的藥物特敏福產生嚴重抗藥性,在挪威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抗藥性高達六成八,法國的也達到四成二,在其他國家該流感病毒的抗藥性亦近三成。這些國家的醫生甚少處方特敏福,而部分對藥物有抗藥性的病人,更從未服食過特敏福,醫學界關注特敏福為何出現如此嚴重抗藥性。〔編者註:正確的說法是70%無效,如藥敏試驗有效但在人體使用無效亦是無效,如出一轍〕

韓國西南部證實爆發致命性禽流感!韓國聯合新聞社2008-04-07報導:位於首爾西南250公里的井邑市有一座養鴨場爆發疫情,農業部已經進行測試,證實這一波疫情的禍首是H5N1病毒。上星期,這座養鴨場附近、大約27公里外的一座養雞場才爆發致命型禽流感。

2008-4-22新聞 疫苗失效美爆變種流感:流感在香港弄得「滿城風雨」之際,美國亦遭遇四年來最嚴重的流感疫情,主要原因是所用疫苗對美國流行的H3N2流感病毒並不奏效,這是因為在配製生產流感疫苗時,相關病毒已變種,導致疫苗達不到預期效果。

  • 二十年前,季節性流感每二至三年變種一次,但最近五年,病毒每年變種一次。但疫苗生產技術並沒有突破,疫苗的生產追不上病毒變種的速度。
  •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每年都會估計哪三種流感病毒肆虐美國,從而研製一種針對該等病毒的疫苗。不過,根據威斯康辛州馬什菲爾德診所與CDC合作的一項研究,今年的疫苗所針對的其中兩種目標病毒均不是流行病毒,疫苗的功效只得44%。
  • 現時,美國主要有三種流感病毒,其中最嚴重的是H3N2甲型流感病毒,也是目前導致人類染病甚至死亡的主要流感亞型,另一種目前流行的病毒還有佛羅裡達乙型。CDC報告說,在針對H3N2甲型流感病毒方面,目前美國廣泛使用的疫苗有效率只有58%。
  • CDC表示,為了能於秋季前趕製疫苗,衛生官員必須在二月前決定疫苗要針對哪種病毒。根據CDC的數據,每年美國人中有5%~20%感染流感,20多萬人因病情嚴重而住院,約36000人死於與感冒相關疾病。

英國《獨立報》網站2008年4月24日發表文章,題目為:現在是放棄研制艾滋病疫苗的時候嗎?去年年底,有望成功的一種艾滋病疫苗試驗失敗,此後深深的悲觀情緒便在世界各地的艾滋病科研人員中蔓延開來。25年來,研發艾滋病病毒疫苗的努力不斷遭受挫折,這次是最近發生的一次挫敗。大部分科學家承認,也許永遠無法研制出艾滋病病毒疫苗,甚至那些認為十年內能夠制成疫苗的人也警告說,哪怕疫苗研制成功,也不太可能真正有效地預防艾滋病病毒感染。人們從中得出的主要結論之一,便是十多年來,科學家在進行人體臨床試驗之前,先在猴子身上試驗艾滋病病毒疫苗,但這種動物試驗模型實際上並不成立。默克公司中止了這一失敗的臨床試驗,因為這種疫苗可能實際上增加了人們感染艾滋病的機會,因此超過80%的受訪科學家認為,現在重要的是要轉變艾滋病病毒疫苗的研究方向。

2008-7-7綜合報道:美查子宮頸癌疫苗18死案件 針對年輕少女的子宮頸癌疫苗加衛苗被指與十八宗女病人死亡案有關,美國當局正進行調查。該種疫苗於兩年前推出,當局發現八千名女性注射疫苗後出現副作用,逾五百個案件來自紐約。部分副作用包括在注射後嘔吐、胰臟炎等。

