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adefacedragon
jadefacedrago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44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经爱过》第九章 色即是空

(2009-10-22 00:18:41)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第九章      色即是空

 

 

赶走了那几个男生,我赶紧抽根烟歇歇,“世界终于清净了”我说,“没呢”乐儿凑过来说“如果你不实现你的承诺,世界大战有可能爆发哦!”,我说:“嗯,项目太多,每天进行1项吧,今天就先KFC,如何?”乐儿冥思苦想了一阵说:“好!”

 

吃完KFC送丫头回去了,我回到家,收拾了一下客厅,准备洗脸睡了,但突然睡不着,反正明天周末呢,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看着乐儿的习作,独自喝了起来,明天教她画人像,或许对她来说难度太高了点,唉,应试教育!

 

门铃响,我走过去开门,文芩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文芩,这么晚?阿杰还没回来?”“他……他在楼下呢,醉了……累死……我了!”“那家伙,真没出息!他是不是不停的唱《死了都要爱》?”“对啊,你怎么知道?”“那家伙,醉了就会唱这个!”到了楼下,阿杰正东倒西歪趴在楼道里,嘴里哼着“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我靠,正高潮呢,喂,起来!”我踢了踢阿杰,“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阿杰不理会我,继续高潮,我和文芩赶紧把阿杰拖到房间。

 

我拿湿毛巾给他擦脸,“走开,我不喝水,来瓶纯生!”阿杰发疯。

脱掉阿杰阿杰的外套,“走开,我不睡,我们唱K!”阿杰继续发疯。

脱掉阿杰的长裤,阿杰因为兴奋,那根东西笔直地耸立。我偷偷看看文芩,文芩脸红着走向客厅,“真丢人,你赶紧睡!”我把阿杰塞进被窝,然后关上门,任他在里面嚎叫。

 

 

我问:“阿杰酒量还行阿,怎么会这样?”“几个客户轮流灌他!”文芩还在脸红。“哦,你没事吧?”“我还行,就是头有点晕!”“哦,你等等”我说完就去了洗手间准备拿条湿毛巾给她擦擦脸。但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摆在我的面前,毛巾只有2条,我的,阿杰的,我应该拿哪条呢?正左右为难的时候,文芩问:“小风,怎么这么久啊?”我赶紧把我的毛巾沾了些水,递给了文芩,在文芩擦脸的时候,我又倒了杯凉水给她,“谢谢”文芩将毛巾还给我,然后又问:“这谁的毛巾?”“额……我的”我战战兢兢的回答,“呵呵,谢谢”“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你家人应该在等你。”“我一个住呢!”“哦,那先歇歇,等会儿再送你回去”我坐下,点了根烟,“你好像很累?”文芩问“是啊,刚送那丫头回去”“哦,我来给你按摩吧。”“这……不太好吧?”文芩走过来,“我这可是正宗的泰式”“是不是哦?”“试试看咯”

 

“如何?”文芩揉着我的肩膀小声问,我说:“还行”“你别紧张啊,放松,放松……”“第一次有女人给我按摩,我能不紧张?”我坦白,“我也是第一次给男人按摩,怎么我不紧张呢?”文芩笑着说,但没过5分钟,文芩便跑向了洗手间。我赶紧走过去,文芩捂着嘴说:“想吐”,于是我轻轻地拍她的背说:“吐出来,会好一些”,我立刻脸红了,因为我不仅从洗手池前方的镜子里看见了文芩因为俯身而暴露出的乳沟,而且我轻拍她背部的手也强烈地感觉到了胸罩带的纽扣,我突然有种想解开那纽扣的冲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喃喃自语,拼命克制自己,“还没吐出来?”我问,“嗯,又不想吐了,扶我去沙发上坐坐吧”“好的”。

 

