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nxitj
linxitj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59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社会赌博

(2008-11-03 07:25:26)
标签:

休闲

赌徒
医学证明,赌,是一种毒素,这种毒素生长在人体内,蕴藏有这种毒素的人一旦参与赌博,这种毒素就会释放出来,从而驱使这个人不能自拔,直到输得倾家荡产,直到欠下巨额赌债,最后自绝于世,这种毒素也还不能息灭,只要有一口气,只要还有一分钱,他还要参与赌博,直到死在赌场,他也不会罢休。
赌徒的故事,实在太多太多了,许多文学作品更塑造了一些赌徒形象,无论是茨威格的《一个女人的二十四小时》、还是托斯妥耶夫斯基的《赌徒》,都出色地塑造成功不可救药的赌徒形象。正常读者也许无法理解,已经输到这个“份儿”上了,怎么还不知罢休呢?其实只有赌徒自己才知道,赌桌上似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紧紧地抓着自己,想退都退不出来呀。
后来我们看到几个高官,去澳门访问,受不住诱惑,去赌场碰运动,一开始赢了钱,心里高兴,还想再捞一点,赢了1万,想再赢1万,给二奶买只戒指,又赢了1万,还想再赢1万,给小密买条项链,赢着赢着,情况逆转,开始输钱了,好不容易赢到手的钱,输进去了,输光了赢来的钱,又搭上自己的钱,自己的钱输光了,拿点公家的钱吧,想着赢回来再也不赌了。只是运气总是不行,越输越多,有脸面的人,知道回去不好交代,自己想个办法万事皆休了,不要脸面的人回来,等着东窗事发,抓进去,判个十年二十年,再重的枪毙,也算摆平了。
如本人这等的傻冒实在想不明白,已经当上那么大的官了,工资也不低了,还有想花多少花多少的办公费,还有人送礼,还有回扣,做西装用公款,出国考察周游世界,已经一切得到满足了。怎么还玩火呢?其实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欲罢不能呀,坐在赌桌上,什么主义、组织,纪律、国法呀,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眼睛里只有赌桌上的几张牌,心里想的只是一个“赢”字。伟大教导,崇高信仰,全忘了。
唉,可悲。
这里,我倒想起两桩赌徒的故事,头一桩是听来的,第二桩,是我家先人告诉我的,由此,也可以想见赌徒们的心理状态,也可想见当年赌徒们的状况。
一户人家,譬如姓李吧,自然是有钱人家,家里没钱,儿子怎么玩起赌博来了呢,老爹也不管,觉得儿子玩赌博总比包二奶好,真包个二奶,闹得家务不和,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钱呢。
只是不走运,这位小哥陷进赌场一发不可收拾,一天比一天输得多,没有多少时间,全家资产都被他输光了,输光了老爹的商号,输光了老娘的存款,输光了自家的住房,最后输得财产变卖一空,一家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这户人家败家之后,迁到贫民区居住,小哥再也没有钱去赌场了,虽然还不至于挨饿,但日月早就没有风光了。此时,小哥老爹想起一件为难的事,当年家境兴旺之时,曾经给小哥订下了娃娃亲,也是大户人家,更是千金小姐,如今家境败了,不能迎娶这位千金小姐了,人家千金小姐也不肯嫁过来了,无奈之时,老爹想出办法,退婚。
这位老爹来到姻亲家里,万般为难地向老姻亲说道:“一件事情,真是难于启齿,不才教子无方,小犬不知上进,几年时间染上赌博嗜好,竟至倾家荡产。如今家境败落一文不明,已经无力迎娶令媛小姐,即使迎娶过门,也要委屈令媛忍饥挨饿,更有损于吾兄名声,如此,只好请吾兄网开一面,将这门亲事忘掉了吧,只愿令媛能嫁到名门,也才不委屈孩子的才学教养。”
本来,这是一件非常好办的事,男方主动提出退婚,拉倒算了,也没有登记结婚,也没有任何订婚文件,只当是没有这么一回事,谁也不欠谁的,你穷小子再找一个卖肉姑娘,我家小姐自能嫁到博士家庭,两不相干,才是干净。
谁也没有想到,那不是旧社会吗,明明已经许配了人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局长随局长,嫁右派随右派,哪里有退婚的道理。老亲家不答应,就是穷到沿街乞讨,我家女儿也要嫁他,王宝钏抛绣球嫁给了一个乞丐,流下了千古美谈,我家女儿是致死不能退婚的。
麻烦了。
女子一方坚守传统美德,但是男子一方已经无力迎娶,而且赌徒老爹更是对儿子丧失信心,一定要将这个不屑儿子赶出家门。
经过再三协商,最后还是女子一方家长厚道,老岳父说,既然老姻亲已经决心不认儿子,万全之计,只能将男子接到女方,两人成亲,好好过日子,只是有一条规矩,再不能参与赌博。
这男子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能有人收留已是大喜过望,什么条件都答应,保证再不参与赌博,只在女方家里闭门思过,和妻子好好过和美日子,一定改邪归正,再不荒唐了。
如此,倒也真救了这个孩子,接到女子家中,和女子成亲之后,两个人情感和谐,此生足矣,那个赌博成性的男子,果然安心过日子了。
老岳父自然还是不放心,家中一切花钱的事情都不让女婿参与,连上街买东西都不派他出去,每天早晨只给他一分钱,派他去胡同口水铺去打水,一分钱的事情,还会有什么意外吗?