在亞洲,至2009-01-05已有高達5億隻家禽死於禽流感或為控制疫情而被撲殺,給經濟和糧供帶來重創。不過更大的隱憂是,H5N1有朝一日可能引發在全球奪走大批人命的人類大流行疫情。香港上月爆發疫情有其嚴重性,港府以為,H5N1在2003年肆虐香港後,通過家禽接種疫苗和嚴格管制養殖場衛生條件,該病毒已在香港被根除。但事與願違,除了下令撲殺8萬隻家禽,調查人員目前還在尋找新疫情的感染源頭和測試疫苗的效力。香港使用的疫苗理應能夠保護家禽免受數種亞型流感感染,不過部分科學家相信, H5N1病毒有可能已變異到不受疫苗影響。中國使用的較新型家禽疫苗是專門針對H5N1而研製,但不管是在中國或越南,疫苗接種至今也無法根除疫情。

東京法新2009-02-11電:日本Panasonic宣佈採取未雨綢繆的措施,下令駐派在可能爆發大規模流感的海外員工,先將家屬送回日本,以免爆發疫情時,難以訂購機票。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自2003年爆發禽流感H5N1病毒以來,已有250名病患死亡。雖然禽流感仍只是一種禽鳥疾病,但科研人員擔心,H5N1病毒會變種成為人傳人的病毒,引發大規模傳染病。

華盛頓路透2009-03-04電:美國今年最普遍的流感菌株H1N1,近乎所有病例都對主要治療藥物“達菲”產生了抗藥性(去年只有19%病例對“達菲”產生抗藥性,但今年飆升至98%)。 “達菲”(Tamiflu)被視為對付潛在大規模新型流感疫情的關鍵武器。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警告,流感病毒可能迅速對該藥物產生抗藥性。較早時候,流感病毒已對金剛烷胺(amantadine)和金剛乙胺(rimantadine)產生抗藥性。

《星期日郵報》2009-5-25:英國政府的科學家警告,賴以應付豬流感(H1N1甲型流感)疫潮爆發的抗流感藥特敏福,有可能在短期內失效。已發現一種與豬流感相關、同被劃分為H1N1病毒的季節性流感病毒已經變種,具備抗藥性,特敏福對它的效力銳減99.6%。因此相信豬流感病毒變種亦只是時間問題(特敏福的治療方式是攻擊病毒的N1蛋白,只要病毒基因其中一個氨基酸有變,就足以令特敏福無效,偏偏這種變種的傾向似乎是N1蛋白的特性)。那末當初此藥出廠的許可證,和大量推銷此藥的理據,又該何去何從?如果沒人需為此負責,起碼也需有個交代,或此筆巨款的賠償問題如何吐出!

 

沒有任何疫苗可供注射!在流感和禽流感將要同時爆發的危險時刻(一旦這兩種病毒同時爆發,就會產生禽流感病毒突變,新變種的病毒適應了人體生存的環境,便可能產生人傳人的人間禽流感)!!如果萬一如此,中醫將是唯一的必由之路。

不是中醫能不能治病,而是病人願不願意接受中醫(這裡的中醫不是指西方醫學培養出來的中醫)。希望病人們不至於「待西洋醫術放棄了才看中醫」。中華大地上遍佈著成千上萬的中醫,他們在衛生部的考試中不一定合格,因為那是西洋醫術的標準,但這些無牌的中醫可以治病,卻是千真萬確無需置疑的,當他們治好被西洋醫術判為死刑的癌症時,西洋醫術往往會以之前的診斷是誤診而推諉和否定中醫的療效(這裡他們根本沒有絲毫的科學態度和胸襟)。因為中醫成了西洋醫院的直接競爭者,危及了西洋藥廠的高額收入,影響了西洋醫生的豐厚佣金,所以一直是西洋醫術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同時還從商業管理和政治的層面出發,狐假虎威,立法嚴禁這些中醫的任何廣告,並在各種場合醜化和打擊他們,將他們的名聲用來掃地,以保障其藥廠的利益;他們同時不厭其煩地廣泛宣傳,以致讓謬誤重複一千次即成為真理,他們讓家喻戶曉都誤以為西洋醫術才是唯一合法和有效的醫療方式,此手腕也實在太低檔了些。所以才出現了如今在中華大地上艱澀地推廣中醫的滑稽情形,甚至於有人以為中醫就是恐怖組織,避而唯恐不及。

