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rfectear
perfectea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37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狼群2

(2007-07-27 19:54:25)
分类: tales
2

“为什么不吃了这只羊?”他心中想。

 

(我们给落单的狼起一个名字吧,叫罗丹。)

 

于是他把同样的意思向狼群最后的那只狼说了。对方像是心不在焉地,自顾自迈着步子,好像完全没听见他在说什么。远处,隐约有两只狼,露出轻蔑的笑声,声音很小,不知道是不是在笑它。罗丹于是没有作声,埋头向前走去,依然很饥饿。

 

夕阳落在远处,平原的尽头。狼群眯缝着眼睛,侧身前行。不觉中,转过一道弯,走入一道小溪前,小溪对面,有一大片森林,太阳已经照不到的地方,森林的角落很阴森。溪水很冷。罗丹问,“我们要打这儿经过吗?”同伴挥了挥尾巴。

 

罗丹小心翼翼地踏入溪水中,溪水没过他的腿,它打了个寒颤。小溪里的石头硌他的脚趾。他深一步浅一步地向前走,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没有人告诉它,它们进这森林里做什么:这森林有多宽?有多大?有多少食物可以吃?有多少危险等着它们?是否可怕的猛兽住在里面?它抬头望了望其他的狼,它们步履稳健的穿过小溪,它于是咽了咽口水,没说什么。

 

从小溪走出的那一刻,它无奈地甩去毛皮上的水,可全身仍旧是湿湿的难受。那一刻,它带着一半疲倦一半恐惧的眼神茫然若失地向周围环视了一下,陡然间遇到身后半尺,羊孤冷的眼神,从那狭小的,黄色的眼睛里他看不出任何感情来。羊同样步履稳健地上了岸,潇洒地抖了抖身上的水。“为什么不吃了它?”它心中自然而然地又浮出了那个念头。

 

实际上它已经饿了很久了,无数次,在它心中,想要扑上去,把羊的肚皮咬破,那白色的绒毛下面全是健硕的肥肉。可它并没有得到同伴的默许,兴许他们还会责难它,况且它从没单独进行过这种狩猎行动。它刚加入这个狼群,有很多很多还不明白,或许,这是一只养了许久的羊,要等祭祀的那一天,送给头狼吃;或许这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且,倘若现在就吃了这只羊,恐怕它又会变成一只落单的狼,或许还会被群起而攻之;与其作一只落单的狼,不如还是好好地守着这只羊,那么在最饿的时候,食物仍然是垂首可得的。总之,它心中想得越多,就越发不敢行动。猛然间,它感到心中有一种难受的滋味,和那灼热的饥饿感在一起,像是一种不可名状的孤独。这种孤独的感受,和他一个人站在山岗上望着夕阳下山的孤独不同。它好像站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身边有很多无形的墙,很高,很大,无法逾越。

 

羊一言不发,始终保持着距他2米的距离。

 

啊,我想起来了!罗丹小心地吸了口气,以免动静太大腹中难受。那一瞬,在那时和羊对视的那一瞬,它还是从羊的眼神里察觉出一些不同,这是一种,它在这个狼群从没有感受到过的温和眼神。“我一定是太饿了吧?”但它马上又对自己说,“它只不过是一只羊罢了。”

 

可羊始终和他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距离。逐渐的,它确信羊在观察它,观察它的一举一动。起初它以为,这果然是一只披着羊皮的侦查狼。可无论从蹄子走路蹩脚的方式,还是咩咩的声音,它都找不出任何伪装的痕迹。

 

它也观察了羊很久,观察羊走路的姿势,行进时的表情。无论怎么看,羊都仿佛长在这狼群里一般,如鱼得水。仿佛是羊的是他,像猎物一样,拖在队伍的尾端,露出惊恐的表情。然而它不能平静下来,无论是行进的方式,嗥叫的声音都与他以前遇到的狼群大相径庭。过去,它曾走在狼群队伍的最前端,而现在,它笨拙地迈出每一个步子,连它自己都感到厌恶。它想,我还是不能大意。每次对视,它都急忙把眼神挪开了。“如果它是一只羊的话!它恶狠狠地想,“如果它真的是一只羊,哼哼……”它没有再想下去,它的腹中发出响声,它的脚底轻飘飘。以往这种时候,它相信自己还可以饿三天,然而现在,它确信自己脆弱地像一只羊。

 

太阳几近落山了,风刮过平原上的草,刮过狼群深色的毛皮。罗丹很快就开始感到寒冷,它往狼群中间凑了凑,狼群划开一个很小的口子,小到只有它能察觉到,它无法判断这是一种退避还是谦让。

 

然后又传来水声,让他绝望的水声。走到前面一看,是一条很宽的河流,水流湍急向下,无法判断它的深浅。“不要啊。。” 罗丹绝望的想。

 

水有多深啊?它问道,牙齿咯咯地打架。

 

不太深。

 

“看见它了么?它都能过去。”一只狼轻蔑地用脑袋一撇,指着队伍后头那只羊。这只狼说话的口吻带着浓重的腔调,不无夸张,众狼群都吃吃地笑了。

 

罗丹硬着头皮踏入河流。“啊,这水好冷。”罗丹打着哆嗦喊道。

 

“水没过了我的腿!”罗丹惊恐地叫到。狼群很漠然。

 

“我被缠住了!我被缠住了!”

 

它被拖上岸去。在铺满沙子的岸边,沙子沾满了它的毛。羊在远处静静地观察着它。罗丹打着哆嗦,很想对对方做出一个愤恨的嘴脸,但只有痛苦的神情布满他的面孔。

 

羊在远处望着它,心中燃起一股激动的情绪,这种情感很复杂。

(待续)

 

狼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的痴心妄想
后一篇:两件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的痴心妄想
    后一篇 >两件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