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潇湘夜语
潇湘夜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232
  • 关注人气:3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写诗的皇帝

(2019-12-08 11:24:02)
标签:

读书

历史

文化

写诗的皇帝

能写诗的皇帝很多,写的最多的是乾隆爷,御制诗五万余首。以写得多闻名的陆游一生诗作也就一万多首,康熙年间编《全唐诗》,得诗不过四万八千九百多。朱元璋的孝陵,有“德隆唐宋”的石碑,乾隆本也可以弄一块“诗盖唐宋”的石碑戳在自己的裕陵。可惜乾隆写了这么多诗,脍炙人口的一首没有,成了诗人界的笑柄。乾隆爷除了爱在祖国风景名胜题诗、刻石,还喜欢在古画古书后面题诗留念,顺带手盖上自己硕大的御印,金庸极看不惯乾隆这种做法,在自己的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里,不但把乾隆的出身杜撰为海宁陈家之后,还把乾隆的人品描述的极为不堪。金庸说了:“不讽刺他一番,闷气难伸。”


皇帝不一定写得就是烂诗。写得最好的南唐后主李煜不必细说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都是千古名句。其父唐中主李璟,也是词家,传世作品虽不多,但如“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清丽缠绵,也流传甚广。


曹家父子,曹丕是做了皇帝的,曹操虽没当皇帝,但地位其实也和皇帝无异了。曹丕虽是正牌皇帝,但说到诗中气象之豪迈、雄沉与慷慨,和乃父魏王实在是差着档次。


还有一些被忽略的诗人皇帝,比如汉武帝刘彻,以武力迫击匈奴,拓地千里,武功之盛。到现在还令很多爱国者羡慕称颂。但很多人不知道,刘彻也是个诗人,其《西极天马歌》颇有堂皇威武的气象:“天马徕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但汉武帝好大喜功,连年征战,劳民伤财,搞得政局不稳,人民怨谤。晚年还得下轮台罪己诏,向天下谢罪。《秋风辞》中,汉武帝叹道:“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一代帝王,笔下能流露出这样的叹惋,也算是性情中人。


另一位皇帝中的诗人,更加为人诟病,那就是被史书描绘成十恶不赦之徒的隋炀帝杨广。杨广所做《野望》:“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斜阳欲落处,一望黯消魂”,意境萧远,情景交融,后世有多少诗人模仿过?即便把这样的诗放到盛唐,也不输于当时一流的诗人。可惜大隋衰败在杨广手中,唐代史官就把各种脏水往他身上泼,亡国之君,百口莫辩,就连诗作也被人刻意淡忘,流传下来不过区区几十首。


宋徽宗赵佶也是亡国之君,也是典型的文人,若放在画家、文人的圈子里,宋徽宗是一流的,放在帝王之中,也不算特别昏庸无能之辈。不幸生逢金国勃发强盛之际,徽宗又屡屡措置不当,到了断送了北宋半壁江山。宋徽宗被金兵所掳,押往北方途中所做《宴山亭·北行见杏花》,与李煜在南唐覆亡后所做词,颇有相通之处:“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着燕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把李煜与赵洁的词做了一番比较,说:“尼采谓一切文字,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感,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


上疆村民把宋徽宗这首词放在《宋词三百首》的第一位,不是因为他特别看重这首词的价值,只是按当年编这类书的体例,帝王之作一定要放在篇首。《全唐诗》第一篇选的也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帝京篇十首》,李世民诗作后面还跟着唐高宗李治、唐中宗李显、唐宣宗李隆基、唐肃宗李亨诸人的作品,连做过大周女皇帝的武则天也有诗列入。诗都一般,但既做了皇帝,还是能享点特权。


不是所有皇帝都有文人气质,大部分皇帝是庸庸碌碌之辈,一些开国之君,草莽气更是远胜书卷气。在鲸吞天下的英雄眼中,诗吟诗作词都是小道,不值得花费时间去精雕细琢。但有些开国之君,虽文化水平不高,偶尔做一篇诗出来,也因其不同凡人的经历与胸襟,另有一番独特的气象。比如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短短三句,自有雄健恢弘之气:“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确是纵横天下的英雄语。


朱元璋比刘邦更没文化,自幼父母双亡,出家做和尚。野史说朱元璋登基之日也做过一首打油诗,上来两句道:“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群臣听这词粗俗不文,都忍着不敢笑,朱元璋继续吟道:“三声唤出扶桑来,扫退残星与晓月。”殿上众臣这才人人叹服:到底是帝王,打油诗也有扫荡四海的气象。


我严重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恐怕又是文人润色夸大的产物。包括刘邦的那首,是不是有人代笔,也要存疑。但没有人真的在乎开国之君的诗写得好不好,是一统天下的雄才大略让他们彪炳青史。人们倒是更在意亡国之君的诗,要从中分析发掘出一些哀兆谶语。


王安石词有一首《桂枝香·金陵怀古》:“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南朝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中说:“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如果是一个普通诗人所做,可能也不过略显柔糜香艳,最后两句的意境,还称得上韵味深长。偏偏它出自陈后主之手在,就成了著名的亡国之音。王朝衰败之日,贵为天子,也只能受命运的摆布,结局往往比平民更加悲惨,就连平平常常的一首诗歌,也遭遇坎坷。


北魏孝庄帝被权臣尔朱兆囚禁,他想要从此礼佛,再不做帝王,然而,这时想回头已太晚,尔朱兆终于将他缢杀于晋阳。临崩之时,孝庄帝做诗曰:“权去生道促,忧来死路长。怀恨出国门,含悲入鬼乡。隧门一时闭,幽庭岂复光?思鸟吟青松,哀风吹白杨。昔来闻死苦,何言身自当。”北魏虽没就此被灭国, 但将死之人的哀鸣,听来却比亡国之音更加哀戚动人。


皇帝是高危行业,愈集权,愈危险,不集权,更危险。天下汹汹,各个都是自己的敌人。写诗写得烂不要紧,如乾隆,赶上盛世,自号“十全老人”,诗再烂,也有人捧臭脚。怕只怕诗好,治国烂,更不幸的,成了亡国之君,纵然绝世天才如李煜,也只能“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写诗的皇帝

欢迎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闲书过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残酷与消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残酷与消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