这男子倒也确实死了赌博之心,每天早晨拿着一分钱,提着水壶走出家门,走到水铺打一壶水回来,此外再不走出家门一步,果然浪子回头金不换了。
一天早晨,也是出来得太早,水铺还没有开门,几个无赖少年在水铺门外逗趣,其中一个设赌的人手里攥着两根草棍儿,一根长,一根短,让别人抽长短棍赌博,抽对了,当场赔钱,押一分,赔一分,押一角,赔一角,一伙人玩得好不高兴。
抽长短棍儿本来是一种儿童游戏,从小学一年级学生之间就玩抽长短棍儿,抽出长棍儿为赢,赢方可以打庄家一下脑门儿,成人之间抽长短棍儿,赢的一方可以得到一支香烟,不过如此。
水铺没开门,小爷站在一旁看人们抽长短棍儿,看着看着心里发痒,就也要下手试试运气,他就只有打开水的一分钱,就拿这一分钱下了赌,也是他今天好运气,一抽,就抽出了长棍儿,赢了一分钱,哈哈一笑,再抽,这次下的赌是二分钱,又抽出了长棍儿,现在手里已经有4分钱了,再抽,8分。又抽,1角6。如此抽来抽去,不多时间已经抽到一元钱,此时水铺开门,众人散去,小爷也打过开水,回家去了。
回到家来,放下水壶,他没有告诉妻子自己赢钱的事,只是兴奋不已,第二天,早早地他又提着水壶出门去了,那个抽长短棍儿设赌的人正等在那里,众人起哄,他又参与进去,今天运气更好,他已经羸到上百元了。
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小爷很是赢了一大笔钱,再抽长短棍儿,不过瘾了,一天早晨,他起得更早,妻子对他说,水铺开门还早,你出去做什么,他说是遛早儿,妻子觉得丈夫出去锻炼身体,也是好事,不料小爷出来,直奔赌场去了。赌场是彻夜开门的,天将亮时,正是赌场最火的时候,小爷一来,众人大惊,多年不见,以为小爷被老爹赶出家门,讨饭去了,果然二十年后又是好汉一条,今天又回来了,重新上阵。,旗开得胜, 一早晨赢得很是可以,小爷不敢逗留,赢了一些钱,赶快回家去了。
从此,小爷再不每天早晨打水了,早早出门,他要去锻炼身体,遛早儿,其实就是去赌场,赌到得意之时,他已经把过去输掉的钱捞得差不多了。谁料,正在得意之时,运气忽然逆转,手气变坏,竟然输起来了,而且一次比一次输得惨,没多少时间,好不容易羸到手的钱,又输光了。
终于,一天早晨小爷跌跌踵踵地闯进家来,只见他神色晃忽,面色苍白,全身发抖,垂头丧气。还没容妻子询问丈夫在外面遇见了什么意外,小爷一步奔到岳父房里,咕咚一下跪在了岳父大人面前,岳父见状大吃一惊,忙着就要过去搀扶,突然小爷咕咚一下向老岳父嗑了三个头,随后胆怯地向老岳父说道:“泰山大人在上,孩儿不屑,咱们搬家吧。”
老岳父大惑不解,忙向他的女婿问道:“我一家人在这里住得好好的,怎么要搬家呢?”
