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KDE_MagicLinux
KDE_MagicLinux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576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成长的泪痕(一)

(2007-08-22 03:31:49)
标签:

职场/励志

分类: 随笔
    很久没有更新了,对于众多关心这个小角落的朋友,心里有种歉疚。北京虽然早已立秋,天气却始终难改闷热潮湿,一直心情不好,脑子里很乱,太多的事压在心头,越积越多,越压越重。事业没有多少成就,感情没有些许慰藉,忙忙碌碌、平平淡淡,拿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这点薪水,承载着巨大的心理负荷,背着这个行当共有的骂名,前途茫茫,没有方向。算了,何必束缚自己,宣泄在角落里,随别人怎么说!这个博客原本是想取名 KDE 的,和我的网上 id 保持一致,无奈新浪怎么也不让我注册这个虚拟地址,只好使用现在这个名字。从来没有谈论过自己的私事,既然取了这个名字,本不该谈论私事的。一些网友好奇地问:KDE 是何许人也?长什么样?真想见见他。这种受到关注的感觉真好,真的。于是就决定说说我的成长经历吧,也算给大家一个交代。

没有童年的童年

    在不少人眼里,我是优秀的,令人羡慕的,人们可以列举很多理由:是这个家族里祖祖辈辈唯一的“秀才”,在学业上名列前茅,学生时代就拥有了自己的政治身份,你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比起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收入可谓“丰厚”。然而这样一个人从小到大却很少体验到快乐。

    幼年的隔绝让我永远也跟不上同龄人成长的步伐。没有从家庭得到多少温暖,甚至没有任何安全感。这倒不是因为出身的贫寒,至少我比生活在单亲家庭要幸运得多。幼年的记忆早已模糊,母亲总是在昏暗的灯泡下不停的缝制,锁扣眼、绣花、补花,换取一点微薄的收入。母亲的刚强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使人联想到了日本电视剧《阿信》。母亲不仅生养了我,也以她自身为模板塑造我的全部灵魂和人格。四岁之前的我常被一根绳索拴在床头,每天只能自己呆坐在床头的小板凳上,或者透过窄小的窗玻璃远远地张望院子里其他孩子嬉戏打闹,当她偶尔外出交货,抱着沉重的包裹离开的时候,我被反锁在家里,母亲不能花更多的精力照顾我,她太累了,眼睛也不好,最后不得不配一副近视加散光镜,这副眼睛一直陪了她 20 多年。终于,再也不能被一根绳索束缚,问题也随之而来。第一次接触外面的世界,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除了经常受到其他孩子的嘲弄和欺凌,再没有留下什么回忆。为了我的安全,父母作出了一个决定──搬家。

    父母只能保证我的温饱,比起非洲饥民,我应该知足。小学 6 年,我没有吃过一顿早点。初一那年母亲带我上街,第一次喝牛奶,我哇哇全吐出来。我不能理解,世上竟然有这么“恶心”的东西,每天还有那么多人排大队购买,趋之若鹜。和其他生长在城市的孩子相比,童年永远是灰色的──没有进过麦当劳、没有吃过比萨饼、没有进过溜冰场、游乐园和游泳馆,所以留下旱鸭子的后遗症。至今没有进过酒吧、歌厅、舞场,当然也没进过班房,所以自认为是个十足的老土。

    从上学那年开始,我的快乐进一步被站在身后监督我学习的母亲用巴掌和竹尺剥夺了。她是那样的苛刻,把一生全部的期待和诉求倾注在了我幼小的心灵上,有的时候甚至令人难以理解。记得那次刚刚踏进家门就被劈头盖脸的责骂震慑,我至今也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对自己的观念那么坚信不移。当我回过神来,才明白母亲斥责我“偷盗”的真正原因,邻家孩子的父母正在教训他们的儿子,似乎是在说他没有看管好自家的东西,被人偷了什么水果。我立即坚决否认,可母亲震怒了,拿起手中的竹尺异常凶残地抽向我的后背和双臀,不知打了多少下,我屈服了,我痛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当我手拿两个苹果,艰难地挪动到邻家父母面前的时候,我眼含热泪难以启齿地说出:对不起叔叔、阿姨,是我偷了你们家的水果,现在还给你们,我感到蒙受了奇耻大辱。每次梦到这件事,都让我控制不住地哭醒。本来我就是个敏感的孩子,生活让我变得异常敏感,近乎苛刻地严谨,我甚至得了强迫症,走路时不停地数地上的砖缝,一道数学题甚至反复验算三次还不放心,以至于几次考试结束都不能完成答卷。

    整个小学是在孤独中渡过的,没有几个朋友,我似乎永远被排挤在群体之外,伴随自己的只有焦虑和不安。由于从小与世隔绝,没有玩过任何球类,甚至玻璃弹球,当第一次被迎头砸来的足球击中头部的时候,脑子嗡的一声,头皮发麻,接着就是疼痛和晕眩......我落下了恐球症,从此与球类无缘,整个学生时代,最不愿上的就是体育课,最不喜欢我的老师就是体育老师。

    这一切都算不了什么。从出生那天起,或许上帝就把我划入了那 10% 的边缘人群行列。尽管这个少数族群常常拥有傲人的成就、耀眼的光华,尽管这些人常常站在技术的风口浪尖、或者吸引着无数大众娱乐的眼球,尽管这个族群里文学、演艺、体育、技术人才辈出,然而却注定要生活在心灵的炼狱,承受难以言状的苦难。抱怨又有什么用?从十几岁初识自己的痛苦挣扎,到二十多岁的坦然面对,过了这道坎,还有多少道?什么痛苦能比这种一生让你忍受无法向别人表达的折磨更加难以接受?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