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adefacedragon
jadefacedrago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44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经爱过》第一章 雨在风中飘荡

(2006-03-02 02:07:14)
分类: 小说连载
  
第一章 雨在风中飘荡

  
我独自漫步
爱如止水
小塘边的风景
雨在风中飘荡

  工作空闲的时候我总是会写首藏头小诗逗逗小雨,今天也不例外。“呵,很闲啊?”我偷偷回头看到了她甜蜜的笑容,“哪里,忙的很”我一脸坏笑,“我倒觉得你很有空似的”她穷追猛打,“冤枉啊,其实我是在百忙之中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从侧面进攻,“男人十句话有九句是假的”她却不理会,“瞎扯,谁说的?”“你说的啊,你忘了?”她贼笑着,我差点精神崩溃!

  我怎么会说过这种自找没趣的话?我一边工作一边陷入了沉思……

  在走廊续了3支烟后我听到了公司那边传来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那是打卡器的音乐想起,我不敢相信似的看看手机,果然5:30点了。

  当然,关电脑之前不忘记对小雨说:“Kiss you & say goodbye”“:)3166”

  这是广州的四月,我抬头看看天空,和家乡的天空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一只鸟!

  公司离住处只有5分钟的路程,但是我到家却要花半个小时,因为我会在楼下的士多店喝瓶汽水,看看路口来来往往的人,特别是穿着时髦的女人,做为广州顶尖的网站设计公司的首席设计师,深入生活,了解市场,观察群众是非常必要的,我常常给自己这样的借口。

  


  当网上贸易如火如荼,当网站设计公司如春笋般的冒出,当报纸上招聘网页设计师的广告铺天盖地的涌来,网页设计师的职业已经非常成熟了。

  我都不记得怎么走上网页设计这一行的,虽然现在基本达到温饱,但是想起以前饥寒交迫的日子,唉,惨不忍睹。

  自从2年前我从学校毕业被我父亲一脚踹到广州,我就惆怅过N次之多,谁说好男儿志在四方?TMD见鬼去吧,反正我在老家混的不知道多开心,没事来广州吃苦?难道还为建设四个现代化做贡献?不知不觉心情极度低落!

  当时的情况我记得很清楚,揣着3000块钱在火车上晃悠了18个小时来到广州,出了火车站我饿的头昏眼花还不忘记买报纸,啥《前程》、《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统统都买,把没有招聘信息的都扔进垃圾桶,我TMD可没有心情看明星的花边新闻。找了家网吧,边啃饼干边发E-MAIL,发到了2点才出网吧,靠,竟然比白天热闹。

  找了家小旅舍,老板娘色眯眯的看着我说:“单间,30一晚”这么便宜?我简直不敢相信,说“1间,谢谢”,然后用dust2中土匪冲A门的速度跑到我房间准备睡觉,“咚咚”“谁啊?”“开水”呓,服务还不错,我打开门,女服务员把水瓶和杯子放在桌子上,靠,送了和没送一样,杯子的肮脏程度简直可以和那床单媲美!“靓仔,要不要按摩?”“按摩?不用了,谢谢!”“洗脚要不要?靓仔。”“没那习惯,谢谢”“嗦仔!”她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一直睡到第2天下午,面试了一家小公司,其实就2人,老板和一跑腿的,我用每月1000块薪水把自己卖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答应提供午饭和住房!回想起来那老板还真是不错,教会我不少网页技术和告诉我不少人生哲理。

  在广州的流浪生活从下火车的第2天开始……

  


  又睡到9点了,“Shit!”我高声骂着,匆忙洗脸,抬头看镜子,发现镜子里的胡须太长了,考虑到上班已经迟到,嗯,这样显得沧桑,我安慰自己。

  “HI!”小雨笑着说,我等你很久了。“怎么?”我问,“这个是新单,我来和你说说客户要求的”“是吗?可是这个单子阿海还不定布置给我。” 我一脸无辜的说,话没说完,已经看见阿海已经一脸淫笑着走了过来……

  阿海,是我的主管,设计部主管。个子很高,有着英俊的外表,举手投足都散发着男人味,有时候想揍这家伙一顿,但是突然想起长的帅也不是他的错,于是打消那罪恶的念头。

  唉,想想还有几个旧单子还未完成,今天真不是好日子,我感叹。在根据地一根烟的功夫就认识了俩业务部新同事阿强和阿俊,他俩也是烟民,而且特喜欢我那根据地。“林小风这名字如雷贯耳,我们主管小雨说你是最棒的网页设计师。”阿强说,“哪里哪里,叫我小林就可以了,”我笑着“等等,她是那么说的?”“是啊”HOHO~~我扭头一阵窃喜。