我左手扶着文芩的左手,而右手怀抱文芩的细腰,如此之近距离,我不仅闻到了女人独有的体味,更嗅到了她淡淡的香水味,更何况她的皮肤非常的­紧凑,细腰就像一座小桥,我很想像王小波那样俯下身去,慢慢的从桥上走过,但久经情场的我怎么会如此卑鄙的乘人之危呢?虽然我的思想非常的理智,但我那可恶的右手却不听大脑使唤,慢慢的从文芩的腰部上升上升再上升……

 

 

 

在那座小峰触手可及的关键时刻,我心里又念起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的右手终于放回了正常位置,可喜可贺啊,在美色面前我的毅力又锻炼了一次,已经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你不要回去了吧?就在这里睡”我把文芩扶到沙发上对她说,“我睡哪里?”“睡我的床吧,我睡沙发好了!”“谢谢,不过,你房间有锁吧?”“额……”“开玩笑的!”“哦……”

 

文芩去睡了,我便喝着啤酒抽着烟画起画来,画累了,就站起身看看我房门,要知道门里可是有位佳人躺着呢,于是暗自偷笑,又坐下来画画。

 

看看手机,凌晨3点,画累了,想玩玩电脑,开极品飞车也能混过今晚啊,但,电脑在房里,而房里文芩在睡觉,怎么办?我问自己。算了吧还是不要去,文芩可能锁了房门呢,要是没锁,那更糟糕,我又不是正人君子,万一冲动了,就酿成大错。但是,如果文芩没锁房门,那应该是有相当程度的性暗示啊,如果那样我都不冲动,那文芩是不是会觉得自己对于异性的诱惑力太小?或者会认为我性功能障碍?

 

就这样,我左右为难胡思乱想不知不觉睡着了……

 

清晨……

 

我正睡的迷迷糊糊,感觉身边有异样,我缓慢的睁开眼睛,看见乐儿正近距离的仔细盯着我看,我吓一跳,坐起身,问:“干嘛?”“你睡觉样子好可爱哦,再让我看看”“去去”“你怎么睡沙发啊?”乐儿不解,“文芩睡我房里”我答,“文芩阿姨?”乐儿有点控制不住声带,“嘘,小点声,她喝醉了,应该还没起来呢!”“她喝醉了?”乐儿有点歇斯底里。这时,房里传来一阵声响。“看吧,你把文芩阿姨吵醒了”我说,“哼”乐儿嘟起了小嘴。

 

 

 

“早”文芩走向客厅说,“太阳都晒屁股了!”乐儿边贴画纸边嘟着嘴说,“早!”我说,“早点是买给叔叔的,谁都不许吃!”乐儿边削铅笔边嘟着嘴说,“丫头,够了哦”我说,“女孩子要矜持,怎么能随便在人家家里过夜呢?”乐儿不理会我,依旧嘟着嘴。“哈哈,我忍不住笑出来。文芩则脸红着说,“乐儿太可爱了,我去上班了”“嗯,阿杰那家伙肯定要睡到中午!”“BYE……”“BYE……”

 

“某人!”乐儿看着墙说“嗯?”我不太肯定这丫头是不是对我说话。“某人,我今天画什么?”乐儿依旧看着墙。“额,上午你临摹一幅人像,下午小K过来,咱们写生头像”“某人,我临摹哪一幅?”“喂,对我有意见就直接说!”“哼”乐儿终于扭头看我了,“某人乱搞男女关系!”“喂,事可以乱做,话不能乱说哦”我有点生气“你们做了没?”“做什么?”“MK!”“嗯?”“别装傻,MakeLove!”“倒,绝对没!”我脸红了,乐儿却仔细盯着我,想在我脸上找到某些说谎的蛛丝马迹。

 

“咦?你这是什么铅笔?”我见乐儿拿出了一盒花花绿绿的铅笔“彩色铅笔!”“喂,我早告诉你画画要用2B、4B、6B的铅笔,你买这些做什么?”“这些不是画画的!”乐儿狡猾的面带微笑,说完便拿铅笔插在头发上,“这?”“这叫时尚!”“倒!”“我是从电视剧里学来的!”“电视剧?”“嗯,韩剧,那女主角就是这样!”“你能否有点个性?”“我这就叫做个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