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如溪
刘如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696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女解剖课

(2008-02-16 22:25:37)
标签:

虚构文本

醒着的梦

系列之六

美女解剖课 
    我梦见我正坐在大礼堂里上解剖课,主席台上抬来一具尚未僵化的女尸。我虽然坐在下面,但是伸长了脖子还能看见台上的一切。那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我看着她裸露大半的乳房,心想这么好的女人就这么切剥了不免可惜,可是,毕竟和我无关。这个时候,有两个少女忽然从后面通道跑过来,大声哭喊着:“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姐姐,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姐姐!”我看见站在我身边的两个少女正对着主席台喊叫,已经处于半疯狂状态。台上穿着白大褂胸口悬挂个标牌的人,应该是“执事”吧,挥舞着手术刀,也大喊:“出去,把她们给我轰出去!”于是,两个少女在哭嚎声中被几个穿着警察服装的保安给拖出去了,身后留下一个哭喊的尾巴。
 

 似乎除了我,座无虚席的一千多人大礼堂,没人理会两个少女以及她们的哭闹。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台上年轻的女人,和主席台上坐着的满脸矜持的人。主持人正在介绍,右边第一位是某某会长,中间是某某教授,右侧是某某高僧,还有一位是民意代表,正在把脑袋从会长的腋窝下鬼鬼祟祟探出来。

  

 出其不意的是某某教授忽然站起来大声宣布:“现在上解剖课,由著名诗人胡乱写医师亲自演示!”于是,大家把注意力转向那个操刀的白大褂。我看见他用手术刀挑开女人丝绸的肩带,一只乳房完全暴露出来,我听见观众席上一片啧啧称叹。那个女人乳峰高耸着,乳头细长,果真像两粒新疆马奶子葡萄镶嵌在乳房上。我的脖子伸得更长,我忽然想起昨夜我还在称赞她高耸富有弹性的乳房,还在吸吮她的乳头,还像弹钢琴一样弹奏她的另一个乳头。为什么她就死了呢?为什么我就没有悲痛呢?我回忆着,努力在大脑的沟回里翻找。我记得她说过她爱我,我记得她说过爱我永不移,我还记得情人节我准备送给她一束“蓝色妖姬”,结果我的信用卡忽然赤字超过了上限五万元,于是,我到草地里捉了一只大蓝蝴蝶给她,权且算作玫瑰的替代物了。我在人们的一片欢呼声中醒过神来,这时我才注意到白大褂正用手术刀挑着一片白切肉在喊:“谁先尝?”台下一片欢呼,有勇敢的男人喊:“给我!”但是白大褂似乎没注意台下的亢奋和喊叫,举着手术刀的手摇晃着,那片肉就在手术刀上旋转,他把脸转向主席台,我看见和尚摇摇手,示意他是不吃肉的。我知道和尚在装蒜,我昨晚亲眼看见他在日本素菜馆里对着一块冒充豆制品的牛排大快朵颐;白大褂又把视线转向教授,教授年龄不大,但是头发已经花白,这个人我也认识,正是上大学时经常和我比谁读的书多的矮胖子,我的同学,他也许发现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公然吃人肉;会长倒是大方地站起来了,但是民意代表拉扯他的衣襟,从会长腋窝里钻出来,高扬着两手,这时我才看清他几乎和姚明一样高。民意代表从白大褂手中接过白切肉,送到会长嘴边,似乎忽然想起什么,转向台下,对着众人喊话:“你们是知道的,会长是不会吃第一口的,他向来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于是,他恬不知耻地在会长面前的醋碟子里蘸了一下放到嘴中咀嚼了。

 

 白大褂忙碌开了,把白切肉往主席台上每个人的盘子里放,台上刀叉并举开始吃起来。这时音乐响起,我看见那女尸已经赤裸裸了,肚子已经有一块被吃光了。倒也没看见血迹,如果没有血,吃人肉也不是什么难事吧?我想起我这辈子写过的三篇论文,都是有关食人的,当然,我也给《中国名菜》写过一篇趣味考据文章,就是《中国古代人肉烹调技术和非洲原始部落人肉吃法比较研究》,据说这篇文章受到中国美食家学会极力推崇,竟然授予我“中国最会吃的人”荣誉称号,不过,这称号屁用没有,我拿它到几家五星级酒店谋差,他们说熊掌都吃不到,还有机会吃“不羡羊”(指少妇的肉),还有机会吃“和骨烂”(指儿童的肉)?算了,你给我们做一个“人体盛”水果沙拉,用人参炖一个胎盘,清蒸一只活猫,再来个铁板烧童子鸡鸡!结果可想而知,我只好落荒而走。我想起来了,正是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在暗夜的街头踯躅的少妇,她说她在寻找爱情,我说你的爱情丢了吗?她说,我以为我找到爱情了,但我错了,那人是个骗子,身无分文,答应送我个铂金项链的,但只是送了个镀金的,你看,她拿出项链,我看有的地方已经暴露出黄铜本色。我离去的时候,她忽然喊我,“我跟你走吧,一起流浪也可以。”“不,”当然不用,我告诉她,“我送你一条高山水晶项链,我从九寨沟买来的;还送你一个和田玉镯,是我从新疆带回来的。”她高兴了,抱着我,说夜里我会让你快活的。那一夜,我果然快活,天亮我勉强从床上爬起来,量了一下体重,竟然活活掉下去四斤!