“岳父大人在上,容孩儿禀告,您老的这处宅院,昨天夜里被我输掉了。”
你瞧,赌性难改,已经誓言再不参赌的人了,一念之差,又陷进了赌博,没有现钱参赌,只靠一分打水的钱铤而走险,最后一发不可收拾,把老岳父家的宅院输掉了。
不过,活该!我家先人生前对我们说,谁让你收下那么一个孽障呢,人一染上赌博恶习,那是绝对不能改掉的,只要一有机会,他必跳下赌海,不到身败名裂,不到投河,他是不会罢休的。
……
还有一件不活该的事,是我老祖父亲历的一桩趣事。
老祖父生前好友,用现在词汇:铁哥们儿,譬如姓陈吧,老祖父称他是陈二爷。大户人家,有钱,只是后辈不上进,个个染上了不良嗜好。最小的孽障儿子品德倒是不错,惟一嗜好,赌博,很是让陈二爷伤了脑筋。陈家孽障儿子常来我家,大家看着倒也斯斯文文,实在不像是坏孩子。陈二爷更希望我老祖父能够劝导他戒掉赌博恶习,改邪归正,不要落到不可收拾地步。
如此,每次陈家孽障儿子来我家,我的老祖父都要对他苦口婆心尽力劝导,那时候也不懂为人民服务的道理,就是劝导他要戒掉赌博恶习,做一个造福社会献身国家的有为青年,陈家的孽障儿子倒也唯唯诺诺点头答应,每次都向我老祖父表示,再不参与赌博,倘再参与赌博,“就不是人!”
信誓旦旦,老祖父自然相信了这位孽障儿子,以后又来,还和他谈经论道,两个人说着很投脾气,老祖父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已经相信他改邪归正了。
转瞬到了冬天,一天早晨,天还未明,老祖父突然听到前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老祖父赶快披衣走出房来,才走到前院,隔着院门传来悲痛的哭声,不必辨别,一听就是陈家孽障儿子的哭声,老祖父立即开门,只见陈家的孽障儿子披麻戴孝,手里拿着哭丧棒,跪在门外,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伯伯,我家,我家。”
见状,老祖父自然想到陈家一定遇到意外,便着急地问道:“别着急,别着急,有话说仔细。”
旧时代规矩,家里老人过世,孝子到各家报信,只能跪在门外,不许进家门,叫做“嗑孝子头”。
陈家的孽障儿子泣不成声,一连向我的老祖父嗑了三个头,稍稍平静下来,才断断续续地向我老祖父说:“父亲大人……”
“你父亲怎么啦?”我的老祖父和陈家老人莫逆之交,铁哥们儿,看见孽障儿子哭得如此撕心裂肺,猜测必是遭遇不幸,更是着急地询问。
“过,过,过去了。”
“过去”,就是死了的意思。陈家孽障儿子是向我家老祖父报丧来的,也就是嗑孝子头来的。
“不对呀,昨天晚上我们老哥俩还一起喝酒来着,怎么夜里就走了呢?‘我的老祖父还是怀疑。
“唉,孩儿不孝,昨天晚上父亲大人回家,似是喝得多了一些,正好我在家里,父亲问我近来做些什么,孩儿禀报说,近来孩儿已经戒掉赌博恶习,改邪归正努力读书,更是大喜过望,昨天孩儿报考英国怡中公司,今天得到通知,孩儿已经被录取了。”
“唉呀,这不是好事吗?”我的老祖父听说陈家孽障考上了英国怡中公司,极是激动地说着。
“我父亲也是高兴万分呀。”陈家孽障儿子悲痛地继续说着,“只是,就在我老爹高兴之时,忽然之间只见他向后一倒,家人忙过去搀扶,只是已经晚了,扶起来还没有坐下,老人就殁了。”说着,哭述着,陈家孽障儿子几乎晕倒在我家门前。
“赶紧,赶紧,你快报信去吧。”天津规矩,死人家儿子报丧,各家不得久留,要早早将他送走,立即打点去吊丧。
眼看着陈家孽障儿子站起身来匆匆就要跑去,我家老祖父一声将他唤住:“你回来,材的事,你去看了吗?”
