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玉梅
玉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86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满的淡定

(2010-12-08 22:41:59)
标签:

编辑心得、书信

杂谈

阿满的淡定——致阿满的信 

阿满:

    您好!

    前两天非常高兴参加您的作品研讨会,会上评论家从各个角度对您的小说创作做出了深入的探讨,虽也指出一些不足,但是总体都是褒奖,特别是牛玉秋、梁鸿鹰等指出您作品体现出精神世界的干净和微笑的写作,引起了与会者的高度共鸣。真的是为您高兴。祝贺你!

    其实,研讨会召开之前,我也读过了小说集《双花祭》,很欣喜,也产生了一些想法,但是会议期间时间安排很紧,会后又没有时间跟你交流,真的是很遗憾。周末我又得带孩子,所以就没有去找你,很是没有礼貌,很抱歉!这两天头脑里一直想着会上一些专家跟你提出的一些问题,再加上我的阅读感受,总感觉有些想法不吐不快,所以写下了下面的这些文字,就当跟你做个交流吧,你不要见笑就好。

    如果说作家的使命是要揭示生活不同层面的秘密的话,那么你的小说主要地就是展示了女性情感生活和精神状态的秘密,这个秘密不像一般认为的女性文学的私密性、隐秘性,相反是多情的、阳光的与默契的。我想可以总结为女性的人性美与人情美。你的作品基本上都是女性题材作品,而且几乎每一篇都与情感有关,比如《带爱相的女人》、《机关花》、《花蕊》、《花样女人》等,都涉及到了敏感复杂的婚外情,有女人之间的斗争和较量,有失意和背叛,可是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却没有一个泼妇或浪女形象,而是与人为善、豁达大气,其中的婚外情也大都是一种情感的呼应和精神的交流,而非低俗肮脏的钱权美色交易。在情爱题材中,能够让女性形象突破物质层面的诱惑,而呈现出精神境界的阳光,也即会上评论家说的干净,实属难得。

    你并没有刻意追求诗意的表达,可与人性之美相关的,你的作品整体上还呈现出独特的含蓄蕴藉之美。爱,是你的小说创作的共同主题。作品中的爱情有同性恋、婚外恋、黄昏恋、名人三角恋、富婆与官员恋、革命任务安排下的婚姻等等,可谓五花八门,构成了当代社会情感生活的一个小缩影。这些情感故事每一个都处于生活的风头浪尖,都潜藏着激烈的矛盾冲突,特别是女人之间的纠葛堪比生命的战争,可是你的小说却没有激烈的言辞和疯狂的行为,烟火酝酿了,叙述者却没有给烟火点燃的机会。或者是因为你主要采用间接描写的方法,将激烈的冲突都放到了幕后,而在文中唱戏的却是生活的侧面甚至不是过程,而是结果。同时,作为叙述者的作者,能够充分理解、尊重笔下人物,充满包容和体恤之心,所以作品的叙述基调淡定与客观,审视生活的目光从容冷静。我觉得是你的从容淡定让小说获得了一种蕴藉美。

    比如《火车站睡在老地方》是一篇非常有意思的好小说,7月份我们杂志编辑在评刊的时候我就表达了对这篇作品的喜爱。小说里没有一句爱的表达却充满着爱的温暖,班长大哥和小丫之间的情感,是战友情却又不仅仅是战友情,包含着异性之间的恋情,却又超越了男女之爱,爱是朦胧的而关心、牵挂、信任却是实实在在的,让人思索回味,意味悠长。又如《寻找初恋情人的夜晚》没有正面写青春期浪漫的初恋,也没有大肆渲染不协调的婚姻生活,只是通过几句简短的对话和细节,道出了“她”经历过的生活与情感的沧桑和无奈,结尾在故事发展高潮处戛然而止,可以让人感受到人物内心的冰冷和淡漠,别具意味。《一室两人》其实反映了主人公步入社会之后承受的事业的、生活的、情感的多重困境,但是作品的基调却很平和,人物内心虽然经受着种种折磨,处世却淡然。《花蕊》中也一样,作者巧妙地通过淡泊人情世故的妇科医生刘利的眼光来审视一个个前来看病的女人,一切的激烈在刘利医生那里都变成无奈的生命存在。《玫瑰黄昏》故事的叙述显得也很淡然,其实小红姑娘体验的是非常沉痛的生命故事。

    这种心灵深处的疼痛表现得不够充分,因而有专家提到了你的小说缺乏批判意识。这或许是因为你所写的这些女性都太善,她们又比较现代而对失意没有那么强烈的表现,或许是你的叙述太冷静太淡定之故?太淡定了就会把苦难消融在心灵深处了。淡泊名利、寂寞地写作,是很好的文学境界。但是如果叙述的时候太淡泊了会不会影响对生活深度和情感的挖掘,会不会削弱了本该存在的疼痛与忧伤?其实,我觉得很多人常常会表现出洒脱的一面,可是洒脱有时却是因为意识到无法把握现实、无法摆脱无奈与悲哀之故。生命的过程,总会有一些疼痛,虽然一般可能不会溢于言表,却是真实地存在着。我觉得文学的深度可能就隐藏在心灵深处的疼痛中。

    好像有人说过好的作品是一首忧伤的诗。我觉得你的作品里智慧很多,沉思很深,有一些小讽刺,今后如果注意寻找一些细节来刻划人物的痛楚,作品的分量肯定会重很多的。

    有专家说拓展生活面的问题,希望你能对社会各界生活都能有所了解。我觉得这是专家对你的美好期望,但是在创作中大概是不可行的。一个作家的精力是有限的,所接触的熟悉的生活也是有限的,不可能让一个作家来承担反映整个社会女性生存状况和精神状况的责任,这是整个社会作家和作者的责任。每个作家把自己所熟悉的生活挖掘得深,然后在此基础上拓展,发挥自己的创作风格,这样就能共同描绘一个五彩缤纷的文化画廊了。

    关于民族文化优势的问题,大概是你特别值得注意的问题。发掘自身文化优势,唤醒沉睡的文化基因,是有可能的。我所熟悉的叶梅主编,她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创作的作品几乎没有民族文化特色,但是她后来的具有代表性的小说(特别是最有分量的作品)都是结合了土家族土司文化、三峡文化和汉族文化等多种因素在一起的,她有一个民族文化的自觉过程。很多作家都是到一定程度才有这种文化的自觉的。我作为一个侗族,生长在湖南的侗乡,可是我的侗族文化情结却是到了中央民族大学之后跟一些侗族学人接触后才逐渐明晰和加深的。还有我熟悉的郭雪波老师,也是在研究蒙古族历史文化中不断深化自己创作的民族题材作品。我觉得你可以尝试着了解一下自己的民族文化。

    小说写作讲究技巧,也需要切入生活的特殊视角和叙述基调,同时还需要作家的真诚,需要一种大爱情怀和沉思的心灵。我觉得这些因素你都有了。具备了这些良好的潜质,相信你在今后的创作中更创辉煌。

    深深地祝福! 

 

                             玉梅

                      2010-11-29 于北京小南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八月西藏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八月西藏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