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神机军师dmj
神机军师dmj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21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为“三俗”——试论“雅”与“俗”之争

(2010-08-20 16:05:33)
标签:

三俗

《诗经》

俗文化

蔡武

中国

文化

分类: 论道

何为“三俗”

                                       ——试论“雅”与“俗”之争

 

/神机军师dmj

 

628日广电总局炮轰《非诚勿扰》“低俗化”,到今天对郭德刚“三俗”的全方位的批判,再加上文化部放言整治文化界的“三俗”之风得到“社会”全方面的支持,一场全新的文化风暴似乎有聚集的趋势。

 

要讨论“三俗”之前,首先必须要弄清楚何为“三俗”。根据中央的文件和蔡武部长的讲话,所谓“三俗”是:庸俗、低俗、媚俗。那么“三俗”在当今文化界有何表现呢?蔡武部长的六问似乎概括了高层对“三俗”文化的理解,这六问分别是:

第一,现在一年创作歌曲在两万首以上,但是真正为广大群众所传唱的有多少首?

第二,现在一年创作的小说等文学作品汗牛充栋,但真正为广大读者所一致公认的力作有多少部?

第三,出版业一年出版各类出版物三十万种,但真正能与我们先辈几千年为我们留下的八万种历史典籍比肩的作品有多少?

第四,我们全国几百个电视频道,数以千万计的文化节目,真正的有丰富文化内涵、高尚文化品位和品格的节目又占多大比例?

第五,我们每年生产四百多部影片,上万集电视剧,其中能与我们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并驾齐驱的传世力作占多大比例?

第六,热遍全国的文化遗产保护浪潮中,逐利、炒作,托假的“虚火”占多大成分?

 

从这六问中,我们可以概括为是文化部门对文化产品商业化的担心,进一步讲,是对文化产品中缺乏所谓“正确价值观”的担心。正所谓用“庸俗”的方式来讲“低俗”的内容,取得“媚俗”的社会效果。这也就是我们现在社会大众对“三俗”的理解。

 

那么,既然反了“三俗”,那又该支持什么呢,那么自然就是与“俗”斗争了上千年的“雅”。那么什么又是雅了呢?那自然是以“高雅”的方式来讲“价值观正确”的内容,得到“风雅”的效果来赢得有品位的口碑。

 

因此从这一组对比中,我们很容易看出,“俗”与“雅”的战争主要在表现手段,价值体系和社会效果来进行争斗。这一争斗绝非今天才有,打自人类有了文明以来就开始了——它源于处于不同地位的人,来自不同文化体系民族之间的文化冲突。对于中华民族这个以文化著称的民族而言,这一冲突显得尤为激烈。最早定义雅俗之分的可追溯到周代经典——《诗经》。尽管《诗经》的语言在今人看来皆为“雅”,然而在当时,其中的“风”便是“俗”,与之相对的“雅”和“颂”。值得注意的是,所谓的“俗”,《说文解字》中说为“习也”,也就是一种“习俗”;而“雅”本义为“乌鸦”,但今所谓的“雅”应为《毛诗序》之意:“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

 

从作者身份来看,风篇的诗全部来自民间,而雅是来自士族,颂则来自于皇族。值得注意的是,《白虎通》论《诗经》三篇本义时曾说:“风,讽也;雅,谞也;颂,诵也。”也就是说,风是民众隐喻发泄的语言,而雅与颂则分别是体现精英文化品位和赞颂统治者。《诗经》中的诗正是按这一逻辑来体现的,而“风”中那种对真挚爱情的渴望,普通生活和追去的描绘,以及对时政的讽刺成为“俗”的价值核心;“雅”和“颂”中那种对国家主流文化和统治体制的称赞成为“雅”的价值核心。

 

因此可以这么说,从一个民族内部而言,所谓“俗”便是普通民众用自己熟悉方式表达对人性本真的追求,以及对压迫的反抗;“雅”则是统治阶层维护统治的文化宣传和文化体系。在西方文化体系中也是如此。

对于不同民族而言,“俗”和“雅”则的分类相对简单。自己民族的便是“雅”,其他民族的便是“俗”,如中国的华夷之辨,欧洲的异教问题都是如此。然而欧洲自新教改革,特别是启蒙运动,雅俗文化之间的斗争早已非生死相搏,而是各安其位,互相制衡。

 

更有意思的是,“俗”和“雅”的内涵并不是绝对的,还经常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发生转换。当时被人嗤之以鼻的戏曲与《西厢记》、《牡丹亭》等当时黄色文学今天成了高雅艺术,阅读昔日为正统文人不齿的古典小说今天成了文化人的象征。而“拜金主义”这一来源自新教文化——在当时被当做神圣来膜拜的概念,今天却成了中国批判的低俗文化,神圣不可侵犯的红色偶像成为主流文化排斥的嬉皮士文化追捧的对象。因此,没有人能保证100年以后,COSPLAY未尝不会成为一种高雅文化。

 

说那么多,其实无非想说两句话:第一,“俗”和“雅”并没有高下对错之分,只是不同阶级和狭隘民族主义造成的。第二,“俗”和“雅”也许天生是死敌,但它们之间的冲突不是不可以化解。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包容之心,理性地看待现实社会中的“俗”和“雅”这才是最重要的。

 

再回过头来看“三俗”:庸俗的手段无非是用百姓喜欢习惯的方式,低俗的价值观无非与主流价值观或“中国传统文化”不符合,媚俗无非是得到了百姓的欢迎。而与之相对的精品也好,经典也好,只不过由于不符合统治阶层的文化追求和时代变化所致。所以,对于《非诚勿扰》、周立波的清口和郭德纲的相声,你可以从精英文化立场上批判它们是“三俗文化”,但通过政治介入要其整改则反映了一种精英文化对世俗文化的压迫与霸权。蔡武中“六问”中,前“五问”的问题只能是反映精英文化对大众文化的发难,严格意义上并不成立,而且仅仅局限于文化层面上的争论,倘若上升到政治层面则有点过分了。至于最后一问,这个并不是个文化问题,而是体制问题,故没必要在我们讨论范围之内。

 

对在今天的中国,宣扬“俗”文化却是十分必要的,因为“雅”文化不仅掌握文化霸权,还通过政治权利来压制“俗”文化。这是中国历史和现实的悲剧。

 

然而更大的悲剧则是今天民众,尤其是知识分子却不假思索跟着来抵制“俗”文化。欧洲启蒙运动最大的意义,就是让俗文化拥有了自己的地位,让被宗教压制民众懂得了自己所追细化的“庸俗”的表现形式、“低俗”的价值观和社会“媚俗”的现象其实也是合乎天理人性的。这个道理连被皇权压制的中国古人都知道,但如果今天的国人连这点东西都不理解,把所谓的“雅”文化当做是一种“唯一的,正确的,真理”的表现形式、价值体系和社会现象的话,那这究竟是历史的进步还是倒退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