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adefacedragon
jadefacedrago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44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经爱过》第十一章 空即是色

(2011-09-28 11:17:17)
标签:

曾经爱过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昏暗的咖啡厅,稀疏点着几盏大约只有15W的灯泡,这到底是为了营造气氛还是为了省钱?咖啡不贵,人也很多,大多都是白领,应该是上班太累晚上来休闲的吧。

You've got a way with me

Somehow you got me to believe

In everything that I could be

I've gotta say-you really got a way

……

 

“这首歌很好听”文芩喝了一口咖啡说,“这是YOU'VE GOT A WAY,仙妮亚·唐恩的歌,你要是喜欢,我有全套CD哦,要不要拿去听?”“你对音乐挺了解啊”文芩笑着说,“还行,没事就听听呗”。

 

喝完咖啡,我问:“要不要送你回去?”文芩笑了,“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女孩!”“哦,那好吧!”我也不坚持。看着文芩坐在的士上离开,似乎闪过一丝失望的眼神,难到是我太不解风情?我思索着回到窝。

 

阿杰正猥琐的躺沙发上拨弄吉他,“你那爪子离我的宝贝远一点!”我警告他,“你搞错了,你的宝贝不是这个!”阿杰不理会我,“什么?”“你的宝贝是文芩!”“怎么讲?”“你看人家文芩对你多好啊?你得学会知足!”“这……”“比如说,文芩来找过你几次?”阿杰问我,“六七次吧”我不敢肯定“你去找过她几次?”“这……”“一次都没是不是?你不喜欢文芩就和她说清楚嘛,我和你是朋友,和她是同事,夹在中间很难做的”阿杰放下吉他走回了房间,留下我独自惆怅。

 

 

公司,同事们依旧忙碌,我借着去饮水机装水的功夫多瞅了小雨几眼,不知不觉水喝的有点多,于是又频繁去洗手间,当然,又多瞅了小雨几眼。美女这玩意怎么越看越漂亮呢?好不容易坐定,却又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阿杰对我说的那番话,正在我胡思乱想独自惆怅中,电话突然响起,“喂,阿杰”“TMD快来,三院!”“啥三院呢?”“第三医院!”“干啥呢?”“文芩住院了!”“……”“喂,喂,喂~~~306病房”阿杰狂吼着,“哦,马上来!”我终于清醒了,立刻向BOSS请了假,直奔医院。

 

“怎么了,啥病?”在病房外见到阿杰,我立刻问他,“扭了脚”“……”“喂,不是开玩笑的,好像挺严重!”“有多严重?”“医生说得住院一个星期!”“那还好嘛,进去吧……”

 

“HELLO!”文芩看见我来,微笑着打招呼,“木乃伊姑娘,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我的语气明显带有责备。“都怪那该死的高跟鞋!”文芩看着包的像木乃伊似的脚说。“你俩慢慢聊,我还得回公司!”阿杰非常知趣的离开,关门时,给我使了一个非常暧昧的眼色,我靠!

 

“没有耽误你工作吧?”文芩问,“唉,我那工作又不是拯救地球,还是来陪你比较重要”“那乐儿怎么办?”文芩又问,“嗯?我差点忘了那丫头”于是我赶紧给丫头打电话“喂,丫头”“风哥哥啥事呢?”“下午你自己画画,我在医院陪文芩”“文芩阿姨?”“嗯,文芩扭了脚,在住院呢”“我也去”“不行,你安心画画”“哼!”乐儿挂了电话。

 

“对了,你去我家帮我拿些东西来,医院的我用不习惯,可以吗?”文芩小心翼翼的问,“当然”我回答,“这是钥匙,这是地址,我要的东西上面都写着呢!”文芩递给我一张纸和一串钥匙。“我去了哈!”“嗯”。

 

匆匆来到文芩的家,用钥匙打开门,环顾一圈发现文芩的家里布置的很精致,只是房间很小,一室一厅,我送给她的那幅油画,她装裱过了,挂在最显眼的位置,“她的家人呢?”我自言自语。不敢多想,赶紧打开纸条照着文芩写的清单将把塑料袋装满,牙刷、毛巾、杯子、日记本……日记本?应该在卧室吧,我走进卧室,淡紫色的墙壁,淡紫色的床,淡紫色的地毯,我晕,书桌上那淡紫色的本子应该就是日记了吧……继续看清单,睡衣、内衣、内裤……推开衣柜门,我花了几十秒欣赏了一下风景,当然我欣赏的不是形形色色的外套和长裙,而是那些漂亮的精致的五颜六色的内衣……

 

 

 

