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如溪
刘如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750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博客上诗歌为什么受欢迎?

(2006-05-30 23:07:12)

 

 

我的这个问题,自从我注意到博客这玩意就同时注意到了这么个多少有点奇怪的现象。现实中,一提到某某是诗人,人家就会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你。学校里当然不是这样,我们十八岁时,谁还不是诗人呢?

在一些沉稳有韬略的人眼里,诗人就是疯子的同义语,起码精神有些不正常。正常的人不但不会爱上诗人,还会敬而远之,甚至敬谢不敏的。世上自杀、杀其同类的,也不少,没有人说其他哪些人是他的同类。如果一个诗人自杀、或杀其同类,那就是特大新闻,会被议论多年,探讨多年。

我也写过诗,我曾经自诩为艺术家,起码是诗人,还曾经想写一本传记小说,以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经历来渲染一下自己,题目叫《心灵的猎神》,这个想法有十年之久,那是因为乔伊斯有自传体小说《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说艺术家,那是自欺;说诗人,不能说一点不搭边。不过,这么多年我只发表过一首短诗,还是上大学时以某个女朋友的名义发表在校报上的。著作权当然也不是我的。后来也发表过断章碎句,那是夹杂在我的散文作品里,我还自以为很伟大,沾沾自喜。

我曾经企图过发表诗歌,还冒充妙龄少女给编辑写信,名字就叫乔依丝,也不知是碰巧撞到女编辑了,还是老编辑好色而不淫,诗稿退还给我了,还附了一封措辞谨慎的信,意思是,诗写得不错,再接再厉。那时,我已经开始发表小说了。

我虽然也有那种比较抒情的个性,但还是不真正会写诗。我一直认为,诗歌需要天赋,比散文性质的文字,我的意思包含小说,更需要灵感。我写过一篇“谈艺录”《天赋之夜与通灵者》,好像就是讨论这事。

天赋不足,但我有偶尔赋诗一首以抒怀的爱好。所以,也喜欢读诗。是谁说过,诗因翻译而失落,有人说,诗经过翻译还能叫诗吗?我挺奇怪,如果普希金的诗一翻译就不叫诗了,那叫什么呢?杨宪益先生是把荷马史诗中《奥德修记》翻译成散文了的,形式上是散文,本质是地道的诗。别说我不懂希腊语,英语也不懂,就是汉语又何尝有多懂?我是说,我很喜欢诗,不仅仅偶尔牛刀小试,更主要的是我喜欢买诗集,喜欢读诗。从十五岁到三十五岁,我都有朗诵的习惯,有一次还被推举到台上朗诵。读诗的感觉真好,普希金啊,李白啊,里尔克啊,松尾芭蕉啊,我的文学类藏书里,主要是诗歌。我不主张在文学的万神殿里贴标签,说诗歌坐第一把交椅之类,有不朽的诗歌,同样也有不朽的其他体裁的文学作品。古代的歌者也没有高高在上,别说瞎了眼的荷马,就说眼睛比较好的青莲居士,又何时高高在上了?别说现世的幸福他们未必得到,来世也同样没有什么好果子等着他,要说贿赂小鬼,那也是贪官污吏有钱哪!说风流快活,柳三变也只不过流连青楼,死了还得妓女凑份子葬他。哪有那个赶他出京城的皇帝风流快活呀,民间还传说他修地道会李师师呢,真“地下情人”也!

诗人在世俗世界里,不但不招人羡慕,还招人厌。他们会飞黄腾达吗?寇宗哲是我的朋友,研究生时我的上一级同学,他是个不错的诗人,其实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昨天早上,忽然从最近更新的博客列表中见到他。我以前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的笔名,几年后又不知为什么,他说他抛弃那个笔名了,用了现在这个名字,最后一个字和身份证上的不同。十年没看过他的诗了,一看,还是死不改悔的抒情。骨子里的浪漫主义。我挺喜欢的。但作为有着相当阅读经历和一定理论修养的人,我知道过于抒情不是好事,我们已经不能像普希金、拜伦那样写诗了。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风尚。这说明宗哲还是一个可爱的人。他这些年走得似乎也不容易。我知道他不在乎世俗的东西,他心里盘桓的是不朽的概念。诗人可以燃烧成灰,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来警世的,他们是人类不朽精神的使者,是神派来探望我们的青鸟。如果诗人过于幸福了,他们还会唱歌吗?如果春蚕不吐丝了,要是捻死他们,也不足惜吧。

我到上海有名的季风书园里,诗歌只有一个小架,其他的都有很多架。诗歌的书很少有人买。报纸副刊几乎不发表诗,不是编辑都没文学修养,是没人看,读者不买帐,末位淘汰。杂志呢,说文学期刊,有那么几首,象征加点缀,他们是把它当作盲肠看待的。专门的诗歌刊物,偌大中国就几种,哪个不是国家贴钱呢?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几个人爱诗人啊?柳永算幸运的了,我不知道有无数妓女的现实中国还有几个美人读诗?如果嫖资不够,拿诗来抵,找死不成,打你个诗样!

那为什么博客上的诗受欢迎,点击率高呢?我想,博客上我们大家都是“写手”,都有一定的文学修养,或说爱写字的癖好。写了字,免不了看看人家,扒窗望门在所难免,有时还可以看见别人的后花园,不看白不看。看别人,也希望别人看自己,有些人到处留言做广告培养人脉,这也是常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诗歌字数少,看起来方便,发表评论嘛——能叫评论吗?读后感,可以正说,可以反说,可以乱说,可以胡说,也可以不说当说,哈,连载小说的的朋友可要小心,我本人就不看,因为我一没时间,二不知道你写得怎么样,告诉你吧,我基本只看有定评的作家作品,博尔赫斯还不看活人写的东西呢。与其看连篇累牍的大作,还不如去看什么丫头的胸脯,什么姐姐的屁股,很不雅,也不是我该说的话,其实很多人就是这么想的呀。

我是因为真正爱诗歌,在博客里交了几个写诗的朋友。我是真心的。一本正经的什么小说散文我不喜欢,我写的东西太正经了,所以我特别喜欢那些正经的人写的不正经的东西。

某宝贝作家说,我的禅;我说,上面的话,我的道,我的羊肠小道。

                                                                                    2006-5-30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