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如溪
刘如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802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孩子与猫

(2007-08-18 11:05:12)
标签:

《乡村场景》2

回忆

往事

乡村

花狸子

孩子

鼠疫

死亡

乡村紧闭了,如同本是敞开的门扉,忽然关紧,顿时憋闷起来。仲春暖融融的,孤立在平原深处大草甸子边缘的小小村庄,只有几缕炊烟盘旋而上。几个孩子在拼命拔着一块墓碑,二十五岁的村长和人吵架,兽医给他注射了一针安静剂,就躺倒在村子东南的坟墓里了。有妇女的呼喊,叫孩子们回家吃饭。

 

孩子们累了,其中一个就躺在墓碑下睡觉。他就是刚才一起参加拔墓碑的、村长的遗腹子。他才岁,不知道墓碑上写的就是爸爸的名字呢。一只蝴蝶飞来,落在了他的鼻尖上,扑打着它的粉翅。孩子鼻子痒痒的,就挥了一下手。蝴蝶飞了。孩子看见一朵花在自己鼻尖上开了,是一朵小小的、金黄色的雏菊,正在扇动着自己的两只翅膀,一副欲飞又止的样子。豆娘飞来了,用细爪抓住雏菊的花蕊,随风漂浮。孩子看见它们一起飞离了自己的鼻尖,就起身去追。一丛甘草秧拌了一下,孩子摔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太阳西斜了。就往村子的方向跑去。孩子与猫

跑了几步,杂树生花,孩子又去采野百合花。可是花下,有一只硕大的白脑门老鼠,它迅速把孩子要采的花吃下去了。孩子好生气,捡起一个土块砸向白脑门老鼠。老鼠看着它,转了一下鼠眼,又继续吃另一朵花,还是野百合花。在孩子用土块驱赶硕大的白脑门老鼠的当儿,一群老鼠唧唧叫着包围了孩子。孩子捡起一根枯枝驱赶着老鼠,但是老鼠始终围着他,就像一群黄蜂那样包围着他。老鼠如潮水一样涌来,孩子用枯枝不停扫荡,给自己开路。转眼之间,孩子进了一片洼地,他看见满坡上都是老鼠,唧唧吱吱互相倾轧着,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涌动着的漩涡。孩子想起了家里养的花狸子,就打口哨,如果花狸子听见,准保来。他一边抡着枯树枝,一边使劲打口哨。在口哨曲子中,还不时夹杂着一两声惟妙惟肖的猫叫。孩子知道,无论花狸子在哪里,只要听到孩子的声音,都会飞奔而来。

 

孩子感觉自己就快坚持不住了,他眩晕了,这些老鼠把他转晕了。它们的叫声也让他难受,就在他要倒下去的时候,他忽然听见花狸子愤涎的声音。在坡顶,那只刚才还在吃花的肥硕的白脑门大老鼠,像跳鼠那样用两只后脚站立着,和弓腰愤怒的花狸子正对峙着。孩子急切中喊了声:“冲啊!”花狸子扑向白脑门大老鼠。一阵疯狂的搏斗后,肥大的白脑门老鼠发出一声巨大的尖叫,孩子感觉就像有人拿东西划玻璃的尖锐声音,刺激极了,他用双手堵住耳朵。他听不见声音了,但是看见那老鼠的潮水放弃了他,转而包围了花狸子。

 

过了一会儿,孩子放开耳朵。他已经看不清楚花狸子的位置了,只听见厮打和尖叫的声音。花狸子要吃亏了,孩子想起几天前村中一个睡在摇篮里的婴儿刚刚被老鼠咬死,并且半个脸被老鼠吃了,他的花狸子……孩子找了个更加粗大的树棍,拼命向老鼠群中冲打过去。孩子左冲右突,终于来到了花狸子身边。花狸子浑身是血,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老鼠的血。白脑门的硕鼠一瘸一拐撤退了,身边簇拥着一群唧唧吱吱的老鼠。地上一片死去的老鼠,受伤的老鼠在花狸子愤怒的叫声中畏缩在那里,孩子就用木棍把他们一个个击毙。

 

花狸子也受伤了,坐在那里喵喵叫着。孩子跑出很远才采来一大把苍耳的叶子,为花狸子擦拭身上的血迹。擦干净之后,孩子发现花狸子一条后腿受重伤了,毛皮完全被撕开,已经走不了路。孩子抱起花狸子,向前走去。

 

孩子看见不远处有许多人,他们正在那里挖一个深坑。孩子就抱着花狸子过去了。

 

他趴在坑边,看见四奶奶躺在坑里。四奶奶昨天死了。两个穿白大褂的人已经把四奶奶的胸部切开了。他们把四奶奶的肺叶拉出体外,割了一块下来。白大褂把切碎的肺叶扔给笼子里的小白鼠吃了。不一会儿,小白鼠就蹬蹬腿儿死了。人群乱哄哄的,孩子听见他们说:“完了,完了,我们等死吧,是鼠疫。”

 

孩子不知道什么是鼠疫,就到处去问,没人理会他。他只是听大人说,戒严了,附近几个村子都被封锁了,防疫部门正在组织灭鼠,也许我们都得死。

 

孩子问:“为什么我们都得死?为什么我们不跑?”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白大褂看见孩子抱着的花狸子,问孩子:“猫身上怎么有血?”

 

孩子骄傲地说:“它是英雄,打败了一群老鼠,还有一个是白脑门的特别大的老鼠。”

 

白大褂发出一声愤怒的叫喊:“快把这该死的猫扔到这个坑里埋掉!”

 

孩子吓哭了,嘴里说着“不不不”就想跑开。这是个山狸子,是它还很小的时候,他从树林里抓来的,当时它还抓伤了他的手呢。妈妈说,山狸子是野生动物,总和人不亲近的,快放了他吧。孩子不肯,养了几个月,和孩子亲昵得不行,但是见到陌生人就暴露出很凶的样子。

 

还没跑几步,孩子就摔倒了。白大褂用一块大帆布把花狸子抓住,扔到四奶奶身上。孩子要冲过去,却被另一个白大褂绊倒了。“哼,小子,也得把你隔离起来,可不能让你成了传染源。”这时,妈妈从人群里冲出来,大声哭着说:“要隔离,把我和我儿子一起隔离吧,要死,我们母子也要死在一起。”

 

一群人挥动着铁锹在填那个大坑,被剖开胸膛的四奶奶,死去的两只小白鼠,为救孩子受伤了的花狸子,一起被埋葬了。孩子听见花狸子的叫声,心都碎了。

 

一个白大褂训斥哭着的孩子说:“哭什么哭,下一个被埋葬的就是你,就是你们,”他又用手指着悲凄的人群,忽然低下头,自言自语说,“还有我,我们大家都将被埋葬。”

 

2007818日午前

 

 

插图《虎视图》

刘咏阁(老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林中空地
后一篇:一封死者来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林中空地
    后一篇 >一封死者来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