赶回医院,在医院门口的花店看见了一束谈紫色的鲜花,我估计文芩应该会喜欢,于是买了下来。火速冲进306病房,边推门边喊:“我回来啦”,文芩的床边坐着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已过中年,而那女的看上去却比较年轻,看那亲切和蔼的模样应该是文芩的父亲和姐姐,他们2人猛盯着我看,我尴尬的看看左手的袋子和右手的鲜花,无地自容,于是我自责起来,怎么关键时刻如此冒失?经过大约半分钟的审视,那中年男人说:“我们走吧!”当他俩手挽着手经过我身边时,我立刻点头哈腰说:“伯父慢走,姐姐慢走!”“姐姐?”那男人转头问,“那应该是?”“叫伯母!”“是,伯父伯母慢走~~~”我长舒一口气,却见文芩无动于衷,似乎连“再见”都不想对他们说。

 

待他们走后,我坐在文芩的身边,刚想问文芩那2人是谁,文芩却先说:“紫罗兰,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紫罗兰,快给我~~~”“咳,咳,这是紫罗兰啊?”我把花递给文芩,“你不知道这是紫罗兰?”文芩闻了闻问到“不知道!”我不好意思的回答,“你知道它代表什么吗?”文芩又问,“不知道!”“哦,那就不怪你了,谢谢你的花~~~”“难道这花不吉利?”“不,很吉利的,谢谢你”这我就放心了……

 

在文芩的指挥下,我把拿回来的东西在桌子上都摆好了, “你没偷看我的日记吧?”文芩似乎有点担心的问我,“哦,刚在车上没事做,就看了!”“全看了?”文芩立刻脸红“嗯!全看了!”“你……你……”文芩急的说不出话来,“骗你的啦!”我笑着说 “哼!”文芩转过头去看着窗外,“喂,有点幽默感好不好!”“哼!!”“生气了?”我试探着问,“哼!!!”“那我走了……”“别……”“不让我走也行,换我问你了”“你想问什么?”文芩疑惑,“刚那2人是谁啊?”“我爸妈” “你妈怎么那么年轻?” 文芩脸上掠过一丝不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反问我:“她漂亮吗?”,“漂亮!”我老实回答,“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是我后妈”“哦,难怪了”“别说他们了行吗?”“好……”

 

“想吃什么吗?”我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我刚吃过了”哦,我看见了旁边的碗筷,“那我去洗碗好了”“那怎么好意思呢?”“你腿脚不方便,照顾你是应该的嘛”我大度的说“哦,谢谢”文芩又微笑。唉,看在那微笑可以称作一笑倾城的份上,我就做一回保姆吧。

 

洗了碗,我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对文芩说:“我先回去吃饭,顺便把那丫头送回去”“晚上你还来吗?” 文芩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嗯,来!”我坚定的说。“好,你快回去吧”文芩如释重负。

 

 

 

在9点整,回到了306病房,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声音,我怕文芩已经睡了,推开门,文芩正在专心写着日记,看见我在门口,立刻合上日记本塞进了枕头。“我敲了门,你没听见!”我解释,“没关系,进来吧!”“要不要吃点宵夜?”我问“你买了吗?”“没买,不知道你想吃啥”“幸好没买,宵夜是肚子的朋友却是身材的敌人”文芩狡黠的说,“我估计你会这么说,所以我没买,免得浪费”“浪费?那你也不问问我喜欢什么花就乱买?”文芩指着那束紫罗兰,“这是不同的,经过我长时间的观察研究以及总结前辈的先进经验,没有哪个女生不喜欢花,况且你那么喜欢紫色,紫色的花你肯定也喜欢”“呵呵,你真聪明,花了多少钱呢?”“只要你喜欢,散尽钱财在所不辞,何况50块的鲜花呼?”“你骗人,这花肯定不止50”“哦,看在你这么识货的份上,我招了,是150”“嗯,这还差不多”文芩甜蜜的笑了。

 

“你晚上会不会无聊?”文芩担心的问,“在如此华丽的星空皎洁的月色下有美人相陪,这是何等的幸福,怎么能用无聊来形容?不过……当美人变成了睡美人了,我不是王子,不能吻醒睡美人,只能玩电脑了!”说完就打开包,拿出了电脑。“哼,你最擅长的果然是甜言蜜语!”文芩嘟着嘴说“晚安”“GOODNIGHT……”“你能转过身去吗?我想换睡衣”“我还是去走廊抽根烟吧,我怕我会忍不住偷看!”“快回来哦”

 

这是文芩第2次睡在我的身旁,上次隔着一道门,这次只隔着蚊帐,我甚至可以听见她的轻盈的呼吸声,我轻轻的撩开蚊帐,注视着那张熟睡的脸,果然是睡美人,我不是王子,却也想吻醒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