西方醫生用以抵諉中醫的託辭包括:沒有科學根據,沒有證據顯示……,遺憾的是如此蒼白無力的說法,就可以片面地判處有5000年歷史的中醫死刑!這個法庭足夠霸道,如同由黃鼠狼審判雞一樣,只是這次是由中國人審判中醫。無奈的是這是事實,起碼目前來說仍然如此。可憐的中醫迫於無奈,快快去找根據和證據,還要依足他們的格式和文法,同時是他們認可和理解的,要學習他們的口吻和語氣,加入他們的理論和論據,再進修中級班和高級班,而且英文和法文需要過關……!當別人視你為商業上的敵人和眼中釘肉中刺,要置你於死地的時候,乞求是沒用的,而且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如狼吃小羊一樣,特別是小人得志的時候,炎黃子孫需要正視這一點!

因為中醫深邃的理論一般人不易明白,淺顯的語言難以充分表達中醫的內涵,傳統文化的謙謙君子和重視個人品行修養的千年習慣也決定了中醫不像能說善道者般擁有三寸不爛之舌,我們還是讓事實來說話吧,讓療效來說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

中醫可以預防和治療任何已知和未知的疾病。與西洋醫術相比,中醫採用的是完全不同的超前概念,不會越權代職,粵犬吠雪(包括禽流感)。中醫治病藥到病除,就像在一間漆黑的大房子里,點燃一盞燈,整間房子馬上充滿光明,一亮就全都亮了,唯一的延滯只是光以光速到達房子角落的時差而已!因為人體的平衡,像天秤一樣,平了就是平了,好了就是好了,不通則痛,通則不痛,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年前我們曾收治一位貪官,服藥一周,痛改前非,一年過去了,至今仍守正不阿正直無私,脫胎換骨似的另外一個人。中醫是經過歷史考驗的,中醫經得起歷史的考驗!一旦禽流感病毒突變成可以人傳人,世界大流行將難以避免,唯一可以有效結束世界大流行的方法必須依賴中醫。在禽流感來臨之前服用中藥,提高個人的免疫力和自身抵抗力,到時就無所畏懼了;未雨綢繆,總比臨時抱佛腳好。

中華文化的存在不會因為別人的承認與否而受絲毫影響,她有獨特的傳承方法和不撓的生命力,這一點我們不需擔憂,只是有人可憐而已。非典的研究尚未出來,禽流感又來了,西洋醫術的理論研究速度和藥品研究速度,永遠跟不上也趕不上病毒的速度,這是其先天不足所決定的,沒有系統的基礎理論,對人體缺乏正確知識和基本認識,沒人能幫它的忙,這就是西洋醫術的前途和未來!只能是這裡試一下,那裡試一下,將那些毒藥分來合去,連雞毛鼠尾也用上了,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後面還有一群馬首是瞻者。滑稽的是西洋醫術現在仍然在管制著中醫,仍然在中華大地上頤指氣使。

西洋醫術已經全線失守,西洋醫生在禽流感中將再次首當其衝,他們是西洋醫術的殉葬品,這怨不得人,害人害己,是自己選擇和走的路,當然,如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另當別論。禽流感病毒並不認識這些西洋製藥廠的銷售員,由於他們每天都處於販賣毒品的第一線,被他們誘導誤導者上當受騙之餘,也將與他們分享其惡果。

由於毒品推銷員和販毒者的卑劣性,同屬恕愛莫能助之列(包括他們的同路人)。

特別提示:由於禽流感等病毒的特性,以及提高和恢復被西藥嚴重破壞和削弱的免疫系統需要時間(西藥本身即是毒藥,使人體抵抗力下降、削弱人體免疫力、破壞人體自身平衡、引致過敏、易倦、易病、甚至致畸、致癌和致命,不是自然和健康的健康方式,最重要是其本身即會致病)!建議使用安全健康的中醫,如使用我們公開提供的中醫處方(三個月對所有人而言是最保險值),同時也能預防和治療其他疾病,一舉三得。中醫自古即有“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之說,人人都懂些養生道理和中醫常識有好處,防患未然,浩然正氣,可防治疾病(包括禽流感)。

