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rfectear
perfectea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884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医院手记-终

(2009-11-29 16:29:53)
标签:

杂谈

分类: 医院手记
出院-2009年11月5日星期四
借了四本书,还了两本,又借出两本。还在吃饭的时候,我就被宣告我可以出院了。于是趁着最后的时刻看几眼书。
 
前两本书:大象的街道,里面猩猩猴子火奴鲁鲁之类的名词太多,就放下不看了。茨威格的短篇看了一篇,我趁着隔壁去做MRT检查的时候,晒着窗外的日光浴读出声来,才大抵找到一些节奏。太久没有看文学类的德语书了,准确而惭愧地说,我还没有完整地读过一本。故事很短,讲的是一个在英国生活多年的意大利人,在德国,一个已经失去故乡的人所讲的故事。讲他在多年前同一件宾馆里看到一个瘦小的女孩和她的母亲。那个女孩无论穿着打扮都看起来很不合陈,平庸的面孔,是那种无论如何都不会引人注目的女孩,她只是一个稚嫩的,还没有开放的花苞。但是她的眼睛里射出火焰,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不一样的事情的发生。于是这个男人就模拟着一个人,给这个女人写了一封信,然后观察她在读到这封信之后,羞涩的表情,以及无法掩饰的紧张和慌张,在四处张望。他描写的很细致,每一个心情,每一个概括都很到位,把一个作家坐在暗处,带着对人类过于广泛的爱,以类似窥探的心情观察一个人的古怪而可爱的“癖好”,那种细致与敏感,那种哪怕对一个不起眼的人类也投入深深的热爱与关注的心情,被表达的淋漓尽致。故事的结尾我不是很理解,出现了一个年轻的漂亮男人,然后这个主角,老男人又写了一封信想要促成他们两个,然后他最后又说,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他最后的表达我不是很明白,可能还是语言上的。总之是一个人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嘲弄命运,做了一个游戏,而他也是被嘲弄的一部分。在他写下了那封情书,细致入微地观察那个稚嫩的女孩的时候,谁又能说那不是一种爱呢?这篇短文的有趣之处在于,它的主角并不起眼,也并没有强烈的角色感,剧情摩擦出某种热量,但又不足以到冲突的地步,总之是在人心底产生的振动,最后又收回到人内心当中,一种并不寻常的,又无法给于一种定义的情感和行为方式,文学可以捕捉到这样戏剧性并不强烈的微光,好像把人的光辉收集起来的一个匣子,无论多大,无论多少体量,都能静静地收藏进去。
 
然后就无法看下去了,茨威格的形容词太多了,我的电子辞典正好没电了,而且不停地查生词实在是太辛苦了。我的腮帮子已经读累了,一个女人的二十四小时,奇幻之夜,这些故事的内容讲的是什么,只能凭猜测了。
 
然后还了这两本,借了两本童话书。一本薄书介绍耶拿的地貌和传说,什么什么是怎么来的。比如狐狸塔(Fuchsturm)的由来,讲了萨尔河里的美人鱼和怪物,萨尔河南端一颗古老的树,以及康姆斯道夫桥断掉又重建的故事。另一本书是本童话,我纯粹是看着文字的大小舒服,插图美丽借来的。里面收集的都是一些讲给孩子的短故事。我看了一个富有音乐感的故事:一个人民都很顺服的国王,只有他的女儿,小公主,让他很头疼,因为只有她不听国王的话,国王不准许她下楼去开宴会。于是有一个老妇人,告诉她说,这世界上有一种动物,她的声音如何如何,眼睛如同什么什么,她身体里有十六个大剪子,可以剪开什么,如果公主想要这样的动物,老妇人就可以给她带来,但首先要经过什么许可。公主很向往,然后却苦恼的说,这样的动物这个世界上没有,你没有办法带给我。国王也听到这些话,询问他最聪明的大臣和官员,这世界上到底什么动物是这样的,所有的大臣们都和公主说的一样,这样的动物世界上没有。然后他就派了一个骑士骑了一匹马,到森林里的小木屋去找老妇人,让她把动物带来,老妇人说可以,但是必须要用金币盛满了什么什么东西,我忘记了,她才肯把动物带来。最后她带来的是一只黑猫,国王认为他受到了愚弄,说,老妇人,你骗人,这只是一只黑猫。老人争辩道,这怎么不是那样的动物,它的眼睛不是正像什么什么一样,她的叫声,她的身体,她有十六个大剪子,之类之类。国王被说服了,依照她的要求给她的什么盛满了金币,然后怎么也盛不满,最后老妇人把很大一笔财富带回家去了。而小公主和黑猫在一起,黑猫被起了很多名字,而且这只猫很聪明,故事还继续下去了很久,我看到可爱的公主带着王冠牵着黑猫的插图,想必后面还有更美丽的故事,我却必须走了。阳光被照在窗帘上,透出一些微光,窗子开着,窗帘不是的抖动,我穿着鞋子从原本半躺着的姿势转为站着,把两本可爱的童话书合上。
          
 
和我同住的女人早就先走了,天气晴了,她要继续回格拉照顾她那些建筑器材了,顺便去耶拿城里看她的儿子,带走她家的小狗。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坚守阵地,加上我这么多天来被我的朋友们辛苦搬运来的我的行李,它们装满了几个大大的口袋和两个沉甸甸的书包(令唯一来接我的徐胡子姐姐着实吃了一惊)。
 
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住了将近两周的地方。
 
尽管损失了很多体力,差点身体衰弱地感到自己要陷落到什么地方去。却也是努力地满足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精神,努力地对待自己的两周。
 
以后,再也没有早晨粗暴的叫醒,没有温柔的点菜女人询问我吃什么,没有可口的软饮料,橙汁和苹果汁,一边在我的胳膊上刺出血来一边和我愉快的闲聊的实习医生,还有可爱实用的升降床(比我在宿舍睡的那个要宽很多)。
 
海军少年向我要走了中国字,用来向他的女朋友示爱。
 
拖着行李走到大厅里,我看到手肿的女人在散步。我走过去告诉她说,我出院了。她依然很酷地露出淡淡的微笑,Alles Gute!牛仔一般帅气的帅气的女人!很喜欢这种把温暖收敛在内心表面坚硬的人,尽管她有暗室恐惧症和躁狂抑郁症我也爱她。
 
还了书,走出大厅,走到电车站。我算是彻底地重新回归到地平线上,和大家一起正常的呼吸。
 
我要好好地好好地休息一下,好好地善待自己,然后以我的方式用力去拥抱那些,在这段时间里给与过我温暖的人们。
 
Ps,我同样也不会忘记,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已然很少与我联系或听到我消息,却依然关注着我,想念我的那些朋友们。精力有限,只好放在这里想念了。
 
Pps, 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徐胡子姐姐带来的碗和大勺子,其中的大勺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换掉了,里面是一个有Uni Klinikum(校医院)标记的小勺子,一定是什么时候拿混了。于是,徐姐姐的大勺子便这样消失了,相信它一定在医院厨房里经历了非同一般的旅程,我们会想念它的。
 
附图:
1.童话(其余见上)

2.耶拿的传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