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rfectear
perfectea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37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刚刚在收拾我的衣服。

(2017-07-21 11:38:56)
最近终于有时间回归到原点。

脚刚刚恢复一点点站在地面的平衡,我在收拾我的衣服。本来想写日记整理一下心情,但是我想,整理自己的衣服也是整理自己的一种方式。看到有家人给自己的衣服就犹豫了许久。突然想到刚刚回到德国的时候,有位朋友来看自己,送给自己一件新衣服。是一个宽版的上身,腰部下方有摆,有点简单劣质的材料,显然不适合我的身高。为什么要送一件衣服?当时觉得非常的莫名。但和这位朋友很多年没有见,也没有在意,这件衣服在我家的衣柜里隔了一年左右,没有拆标签,后来趁一次清理的机会被一起清除出去。

后来,带着整理和断舍离的心情再看,这是这位朋友自己不想要的衣服,舍不得扔掉,所以就塞给我了吧。现在回想起来,脑海里就会浮现June重复Linda的言语:How dare you?

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以怎样的方式让他人认为,我们可以是被硬塞给什么东西给自己,也不生气的呢?别人如何可以这样轻易的对待自己,而不觉得心里打鼓或不好意思呢。

我们和衣服的关系有时候和事物的关系也一样。我们和周遭的人与事的关系,最终都会回到自己。

想起很小的时候,直到高中,每天早上对于穿什么不穿什么,M都会强烈的参与意见,只要天气有一点点令人担忧的因子,就一定要穿长裤长袜和外套。雨衣雨鞋等。包括,在服饰店里买一件衣服,如果时间超越了她的期待,让她感到不耐烦,这件衣服就要买下来。而坚持自己对于温度的感受和坚持自己的审美简直是非常困难非常需要勇气的一件事,甚至有时候我意识不到自己的感受。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探索到,我并不需要穿背心和在屋子里穿厚厚的睡衣,一到感冒时间才吃药,以及坚持我自己认为的美,与她的观点对立,并不是一件让人很大压力乃至恐惧的事情。

当然,我也花费了一些时间来慢慢理解(虽然相比于理解自己,理解他人对我并不是一件难事),生养小孩简直就是世界上一件最让人抓狂的选择,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借由这个过程和自己的柔软与弱点搏斗,因此而形成了一些健康或偏斜的应对方式。M通过一感到焦虑,就要急着把问题解决的方式来处理,她对不安定和不安稳的强烈感受;问题和有待解决的事情最好要扼杀在摇篮里,因此她一再的提醒,并宽慰自己说,如果你犯了错不是我没有提醒过(这是一种缓解焦虑的仪式),所以忽略他人的感受和界限去扼杀问题是她应对焦虑的一种方式。 生养一个孩子的选择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生存和生命的轨迹,我们常常感到自己做的不够,我们常常感到自己的生命被这个婴儿剥夺。这么多的恐惧与自责,也让她当对方推开她对自己的安排时,感到自己没有价值和被否定,好像在戳穿一个原本就千疮百孔的自己一样。

所以她的小孩,我,相应的,也习惯于接纳来自对方的、并不适合自己的馈赠并认为自己有责任预测到他人的感受和情绪,并需要想尽办法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满意,否则,就意味着非常糟糕的事情发生。

在支敞篷时,她不耐烦参与的状态让我感受到她那种面对棘手现实的无力感和无奈。在曾经的年代我们是无法去论证,生一个小孩的选择是否是自己想要的,它就像吃饭、喝水、我们不应该不穿衣服走在大街上一样。而,当你对现实采取心不在焉的态度,现实会给你重重的耳光,好像你被从一辆幸福列车上扔下来,以至于在没有力气追赶上生活一样。

我们和衣服的关系,也与对于进食障碍的人,食物与她们(他们)的关系一样。衣服用来保持舒适感和揭示他人你的身份的一种途径。我们要面对,保护和维持自己温暖安全的体验,及,我们希望他人如何看到我们,这两种力量的撕扯。有时候常常是后一种占上风。保持吸引力的需求,职业的需求,多重身份和从事多种活动的需求,它们还受制于金钱的有限以及当代社会里每一个商家想要勾引人们不断消费的愿望。

我看到我衣柜里留下的每一件衣服保留了这些斗争的痕迹,每一个选择都有至少两种力量的博弈。它们有我想要做自己的努力,身体里的幼年记忆,家人的愿望与期待,一次想要跳出圈的冲动与俏皮,以及在职业角色中置备盔甲的努力。我们总感觉自己的武器不够用,排不上用场,或者我们没能真的照顾好自己。

我们希望可以被他人喜欢,并成为一个群体里他人期待的自己,衣服是这种愿望最直接的体现。我们可以不化妆,可以不拍照或写东西,但我们不能不穿衣服。当独特性是这个时代赖以生存的通行证,我们也在可以被他人记住以及符合情境的需要这两种愿望之间打转。

衣服大约整理了1/3不到,我又与一些曾经的我告别,我也扔掉了一直留下来,我上次不肯处理掉的几件,V难得参与意见买下的衣服,一个纯洁的、简约的、稚气的我,因为这里没有强制,不是为了抵御焦虑,也不是来自对现实的妥协。但那也还不是我。

我希望这一次整理能让我与外界的关系更清晰一些。


PS,尽管我知道,咨询师的角色为保持节制而要在公众前尽量少的自我暴露和透露个人信息。可是我还是希望保留另一个身份表达我的探索,因为我觉得个体在咨询室里的探索,也应该以一种途径显现,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这种分享可以帮助看到它的人也能想到自己。而,这一点无论对于来访还是咨询师,都是很有必要的。一个个体的经历与体验本身就有通达世界与他人连接的力量,我们不应该只让它隐藏在一片浓浓的具有保护色彩的迷雾与缄默之中,甚至不去问,这种保护是否是我们所想保护的群体所需要的。如果这是我想要表达的,我不会以大家都重复这些话而选择不说,我也不会因为大家都不这样说而选择缄默。因为,在我写下这些句子的时候,我是我自己,昵称为perfectear的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咨询师,或者是除此以外的任何其他角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清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清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