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如溪
刘如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750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林中空地

(2007-08-11 12:07:59)
标签:

《乡村场景》1

回忆

怀念

生死

呐喊

燃烧

儿时

林中空地

林中空地

 

 《呐喊》

一天晚上我沿着小路漫步——路的一边是城市,另一边在我的下方是峡湾。我又累又病,停步朝峡湾那一边眺望——太阳正落山——云被染得红红的,像血一样。我感到一声刺耳的尖叫穿过天地间;我仿佛可以听到这一尖叫的声音。我画下了这幅画——画了那些像真的血一样的云。——那些色彩在尖叫——这就是“生命组画”中的这幅《呐喊》。

——【挪威】爱德华·蒙克

 

八月,炎热的乡村正午,白杨树冠簇拥着刺目的光芒。盛大的树林中,一片由荒坟帏幕着的空地裸露着。一棵百年古榆,盘曲虬结,孤独守护在空地中央。

 

邻居家的男孩三儿,在暴风雨中被卷到水壕里溺水死了。他的小小尸体被挂在百年古榆巨大的枝杈上,赤裸裸的小鸡儿宛如一面小小的旗帜,指向天空。巫婆在舞蹈,呼唤着“魂兮归来”;三儿的母亲在人群中嚎啕。巫婆绕着古榆跳来跳去,我们——三儿的一群四五岁的玩伴,也嘴里念念有辞,魂兮魂兮——魂兮是什么?一个男孩在围成一圈的队伍里抬脸问,舞蹈着的巫婆一巴掌打在他疑惑的脸上。我们也随着鼓点舞蹈,继续魂兮魂兮——不知魂兮归来做什么。

 

大人们,有的坐在远处的坟头,从阴暗的林子里探出头向这里张望,柳条编成的帽子遮盖了他们的脸,我以为无头尸在光天化日下行动。毒辣的日头照在身上,浑身却一阵阵发冷。我们都赤身裸体。巫婆也只是在腰间围了几条柳枝。每当她低下头拍打自己脚踪的时候,我们的目光都从树上溜下来盯着她微黑的屁眼……

 

鼓声忽然停止,俄耳,又忽然作响。我看见三儿的嘴里流出一股绿水——三儿活了。身后的人群开始雀跃:三儿活了!他们拥上去,把三儿从树上摘下。三儿的身体已经僵直,保留着挂在树上的形状。

 

距离古榆两三丈远的地方,他们摆好了木方,在一座木材堆积的小山上,给三儿穿上了杏黄的衣衫。驮三儿来的青骢马也站在木材躲的旁边,不时用响鼻来调解沉重的气氛。树林里还有几个模糊的影子在晃动,那一定是来接三儿的小鬼了。三儿的母亲被拖走,巫婆也早已穿好衣服,收拾了道具,悄悄穿越林地,溜了。

 

被浇了柴油的木材垛忽然燃起熊熊烈火,噼啪作响中我听见三儿凄厉的叫声。我看见他从火中坐起,在烟火绰约中向我们走来。我想呼喊三儿,但是有一只大手压在我胸口,像一块磐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呐喊的声音被窒息了。三儿燃烧的声音,滋啦滋啦地响着,他毛发燃烧的怪味夹杂着烤肉的香味骚动着我们的味觉。忽然,一个闪电袭来,随即天空与大地都被霹雳声炸裂,我们亲眼目睹雷电耀眼的光芒击中百年古榆的瞬间。我的双耳轰鸣着这忽如其来的雷电的余响。

 

相距两三丈:一处是五岁的三儿的残骸,一处是百年古榆的残骸。两处残余的火苗忽然一起向高处窜动,瞬息又萎缩回来,熄灭了。林中空地上,人群散去,当我惊悚着回头的时候,看见古榆残存的黑炭似的树桩旁,两股青烟正搅合在一起扭结成麻花的形状向高空爬升。

 

2007年8月11日午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问蝶
后一篇:孩子与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问蝶
    后一篇 >孩子与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