 

 就在我陷入思索的当口,台下的群众也陆续吃到肉片了,但不一定是白切了,多少都带着红肉。但是,我一直没有尝到肉,尽管人群里我是唯一的有关人肉吃法的专家,不信你们可以去新浪翻览我的博客,至少有几篇中国古代食人的博文,现代的也有,和我写的有关少年们的性生活文章一起被他们给阉割了。肉不断插在刀尖上从我眼前穿过,我就是吃不到嘴里。这时我注意到所有的人嘴角都滴着血,每个嘴唇都猩红,连那个至少一百岁的高僧也不例外。这时,我的身后有人在打架,我隐约听见是因为两人争食一块肉,那块肉却被第三个人抢去了。我身边一个中年妇女嘀咕:“我本来是不想吃的,但是我们吃低保的,现在吃不起猪肉啊,所以也只好勉强了,呵呵。”她看见我在盯着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想问她,到底什么味道呢?人肉果真酸吗?是和鹿肉差不多吧?我知道,看她那菜色的脸,肯定是没吃过鹿肉的了。

 

 忽然我听见教授,就是我那个读书特多的同学,在朗诵死者的遗书,大意是:我——死者已为理想和爱情献身,现在正在通往天堂的路上,告诉所有吃过我的肉的人,现在你们都“你中有我”,你们所做的善事都有我一份,所作的恶事也都有我一份,我不会因为自己去了天堂,就忘记你们,你们是无罪的,因为所有的人都背负着原罪,既然大家都有罪,也意味着都无罪。这时,和尚擦干了嘴上的血,开始念大悲咒。我旁边的妇女拉了一下我的衣角,说现在请和尚念一回经,要几万呢,出场费是蛮高的呀。我开始恶心,妇女说,是因为你没有吃人肉,在所有人都吃人肉的“场”里,只有你没吃,你肯定是病了,并且病得不轻。我知道她的意思,下一个被吃的就是我了,我们在举行一场集体的人肉盛宴,是不是就这样彼此吃下去呢?是不是生生不息地吃着彼此的肉呢?

 

 我正在思忖着吃人肉的哲学,忽然白大褂——著名诗人胡乱写医师跳下主席台,大喝:“吃肉吃肉,白酒黑豆,人类一思索,佛祖就消瘦,悟了没有?”这时我看见台上已经是空空荡荡,只有几条舌头从紫色的幕布里伸出来,不断地卷缩着,好像要把所有人都吃光似的。高僧也站在我面前,不断问我:“悟了没有?”老同学矮胖子教授讪笑着:“女人是不能乱搞的,搞了的结果就是剥夺你吃人肉的机会!”我忽然想起逢佛杀佛,遇祖杀祖的公案,高呼:“和尚,吃人是不管谁的,我第一个就吃你!”还没等我张开嘴暴露出稀疏的牙齿,民意代表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打了我一耳光:“会长还没吃饱,就轮到你了?潜规则是不能忘的,小样,把和尚留给会长吃!你快去撰写你的吃人肉论文得了,你这辈子就是个纸上谈兵的命,吃人也是要造化的!”转瞬之间,所有人都不见了,我的脸还火辣辣地疼痛,迷迷糊糊中我听见鼾声,原来是妻子翻身时打了我一巴掌,她还在吧嗒嘴,彷佛尝到了什么甜头,而我,还在为梦里没有吃到人肉懊恼着。

                                2008216

 

  “醒着的梦”系列之一《

     “醒着的梦”系列之二《

     “醒着的梦”系列之三《

     醒着的梦”系列之四蛋壳

     “醒着的梦”系列之五《

     醒着的梦”系列之六《美女解剖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