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rfectear
perfectea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884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医院手记-11月2日星期一

(2009-11-26 10:30:12)
标签:

杂谈

分类: 医院手记
告别一个人的房间(写于当天)
上午的时候躺在床上刚想睡会儿,音响里流过舒曼的童年情景正在舒服的时候。外面通知说11点的时候要去耳鼻喉医生那里,让我换好衣服。“嗯……”我半睡半醒的答应着,我以为是出门的防护服。后来按铃又问了一下,原来是换正常的服装去市中心看病……好吧,这里就是耶拿,医院分布在山脉的各处,住院的病人们被运去各处的地方!我穿好了衣服,准备好一切,等了许久,最后还忘了带手机了。于是我就享受了一回并不那么舒服的全套服务:轮椅接送,在楼下轮椅被推到一个板子上,板子被轿车背后的电动摇臂摇上去,和汽车一样高,然后轮椅被推入车子的凹槽处,这是何等壮观的待遇!然而如之前所述,我只有横条躺着的时候,还有竖条站着的时候才不会头疼,所以窝在轮椅里,原本呼吸困难的我带着笨重的口罩,坐在轿车最后在无数个拐弯处摇来摇去,原本很美的一个旅行就被我的头痛恶心破坏了,我模模糊糊地看着一个个病人被送到位,然后下了车。
 
推车的小伙子(长得很像我一个同学,喜欢开玩笑,但是那种亲切而又紧张的玩笑,后来我发现医院负责运输的人都长成那型的)对于我的头疼恶心一直感到很歉意,最后回来的时候坚持把我推到位。然后就是等了很长时间,从饥饿开始的时间等到饥饿化为胃液的时刻,等病看的时候我一直偷看我自己的病历,里面有一张给肾上插针的检查手术说明书,……我可怜的身体,又要被戳一个窟窿出来了,我真的要变成一个一面喝水一面漏水的筛子了么?
 
今天脑子还是很晕。所以表达起来有点平,脑子似乎只能朝一个直线处用力。车子开到市中心的时候,因为恶心和头疼,并没有那种全身心的欣喜,虽然在本该被关在隔离病房的时候如此得寸进尺地被放出来了。但是车子的路线很巧,正好有那么几个病人,让车子经过了Comsdorfer Ufer, 经过我家附近,我家门前每次超市回来经过的那条小街,每次上学时的车站,车站旁边的树叶是金黄色的,树干是湿湿的发黑,就像我刚刚来到耶拿看到的风景一样。然后车子折回来,经过跨越萨尔河的那个久违的桥,我多么希望这时候有个熟人走在街上,然后我透过玻璃带着口罩冲他招手,但是没有,大家都在上课和忙碌。然后车子走图书馆那条大街,经过图书馆,图书馆门前有一堆老头老太正过马路过到图书馆那边去,我看到图书馆的门口依旧是行色匆匆的学生,穿着暗色衣服的姑娘酷酷的抽着烟。然后车子到巴赫大街的Klinikum,我看到两旁来来往往赶去另一个教室的学生们。然后车子开到Am Steiger那是心理系的所在地,就停下来了……简直就是我在耶拿经常出入场所的一次回顾,只是在车子上,这样的距离,这样的走马观花。车子返回的时候,还经过了市图书馆的背后,我做hiwi时候那个打工的地方,那么熟悉的街道。大家走在街上的时候都很匆忙都很健康,从他们的脚步里微微能感到一些下雨天湿湿的寒意。车子走过那一段,仿佛要把我在耶拿的生活也全部快速浏览一遍一样,我在玻璃的那一段还是头疼的利害,我知道我离健康还有一段距离,我离健康的人群还有一段距离。
 
然后车子就在天堂火车站的大道上径直开着,直到快到目的地拐了一个很大的弯停在红绿灯前,我们就快到了。负责接送我的小伙子对我说。
 
回来以后一切都有些不一样。门口不再有“野兽凶猛”类警告牌了,屋子里搬进来了另一个女人,我的手机有8通未接电话。首先,我自由了,不用被禁闭带口罩了,其次,短暂的单间的总统级待遇也宣告结束了!
 
Ps,昨天吃了饭感觉好些的时候,走出去散步,呼吸自由了的空气,去了以前的房间,白雪皇后和话唠女都消失了,所有熟悉的名字都消失了,新的时代开始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