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小竹
何小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5,207
  • 关注人气:1,5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记事(39)——那些岁月

(2013-11-15 09:50:46)
标签:

转载

分类: 博文摘抄
谢谢先春的资料保存——
下班后,回家午睡。一个人。突然想起,我该收藏那些刊物的相片。我的收藏不多,但是,它们绝对是珍品。
上次,金秋诗会,何小竹过来了。他说起当年的非非。夜幕下,这样的话听上去很振奋人:现在,非非创刊号,在香港,要卖2万港币。
正好,我有。
下面这个就是1986年5月的创刊号。
席卷全国的非非主义,给中国诗坛一次地震。
从那时起,杨黎,周伦佑,蓝马,何小竹,尚仲敏,小安,吉木狼格等等,就开始了他们的黄金时代。
这本诗集里,有我和徐冬的小作。但是,在我看来,我们就是小喽啰而已。
这本书,在未来,其价值,更为辉煌,灿烂。
图片


紧接着,1986年9月,非非作品专辑出笼。里面收录了著名的《声音》,杨黎们雄心壮志,发誓要干一番大事业,要将一场运动延续下去。你可以清楚看见,非非年鉴,这表示他们要每年一期。
图片



1988年,杨黎人在成都新二村。
我曾多次出没于这个地方。杨黎著名的诗作《怪客》《中午》《冷风景》都在那里诞生。我和他坐在局促的书房里,他跟我讲现代派,讲语言的艺术作品,讲奥班恩。我第一次发现,原先的一切所学,显得那么无能幼稚。
从杨黎送我的《艺术的涵义》一书中,我彻底明白了何为创作,何为真正的艺术。
我明白了创造的涵义。
那是一种豁然贯通的体验。
从现在,1988年起,非非理论,再次颠覆了中国诗歌的既定律令。
下面就是价值不菲的非非理论。

图片

图片


下面中央部位的非非诗歌稿件集,你可看见1990的字样。这是杨黎远离成都前夕,为非非主义诗歌运动留下的纪念。
后来,杨黎跟我说起,这时,他们跟周伦佑的关系闹僵了,因为意见不合,诗歌认识分歧。再后来,蓝马跟周伦佑分裂。
中国当代诗歌史上最杰出的几个人物,为成都这座国际都市创造一段诗歌传奇后,分道扬镳。
杨黎说,他是独自一人撑完最后一期非非,决定离开成都的。
他的想法,是保持非非的延续性,完整性。
图片



下面是非非创刊号的目录。光看作品名字,你就知道跟那时的诗歌刊物不在一个层面上,因为其他刊物太逊了。
图片



首次遭遇杨黎。
下面这本诗刊,是1985年1月出的。封面为万夏设计。对了,上面非非创刊号封面,如果没记错的话,是蓝马设计的 。
那时,杨黎从银行辞职。
万夏们刚大学毕业。万夏分配至德阳。他扛着行李来到德阳。坐上三轮车转了一圈德阳城,然后,将行李送给三轮车夫。他回到成都,不要工作了。
学美术的万夏,从形象上看,绝对就是个诗人。事实上,他本就是诗人。
万夏的同学李亚伟等人,这时正在老家教书。李亚伟一边教书一边写诗,手虫诗。不要小看他,这家伙早已写成著名的《中文系》,在那个年代,能跟他比肩的诗人不多。
杨黎万夏等人,要干大事情了。
就是这本《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
也正是这本刊物,改变了我的文学之路。
1985年春天,无意间,我看见一则边角广告,说是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我对现代诗这个词很敏感,那时正在研究朦胧诗,还做了不少笔记,可惜后来搬家遗失了。
我寄去五块钱。
没想到,这本书寄过来了。还附上杨黎的亲笔信(呵呵,我有很多杨黎的亲笔信,可惜搬家时全部丢了,那会是很多钱钱的东西)。
我们开始通信。
他邀请我上成都。
1985年夏天暑假,我去成都。见到杨黎。
这次见面,决定了我日后完全排斥官方文坛的立场。
我知道了一件事,民间阵营,才是中国真正伟大的文学市场。
图片


下面是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目录,上面正式出现了第三代的说法。杨黎凭借《怪客》《中午》给所有人一个惊喜和震撼。
何小竹在金秋诗会间隙,曾经说起,他最喜欢的两首诗,一是杨黎的《怪客》,二是周伦佑的《带猫头鹰的男人》。
我最喜欢也最诧异的,就是杨黎的《怪客》。

图片


下面这几本诗集,是朋友们的作品。左上角可见二毛字样,那是李亚伟的朋友的集子。现在,据说此人在成都开餐馆,生意不错。
下面那个叫巴英的诗人,是东方汽轮机厂财会人员,大学分配出来的。
此人不务正业,成天就在诗歌里面转,热情很高。
他们同仁搞了个太阳风文学社,我和徐冬都加入了。
后来,我意识到官方意志在里面作用,就退出了。
巴英自己干,出了个人集子。
再回来,巴英辞职,离开汉旺。
后来,听说他回到老家金堂,干什么就不知道了。
图片


我和朋友们的集子,就显得寒碜了。那时,条件很差,能使用的打字机,都是公家的。徐冬在机关上班,我们就借用这个便利,晚上敲字,一天干一点,积攒下来,就成集子了。
下面就是1984年左右我和徐冬宋瑜等人做的刊物。
图片


那些岁月,很单纯,也很狂躁,跟现在不能相比。
我曾经想,如果我那时沉静下来,慢慢的,好好的写一写东西。可能我成长得更快些。
人,不能看见未来,至少我不能。
现在,我很安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