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民主的理想与现实(抄录)

(2014-10-07 15:09:34)
标签:

杂谈

本文节选自英国战略学家麦金德于1918年所著《民主的理想与现实》第二章《社会的动量》
 
理想家是社会的中坚,没有他们来推动我们,社会不久就呆滞了,文明不久就衰退了。可是理想主义和两种迥然不同的情绪相关联。较早的理想主义,例如佛教、禁欲主义和中世纪基督教,是建筑在绝情禁欲上的,圣芳济会的神父们立誓贞洁自守,安贫若素,服务众生。但是现代的民主的理想主义,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的理想主义,是建筑在实现自我的愿望上的。其目的是每一个人可以过一种丰富的和足以自豪的生活。根据美国独立宣言的序言,凡人生而平等,天赋有自由与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两种理想主义的趋向,在历史上和现实的两种发展相呼应。在较早时期,自然控制人的威力仍然不小。冷酷的现实控制了人的雄心大志。换句话说,整个世界是贫困的,清心寡欲是通向幸福的唯一的大家能走的道路。毫无问题,很少数人在生活上略有活动余地,但这只是以奴役很多人为代价取得的。甚至那所谓雅典的民主和柏拉图式的乌托邦也是建筑在家奴和工业奴隶制度上的。但是现代的世界是富有的。在不小的程度上,人现在控制了自然的力量,以前听任命运摆布的若干整个阶级,现在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财富分配得更公平些,便应该更有可能实现机会均等。
 
这种人控制自然的现代现实——缺了它民主理想就软弱无力——并不完全来自科学知识的进步和发明。人目前所拥有的较大控制力是有条件的,而不像自然以灾荒和瘟疫控制人那么绝对。人的财富和相对的安全,在今天是建筑在分工和工作上的互相配合上,是建筑在替代原始社会的简单工具的复杂的工厂之不断维修上。换句话说,现代财富的生产,是依靠我们的社会组织和资本的维护情况而定。社会是一种”进行中的事业“(Going Concern),我们的福利在不少方面或可与难于捉摸的工商业的”信誉“相比拟,工商业主的有赖于他的主顾的习惯,不下于他对工厂内机器正常运行的依赖,两方面都必须经常维修,而维修了双方便都具有”进行中的事业“的价值,但是如果工商业一旦停顿,他们便只具有支离破碎的价值——机器成了只是那么一堆破铁,信誉一降而为账面债务。
 
社会依赖着人是有习惯性的动物而存在。把许多人的种种习惯相互结合起来,社会便具有一种结构,这种结构可以和运行中的机器相比拟。庞塞太太能使一间房间的占有形成一个简单的社会,因为包克斯晚上睡觉,考克斯白天睡觉。但是当她的房客中有一个有了一天假期,暂时间改变了他的习惯,她的社会便脱了节。请任何人设想一下,所有他依靠的人——邮差、铁路人员、屠夫、做面包的、印刷工人以及许许多多其他的人——如果突然改变了一向的规律他会处于什么境地,他便能初步理解到,现代人控制自然的力量,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社会是个“进行中的事业”,或者用工程师的话来说,是由于社会具有动量。一旦运行停止久了,使人们的习惯互相脱了节,社会顷刻就沦落为受自然控制的简单现实。结果要造成大批人的死亡。
 
简单说来,在与现代文明的关系上,生产力是一个比积累的财富重要得多的现实的因素。一个文明国家可以看得见的全部财富,尽管有若干珍贵遗产年代已经久远,但大体上仍大致等于不超过七八年的生产。这一说法的重要意义不在于它的精确性,而在于它对现代人们迅速增长的实际意义;因为人仍依赖机械的和社会的生产机器,这种生产机器在过去四五代中已成为精巧得多、复杂得多的机器了。每有一代新科学的应用,便有一次社会组织上的相应变化。当詹姆斯*瓦特发明蒸汽机的时候,亚当*斯密在讨论分工,这不是偶然的巧合。在我们自己这时代,内燃机——解决摩托车、潜水艇和飞机等问题的钥匙——和信贷制度共同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展,也不是一种盲目的巧合。金属机器的润滑有赖于活着的人的习惯。有一些对科学十分热心的人认为,研究富有人性的艺术已没有什么重要性,这种看法是经不起仔细考核的;在现代现实的情况下,对人的管理,上层和下层都在内,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为困难,更为重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