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兰芳》:陈凯歌一次谨慎低调的回归

(2008-12-06 12:18:31)
标签:

杂谈

《梅兰芳》:陈凯歌一次谨慎低调的回归

 

文/9条命

 

  从享誉国际的经典作《霸王别姬》,到恶评如潮的《无极》,陈凯歌终于凭借《梅兰芳》回归,为自己正名,不过,《梅兰芳》无疑是一次谨慎低调的回归,从题材到形式再到内容,无不在向其巅峰之作《霸王别姬》靠拢,但是舍弃了那些复杂性和先锋性、舍弃了人物传记中用全景观略以带来洋洋大作的做法,以片段截取式的叙事手法,尽显平稳大气。

 

  传记作品的难点在于怎样处理故事表述与当事人之间的微妙关系,特别是对近现代名人立传更是难上加难,历史定论与当事人的协商就成为关键。《梅兰芳》截取大师人生中三个具有代表性的片段:对擂十三燕,梅孟恋及蓄须明志,这三个片段中无一例外都充满了人生困境中两难处境下的抉择:是选择文化传统中的尊师还是个人奋斗篇章的超越,是选择红颜知己的浪漫爱情还是孤独境地中的精粹艺术,是选择早已成为自己血液中流淌的一部分的京剧还是亡国关头的宁死不屈。《梅兰芳》是由一系列抉择构成的,在抉择中展开梅兰芳的大义、气节、反抗以及孤独、无措,娓娓道来一个充满人生悖论的控制与反控制(梅兰芳与邱如白)、孤独与反孤独(爱情与艺术)、屈辱与反屈辱(下九流与民族气节)的感人故事。

 

  人生的光芒来自于抉择,而影片的优秀却不是来自于抉择中诞生的二元对立,有很多时候,那些感人至深的抉择并不足以证明其正确性。邱如白在片中的戏份与梅兰芳不相上下,他充满了大义和悲情,与梅兰芳来自人性的大义不同,他的大义更多地来自于对艺术(京剧)的痴迷,为了京剧(化身为梅兰芳本人),他不惜辞官,一身追随梅兰芳,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随着剧情发展越来越演变成他本人与艺术间的纠葛。在美国的剧场,他跟随中途退场的观众走到门外,站在大雪弥漫的街头时,人生的赌注与倾情瞬间幻化成催人泪下的力量。当他满头白发时,还要去指责戏台上的后生,不严肃地对待京剧就是亵渎了他一生为之追求的境界。受到怀疑也好,遭到责打也好,他只是想告诉梅兰芳“不管战争谁胜谁负,梅兰芳都应该是不朽的”,他应该是梅兰芳身体中幻化出来的一个人,摒弃了世俗的束缚,可以放弃一切去追随心中的一方亮光——京剧,即使这方亮光到最后也没有拯救过谁。

 

  十三燕也好,孟小冬也好,田中也好,都成为梅兰芳人生底盘上的黏合剂,使其紧凑、饱满,充满张力,充满底气,有他们,梅兰芳才不会悬浮于空中,是脚踏大地的人,充满抉择。陈凯歌也终于脚踏大地,在《梅兰芳》的首映式上,他不再是《无极》首映上那个焦虑张扬的他,谨慎低调,很少言语,这也是他本人的回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