民间习俗,死人必须在当天成殓,大户人家更不能买现成棺材,早早看好木材,棺材铺将木材送到主家门外,立即破木打成棺材,当晚必须成殓。
陈家孽障儿子听见我家老祖父喊声,这才回味过头来,站在不远处向我家老祖父说着。“刚刚去过一家棺材铺,正好有一副好楠木材,只是人家说已经订出,说是早晨八点,人家就要取木材呢。我去几家报丧之后,就回家取钱。”
“唉呀,那就来不及了。”我家老祖父着急地说着。“你等一会儿,我家里有点现钱,你先拿去,交份订金,木材就不会落到别人手里了。”
说着,我家老祖父回屋取出上万元现金,交给陈家孽障儿子,陈家孽障儿子过钱,也没仔细看,反正厚厚一叠,不少吧,又向我家老祖父嗑了一个头,转身就跑走了。
送走陈家孽障儿子,我家老祖父匆忙做些准备,叫来胶皮车,十万火急,直奔陈家去了,车子停在陈家胡同外面,天津习俗,奔丧,不可以乘车直抵家门,一定要在胡同外下车,然后放声痛哭,再向死者宅院走去。
走下车来,老祖父放声痛哭,“老兄弟呀,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呀,我的老兄弟呀。”
老祖父的哭声传进陈家宅门,陈大人闻声立即迎出来,拉住我家老祖父的手慌忙询问:“哥哥,家里怎么了,别着急。”
我家老祖父闻声不对,抬起头来,一看,“唉呀老哥哥,你你你怎么又活了。”
陈家大人将我家老祖父迎进正厅,老哥俩相视无言,说过种种情形,陈家老人一拍桌子,放声大骂,“这个不屑的孽障!”

据陈家老人述说,孽障儿子已经多日没有回家了,一定是赌场上输了钱,不敢回家,这才到朋友家里去骗钱,亏他怎么就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更亏他怎么就借来了一身孝服,也算是好能耐了,孽障,孽障,不可救药了也。

 

滚赌、吃份子,肉墩儿,抽黑签

旧时代赌场有许多种,大赌、小赌、戏赌,成色不同,风险不同,最厉害,最直接的赌博,是押宝,一赌定生死,一分钟时间,你可能暴富,也可能败家,从宝局出来,有人开了银号,也有人投了大河,那才是赌场无情,就看你的运气如何了。
旧时代天津“宝局”,多设在芦庄子一带地方,这一带地方游人多,靠近三不管,得黑社会保护,只许老老实实参赌,不许你捣乱赖帐。不时也有输红眼的倒霉蛋,在宝局闹事,于此,还有一套潜规则,也是约定俗成,从老辈沿袭多少年,赌局一方,和赌徒一方都得遵守。
来宝局闹事,旧小说里写过,一个赌徒,输得精光,再没有钱下注了,还不死心,身上的东西也押光了,还要赌。怎么办,剁下自己一节手指,放在赌盘上,以此做最后的挣扎。
剁手指,有规矩,只剁左手小姆指顶端的一小节,不知规矩,将大姆指剁下来,当场被人打出去。剁下手指,还有规矩,摆上赌桌,要用右手大姆指和食指捏住轻轻放在赌桌上,剁下来的手指,指尖要对着赌东,宝局一方,视若罔闻,不惊不慌,赌友们也不阻拦,你自己滚赌,没有人劝告,就像平常事一般,你押上一节小手指,只等着开宝之后,看结局吧。
一个输得精光的倒霉蛋,再想用最后一节小手指扭转乾坤,绝对是不可能的,开宝之后,输了,宝局一方,用长竿儿将血淋淋的小手指挑起来,抛向远处的垃圾堆,带血的小手指掉进垃圾堆,倒霉蛋只能乖乖走开,再想剁第二节,宝局有人出来会把你活活打死。
万一赢了呢?就算不可能,也有个万一,难道自古就没有人赢过吗?