  听到了这话,我今天的工作特顺利,不仅一举拿下了几个老单子,还搞定了早上那新单,以致于阿海以为我受到了什么打击,跑过来问我,我指着脸说:“我脸上写字了吗?”“没”“所以这是秘密”。

  快下班了,我在QQ上对阿强和阿俊说“一起吃晚饭”“好啊”“叫上小雨,一来处理好和领导的关系,二来她怎么好意思让我们买单?”“好主意”……关上QQ我感叹,我TMD真阴险,为了多见见小雨这借口都能想出来,哈哈。

  


  下班的感觉真好,只是因为不愿自己做饭,所以“吃”是一个大问题,至少今天不是那么郁闷。

  一行四人,浩浩荡荡,“这架势和一群饿狼差不多”我开玩笑,“是啊,还好不是色狼”小雨笑了,“其实,你不在的话,就是!”。

  在大排挡,喝点啤酒,吃点小菜,阿强才喝了两杯就开始说胡话了,他竟然说“小林,你的胡子那么长,有点倒胃口”,“我故意留的”我反击,“为什么?”阿俊问,“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先听假话”阿俊说,“这样看起来比较成熟”,“那么真话呢?”“因为他早上上班赶时间,所以没时间刮胡子。”小雨抢答,我瞪了她一眼,说:“你瞎猜吧你,不过答对了。”唉,这姑娘如此冰雪聪明,我怎么能搞定她?

  吃完饭,出大排挡,我正盘算怎么才能和小雨多待上一阵,喝胡了的阿强竟然提议去酒吧,他说“刚才小林请客,喝酒我请!”,我一脸无辜,刚才是假装掏钱而已,这俩家伙竟然低头就去抢最后那块白切鸡,而小雨也丝毫没有抢着和我买单的意思,失策,失策。

  晚上9点,走在广州的街头,发现晚上似乎比白天更热闹,做在一个小酒吧里,发现只有对面几个流氓样的穿着校服的中学生在抽烟喝酒,我不甘示弱,立刻掏出香烟点上一根。

  喝着酒,发现酒吧真无聊,除了喝酒似乎没啥可干的,阿强似乎还不尽兴,他叫来服务生指着酒吧中间那小舞台问为啥没人表演?看来这小子经常来这里,服务生说要晚上12点才开始表扬,阿强拍拍脑袋说:“对了,现在才9点多,我喝多了”“的确”小雨笑了。“我们来玩游戏吧”小雨提议,“好”小雨的提议我当然赞成,她的俩位部下自然也没异议。“这样的,我拿3支签,其中一支短,你们谁拿到短的,谁表演节目,表演的好,我们喝酒,不好就自己喝。”,“那么你呢?”,“我做裁判”,倒,这……“到底玩不玩嘛?”“玩”我们异口同声的说,当然,我是留意到小雨折断的那支牙签比另外两支颜色深一点,我才说“玩”的。

  我自然要先抽,于是那俩位表演了不少节目,与其说是节目,不如说是笑话大赛,反正那些弱智笑话,我怎么都笑不起来,象征性的喝几倍,不至于让他们没面子。糟糕的是阿强似乎看出了其中的猫腻,他强烈要求我最后抽,于是在我耍赖了N局以后,我非常不幸的抽中了最短的那支。于是我说“我也来讲个笑话”“不要”“我来给你们猜个脑筋急转弯”“不要”“我来作一首诗”“去死”“好吧,好吧,我唱首歌”“好耶~~”“靠,这些都什么人啊”我起身往那小舞台走,“你去哪里”阿强醉醺醺的问我,我指了指那舞台“当然是唱歌去啊”“不是吧……”他们三人瞪大了眼睛,“要不你们以为我去哪里”我反问“没啥,去吧,我们都期待着呢”小雨笑嘻嘻的说,嗯,有她这句话,我怕啥?

  走进舞台,让服务生关掉CD,打开麦克风,那群中学生开始起哄了,不理他们,我对着麦克风干咳几声,嗯,音质还不错,于是我顺手操起了旁边那把木吉他,看到他们3人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