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教育局干部冒名顶替20年:还有多少猫腻可以重来?

(2018-04-16 16:00:01)
标签:

时评

教育局干部冒名顶替20

教育局干部冒用他人身份20年,现已获准辞职!网友却不依不饶。据陕西广播电视台报道,1998年,时年16岁、出生于咸阳市三原县安乐镇的荆高峰中专落榜,与此同时其档案学籍失踪。2017年,荆高峰意外获悉,一名与她同名同姓的“荆高峰”在三原县一家幼儿园担任园长。后经照片辨认,荆高峰指认该名园长“荆高峰”实为自己的初中同学李敏,而“荆高峰”已于三年前从幼儿园园长岗位调赴三原县教育局机关工作。荆高峰遂质疑李敏20年前冒用自己的身份,并顶替了学籍。(中国青年报416日)

教育局干部冒名顶替20年:还有多少猫腻可以重来?

荆高峰因被人顶替,而与自己的希望失之交臂,但假荆高峰因顶替别人,而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并顺利地成为了教育局干部,但事发之后,却也失去本就不该属于她的一切。20的年时光,两个人走了两条不同的路,而不论她们的往昔如何,现在都成了最终的受害者。本质不同的是,假荆高峰虽然也是受害者,但她已经享用了20年不该属于她的一段人生之路。

然而,对于真荆高峰来说,时光无法轮回,青春年华是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之所以是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因为它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同时更是有着犹如射线一样的不可回逆性。而被别人冒名顶替,也就等于被人夺去了自己人生射线的起点,由此,真荆高峰的青春也就没有了可以期许的诸多可能性,剩下的只有一弯青春的抛物线。

教育局干部冒名顶替20年:还有多少猫腻可以重来?

当真荆高峰质问假荆高峰时对方回答说“我承认是我不对,但那是我妈让朋友弄的,你看我给你点钱,咱们把这事一解决咋样。”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还不十分清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假荆高峰的家人一定非常熟悉招生的内部流程,由此可以断定的是,在招生链条上一定存在着很大的漏洞,并且涉嫌其中的也不可能只有一人。因为,即使招生过程中存在一些漏洞,但整个流程还在,把关的人就不可能都被越过。

真荆高峰被人冒名顶替,这很令人愤慨,但铸成冒名顶替的却并不仅仅是其中的关键内鬼,而应当还包括多人在内的整个流程,因而,这样的冒名顶替其实是所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虽然诸如荆高峰被人冒名顶替的事,已从新闻中看到了不少,但最重要的是,其中都隐现着某种权力的影子,这是不公平的根源所在。

教育局干部冒名顶替20年:还有多少猫腻可以重来?

这位假荆高峰,冒用他人身份20年,并在教育局当上了干部,虽然现已获准辞职,但社会舆论并不认可这样的结果。因为这其中有四个主要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一是对假荆高峰20年来所获得的待遇如何给予剥夺;二是对真荆高峰20年来的失去如何补偿;三是对当初造成此事的内部关键人物如何处理;四是对招生链条上存在的制度漏洞还没有公开。

而只要这些问题没有得以解决或给出合理的解释,那么假荆高峰的辞职就不能是最终的句号。因为剥夺与补偿是修复社会公平不可替代之举;对内部关键人物的追责处理,标致着法律层面的介入;对制度漏洞给予公开,则意味着防患于未然补位。

否则,今天出了个“孙行者”,明天就会出个“者行孙”,后天就可能再出个“行者孙”。所以,对于这起真假荆高峰事件所暴露出的问题,应当给予全方位的解决,该剥夺的要剥夺,该补偿的要补偿,该追责的要追责,该补的漏洞要补上。解决的这些问题一个都不能少,否则,公平正义得不到修复,冒名顶替就还会重来。(作者:CCTV《谈事说理》栏目评论员,CCTV发现之旅频道《文化大视野》栏目原执行制片人,CCTV《艺海》栏目原执行制片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