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如溪
刘如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925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两页《人间失格》想到的

(2012-07-29 12:38:59)
标签:

闲谈录

杂谈

看两页《人间失格》想到的

选两本书,出差带着,飞机上看,左挑右选,看上了太宰治《人间失格》,看几页,扑面而来的存在主义式的诘问就吸引了我。如果不说什么主义,那首先就是存在,生存或生活的困惑,所谓的颓废,所谓的毁灭,于我们每个人都有吧,表现的程度不一。

小说手札开篇第一句话:“回首前尘,尽是可耻的过往。”这让我想起张楚的一首歌,“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们每个人都在可耻的境地里,只是有人清醒这一点,有人拿可耻当荣誉,为何而活?是否还这样活下去?当然,没有权力和义务鼓励大家去自杀,然而,这不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思索的问题吗?从哈姆莱特王子的生死之问,到《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伊凡梦魇,到加缪将之作为哲学问题拎出,到……人们都在思索。存在的困惑,是个永恒的话题。据说太宰治写了这本书后选择了自杀,之前也有多次自杀未遂,他是将思索和行动统一起来了。出于人道的考虑,我且不称之为典范。但我也不主张去营救那些要自杀的人。反正是一种了结的方式,自主选择死亡也是天赋人权,没有必要为一个人的选择而横加干涉。记得在《临终的眼》里,川端康成是反对自杀的,说自己也不会自杀,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开煤气自杀。那么,在他临终的眼里看到的是什么呢?日本文人是很有自杀传统的,这一点令人佩服。我自己就缺了点自杀的勇气和欲望,所以在这里闲说。确实,死亡会令一个人增色,牺牲或者自杀。西班牙诗人洛尔迦被法西斯杀了,他的诗传播得更久远;海子自杀了,使他成为一个更有影响的诗人。当然,这不是他们死的目的,只是客观结果,是带着壮烈色彩的人间传奇。如果不能清白地活着,苟全性命于乱世,也足堪怜悯;如果苟且偷生,投到敌人的怀抱,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说到这里,我想到我挚爱的文学家周作人,我多希望1939年元旦的枪声使其毙命,或者他自己选择自杀,那他将是不世出之文人。他的弟子废名后来说,知堂先生是孔子以来之圣人,废名是把知堂落水看作是“以身饲虎”,用文化和思想和侵略者周旋与战斗,果真如此吗?知堂那期间的思想以及之前之后的思想确实值得我们认真研究,他的巨大思想和文化遗产还有待我们鉴别消化吸收,但对于中国人,对于怀着朴素感情的中国人来说,还是感到他丧失了民族尊严,没有守住做人的底线。他的日本朋友谷崎润一郎做到了和法西斯不合作,这更彰显了他的耻辱。后来,他的不解释,引倪元镇为张士信所窘辱,绝口不言,所谓一说便俗,这种辩解恐怕更为人所不原谅。人,生是多么重要,因为死了就不再来,但死,如何死,何时死,确实值得每个人思索。

本来只想写条微博,拉杂之,长了。(2012.8.29午)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