传说,有人赢过,自然宝局不会赔你一节小手指,开宝之后,你赢了,立即有人过来将你请到后面,先清洗伤口,再敷药包扎,然后摆上酒席,好汉好汉,一番赞赏,一句正经话不说,酒席之后,你尽管扬长而去。这一天,就算过去了。
莫非宝局一方什么表示也没有吗?当然有,而且赔偿不轻,从此你按月吃份子,不参加赌博,每个月有你一份“份儿钱”。钱数多少?视宝局经营状况而定,你也不能挣,宝局更不会骗你,这个月多少利润,绝对公平有你一份儿。
如此能吃到了份儿钱,实在也不容易,谁下得去手剁手指呀,没有勇气自己剁手指,想吃份儿钱,还有一条选择:叠了。
叠了,是一个天津专用黑词儿。所谓“叠了”,就是甘心挨打。
清代文人俞樾,曾经客居天津,他在《春在堂笔记》一书,对于“叠了”的情景曾经有过描绘。
俞老先生写道:“天津市中无赖少年,往往于博场索规例银,诸博徒也乐应之。然其始得也,颇不容易。余离天津时,有粗作人田升日往来于博场,一日见有醉人昂然而至,上不衣,下不裤,止以尺布敝下体。一入局中,便肆口漫骂,博徒群起,各执白木棍痛打之。然打者自打,骂者自骂。至体无完肤,气息仅属,犹喃喃骂不绝口。于是群汉曰:‘好汉,好汉!’以童便饮之,又以温水涤其血污,负而归之开局者之家,自此月有规例矣。其人也,岂北方谓之强者与?”
所谓叠了,就是恁由众人狠打,不吭声,不喊痛,打过了这边儿,自己再翻过身来让人打那边,这种行为,老天津卫,叫“叠了”。
一个人为什么要叠?走投无路,最后选择。在赌场输得精光,又不能再去谋生路,惟一的选择就是吃赌场份儿钱。赌场的钱不是好拿的,你多少钱输在这里,那是你发财梦催的,你想赢钱,来赌,输了,谁也怪不得,想让赌场养活你,没那么容易,先叠给我看看。
于是,这个倒霉蛋来到赌场,进得门来,放声大骂,骂得赌场出来人收拾你,你也不反抗,叠了,任由赌场众人狠打,不喊疼,打过这面,翻过身来打那边,打够了,果然好汉一条,请到后边,疗伤,吃饭喝酒,然后送你回家,从今之后,你每个月来赌场拿份儿钱,有人养活你了。
“叠了”,也是一种规范动作,类如今天跳水运动的空中翻体三周半,一招一式都是有讲究的。“叠了”,恁由众人打个够,如何一个“叠”法?我没有见过,只听老人说过,所谓“叠”,是把身体“叠”好,两条胳膊伸上来,挟住脑袋瓜子,双手在脑袋瓜子后边紧紧握牢,让众人打不着脑袋瓜子,然后蜷着双腿,保护好下身的致命部位,这样就算是叠好了,下一步,就由众人打了。
“叠”过之后,拿了份儿钱,赌场有事,你得招之即来,你得给赌场卖命。又有人“叠”来了,你得去充当打手,有人闹事,你得为赌场卖命,最后遇到“节骨眼”,抽黑签儿,你是一个人号。
抽黑签儿,也叫抽死签儿,赌场遇见麻烦,黑社会出来争地盘,什么人要把赌场夺过去,双方约定要把事情摆平。如何摆?跳油锅,一口大锅,放满油,架到烈火上,烧到油开,一方先跳下一个,你不服,也要出来一个人往下跳,一直跳到一方没有人再敢往下跳了,决定胜负,赌场易主,你败了。
双方闹事,抽出黑签跳油锅,混战之中丧命的,全是那些靠滚赌混进赌场吃份儿钱的无赖,这类人在赌场内部被称为“肉墩儿”,平时养着你,到时候,靠你一条命打天下。抽黑签,看着公平,谁抽上黑签儿,谁第一个往油锅里跳,其实签子筒里,早做好了手脚,人家自己弟兄,也过去抽签儿,信手一抽,必是红签,你最后去抽,一下就是黑签,黑签、红签,那是有讲究的。
抽黑签儿,是一桩非常严肃的事,一事当头,明天要和对方争天下,众弟兄聚会一堂,焚香燃烛,叩头行礼,祭拜祖宗,然后饮酒盟誓,为了什么什么事情,我家弟兄要与对方决一雌雄,弟兄中一人要奋勇当先,舍性命保自家天下,弟兄献身之后,家人由赌场全体弟兄赡养。献身弟兄如有父母,自家弟兄养老送终,妻子儿女,赡养终生,有人反悔,逃脱义务,乱棍打死。如此这般,一番盟誓,抽上黑签的倒霉蛋。就等着明天英勇就义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旧社会趣事
后一篇:旧社会妓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旧社会趣事
    后一篇 >旧社会妓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