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如溪
刘如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642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使的胆汁,天使的蜜(诗四首)

(2014-11-08 17:39:51)
标签:

佛学

潜梦

 

我潜入你的梦里行窃,

偷走一块坚硬的石头。

我咬开它的壳——

长柄旋转的北斗七星,

滴着蜜露的《一千零一夜》。

你的水泛滥,

淹没泊着未来的堤岸。

我用大铁锤敲击,

铁皮船锈迹斑斑,

吸吮阳光的精液。

夏天的尾巴扫着秋天的脸,

荻花为帐篷搔痒。

出发与归来换位,

放风筝的手是另一只风筝。

我们的手伸进秘密花园,

捕捉飞絮和蝴蝶,

捕捉马兰花稚嫩的目光。

秋氛涌入我们的身体,

膨胀的热气球飞升。

我们的灵魂喜乐,

向着北斗七星的故乡。

 

2014.10.26

 

 

天使的胆汁,天使的蜜

 

脚印和羽毛都是会丢失的,岁月扳手。

最美的液体是咸的。

海。在时间的沙滩上,晾晒。

有多少不眠夜,就有多少天使的苦胆,

悬挂窗外。

月光被染成绿色。

野蛮的,蛮横的甜蜜,

从崎岖的路上走过。

穿过天堂的手,抵达秘密的港口。

荻花秋水。泅渡:

天空是鸟,地上是鼠。

黑暗中袭来的唇,恰如刀锋清冽。

一线紫色割开黎明,

脏腑里一支沸腾的歌,喷薄。

 

2014.11.8

 

 

跌落尘土

 

跌落尘土的血,是醉了的夕阳。

梦寻找他的兄弟。他的兄弟是花朵。

我们沿着古老驿站,寻找传说中的灯。

它曾照亮我们心底潮湿的角落。那里生满蛆虫。

连接彼岸的绳索断开,深渊是我们的兄弟。

深渊是我们的兄弟,他的笑也很灿烂。

往事递来的竹竿,在撑起我们时折断。

我们又一次被命运耍弄。无人伸出援手。

我们走得太远,和我们的命运兄弟。

扭曲的白云为我们抽泣。归巢的鸟儿多了一声叹息。

我们剥开黑夜黯淡的皮,看自己的心:

一盏跳动着的灯,是如何闪光!

 

2014.10.23

 

 

十月杪

 

 

生命的活力,叫大轴颤动,载着我们的世界,吱嘎作响。细雨,滴落在思绪之外,另一条船上。烟雾笼罩。迷人的色彩,高于任何画家的涂抹。梵高涂抹向日葵丝柏星夜和麦田。我们涂抹秋天的脸。火焰,以舌赋形,舔得水稻金黄,舔得棉花雪白。大地上奔跑着我们的兄弟。他们看护我们,呵斥我们,但目光何等温柔。我们漫步在梦幻的乡村。口哨声引得兄弟们兴奋议论,像彗星的尾巴尾随我们。大地上他们恪守古老的礼法。他们是四书五经的子民。高耸的林间小路,飘荡着意念的水草,通往云霄。拖拉机如土,警车如剑,每个路人都是伟大的观察家,也都是命运的偷窥者。我们与大自然做爱。但无物可以带回家。无物。所有的人都两手空空。唯有你我,捧着快乐的颜色,捧着一朵花的所有色彩。乡村捧起我们,咀嚼我们,我们的泥土,我们的吟哦,我们的欲望坟墓。黄昏向夜晚趋近,我们驶离悖论,飞跃大桥,飞跃梦,飞跃无力止歇的大河东渡。

 

2014.10.30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