2007-12-27 世衛確認禽流感人際傳播(Human infection with H5N1 avian influenza has been confirmed by WHO)!最令人擔心和最不幸的事情終於出現(H5N1病毒一旦變異人際傳播,將是世界災難)!現代西洋醫術對此無能為力(昨日觸目驚心舉世震駭的非典仍記憶猶新談虎色變,四倍於此變本加厲的禽流感已近在咫尺迫在眉睫!這是呼吸道傳染,不是洗手洗腳拖地板能解決、不是外科口罩隔離衣紅外線測溫儀能預防、更不是抗生素激素疫苗能奈何!這是病毒,是西洋醫術無可奈何的病毒)!中醫是唯一的治療方法(最好的預防方法是提高自體抵抗力)!雖然我們不願中醫地位通過如此方式提高,浴火重生,畢竟是以無數生命為代價,但歷史上的進步和真理發現莫不如此!這是試金石和分水嶺,可以結束第三次鴉片戰爭,讓唯利是圖和沒錢就不當白衣天使的販毒者返回他們的天堂,所以壞事也可變成好事!只是祈望中醫的傳播速度比禽流感快(禽流感是死亡收割機,來的愈晚愈恐怖,因其變異愈成熟就更具殺傷力),此乃生死時速,刻不容緩。中醫同仁,嚴陣以待、同仇敵愾、悉心竭力、眾志成城,迎接挑戰(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中醫向來對此遊刃有餘,多準備些樹皮草根即可,不需與虎謀皮:)

防治疾病其實很簡單,“正氣內存,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提高抵抗力就不會得病,得病後提高抵抗力就會好)!邪不勝正,最重要是破邪顯正,用中醫而勿飲鴆止渴。

生命維繫更簡單,五谷即可,人體擁有無限簡單和無限複雜的二重性(煙酒賭毒能免則免)。疫苗或預防針真的有效嗎?藥廠說有效(經濟效益的效),有人探討過疫苗和如此多發的癌症和惡性疾病之間是否有某些關係?!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就如同改基因產品或心血管支架一樣,嚴重違反和破壞人體微妙的內平衡,名副其實的畫蛇添足和畫虎不成反類犬!有好處嗎?沒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或如IT行業,用電腦的人都痛苦地知道,軟件公司不斷發佈補釘、頻繁更新,不過就是為了解決失誤的問題,美其名曰:升級新版本──並沒什麼好自豪,只是可憐跟著走的……。現在世界面臨的最嚴重問題是疾病健康問題,這靠西藥廠的毒品不可能解決。

當初娓娓動聽的疫苗,突然發現不小心「錯配」,科學的數據是科學的,只是病毒的變異不科學。流感未到預防作用已失去70%,流感快到時在剩餘價值裡再失去80%,面對流感時則江郎才盡。有推銷員解釋:“抗流感藥只是預防流感大流行,即預防重大基因改變的流感病毒,未必能預防季節性流感病毒”。大事做不來小事又不做,小的變異無能為力,大的變異豈能指望?別忘了這是生命,千千萬萬的生命!明知病毒一定變異,疫苗無法辨認和預防變異的病毒,生產者和推銷者亦心知肚明,市場推銷為何不標籤“不可保證接種者絕不受感染”?明知疫苗沒保護作用仍呼籲市民“打好過不打”者,用心何在?這邊問題未解決(因為病毒隨時會變異),那邊藥廠已準備强制向学童和市民販賣疫苗,黑是黑了些,但畢竟是過億的生意啊!誰能保證明年病毒不變異或不會有新病毒?為什麼我們不將提高機體抵抗力放在首位?如此簡單健康有效的方法為何嗤之以鼻?請記住:藥廠是不會如此告訴你的,他們的銷售員更不會!雖然公眾利益應高於經濟利益,但如此指望無良商人並不現實。

幸好其他疾病的疫苗未生產出來,否則6萬種疫苗,要打幾萬針,有人開心有人不開心。

偶爾犯些小錯不要緊,只是別處心積慮地謀財害命。

2008年是全球金融危機,全球醫療危機亦為期不遠,因為禽流感般的疫症隨時席捲而來!屆時中醫將是力挽狂瀾的中流砥柱!就如現在的G20峰會,已經誓言對40年代建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老式金融機構作出改革!現代的西式醫療系統改革亦是遲早的事(大家都經歷過非典,而且至今仍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http://www.duosuccess.com/tcm/004a05102701.htm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