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如溪
刘如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943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8-02-10 14:08:16)
标签:

虚构文本

醒着的梦

系列之五

                       

心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被摆在一个广场上,是一张长条的桌子,上面铺着雪白的布,下摆还缀着金色的流苏。白布上面是一个金盆,金盆里盛着的就是我的心。心上布满了伤口,但它还是旺盛地跳着,一跳比一跳高。路人都惊奇地跑过来,围观着,嘴里啧啧,我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是谁偷了我的心?是谁弄伤了我的心?

我被人群推拥着,用力呼喊,可是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却是沉闷沙哑的,喉咙里很干很紧。没有人理会我,他们的注意力都被那颗跳动的心脏吸引去了,我就好像不存在似的。

终于有人听见我的呐喊,轻蔑地乜斜我一眼,好像我说誷似的。

“你的心?”

“是的,明明是我的心!”

我愤愤地说,还拉开衣襟,一片血污中暴露着空洞的内腑。那人好像什么也没看见,竟然,似乎,好像我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你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怎么能不通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受伤的心拿来展览,还放在大庭广众之下?”

但围观的人群只是向着那颗受伤的心靠拢,根本就不理会我的诉求。

越过骚动人群的头顶,我看见一个顽童拿根柳枝,边拨弄边说:

“呵呵,多好玩,看啊,还会跳呢。”

另一个人,是个除了皱纹就看不清面目的长者,他摇摇头,叹口气说:

“可惜了这颗心啊,要是安装在死人身上,也会跳起来跨栏的,哼,刘翔那小子就甭想当世界冠军了。”

一个少妇模样的白净女人挎着坤包走过来,仔细探究一番后说:

“哼,偷了我的果子,跑去别的女人家献媚,我最看不上那个骚狐狸了,我恨杀你!”

于是,她往我的心上恶狠狠唾了一口。我的心忽然疼痛得颤抖起来,卷缩起来,开始急速跳动。我听见那个女人哼哼唧唧地唱着“我的心在等待在等待……”她根本不顾忌我心的痛苦,抚了一下短发,把她那个连做爱时都不肯取下来的发卡拿下又戴上,扭动着肥硕的屁股摇摇摆摆走了,像跳舞似的。

警察来维持秩序了。许多人退下,又有许多人洪水般涌来。我始终被裹挟其中,想动弹都难。我要取回我的心,警察说:

“何以证明那就是你的心?”

我愤怒地扒开我的胸膛,里面空空荡荡。警察不屑地说:

“没他妈有心的人多着呢,你看前面走那女人,你以为她有心吗?她只是个躯壳!就这群人,有几个有心?”

我说:

“可是,那心确实是我的,科学可以证明。”

 “科学?”警察还是不屑,“我们是法治社会,要讲法治,靠法律说话。”

于是,几个法官嘀咕了一阵,宣判道:

“这不是谁的心,只是一颗心,一颗走失了的心,为了安全、文明、和谐、稳定起见,根据《心灵永恒家园万万人约法》和《第三者强制责任约法》第518条,第920条,第1026条,第1970条,第2007条,判决如下:此心无主,立即予以煮熟分食!”

于是,警察不顾我的呼喊,在金盆下架起火,开始焚烧。这会儿,我看清原来长条桌不过是一个火锅的案子,他们正在配制调料,花生酱、川崎、沙茶、海鲜酱、香菜沫、蒜泥、香醋等等,看来,他们要拿我的心开涮了。

“涮人心!”

警察吆喝着,先前的老人、孩子、少妇,包括法官,甚至所有的人都伸出了手。

还有人在我身边起哄,招呼同伴说:

“涮人心,不涮白不涮,听说他偷了一个女人的东西,到另外一个女人那里显摆,这回受到惩罚了!”

那老头已经吃了一片,回头对孩子和少妇说:

“还别说,这人品行恶劣,但心还是鲜嫩的。”

孩子举着天真的脸,肉不会轮到他的,他只能等长到足够大之后变本加厉了。

少妇忽然动了恻隐之心,嘤嘤哭了起来。

“毕竟,我是爱过他的,尽管他偷我的东西,但是,这毕竟是一颗诗人的心啊,我恨他,扒出他的心,但我不需要社会和公众来审判他啊!”

我有些被她感动了,忽然忆起我们的一夜颠狂,我不知道是不是爱,总之,我被感动了,想对她说些什么,却只是听见自己呼喊,自己也听不清喊什么,好像是“还我心来”。

“还我心来!”

我挤出人群,愤怒地向围拢在一起品尝我心的人冲过去。这时,我看见那个女人、警察、法官,几乎每个人都分了我的一片心,正用竹签挑着品尝。只是那孩子流着口水,眼巴巴地望着。

“还我心来!”

这时,一个打扮成济公模样的疯子从人群里窜出来。他嘴里哇啦哇啦地说着什么,从警察、法官和群众的手里,猛地夺过金盆,金盆里我的心正冒着热腾腾的气。他也不怕热汤烫着他,伸手从盆中捞出我的心,吹了一口气。心就飞起来了,虽然流着血,但是又开始跳动。我的心越飞越高,眼看就消逝在白云后面了,我又急切地开始大喊:

“我的心,我的心!”

其实我的呼喊只在喉咙里咕噜,我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我越来越急,拼命地蹬腿,这时,我忽然醒来了,浑身是汗。摸摸胸口,心还在跳,一下,又一下,只是隐隐地疼痛。于是,我忆起昨晚,一个女人问我,《色·戒》的“戒”到底是戒什么,我老实地回答说“不知道”,她很不满,摔门,愤怒地走了。

                              2008年1月8

 

 

心         

           

 

           蝴蝶兰——

        我的“色·戒”

             麦田

 

 

“醒着的梦”系列之一《

     “醒着的梦”系列之二《

     “醒着的梦”系列之三《

     醒着的梦”系列之四蛋壳

     “醒着的梦”系列之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美女解剖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美女解剖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